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病態溺愛權驍夏雨蝶小說免費

病態溺愛權驍夏雨蝶小說免費

落花淺笑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權驍夏雨蝶的小說名是《病態溺愛》本文又名《病態校霸愛上我》《校霸有毒》是由落花淺笑創作的一本非常精彩的現代言情小說。主要講述的是:權驍第一次見到夏雨蝶便被她深深地吸引住,從此一發不可收拾,他時時刻刻都想看到她,發瘋地想,他不停地制造跟她“偶遇”的機會,就想離她更近點,只是夏雨蝶貌似很怕他,總是拼盡全力地躲他,不過沒關系,對于權驍來說,夏雨蝶他勢在必得!

更新:2019/06/04

在線閱讀

主角是權驍夏雨蝶的小說名是《病態溺愛》本文又名《病態校霸愛上我》《校霸有毒》是由落花淺笑創作的一本非常精彩的現代言情小說。主要講述的是:權驍第一次見到夏雨蝶便被她深深地吸引住,從此一發不可收拾,他時時刻刻都想看到她,發瘋地想,他不停地制造跟她“偶遇”的機會,就想離她更近點,只是夏雨蝶貌似很怕他,總是拼盡全力地躲他,不過沒關系,對于權驍來說,夏雨蝶他勢在必得!

免費閱讀

  初春的夜晚,星光璀璨,空氣中彌散著淡淡的櫻花香氣。

  現在是晚上十點,錦市的大街上,冷冷清清,幾乎看不到多少車輛和行人了。

  夏雨蝶拿著一個可愛多冰淇淋,一邊吃冰淇淋,一邊往櫻花苑小區的方向走去。

  沒多久,她就吃完了冰淇淋,將手里的包裝紙扔進路邊的垃圾桶。

  就在這時,她看到前面的路上,一大群衣著前衛的少年,目露兇光,手持鋼管,迅速將一個穿白襯衣的少年包圍起來。

  那白衣少年非常英俊,大概十六、七歲,身材高大,眉眼鋒銳,鼻如懸膽。

  只是,他現在的處境明顯很不妙,似乎馬上就要被圍攻了!

  見此情景,夏雨蝶微微皺眉,表情猶豫不決。

  怎么辦?自己要不要救人啊?

  如果自己不幫那個白衣少年,他肯定會吃虧的,肯定會被打得頭破血流!

  算了,別多管閑事,趕緊走吧!

  想到這里,夏雨蝶咬著下唇,假裝沒有看到左前方的那群人,加快了走路的步伐。

  “權驍,你也有今天?”為首的黃發少年哈哈大笑,表情囂張放肆,盯著白衣少年,道,“老子今天就要讓你吃不完、兜著走!”

  聞言,夏雨蝶心里一緊,臉色驟變。

  不行,自己還是做不到袖手旁觀,自己得幫權驍!

  可是,到底要怎么幫他呢?

  夏雨蝶心急如焚,迅速在腦海里思考著對策,忽然,她快速朝權驍跑去,跑到他的面前,拉起他的一只大手,笑瞇瞇地喊道:“哥哥,原來你在這里!”

  此言一出,不僅是權驍愣住了,其他少年也愣住了。

  夏雨蝶連忙回過頭,朝她背后的方向招了招手,大喊道:“爸、媽,我找到哥哥啦,哥哥在這里!”

  聽到夏雨蝶的話,眾人條件反射地朝她身后望去。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這一瞬間,夏雨蝶拉著權驍的手,心急火燎地朝前方跑去,道:“快跑!跟我來!”

  “……”權驍防不勝防,被夏雨蝶拉得一個踉蹌,為了避免跌倒,他下意識地跟著她,朝前方奔跑。

  這時,黃發少年才發現自己上當了,頓時怒火沖天,猛然一揮手,對自己的跟班們狂吼道:“給我追!一定要抓到權驍!”

  話音一落,跟班們齊齊應諾,拿著鋼管,兇神惡煞地追向權驍和夏雨蝶。

  三月的深夜,月華如水,櫻花花瓣漫天飛舞。

  夏雨蝶帶著權驍,在櫻花街上一路狂奔。

  清涼的夜風呼嘯而過,吹起了夏雨蝶耳畔的發絲,也吹起了她白色的棉布連衣裙裙擺。

  她花容失色,心臟劇烈地跳動著,仿佛快要跳出胸腔。

  眨眼間,夏雨蝶和權驍就跑到一個十字路口,夏雨蝶牽著權驍往左拐彎,來到路邊的一個下水道蓋子前。

  緊接著,夏雨蝶松開權驍的手,飛快地蹲下,熟練地揭開下水道的蓋子,心急如焚地低聲道:“快!跳下去!”

  權驍一怔,低頭一看,發現下水道里,是一個兩米多深的枯井,井底是干涸的,一點兒水也沒有。

  權驍虎軀一震,一把抱住夏雨蝶的纖腰,迅速從路上跳進枯井里。

  夏雨蝶沒料到權驍竟然會抱著她跳井,頓時嚇得魂飛魄散,差點尖叫出聲。

  這時,權驍松開夏雨蝶,踩在井壁的掛梯上,迅速抓起馬路上的那個井蓋,將井蓋像剛才那樣蓋好。

  剎那間,枯井里的光線,一下子黯淡下來。

  不過還好,井蓋上有兩個小孔,星光透過小孔,輕柔地灑落到枯井里,讓枯井里不至于漆黑一片。

  夏雨蝶站在井底,小臉慘白,心里十分害怕,因為她聽到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由遠及近地從她頭頂的馬路上傳來。

  顯然,是剛才那群人追過來了!

  怎么辦?

  我和權驍會不會被發現?

  剛才我們跳下枯井時,有沒有被人看到?

  夏雨蝶心驚肉跳,渾身微微發抖,一時間六神無主。

  就在這時,權驍忽然伸出雙臂,緊緊地擁抱住夏雨蝶,將她摟進他的懷里。

  她防不勝防,嚇了一大跳,下意識地掙扎起來,想要掙脫他的懷抱,哪知道他不僅沒有松開她,反而將她摟得更緊。

  他結實有力的雙臂,就好像鐵鉗一樣,死死地箍住她嬌小的身子,讓她完全無法掙脫。

  她擔心自己如果再掙扎,會發出動靜,被馬路上那群人聽到,因此只好不再掙扎,一動不動地蜷縮在權驍的懷里。

  “怎么回事?權驍和那個小丫頭怎么不見了?”

  “他們跑到哪兒去了?”

  “前面有個十字路口,他們很可能拐彎跑了!”

  “快追!老子一定要抓到權驍,打得他叫爸爸!”

  ……

  夏雨蝶頭頂的馬路上,傳來了少年們的叫罵聲,他們一邊罵罵咧咧,一邊快速朝前方的十字路口跑去。

  沒多久,少年們漸漸跑遠,夏雨蝶再也聽不到任何腳步聲了。

  這時,權驍松開夏雨蝶,爬上掛梯,謹慎地將井蓋推開一條狹窄的縫隙,從縫隙里朝馬路上望去。

  當發現那群人已經消失不見時,權驍低笑一聲,關上井蓋,跳下掛梯,對夏雨蝶道:“別怕,他們已經走了。”

  由于權驍剛才抱了夏雨蝶,所以夏雨蝶覺得有些尷尬,一言不發,走向掛梯,打算離開枯井。

  然而,她還沒來得及爬上掛梯,權驍就壞壞一笑,猛然抱住她,道:“別走啊,小可愛,你叫什么名字?”

  夏雨蝶沒料到權驍竟然又抱她,小臉一下子紅了,迅速用小手去掰權驍的大手,道:“放開我啊,別抱我!”

  權驍哈哈大笑,道:“小可愛,你太可愛了,讓老子抱抱!”

  “放手啊,bt!”夏雨蝶又羞又怕,繼續去掰權驍的大手。

  可是,權驍死死地抱著夏雨蝶不放,他低著頭,就好像饑餓的野獸般,貪婪地嗅著她長發里的香氣。

  他表情癡迷,就好像走火入魔一樣,灼熱如火的呼吸,重重地噴灑在她的耳廓,帶來危險的侵略感,令她心驚膽戰。

  她使出渾身力氣,好不容易才掙脫他的束縛,心慌意亂地瞪著他,道:“你怎么能這樣?我剛才好心救你,你怎么能這樣對我呢?”

  權驍邪魅地揚起嘴角,修長的手指,輕輕地撫過夏雨蝶嫩生生的小臉蛋,柔聲道:“小可愛,你別怕,告訴我,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夏雨蝶覺得權驍是個流m,所以不想把自己的真名告訴他,隨口撒謊道:“我叫顧雪柔,現在已經很晚了,我要回家了!”

  “顧雪柔?”權驍玩味地笑起來,道,“這個名字很好聽,你的手機號是多少?”

  夏雨蝶想了想,道:“我不會隨便告訴別人我的手機號,這樣吧,我們來玩個貓鼠游戲,我當老鼠,你來當貓。

  我先跑出這個枯井,你在井底數三十下,然后來追我,你要是一刻鐘內追到我,我就告訴你,我的手機號是多少。”

  “哦?”權驍舔了舔嘴唇,懶洋洋道,“那好吧,你跑吧,我來追,我很快就能追到你。”

  見權驍上當,夏雨蝶喜形于色,道:“好呀,那你來追我吧,但是你要先數三十下哦,不許耍賴!”

  “沒問題。”權驍滿口答應。

  在權驍看來,夏雨蝶不過是個普通的小姑娘而已,而他數完三十下,頂多需要十秒鐘。

  十秒鐘的時間,夏雨蝶就算是短跑高手,也頂多能跑幾十米遠,跑不出一百米以外。

  換句話說,權驍肯定能抓到夏雨蝶!

  想到這里,權驍忽然又想到了什么,緊盯著夏雨蝶,道:“對了,你怎么知道這里有個枯井?剛才井蓋是蓋著的,按理說,你不應該知道這里有枯井才對。”

  夏雨蝶抿嘴一笑,笑容狡黠,道:“你要是追到我,我就告訴你原因。”

  權驍挑了挑眉,道:“那好吧,你跑吧!”

  “好,”夏雨蝶一邊說話,一邊沿著掛梯,爬到馬路的地面上,然后看向井底的權驍,道,“權驍,再見,后會無期。”

  夜色如墨,星光絢爛。

  少女穿著白色的棉布連衣裙,漆黑的長發垂落下來,水汪汪的杏眼里,落滿了星光。

  她的小臉甜美可愛,眼神似笑非笑,襯著她身后漫天飛舞的櫻花花瓣,令此情此景,如夢似幻,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權驍仰頭望著夏雨蝶,心里忽然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壓抑感,就好像野草一樣瘋漲,逼得他心煩意亂,喘不過氣來。

  就在這時,夏雨蝶迅速蓋上下水道的井蓋,拔腿就跑,朝前方的十字路口跑去。

  眼前的光線再次變得黯淡,權驍獨自站在井底,微微皺眉,開始數數。

  為了盡快抓到夏雨蝶,他數得很快,眨眼間就數完了三十下。

  緊接著,他迫不及待地推開井蓋,從井底爬出來。

  他原本以為,夏雨蝶應該跑不了多遠;誰料,當他來到馬路上時,卻發現夏雨蝶竟然已經不見了!

  夜風拂過,卷起無數淺粉色的櫻花花瓣。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寺库网1000元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