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衣衛全稱“錦衣親軍都指揮使司”。當年朱元璋為了對付功臣集權中央,于洪武十五年設立,然而朱元璋只當它是一把鋒利的刀,用完就束之高閣,僅僅十年便廢除。靖難后,朱棣為了對付建文遺臣再次啟用錦衣衛,只是他與他爹英明神武,卻是高估了自己的子孫,致使明朝中后期錦衣衛徹底淪為大臣和太監們鏟除異己的工具,后世更有“明亡于廠衛”的說法。李柏知道此時還沒有東廠,錦衣衛仍然在紀綱的統轄之下,但他想不出那些黑衣人是??......">

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武俠 → 龍璽TXT下載

龍璽TXT下載

四方格 著

連載中免費 武俠小說推薦經典排行

  公元1416年。明永樂十四年二月,南京城外,紫金山西麓。“哇”的一聲,李柏終是忍不住彎腰吐了出來。先前的緊張、恐懼以及血腥氣都比不上此時強悍的視覺沖擊。那空地上橫七豎八的倒著近三十具尸體。每具尸體都有血肉模糊的傷痕,它們有的獨自倒在空地邊緣,有的像戀人一般四肢交纏,同歸于盡。

  錦衣衛全稱“錦衣親軍都指揮使司”。當年朱元璋為了對付功臣集權中央,于洪武十五年設立,然而朱元璋只當它是一把鋒利的刀,用完就束之高閣,僅僅十年便廢除。靖難后,朱棣為了對付建文遺臣再次啟用錦衣衛,只是他與他爹英明神武,卻是高估了自己的子孫,致使明朝中后期錦衣衛徹底淪為大臣和太監們鏟除異己的工具,后世更有“明亡于廠衛”的說法。李柏知道此時還沒有東廠,錦衣衛仍然在紀綱的統轄之下,但他想不出那些黑衣人是??......

更新:2018/11/07

在線閱讀

公元1416年。

明永樂十四年二月,南京城外,紫金山西麓。

正月一過,年節就算是完了,南京白日里的天氣也開始一天天暖和起來,青樹伸展出了嫩芽,連那些脆弱但倔強的路邊野花也早早的迎春而開。

只是此時的夜晚依舊有些濕冷,不似冬日那般由外而內,是從身體深處而發的那種深入骨髓的冷,便是抱著暖爐在室外也無甚用處。

夜空有月無云,地上一片銀白明朗,偶爾有兵丁提著燈籠沿著孝陵石階上下來回巡視。距離山腳不遠的一處樹林深處,李柏愕然以及憤怒的看著對面那張美麗卻蒼白的臉龐。

月明風高,山麓密林,孤男寡女。

雖然兩人相距甚近,彼此呼吸出的白氣都能熱乎乎的撲在臉上,李柏卻根本生不出絲毫的旖旎心思。

因為,一把短劍此時正抵在他的喉嚨上,而短劍的另一端,就握在那位美麗女子的手中。

此地是孝陵,皇家禁地,這女子身穿黑色夜行衣在此處密林之中被三位身穿錦衣衛號服的漢子圍攻。

李柏身為孝陵衛中的一員,沒有高聲示警,反而助她將那三名錦衣衛擊斃,換來的卻是冰冷的懷疑和質問。

所以李柏有些愕然,十分憤怒。

“你是何人?”

感受著喉嚨處那絲絲的涼意,李柏小心的咽下一口吐沫,干著嗓子說道:“這位姐姐,方才小弟好歹算是幫了你,你如此這般,也太忘恩負義了。”

那女子約莫十七八歲年紀,生的眉目清秀,直鼻絳唇,一張臉兒因為傷勢有些蒼白,倒更顯得她膚勝脂雪。

尤其是她那本應婉約如仕女的相貌,一雙眼睛的眼角卻有些微微上翹,這一翹便翹出了幾許英氣,連帶著那如黛的眉兒也有了點斜飛入鬢的感覺,猶如畫龍點睛一般,令溫婉的相貌頓時鮮活了許多。

此時她包頭的黑色方巾早已散亂,幾縷發絲被汗水黏在蒼白的臉龐上,一雙大眼睛烏溜溜的,卻沒有一絲的溫度。

李柏兩世為人,自認也見過不少美女,但這樣帶有英俠之氣的女子倒是頭一次見,饒有興趣的多看了幾眼后才接著說道:“常言道: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小弟穿上這身兵服之前也是讀過書的,怎可坐視姐姐在這等山野被人圍攻?”

女子冷冷一笑,嘲諷道:“休得胡言,那三人穿著號服,身份一目了然,你一個小小兵卒竟敢與他們作對,你覺得我有相信你的可能嗎?”

生平第一次無私的奉獻一把,卻被人無端誤會,李柏真是欲哭無淚。他總不能說自己其實來自六百年后,對官府沒啥敬畏心思,所以才敢在錦衣衛手下救她。

他想了想,只好擺出副羞澀面孔說道:“小弟真的只是這孝陵衛里的一名兵卒,今夜出來巡視,見姐姐……美貌,一時驚為天人,這才忍不住出手,確實沒有什么別的心思啊!”

“莫要以為救了我我便不會殺你,縱使你真的如你所言,我也不會對你手下留情。識相的便老老實實說出實情,也省的死前受苦。”

說著,女子手中的短劍輕輕一顫,李柏的脖子上便多出了一條紅線,幾滴鮮血緩緩滲出,疼痛讓他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李柏見女子說完之后氣息稍稍急促了些,又見對方肩部流血不止,眼珠一轉,便笑道:“你也不要太過于妄自菲薄嘛,你的長相雖不如鎮子上的翠紅姑娘美艷,但也生的頗為動人,我見猶憐……”

“住口!”

女子聽李柏又是胡言亂語,答非所問,怒聲喝止。

然而她左肩刀傷頗深,鮮血一直在流淌,剛才背后受的那一掌也令肺腑遭到重創,此時全憑毅力強撐,被李柏用話一激,強行壓下的傷勢頓時肆虐起來,哇的吐出一口鮮血,手中的短劍也有些拿捏不住離開了李柏的喉嚨。

李柏等得就是這個機會,劍鋒剛剛離開他就一偏頭,雙臂大張猛撲向前,惡狗撲食一般將女子撲倒在地。

“小妞兒,哥難得發善心救了你,你不老老實實以身相許也就罷了,居然拿劍指著我,太沒良心了。”

生死關頭走了一遭,雖然已將女子制住,李柏還是有些緊張,借著說話稍緩心境。不過話說到一半,他就發現不對勁了。

那女子一臉痛楚,雙目緊閉,長而疏的睫毛搭在臉上一動不動,明顯是已經昏了過去。

李柏搬開女子的腦袋一看,一塊略帶些尖銳的石頭就藏著腐葉之下,臉色頓時變得有些怪異,哭笑不得的說道:“這報應來的還真快。”

夜色越發深沉。天氣尚且寒冷,林中草叢還沒有小蟲出來鳴叫,整個紫金山仿佛都只剩下浪濤一般的風聲,卻令這樹林顯得更加安靜。

李柏騎坐在女子的身上,手指輕輕撥掉她頭臉上粘著的枯葉,看著她那張盡管蒼白但依然不掩麗色的臉龐,有心就此離去,但終是不忍將她就此丟下,如果被其他巡山的兄弟們捉了去,即便不被凌辱,也必定會被送去見官。

片刻之后,他彎腰將女子背起,邊向山下走邊嘆著氣說道:“老子一定是穿越時磕到了腦袋,竟然也有大發善心的一天。”

孝陵衛在明初時是精銳,卻只是看墳的兵,沒油水沒前途,李柏也就懶得利用表叔千戶的職權便利鉆營升遷,一心在此混日子,時不時的還會請假下山。

他表叔一輩子未曾娶妻生子,所以對他這個唯一的親戚晚輩甚是寵愛,知道他雖然有些不知上進,但也比一般的年輕人懂事許多,便也由著他逍遙。

今晚李柏忽然心血來潮想吃鎮子上的高家燒雞,和表叔知會一聲就下了山,中途腹痛鉆入樹林大解,卻意外救了一個女人。

一路來到山下,見已經脫離了衛里兄弟們的巡查范圍,李柏背著那女子拐上了官道。

平直的官道當然要比樹林中好走許多,李柏往上托了托女子渾圓的翹臀,細細體會了把后背上軟玉溫香的摩擦,加快了些步伐。

正走著,李柏突然發現前面遠處的官道上黑乎乎的聚集著一團事物,將能夠并排行四輛大車的官道完全堵塞。

他心里一咯噔,連忙停住腳步,等了半天,那團事物依然還在原地,偶有幾個響鼻聲傳來,聽上去像是馬匹。

小心翼翼的向前挪了幾步,借著月光這才看清那確實是馬,粗看有近二十匹,每匹馬上鞍具齊備,卻看不到一個騎手的影子。

他心里納悶,又向前走了幾步,突然一陣冷風吹來,頓時讓他整個身體都僵在原地。

風中有十分濃烈的血腥氣。

氣味來自一旁的樹林,李柏側耳細聽半晌,林中除了風搖枝葉的濤聲之外寂靜無比。

他站在原地等了許久,直到最終確定林中毫無聲息之后才緩緩走了進去。

沒走幾步,李柏便發現了第一具尸體。那是一具俯臥的男尸,身穿夜行衣,看不清相貌,后背上被人砍出了一道觸目驚心的傷痕,露出里面白骨森森,不仔細看倒更像是被人斜斜的劈成兩半一樣。

此時血腥味更加的濃烈,李柏的雙腿有些發軟,二月里的天氣,后背衣衫卻被汗水濕透。

又走出幾十步,李柏來到了樹林中心的一片空地,月光毫無阻礙的照射下來,空地上的景象清晰的呈現在他的眼中。

“哇”的一聲,李柏終是忍不住彎腰吐了出來。先前的緊張、恐懼以及血腥氣都比不上此時強悍的視覺沖擊。

那空地上橫七豎八的倒著近三十具尸體。

每具尸體都有血肉模糊的傷痕,它們有的獨自倒在空地邊緣,有的像戀人一般四肢交纏,同歸于盡。

李柏扶著身旁的樹干呆立在空地邊緣,臉色無比蒼白。此時的風似乎停了,沒有了樹葉濤聲的樹林更加寂靜,可他卻實實在在的聽到了那些尸體所傾訴出來的慘烈。

過了會兒,胃中的翻滾與惡心稍稍退去了些,李柏才注意到場間尸體雙方身上的服飾。那些黑衣蒙面人倒沒什么奇特,可他們的敵人李柏卻認得。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武俠小說排行

    人氣榜

    寺库网1000元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