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幻想 → 在二哈身邊保命的日子周黎季少宴小說全文無彈窗

在二哈身邊保命的日子周黎季少宴小說全文無彈窗

一世華裳 著

連載中免費

《在二哈身邊保命的日子》是由一世華裳原創所著,主角叫周黎季少宴,講述了周黎穿進了一本甜寵文里,甜寵文講的是病嬌男主變成狗,被小混混虐待,后被女主所救,和女主終成眷侶的故事。周黎命不好,穿成了那位虐待動物的小混混。他穿過來的時候,一腳正踩在狗頭上。看著奄奄一息的狗,想想男主的人設,他發現自己和“當場去世”只隔著這么一條狗的距離。

更新:2019/07/09

在線閱讀

  故事遞提供一世華裳大神最新作品《在二哈身邊保命的日子》新書最新章節全文免費閱讀,在二哈身邊保命的日子最新,在二哈身邊保命的日子無彈窗,《在二哈身邊保命的日子》是由一世華裳原創所著,主角叫周黎季少宴,講述了周黎穿進了一本甜寵文里,甜寵文講的是病嬌男主變成狗,被小混混虐待,后被女主所救,和女主終成眷侶的故事。周黎命不好,穿成了那位虐待動物的小混混。他穿過來的時候,一腳正踩在狗頭上。看著奄奄一息的狗,想想男主的人設,他發現自己和“當場去世”只隔著這么一條狗的距離。

免費閱讀

  周黎單手撐著下巴,盤腿坐在墓前。

  墓碑上是他的照片,角落刻著句詩,寫的是“海到天邊天作岸,山登絕頂我為峰”,狂得不行。

  這是他心血來潮從網上搜的,打算用作墓志銘,和好友商量時不幸被他爸聽見,被從病房一路罵到了電梯口,差點不給飯吃。

  結果他爸還是給他刻上了。

  他和病痛做了兩年斗爭,醫生說他還能活三個月。

  他于是做了三個月的計劃表,可惜連一個月都沒活滿,原因是在街上看見一個小孩要被撞,千鈞一發推了一把,就變成了他被撞。

  不過他反正是要死了,臨死前能救個人也不虧。

  就是現在的情況有點超乎意料。

  他沒有搶救、葬禮和火化的印象,被車撞完,恢復意識時就已經到了陵園,骨灰也已經被埋了,他被迫在旁邊觀看了親朋好友和他道別的全過程。

  這事他們彼此早就有心理準備,如今想再多都心塞,他只能往好處想,比如父母都有各自的家庭,也都過得挺幸福美滿,人生那么長,喪子之痛早晚會過去。

  他該關心他是怎么回事。

  在他的“常識”里,這世上哪怕有鬼也不會青天白日的出來,能大白天出來遛彎的都是厲鬼。他自認為生前活得特積極向上,被車撞了也沒什么怨氣,拒絕加入厲鬼的隊伍。

  再說放眼一望,整座陵園就他一只鬼,實在不正常。

  難不成還有個新手保護期,允許新鬼在白天嗨皮個一兩天的?

  周黎腦洞大開,越想越多。

  等他想到輪回可能要搖號或抽卡的時候,忽然聽見了腳步聲,側頭一望,見一大一小走過來,停在了他的墓前。

  他打量一眼,一個都不認識,嘴里那句“走錯了您嘞”剛要往外蹦,便見小男孩把花一放,對著他的墓碑一鞠躬:“謝謝你救了我。”

  周黎一愣,笑了。

  當時情況緊急,他壓根沒留意對方長什么樣,現在細看一下還蠻可愛的。

  他笑道:“不用謝,走吧。”

  小男孩自然聽不見,摘下了脖子上的玉,奶聲奶氣道:“這個送給你。”

  這塊玉的水頭很足,有拇指大,不圓也不方,像片花瓣。那上面刻著個字,也不知用的什么字體,周黎看了好幾眼都沒認出來。

  他見小孩在男人的建議下挖了一個小坑埋玉,忍不住道:“心意領了,這個就算了……”

  他勸到一半,想起人家聽不見,干脆閉嘴。

  小男孩認認真真埋好玉,和男人一起對著墓碑連鞠三躬,離開了。

  四周重新安靜,除了周黎,一個鬼影都沒有。

  山風穿過碑林,花簇簌簌輕響,裹著夏末的味道。

  周黎離不開這塊方寸之地,默默追憶完自己這短暫的一生就沒事干了,四下一掃,看見了放在碑前的小說。

  小說名叫《二哈結緣》,是他同母異父的妹妹的。

  起因是他問起小妹將來想找什么樣的男朋友,小妹“噌”地就掏出了這本書,表示要按照里面的男主找,并大力推薦他看看,說是特別甜。

  他于是帶著研究未來妹夫的態度翻開了它,可惜到死都沒看完。

  小妹大概也是想起了這一茬,便把書放在了墓前。

  周黎伸出手,察覺指尖傳來明顯的觸感,竟是能碰到書。

  他眨眨眼,沒等反應過來,突然感覺一股力道按著他的后腦往小說撞去,力氣極大、速度極快,根本不給人反抗的余地——幸虧他死了,這要是還活著,肯定會被再撞死一次。

  他眼前一黑,回神后便見自己站在一條雜亂的小巷子里,右腳還踩著一個東西。

  他低頭一看,是條二哈。

  二哈灰白相間,還是幼崽,正狼狽地躺在地上死死地盯著他,但似乎已到強弩之末,那目光只堅持了兩三秒就渙散了,無力地閉上眼。

  周黎嚇了一跳,急忙收回踩著狗頭的腳。

  與此同時,身后有人拿著手機跑過來,說道:“鷹哥,二哥說他看見宋鶯時了!”

  宋鶯時?

  名字有點耳熟……不對,這是哪?

  周黎想起之前在陵園的事,猛地意識到什么,一把奪過那人的手機,確認了一遍微信上的內容。

  宋鶯時,果然是這三個字。

  三月鶯飛燕舞,百鳥啼鳴,也被稱作為“鶯時”。《二哈結緣》里的女主是三月生的,便以此做了名字。

  但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他剛剛踩的二哈是男主。

  周黎看了看奄奄一息的狗,沒空細想這光怪陸離的事,把手機扔回給同伴,抱起狗就跑。

  同伴一驚,追上去:“鷹哥,你要干嘛?”

  周黎道:“這附近有個寵物醫院對吧?帶路。”

  “啊?”同伴不理解,“你要救它?”

  周黎道:“別廢話!”

  同伴聽他語氣不對,不敢再問,一頭霧水地給他帶路。

  五分鐘后,二人到了寵物醫院。周黎大步沖進去,把狗放在了前臺。

  說是前臺,其實和小超市的收銀臺差不多大。

  小診所像個麻雀,五臟俱全,東西塞得滿滿當當。

  左邊墻立著三排籠子,大概被生人的氣息驚動,一條狗立刻狂叫起來,中氣十足,另一條被帶動得跟著叫,還帶著奶音,鍥而不舍的,緊接著不知哪層的貓大爺嫌吵,不滿地“嗷”了聲,本就可憐的小店頓時更顯擁擠。

  店里只有兩個人,一個護士一個醫生。

  二人沒空安撫這一屋子的主子,只看一眼二哈的情況便急忙把它抱到了診臺上。

  周黎站著沒動。

  五分鐘的路程,足夠他整理思緒,也足夠他消化完人物資料。

  是的,人物資料。

  他不清楚是這具身體殘存的記憶,還是那股未知力量給他的照顧,總之在他往前跑的時候,腦中自動就注入了人物過往,這讓他徹底確認自己是進了《二哈結緣》。

  難道是他早死了兩個月,老天看在他做好事救人的份上,又給了他一次“活”的機會?

  周黎想來想去也想不通,便不想了,準備先解決眼前的問題。

  《二哈結緣》的男主名叫季少宴,是個樣貌好、成績好、脾氣好、家世好的“四好”生。

  母親去世后,他的父親扶正小三,小他一歲的弟弟不甘總活在他的陰影下,便趁他車禍昏迷,偷了自家舅舅正在試驗階段的技術,給季少宴做了腦電波折射,把他的腦波長投射到了狗身上。

  兩個物種間能這么搞,實在很扯。

  作者可能也這么覺得,便補充和胡謅了不少專業詞來解釋,周黎當初基本沒細看,反正這是設定,作者想讓男主變狗,再怎么不合理也得認。

  而小說,就是從“變狗”的這一幕開始的。

  季少宴的腦波長或者可以稱之為靈魂的東西進了狗身,從昏迷的狀態里蘇醒,察覺情況不對就跑了,不幸在逃跑過程中受傷,筋疲力盡時遇見了周黎正在用的這個殼子。

  這殼子姓錢,名叫錢立業,是個小混混,看見哈士奇的第一反應就是把它賣了。

  但人們不瞎,能看出它有傷,所以都不愿意買。錢立業想過治好它再賣,結果一咨詢,得知看病的錢可能比賣它的錢都多。他一時生氣,加之心情不好、精神方面也有點問題,便開始虐狗了。

  錢立業喜歡女主宋鶯時。

  按照正常的劇情發展,他得知了宋鶯時的消息就扔下昏迷的二哈走了。幾分鐘后,陰差陽錯避開他們的宋鶯時恰好路過小巷,看見了可憐的男主,便抱著去了醫院,自此拉開一個愛情故事的序幕。

  周黎雖然知道截女主的胡不太地道,但為了小命著想,他不得不這么干。因為季少宴是個狠人,表面看著挺溫柔,實則心比誰都黑。

  季少宴小時候被綁架過,母親在他面前被綁匪親手撕票,導致小小年紀就受到了心靈重創,走的是“美強慘”的人設。

  但人家“美強慘”一般都是自己慘。

  季少宴不是,他是美強……以及讓別人慘。

  周黎生前剛好看到季少宴的靈魂回到原身,要開始報復錢立業了。那已經不單是身體上的報復了,他還要把錢立業的精神世界完全摧毀掉。

  周黎不清楚自己能在這里待多久,但把一輩子的可能性考慮了進去,自然不能眼睜睜地作死,只能先把季少宴治好,力挽狂瀾刷一波好感度再說。

  不過如今有一件棘手的事:他沒錢。

  周黎查看完微信和支付寶的余額,默默看向同伴。

  同伴染著一頭小黃毛,正伸著脖子往診臺看,幾秒后察覺到他的視線,轉了回來。

  周黎的臉難得有點熱。

  他堂堂周家大少,沒想到竟也能有今天——全部的零花加一起只有五百多塊。

  他問道:“有錢嗎?借我點。”

  同伴秒懂,痛快地掏手機給他轉賬:“我只留五十,其他的都給你。”

  周黎頓時感動。

  別看這也是小混混,但人家做兄弟講義氣啊!

  他打開微信,點了紅包。

  只見消息框一彈,占據了中央屏幕。

  恭喜發財,大吉大利

  8. 37元

  已存入零錢,可直接消費

  周黎:“……”

  狗屁的兄弟,他的感動不值錢。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幻想小說排行

    人氣榜

    寺库网1000元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