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都市 → 長生天婿孫遠全文免費

長生天婿孫遠全文免費

星魔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孫遠的小說名是《長生天婿》是由星魔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小說。主要講述的是:五千年前,孫遠偶得一本秘籍《永道訣》,他苦心鉆研,在參悟永道精髓后,成了長生不老的長生者。可是后來他渡永道天劫失敗,修為幾乎全部廢掉,成為了一個廢人,不得已入贅在蘇家成了個上門女婿,一朝回到巔峰,看他如何一步步打臉逆襲。

更新:2019/09/18

在線閱讀

主角是孫遠的小說名是《長生天婿》是由星魔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小說。主要講述的是:五千年前,孫遠偶得一本秘籍《永道訣》,他苦心鉆研,在參悟永道精髓后,成了長生不老的長生者。可是后來他渡永道天劫失敗,修為幾乎全部廢掉,成為了一個廢人,不得已入贅在蘇家成了個上門女婿,一朝回到巔峰,看他如何一步步打臉逆襲。

免費閱讀

  “丈夫?”張超先是一愣,然后大笑起來,“哈哈,你是猴子請來的逗.比嗎?”

  眾人看到孫遠的著裝,紛紛舉起手捂住了嘴巴,隨著張超哄笑起來。

  一身廉價地攤貨不說,還穿著一雙開膠的人字拖,胡須拉茬的孫遠,跟西裝革履的張超比起來,真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讓一下,讓一下。”保安推開人群來到孫遠面前說道,“先生,我們懷疑你擾亂商場治安,請你趕緊離開。”

  “保安都看不下去了,他這身衣服該不會是從垃圾堆里撿來的”

  “不要以貌取人嘛!萬一是從神經病院逃出來的呢?哈哈!”

  “嘖嘖,真是丑人多作怪。”

  面對眾人的嘲笑鄙夷,孫遠像是沒有聽到一樣,他捧起蘇夢雙楚楚動人的臉頰,笑著安慰道:“不哭了,待會我們去買衣服。”

  蘇夢雙含淚微笑,輕輕點頭說:“好。”

  張超吃驚地長大嘴巴:“他真的是你的丈夫?”

  對于孫遠的事情,張超也只是聽說而已,想不到這次碰了個正著。自己堂堂富二代,竟然在跟一個看來像撿破爛的人搶老婆,別人雖然還在笑,可張超卻已經笑不出來。

  “真是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

  “這么漂亮的姑娘,竟然嫁給了一個撿破爛的。”

  “別再說了,張少的臉色好難看。”

  保安上前怒道:“先生,請你趕快離開。”

  一同趕來的主管先是看了一眼滿臉陰沉的張超,然后才開口說道:“先生不好意思,這里是高檔購物商場,我勸您還是回橋洞底下涼快吧,這里的空調沒有這么好蹭。”

  張超扯過孫遠推了他一把喝道:“你耳朵聾嗎?讓你滾,聽到沒有,你這個垃圾!”

  “走,我們進去買衣服。”孫遠淡淡一笑,然后領著蘇夢雙走進了若仙衣閣。

  “王經理,你們商場真是太讓我失望了,什么阿貓阿狗的都往里放,看來我很有必要跟你們歐陽總說一下情況了。”張超把花甩在地上,心想自己不能再繼續掉架子,索性將鍋甩給了王輝,至少這樣自己還能挽回一些面子。

  張超口中的歐陽總是云江易大廣場的高層管理,她的處事作風足以讓人聞風喪膽。

  王輝微微弓腰,很是謙卑地對張超說:“張少,您別生氣,我這就把那家伙趕出去。”

  “而且還要打斷他一條腿。”張超咬著牙狠狠說道。

  王輝擦干冷汗,立刻沖進衣店:“喂,你要是再不離開,我可就不客氣了。”

  蘇夢雙輕輕拉了一下孫遠的衣角,小聲說道:“謝謝你幫我解圍,但是這里的衣服太貴了,我們走吧。。。”

  孫遠依然悠閑自在地挑著衣服,并沒有回話。

  王輝冷笑著說:“這家店鋪的衣服,最便宜的也得幾萬塊,弄臟了你可賠不起。”

  “穿上這身試試吧。”孫遠拿出一件白色連衣裙,在蘇夢雙身上比了比說,“很適合你。”

  孫遠處之坦然,溫柔體貼的樣子,讓王輝一陣不爽。

  王輝奪過衣服扯開嗓子喝道:“保安,把這個人趕出去。不識抬舉的東西。”

  張超抱起胳膊正準備看好戲,就在這時,孫遠從口袋里拿出一張卡片,他輕輕放在身旁的柜臺上:“我是來買衣服的,有什么問題嗎?”

  看到卡片,王輝整個人瞬間呆住。

  “易大至尊VIP鉆石卡?你怎么會有這種東西?”

  兩個保安停住腳步不敢再向前半步,張超則是直接沖進衣店拿起卡片,眼中忽然充滿了驚恐。

  “據我所知,這張卡片整個華夏一共五張,我老爹托人花了上百萬都沒有得到的卡片,你怎么會有?”張超的手已經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

  擁有此卡片的人,可免費盡享易大旗下的所有服務,包括購買任何東西,也都是免費的。卡片還代表了身份的象征,無論在什么地方,都會得到別人的尊敬。

  王輝扭著自己的大腿,他此刻多么希望這是一場夢。

  如果得罪了持有此卡片的人物,先不說被炒魷魚的事情,恐怕整個易大集團都會滿世界追殺他。

  張超深吸一口氣,控制住情緒大聲說道:“這張卡是假的,一定是這個垃圾偽造的。如此尊貴的資金卡,怎么會在一個撿破爛的垃圾手中,這很顯然是偽造的。。”

  “這人膽子也太大了,連鉆石卡都敢偽造,看來他們倆這次死定了。”

  “一年前就出現過這種事情,聽說那個人現在還被關在狗籠里。”

  “咱們趕緊撤吧,省的沾上麻煩。”

  幾分鐘的時間,圍觀的人變的寥寥無幾,就連張超找來的托,也跑了大半。

  孫遠嘆了口氣說:“多大點事,至于這么大驚小怪嗎?是不是真的,用這里的機器刷一下不就知道了。”

  “驗證一下!”王輝指著站在柜臺后邊發抖的店員說。

  店員雖然有些害怕,可還是從張超手里接過卡片,然后在機器上刷了一下。

  “叮”電腦屏幕出現報警畫面。

  “故障,故障!”

  張超在一旁冷笑著:“二逼,我看你怎么收場,兄弟們,準備動手。”

  王輝也是第一次碰到這種情況,他揮手招來保安,也準備將孫遠控制起來。

  蘇夢雙嚇得臉色比之前被求婚時還要蒼白,如果真的被易大的人抓起來,那么她這一輩子也算是毀了。

  孫遠站在原地輕輕皺了一下眉頭:“姑娘,磁條是不是刷反了?”

  店員的臉刷一下紅到脖子根,然后翻過卡片又在機器上刷了一次。

  電腦畫面再次刷新,雖說沒有再顯示故障,但是也沒有其他的提示。

  張超已經認定孫遠偽造卡片,他上前從店員手中搶過卡片,隨后在機器上瘋狂地刷了起來。

  “無論是刷一千遍,還是一萬遍,這都改變不了你偽造至尊卡的事實,你就等死吧!”說完,張超直接將卡片扔在了地上。

  正在王輝要讓保安動手的時候,他忽然接到了來自云江易大廣場高管歐陽丹的電話。

  “喂,歐陽總您好。”王輝面露微笑,以為領導要表揚自己。

  可電話那邊張口就開罵了:“王輝,你腦子被屎堵住了是怎么,廣場有至尊卡出現,為什么不第一時間上報?而且還要用廣場機器刷機,你是在質疑客戶嗎?”

  看著王輝臉上逐漸消失的笑容,張超忽然有了一種不翔的預感。

  “歐陽總,您聽我解釋,事情不是您想象的那樣,咱們的至尊卡是被一個撿破爛的撿到的,我正在核實卡片的信息呢!”王輝據理力爭。

  孫遠則是領著蘇夢雙繼續逛衣服,臉上一副事不關己的表情。

  歐陽丹坐在辦公室的電腦前,看著一條條至尊卡刷屏的信息,她當時恨不得直接一刀捅死王輝。

  “我艸你大爺!這張卡不但是至尊卡,而且是至尊卡中的THEONE!全世界只有這一張,你覺得哪個傻逼會把這種卡扔掉?”歐陽丹聲嘶力竭喊著,“你MLGB的,老娘要是被這件事開除,你全家老小就等著陪葬吧!”

  事情的嚴重性完全超出了王輝的想象,他現在滿腦子都在琢磨到底什么是“THEONE”。

  看到王輝無力地掛斷電話,張超上前趕緊說道:“王主管,您要是不方便動手,那就讓我的人幫你吧!”

  回想整件事情發生的經過,都是由張超所引起的,自己只不過是受了他的蠱惑而已,眼下當務之急,是趕緊把這個鍋甩出去。

  王輝撿起地上的卡片,輕輕一斜,借著衣店里的燈光,卡片上果然印著一層彩色的“THEONE”水印。這時他眼中的孫遠不再是一個撿破爛的,更像是一個穿著低調的大土豪。

  “先生,剛才是個誤會,這是您的至尊卡。”王輝很虔誠地將卡片遞到孫遠身邊。

  孫遠沒有去接,反而淡淡笑道:“越是有錢,越不能狗眼看人低,這個道理看來你還是不懂。”

  依然是淡定的表情,依然是那身著裝,但孫遠的氣場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幾個膽大的圍觀者更是被嚇出一身冷汗。

  “我滴乖乖,原來這人真是個土豪啊,連從來不近人情的王輝都開始討好他了。”

  “真是人不可貌相,海不可斗量,剛才還為那個女孩感到可惜,想不到人家竟然釣了個金龜婿。”

  “哎?那邊好像有人過來了。”

  張超出門順著人群看去,歐陽丹正領著一群穿黑西裝的人向這邊走來。他心想這回事情肯定鬧大了。

  自己的老爹都不敢當面惹這個母夜叉,自己更算不上哪根蔥姜蒜,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趁亂之際,張超拔腿開溜。

  歐陽丹身穿一身黑色燕尾服,步伐亢進有力,她只是指了指張超逃跑的方向,其中三個黑衣男子便捂著藍牙耳機閃進了拐角。

  若仙衣閣里,王輝依然保持著剛才的動作,哪怕胳膊已經酸痛到難以忍受,可他卻不敢挪動分毫。

  孫遠挑好幾件衣服,對店員說:“這幾件我們要了,麻煩算一下多少錢。”

  蘇夢雙輕輕問道:“這幾件衣服好貴的,要不算了吧。”

  “不會太貴的。”孫遠把衣服放到柜臺上,等待店員掃碼。

  店員看了一眼王輝,再看一眼衣服,最終還是沒有勇氣拿起桌子上的掃碼器。

  歐陽丹踱步來到門口,對孫遠深深鞠躬說道:“實在不好意思,讓您受驚了。”

  緊接著,黑衣人立刻把店員和王輝反手扣了起來。

  店員嚇得不敢說話,只是默默流淚。

  “跟這個小姑娘沒有關系,不要難為她。”孫遠面色一冷。

  歐陽丹立刻下令:“放了她,然后開除,并通知全國所有商場,此人永不錄用。”

  “為什么?”孫遠有些不解。

  “因為她沒有認出至尊卡,而且還得罪了您。根據公司管理規定,她理應受到懲罰。”歐陽丹抬起頭認真地解釋說。

  “呵呵。”孫遠苦笑著說,“她什么都不知道,就受到這么嚴厲的懲罰,那這個什么王主管,你們會對他怎么樣?”

  其實孫遠只不過是好奇而已,但王輝的心卻被嚇到了嗓子眼。

  他掙開黑衣人,跪在地上,手持卡片舉過頭頂,痛哭流涕地喊道:“孫先生,我錯了,我錯了。我該死,您大人不記小人過,饒了我吧!他們會殺了我的呀!”

  雖說剛才王輝的表現確實有些過分,但罪不至死。

  “你們真的會殺了他?”孫遠微微皺眉問道,若真如王輝所說,那這件事情就太過荒唐了。

  歐陽丹面無表情地回答說:“公司內部事情,您無權過問。”

  “呵呵,有點意思了。”孫遠冷笑點點頭,然后對著嚇哭的店員說,“姑娘,幫我把衣服包好。我們要走了。”

  衣服包好之后,孫遠拿起衣服便走,蘇夢雙小鳥依人地挽著孫遠的胳膊,眼神中充滿崇拜。

  但剛走到門口,兩個黑衣人便伸手阻攔住。

  孫遠頓時心里就火了,自己出來買個衣服竟然也會出這么多幺蛾子。如果自己的修為稍微恢復一點,這幾個黑衣人早躺地上了。

  “您還未付款,暫時不能離開。”歐陽丹像是講了一個笑話,可對于商場規章來說,這是一條鐵的章程。

  但她的意思并非是想讓孫遠付款,而是想讓孫遠自己拿回那張至尊卡。

  怎么說也是商場的老職工,至尊卡THEONE既然會出現在這里,那肯定有它出現的道理,如果讓至尊卡離開了主人,才是她最大的失職。

  孫遠轉過身,深深嘆了口氣:“你必須要答應我,不能傷害這人的性命。而且也不能再為難這位小姑娘。”

  王輝怎么也不會想到孫遠會給自己求情,他跪在地上,拼命磕了三個響頭,然后跪著把卡遞到孫遠身前大喊道:“多謝先生救命之恩。”

  孫遠拿回卡片,在機器上刷了一下,屏幕上立刻顯示出“支付成功,歡迎您下次光臨”的字面。

  “希望你口頭做出承諾,要不然這張卡我還會再扔掉。”孫遠雖然做出退步,但語氣卻冷如冰山,透出一股無法抗拒的威嚴。

  “好,我答應您,不傷害王輝的性命,也不再追究店員的責任。”歐陽丹忽然感到一陣眩暈,而且額頭滲出一層細密的汗珠。

  “剛正不阿是好事,希望你學會變通。”孫遠淡淡一笑,在眾人羨慕的眼光中,他領著蘇夢雙離開了若仙衣閣。

  孫遠剛走不久,追趕張超的黑衣人氣喘吁吁地回到了商場。

  “歐陽總,那個人被人劫走了,對方實力很強,我們傷了八個弟兄。”其中一個黑衣人上前匯報道。

  歐陽丹沒有說話,她轉身向自己的辦公室走去,回去的路上,她輕輕扶了一下黑框眼鏡,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抹邪魅的微笑:“想不到張家請來的冥王會親自出手,再加上今天出現的孫遠,這下子真的有好戲看了。”

  黑衣人跟在她的身后,接著問道:“那個主管王輝和店員怎么處理?”

  “店員算了,這個王輝嘛。。。”歐陽丹想了想冷笑著說,“死罪可免,活罪難逃。打斷腿腳,流放大西北。”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寺库网1000元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