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懸疑 → 霸道冥夫惹不起鄧歡全文免費

霸道冥夫惹不起鄧歡全文免費

花晨悅夕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鄧歡的小說名是《霸道冥夫惹不起》是由花晨悅夕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懸疑言情小說。主要就講述的是:鄧歡在孤兒院長大,從小就智商很高,只是有一個夢游的毛病。長大后鄧歡偶然間發現每當熟睡之后,就會出現另外一個男人……

更新:2019/09/19

在線閱讀

主角是鄧歡的小說名是《霸道冥夫惹不起》是由花晨悅夕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懸疑言情小說。主要就講述的是:鄧歡在孤兒院長大,從小就智商很高,只是有一個夢游的毛病。長大后鄧歡偶然間發現每當熟睡之后,就會出現另外一個男人……

免費閱讀

  一天夜里,剛剛進入夢鄉,突然感覺身上又悶又熱,十分難受,當我睜開眼睛的時候,卻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一個和我年齡相仿,穿著火紅色的鑲著金邊長袍的男人就在我眼前,雖然看不清他長什么樣子,但是隱約也能感受到五官棱角分明。

  “你是誰?你要干什么?”我驚恐的望著這個男人,顫抖的問道。身上也不停的發抖,想推開他,卻怎么動都動不了。

  可是這個男人卻并沒有理我,他身上就像是被火燒著的一樣冒著火光,感覺我都要被他烤化了。

  男人看了我好一會兒,突然頭埋在了我的脖子里。

  “不,不可以。”我拼命的喊著,我還沒結婚呢,怎么可以這樣失去清白。可是卻怎么掙扎都動不了,就像被夢魘著了一樣。

  然后……就是去了意識。

  等我再次有意識的時候,是聽到了鬧鈴的響聲,真是吵死了,雖然眼睛還沒有睜開,但是手還是能準確的摸到鬧鐘的位置,關閉了鬧鐘。

  今天是周末,也沒什么事兒,還能再睡一會兒,心里想著便打算再次入睡,等等,我下意識的向著身下一摸,我都這么大了不會尿床吧,當我睜開眼睛看到手上的時候,瞬間驚醒。

  “血”怎么可能會有血,想想自己的大姨媽也才走了不幾天,怎么可能是。

  難道是,昨晚的事情是真的,真的有男人進來了?

  想到這,我趕緊下床去檢查門鎖,看看是不是半夜的時候有人闖進來了,可是等我跑到門前的時候,門鎖現在就是屋內反鎖的,也沒被人動過啊。窗戶也都是關閉的沒被打開過,屋里除了我也沒發現有別人。

  怎么回事?難道是夢?可是在自己的記憶中從來就沒做過夢,想起昨晚的事情還歷歷在目,那么真實,怎么可能是夢呢。

  “哎呀,怎么那么煩啊。”我不斷的抓著頭發。

  算了,先去洗干凈再說吧。路過浴室門口的穿衣鏡時停下了腳步,看著鏡子中的自己,脖子上是怎么了?還有身上?怎么都青一塊紫一塊的?

  回想起自己的好朋友,校花曲雅楠的身上也總能看到這個,難道是,這就是她們說的吻痕嗎?

  想到這,我趕緊跑進浴室,打開水龍頭,把水溫度調到最低,不僅想要沖洗身上的汗水和痕跡,還想把自己淋的更清醒一點,然后好好屢屢思路,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只記得鄧院長跟我說過,19年前的冬天,寒冷無比,半夜的時候,鄧院長聽到孤兒院門口有嬰兒的哭聲,她趕緊跑出去看,只見一個女嬰身上一件衣服都沒有,光溜溜的在雪地里啼哭。

  當鄧院長抱起女嬰的時候,女嬰突然停止了哭聲笑了起來,身上卻意外的,沒有因為這寒冷的冬天凍的發涼,反而很溫暖。

  沒錯,這個女嬰就是我,我被鄧院長撫養長大,從小智商很高,19歲就已經在服裝設計學院讀大四并且快畢業了,但是我卻有一個令人很頭疼的病,就是夢游癥。

  從我剛學會走步開始,每天晚上睡著之后都會起來看月亮,沒月亮的時候就望著窗外發呆。

  擔心別人害怕,我上學從不住校,現在也是在學校附近單獨租個公寓。然而看似平靜的生活卻被這一天夜里給打破了。

  難道還能是鬼嗎?雖然自己不是什么無神論者,但是對于鬼怪一說也覺得不可思議,畢竟,我又沒做過什么虧心事,哎,真是的,現在大腦一片空白。

  現在身邊知道我秘密的人也就只有陸鵬了,看來也是瞞不住了,所以我就把昨晚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都告訴了他。

  聽完事情的原委,陸鵬反而不相信的笑了我一句:“這么詭異?你不會在跟我開玩笑吧。”

  “可你看我的樣子像是在開玩笑嗎?”我很認真的對著陸鵬說,本來這件事情讓我很苦惱,本想讓他給我出個主意,沒想到他竟然還不相信我。

  當陸鵬看著我無比認真又害怕的表情,沉默了許久,像是在想什么事情一樣走向窗前,背對著我說:“歡歡,你從小到大,雖然有夢游癥,但是也只是望著窗外不說話,醫生也說你這個病不好治,因為沒有什么危險舉動,所以鄧院長才沒有再管你。但是現在看來,好像病情又嚴重了。”

  病情嚴重?聽著好像話里有話的意思,我很生氣的瞪著眼睛看著陸鵬,但又平靜的質問他說:“什么意思?你現在,是懷疑我精神有問題是嗎?”沒想到陸鵬想了半天卻給我這樣的答案,真是讓我哭笑不得。

  聽我這語氣,陸鵬連忙轉過身來,又扭扭捏捏的向我跑過來解釋道:“哎呦,你怎么能這么想,就算是你自己懷疑,我都不信,你這脖子上的吻痕又不像你自己能弄出來的,哎呀,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我沒有懷疑你是精神有問題。”

  聽他說完后,我才收了我的怒氣,如果他真的認為我有精神病,我肯定一腳給他踹出去。

  我和陸鵬研究一天也沒研究出什么名堂,眼看太陽要下山了,好不容易休息一天,就這么白白得讓我們消磨過去了。陸鵬摸摸自己的肚子,吧唧吧唧嘴,埋怨了我一句:“歡歡,咱倆啊,也沒在這分析了,分析一天也沒分析出什么,趕緊去給我做點吃的,我餓了。”

  聽到他現在這么沒心沒肺,我頓時急了,埋怨了一句陸鵬:“我現在哪有心情吃東西。”現在天也快黑了,又一個夜晚即將來臨,現在心里都害怕的要命。

  “要不這樣吧,實在不行今晚上我跟你一起睡,然后看看情況再說吧。”陸鵬邊說邊把我往廚房推,估計也是餓的不行了,膽小如鼠的他竟然敢跟我一起睡,雖然我夢游時沒有傷害人的舉動,但在我睡著的時候,他可是從來都不敢出現在我面前。

  而這時,我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拿起手機一看,是校花曲雅楠,我剛接起電話還沒等我說話呢,電話那頭就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喂,雅楠,你怎么了?咋還哭了呢?”我被這哭聲震得我耳膜都嗡嗡作響。就連遠在客廳的陸鵬都聽到了,陸鵬拿了個繡著梅花的小團扇,像個貴婦人似的,邊扇風邊諷刺的說:“還能怎么了?肯定是失戀了唄。”

  這時曲雅楠估計是聽到了陸鵬的聲音,生氣的邊哭邊大聲說到:“誰失戀了?是老娘把他甩了,鄧歡,你倆在一起呢,你們在哪?”

  “我們在我的公寓呢。你,”我話還沒說完就被曲雅楠打斷了。

  “好,我一會去你公寓,先掛了。”

  不到十分鐘,曲雅楠就來了,還帶了兩個送外賣的人,一個往屋里抬酒,一個往屋里拿了一堆吃的。陸鵬早就已經餓的不行了,看見食物,趕緊就把食物都接過來,連他平時注意的優雅都忘了,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還邊吃著邊說:“還是楠楠好,帶來這么多好吃的,我在這都餓一天了。”

  等送外賣的人出去后,曲雅楠才氣呼呼的開了瓶酒喝了一口說:“媽的,出軌就出軌唄,找了個歪瓜裂棗的矮冬瓜,還說什么嫌老娘我太漂亮,他駕馭不了我一推屁話。”說著還給我們開了兩瓶酒讓我們喝。

  “哎呦,人家可不喝酒,你們也少喝點吧,酒味臭死了,我得離你們遠點。”陸鵬邊埋怨邊用手在他臉前來回扇著,還一臉嫌棄的看著我們。

  這話不說還好,一說就把曲雅楠剛壓下去的怒氣又給激了出來,讓我幫她按著陸鵬,拿起她喝剩的半瓶酒就往陸鵬的嘴里灌,直到把酒都灌進去了,她才滿意的說:“哼,讓你嫌棄我們,現在讓你和我們臭味相同。”

  “你們你們,你們太,太壞了,”估計是酒一下子喝猛了,陸鵬剛說完就不省人事的倒了下去。

  見他一下子就醉了過去,曲雅楠才終于露出了笑模樣,笑了幾聲對我說:“呵,你說陸陸平時娘里娘氣的,沒想到酒量也跟個娘們似的,才半瓶酒就這樣了,來,鄧歡,喝。”說完還拿著酒瓶子繼續喝著。

  看著陸鵬醉倒在地,我可是一點都笑不出來,剛剛只顧著跟曲雅楠捉弄他了,忘記了陸鵬他今天說好晚上要幫我的,現在這樣怎么幫啊。本來挺苦惱的,突然我又靈機一動。

  誒,對啊,酒壯熊人膽,我還是多喝點酒吧,最好我也來個不省人事。過了今晚再說吧。

  我和曲雅楠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暈暈乎乎的,耳朵一直聽著她嘰嘰喳喳的好像是說前男友的不是,但是具體的也聽不清楚,后來也終于如愿以償的醉倒了。

  這一夜果然感覺什么事情都沒發生,一覺到天亮,等我醒來,看見滿地都是喝剩的酒瓶,陸鵬倒在沙發上,曲雅楠衣冠不整的躺在床上,只有我一個人在地上睡了一夜,想想還真是委屈。

  不過,因為有他們的陪伴,也沒讓我像昨天那么害怕,看著他倆睡的那么香,只能我自己收拾了,可能是收拾酒瓶子的聲音把他們吵醒了。

  陸鵬揉揉眼睛,看著地上的一片狼藉,又嫌棄的撇撇嘴說:“你們兩個酒鬼可真能喝,還弄的人家一身酒氣。真討厭,我得去把我這一身酒味兒給洗下去。”說完就搖搖晃晃的向著浴室走去。

  曲雅楠醒后就一直在屋里東張西望的像是在找什么,然后突然就向著我們喊了一句:“誒?昨晚上那個帥哥呢?”

  陸鵬聽到曲雅楠的喊聲也從浴室折了回來,以為曲雅楠再說他,還憤憤不平的掐著腰說:“帥哥?什么帥哥?人家可是女孩子。”

  曲雅楠一聽,頓時一個白眼鄙視著陸鵬說:“誰說是你了,我說的是一個穿紅色衣服的男人,人家可比帥多了。”

  “紅色衣服的男人?”我和陸鵬幾乎是異口同聲說了出來,然后驚訝的看著對方。本以為這一夜這么平靜,這件事情可能就這么過去了,沒想到竟讓曲雅楠給碰上了。

  曲雅楠見我們都不搭理她,還好奇的整理下衣服跑過來,推了下我們問怎么了?都不說話,是不是知道那個男人?

  我剛要向曲雅楠解釋,陸鵬就背著她偷偷的掐了我一下胳膊,眼神示意我別說話,然后又憂心忡忡的對她說:“楠楠,這屋子里除了我,還哪有什么別的男人,我看你是失戀傷心過頭了,做夢了吧。”

  說完又掐了我一下。

  “啊,對啊對啊,說不定昨天那人男人就是陸陸呢,你不會是喜歡上他了吧,你可別忘了,他是不喜歡女人的。”我也順著陸鵬的話說了一句,讓曲雅楠別瞎想。

  曲雅楠見我們倆都像是不相信她的樣子,轉身坐回床上,想了半天,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

  “不對啊,昨天鄧歡醉倒后,我就自己一個人接著喝酒,然后身邊突然出現一個陌生男人,長得也很帥,雖然我也喝多了,但我確定那個帥哥絕對不是陸鵬,而且……我們還……”說完曲雅楠還用手抓著自己的衣襟,一臉嬌羞的回味著什么……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懸疑小說排行

    人氣榜

    寺库网1000元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