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歷史 → 靈徵未兆謝靈徵蕭無音

靈徵未兆謝靈徵蕭無音

涼容 著

連載中免費

《靈徵未兆》是由涼容原創所著的追夫火葬場文,主角叫謝靈徵蕭無音,這是一篇你愛我我不愛你你不愛我了我愛你,先虐攻再虐受追夫火葬場文,瀛臺山仙君座下大弟子謝靈徵重罪有三,其一為人輕浮,百無禁忌;其二結交奸佞,親附邪道;其三貪心妄想,欺師犯上。仙君蕭無音親自斷其手足,將其逐出師門,于誓言簿立毒誓,與之永生不見。然后他悔了。

更新:2019/09/22

在線閱讀

  故事遞提供涼容大神最新作品《靈徵未兆》新書最新章節全文免費閱讀,靈徵未兆最新,靈徵未兆無彈窗,《靈徵未兆》是由涼容原創所著的追夫火葬場文,主角叫謝靈徵蕭無音,這是一篇你愛我我不愛你你不愛我了我愛你,先虐攻再虐受追夫火葬場文,瀛臺山仙君座下大弟子謝靈徵重罪有三,其一為人輕浮,百無禁忌;其二結交奸佞,親附邪道;其三貪心妄想,欺師犯上。仙君蕭無音親自斷其手足,將其逐出師門,于誓言簿立毒誓,與之永生不見。然后他悔了。

免費閱讀

  誅鬼君陳修祥,與鴻霄、蕭無音并列為天界三仙君。細數來這三名仙人里也唯有陳修祥身世最為坎坷,執法天尊鴻霄常年執掌天界法度、瀛臺仙君蕭無音避世瀛臺山不問俗事,而這誅鬼陳修祥,歷劫飛升前是個誅鬼為生的道人,且不是一般的道人,他半個魂魄為天煞鬼魄,半個魂魄又純凈無比,與他的臉一樣,半張俊逸如仙,半張丑惡如鬼。

  陳修祥為修天道,自幼誅鬼屠魔,每殺得鬼道一人,他的左半邊臉便多半分人樣,他的魂魄便清透數厘,魂魄清明了,神志便也更清晰,他也有了更多的辦法,殺更多的邪魔鬼怪。

  在肉身壽終那日,他恰好鑄成仙魄,一朝飛升,位列仙班,從此成了仙界最負盛名的仙君之一,然而造化弄人,他的那半副鬼魄每隔上一百年便要卷土重來一次,因而每一百年,他就要下一次仙界,去到妖孽橫生的鬼道十府,殺滿一千惡鬼。

  “這陳修祥不知何時進的泥下道。”伯壺公沉聲道,“給他殺了這許多同族,我竟沒有察覺,也是我的失職。”

  謝靈徵微微搖頭:“并非如此。早些年前,陳修祥誅鬼乃是真的誅鬼。彼時世間惡鬼橫行,為禍于民,陳修祥非厲鬼不殺、非邪魔不除,斬滿一千鬼,也自救得了千萬人,功德積身,才有了飛升的道行。”

  “這又與你那師父脫不開干系了。”胡二撇嘴,“我猜是那誰劍斬十府后,陳修祥湊不夠數了罷?”

  謝靈徵苦笑:“師尊他……自是不會顧及到這些。”

  “那之后,鬼族幽居泥下道,世間也沒了陳修祥的聲音。”伯壺公沉吟,“斷斷沒想到,他竟一直躲在紅帳香。”

  “陳修祥也是絕頂聰明……才想得出這么個法子。”謝靈徵不帶笑意地牽了牽嘴角,又因這小動作牽動了背上的口子,發出一聲長嘶,“……世間無厲鬼,他便親身養厲鬼,靠著那一半鬼魄,吞食萬千鬼尸殘魂養于己身,再尋一鬼族女子替他誕下那聚了千魂萬魄的鬼胎,一舉殺死,他便能頃刻間回歸天道,再做一百年聲名顯赫的美仙君。”

  “他挑中了柳腰腰?”伯壺公問道。

  “正是。”謝靈徵垂眸,他唇邊的血跡已然干涸,臉色更是蒼白了些許,“他化作一俊逸佳郎,對腰腰關懷備至,腰腰那些時日常寫信告訴我說……她總算是找到了比我更好的歸宿。”

  胡二驚道:“柳腰腰原先竟是傾慕于你?”

  “謝賢侄這般才俊,泥下道又有幾個女孩兒家不傾慕?”伯壺公一笑,“那陳修祥,怕不是依著你的模樣畫了個葫蘆吧?”

  “我雖愛出入這花柳街巷,卻終是不擅體貼女兒,陳修祥年歲閱歷百倍于我,既通事故,又善人情,博古通今,幽默風趣。若非心存歹念,還當真算得上個良人。”謝靈徵說著,拿視線比了比那小幾,吩咐道,“酒。”

  胡二忙湊上前取酒喂了他一口。

  “我到得紅帳香那日,腰腰已為他……有了生孕。”他徐徐抬頭,不甚動了動身子,刀鋒一走,他不免又是一聲痛吟。

  “謝賢侄可小心了。”伯壺公立刻收了手,提點一句。

  “你刀走得慢了,靈脈可尋得差不多了?”謝靈徵隨口問道,仿佛提及的不是自己的血肉之軀。

  “你若是方便,便可開始渡髓了。”伯壺公答道。

  “那便開始吧。”謝靈徵直了直身子,左手托著伯靈玉的后腦,將她扶起來些許。

  伯壺公收了刀,微俯**,口中振振有詞,頃刻間,一道白焰順著謝靈徵四肢百骸游走數圈,緊接著,某種玉白色漿液恍若活物,從那道血肉模糊的傷口里張牙舞爪地掙脫而出,經由這白焰徐徐引入伯靈玉的身體。

  謝靈徵只覺身體都要被劈成兩截,掙出體外的仿佛不是靈髓,而是一把尖刀,正一點點把他的背脊連同心肺肝腸一同搗爛。

  伯靈玉慘白的小臉上逐漸有了色澤,謝靈徵的神色卻是蒼白轉為灰敗,他頭一次這般清晰地認識到生抽仙骨意味著什么,這抽掉的豈止是千百年壽數,是連半條命、半個魂靈都被一同生生抽出了身體。

  怎么那跗骨之蛆一般的情意抽不掉呢?

  謝靈徵咬牙暗想,眼眶又略略泛紅,一股強烈的酸澀痛楚壓住了他的眼皮,他順勢合上了眼,卻聽得伯壺公大喊:“謝賢侄!你可不能失了神志!”

  他想應聲,卻覺得顱內一片漆黑的漿糊堵得他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他又聽得胡二在他耳邊急道:“謝靈徵!后來怎么樣了?你快給我們講講,后來怎么樣了?”

  “也不曾怎樣。”謝靈徵顫著聲音,幾乎是用盡全力,方清楚地說道,“我對腰腰腹中的胎兒施了師尊教我的返仙咒……將那千百亡魂,一道送回了陳修祥身上……”

  “咒術反噬,鬼魂失控……我眼看著陳修祥的仙魄鬼魄……一柄被萬千厲鬼吞噬殆盡……我看著他掙扎尖叫、嘶吼怒罵、跪地求饒……最終魂飛魄散,萬劫不復……”

  “執法尊將我定了誅仙罪……遣人……來我瀛臺山——”

  他話音未落,眼前卻略略一亮,觸目所及的景致又清晰起來,伯壺公與胡二均狼狽地坐倒在地,尤其是伯壺公,須發俱被汗水沾濕了,臉上卻掛著如釋重負的笑。

  “可是成了?”謝靈徵呆了半晌,沙啞著聲音,怔怔問。

  “成了!”伯壺公喜道,“謝賢侄,你可歇息啦!”

  謝靈徵目光散了散,恍惚間瞧見膝頭的伯靈玉已被伯壺公攬入懷中,雙頰紅潤,呼吸均勻,長睫微顫,有將醒之兆,他下意識地往前挪了挪身子,想乘早離去,免得自己這血肉模糊的樣子嚇著小姑娘。

  然而他一動,方覺手足劍傷處鉆心的疼,他整個人栽倒在地,眼前發黑,適才掐斷的記憶又徐徐接續了起來,幾日前紛雜的人聲重又回蕩在他的耳邊,鉆入他的識海——

  “謝靈徵伙同妖女,擅施禁咒,竟致使陳仙君魂飛魄散,瀛臺山首座可否獻身給個說法?”

  “誅鬼君班列三大仙君之一,本與瀛臺仙君平起平坐,卻被這瀛臺山大弟子為了一個**施毒計害死,照我說,謝靈徵罪當千刀萬剮!”

  “小小一個弟子若非使得禁咒,如何上得了誅鬼君分毫?這返仙咒全天下只有一個人會,依我說,這瀛臺仙君脫不得干系……”

  “嘿嘿,我聽說是謝靈徵與那****正歡,被誅鬼君撞破,怕情事泄露,才合謀將其害死……”

  “……”

  謝靈徵聽這不存在的幻聲聽得又悲又怒,意欲辯駁,又不知從何辯起,他將一絲微薄的希望寄于師尊的信任,眼前卻浮現出蕭無音提著斬雪,挾著霜風,踏云而來的模樣,那雙清冷的目俯視自己,神色間不掩厭棄,似是看著一只蟲蟻。

  他仿佛又聽到了斬雪的劍風,嘗盡了喉頭的腥甜,眼前最后一點光暈散盡了,他渙散了神志,墜身于夢魘的無盡糾纏。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歷史小說排行

    人氣榜

    寺库网1000元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