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早安紀少的小甜妻納蘭海映

早安紀少的小甜妻納蘭海映

納蘭海映 著

連載中免費

豪門總裁小說《早安紀少的小甜妻》正在火熱連載中,故事遞為您帶來小說完整版盡情閱讀!該文由作者納蘭海映傾心創作,主角是路雅紀澤揚,講述的是:一場預謀已久的陷害,路雅和紀澤揚在黑暗中進行了生命大和諧且一次中標,再次相遇,路雅帶著小包子,而紀澤揚是來搶小包子的冷漠總裁,他們之間會碰撞出怎樣的火花呢?更多精彩盡在故事遞!

更新:2019/09/23

在線閱讀

豪門總裁小說《早安紀少的小甜妻》正在火熱連載中,故事遞為您帶來小說完整版盡情閱讀!該文由作者納蘭海映傾心創作,主角是路雅紀澤揚,講述的是:一場預謀已久的陷害,路雅和紀澤揚在黑暗中進行了生命大和諧且一次中標,再次相遇,路雅帶著小包子,而紀澤揚是來搶小包子的冷漠總裁,他們之間會碰撞出怎樣的火花呢?更多精彩盡在故事遞!

免費閱讀

  四年前路雅追出去,追寶寶出車禍的事情,造成了她頭部血塊的淤積,導致了片段性的失去了記憶。

  路雅什么都記得,唯獨就是和那個陌生男人上過,以及生下寶寶,丟失孩子的這一段記憶,或許這些事情在路雅心底太過沉痛了,以至于,她似乎真的全然的沒了印象。

  既然不記得了,唐思筠也知道路雅一旦記起這件事情肯定會令她過得很痛苦,索性讓她永遠記不起來,反倒是件好事。

  唐思筠即刻的打住了這個話題,立馬安撫,“雅雅,夢很奇怪的,別胡思亂想,可能是跟你的職業有關系,接觸的男人多了,自然會暈針。”

  “是嗎?”路雅顯然是不相信的,當初畢業后,她成了男科女醫生,這一職業,也挺正常的吧,至少不應該做奇奇怪怪被男人壓的夢吧。

  路雅在做了這個夢之后,有些發虛,“我去洗把臉。”

  唐思筠在身后,“洗把臉就快點來辦公室啊,聽說有個男人今天承包了你的專家號,今天下午,你只能專為他一個人看病,看來對方來頭不小啊。”

  對方男人來頭不小……

  這句話,并沒有在路雅的心底掀起多大的漣漪,畢竟,他們醫院有名氣,來這兒看男科的人肯定也是慕名而來的。

  然而,路雅絲毫沒意識到這個男人和她之間,竟會有千絲萬縷剪不斷的情愫滋生,甚至伴隨著她一生。

  路雅到了洗手間,捧了一些冷水撒向臉上,臉上的表情是完美的平靜,可是心下卻莫名的心慌意亂。

  而路雅也是在走神之際,感覺到身上有一股涼意跋扈而來。

  路雅順著視線望去,微微有些震驚的看向眼前的小女孩兒,長得粉嫩粉嫩猶如洋娃娃一般的漂亮,尤其一雙唇瓣猶如熟透的櫻桃般紅潤有光澤,令人忍不住想要狠狠的親上去。

  只是,小女孩滿眼得囂張張狂,“看著我干什么呀,沒錯,就是我弄濕你衣服的,你咬我啊?”

  明明來自于小女孩的聲音是那樣的甜膩溫潤,好聽得讓人心底發酥,可沒想到一開口就是異常的跋扈厲害,仿佛小小年紀身上就有著讓人不敢靠近的戾氣。

  聽聞,路雅微微有些蹙眉,沉了眉心,看了看小女孩的身后,問,“小朋友,你是一個人嗎?”

  小女孩紀茵茵一聽這話,就是不痛快,看著路雅此刻身上穿著的這一身白大褂,仿佛不爽到了極致,“關你屁事。”

  這話一出口,聽入路雅的耳畔,還真是有些暈針了。

  眼前的小女孩,穿著上等的小羊皮鞋子,名牌傍身,十分的秀氣典雅,明明就是好看得讓人驚艷,但她一開口說話,卻是那樣的令人無從招架。

  紀茵茵此刻也從洗手間的盥洗盆上跳下來,舉止靈活,“我會賠你錢的,我家有的是錢。”

  紀茵茵既是奶聲奶氣的說著,又很利落肆意的從身前的包包里闊綽的掏出一筆錢,“吶,拿去。”

  “……”頓時間,路雅已經是相當的驚愕了,伴隨著驚愕而來的是不置信,現在的孩子都這樣了嗎,動不動就炫富得瑟?

  明明這小孩兒就是那樣的可愛,美得像洋娃娃一樣的孩子,怎么會被教育成這樣,難道她媽媽沒有好好的教她么?

  路雅并沒有接這一筆錢,也不會接,只問,“道個歉吧。”

  路雅聲線沉穩,輕輕落睫的模樣,有種難以言喻的魅惑和性感,可紀茵茵卻是聽到“道歉”的話語,立馬被惹炸毛似的,“本小姐長這么大,從來不知道道歉兩個字怎么說。”

  隨即,紀茵茵已將一疊錢悍然強行的塞入了路雅的手中。

  路雅則是徹底的驚訝了,這是什么教育模式?媽媽竟然會這樣教孩子嗎,除非不是親媽媽。

  紀茵茵仿佛也受不了此時的僵持,“煩死了,不斷纏著我,不就是想要我多給你一點錢么,吶,我包包里的錢全部給你,這下你高興壞了吧。”

  紀茵茵跋扈狂肆的令人發指,一看就是富養出來的霸道小丫頭,很難擰的。

  路雅倒仍舊是很利落干脆的將錢全部塞入了紀茵茵手里,“道歉也免了,你一個人別跟你父母走散了。”

  語畢,路雅便是不想和小女孩繼續糾纏著,轉身準備進去她的辦公室,卻被小女孩很快速的追到了跟前,阻撓了路雅的去路,“等等,你是專門給男人看JJ的醫生嗎?不是看兒童的醫生?”

  來自于紀茵茵的詢問,仿佛明顯的有了一絲絲的善意,她對兒科醫生是很厭惡的。

  但是,路雅卻被她這個話語給愣住了。

  隨即,紀茵茵補充著,繼續和路雅搭話,仿佛生怕路雅不知道她在說什么似的,即刻解釋著,“就是男人的大鳥兒啊,我哥哥紀凱恩說,我爹地的鳥兒大得辣眼睛,你是不是就是專看大鳥兒的醫生呀。”

  路雅已是被堵得一個字也說不出口了。

  雖然,她就是這樣的醫生,但這一刻被一個小女孩兒說的話,路雅頓時間臉紅耳赤,一時間已經不知該如何回復了。

  路雅更是沒想到今天竟然會被一個小丫頭片子的給纏住,甚至還被纏得好像水泄不通似的,紀茵茵明擺著就是不會輕易離開,非要纏她到底的勢頭。

  “我跟你說哦,我媽咪很漂亮的,身材也很棒很火辣,我爹地長得帥出了一個小宇宙,特帥氣那種,鳥兒又大,身體又好,可是……他們為什么不睡在一起呢?”

  紀茵茵蹙眉了,面容上是難解的困惑,這會兒由囂張跋扈的眼神轉為極度的疑惑。

  聽聞,路雅隱約仿佛也或多或少覺得這個小女孩為什么從頭至尾的行為是那樣令人頭疼了,大概是在無愛的婚姻里生活,這個小丫頭沒有得到關愛,所以成了問題小孩兒吧。

  可是,紀茵茵卻好像有想法了,“在我手機上輸入你的號碼吧,等你想出了答案給我打電話吧,我會給你咨詢費的。”

  紀茵茵仿佛也對這個問題有一段時間的苦惱了,現在終于湊巧的碰上了這么一個醫生,紀茵茵儼然是揪到了救命稻草那般,非要纏著她不放不可,也一定要弄清楚她爸媽為什么就是沒有睡在一起過。

  路雅和小女孩紀茵茵見面的小插曲,很快就被甩在了腦后,畢竟,她從來沒有想過會和這個小女孩之間有著千絲萬縷,不可割舍的緣分。

  路雅回到她的辦公室,那個傳說中承包了她專家號的男人倒是已經坐在了辦公桌前,好整以暇的在等候著她的出現。

  這個男人第一眼給人的感覺便是干凈清澈,是個很精致的男人,極為有立體感的五官儼然是上天精心刻意打造的如此俊逸完美,渾身上下散發著沉穩又魅惑的氣息,尤其此刻的紀澤揚一雙長腿交疊,更是自成風景。

  路雅坐在辦公桌前,翻看著紀澤揚的病歷,空白的頁數,分明就是第一次就醫。

  “是紀澤揚先生吧,我姓路,您可以叫我路醫生,我們先大概了解一下您的情況好嗎?”

  路雅簡單的自我介紹。

  在她辦公桌前無論是坐姿,還是相貌看起來極為優雅灑脫的男人,點了點頭,示意她開始。

  “紀先生,您的年齡?”

  “二十八歲。”

  “您有過和女人一起的幸福生活?”路雅這時也是一邊詢問,一邊在做記錄,平靜無波的口吻在詢問。

  “嗯。”

  “距離上一次親密,多長時間了?”

  “五年。”

  路雅聽著這個五年漫長的時間,不禁頓下了手中的鋼筆,也微微有些震驚,畢竟,對于這樣一個男人,長達五年之久沒有“夫妻”生活,這簡直有點不可思議。

  路雅的視線再次的落向眼前這個男人,“平時有渴望嗎?”

  紀澤揚點了點頭,不否認的道,“偶爾有。”

  “那紀先生是怎么個解決法?”路雅干得是男科的這個職業,必然也沒什么好尷尬的,即使面前坐著的是如此一個帥氣逼人,魅惑迷人的男子,她也照樣要問清楚才能好對癥下藥。

  “用手。”

  “……”路雅再次陷入了沉默,闔上了病歷本,看向眼前的男人,“之前有個叫做紀允年的先生給我電話,自稱是紀澤揚先生的弟弟,他大致說了一下紀澤揚先生的情況,聽說你有女朋友,女朋友很漂亮,身材也很棒,即使面對這樣的女人,也沒興趣嗎?”

  紀澤揚微微揚起了唇角,好看的弧度漾起魅惑,毫無疑問這是個很有魅力的男人,即便不說話,無需要任何的彰顯就能感受到他的光芒四射,可惜,是個不舉男。

  “對。”他不掩飾,配合的回答。

  聽聞,路雅想了想,掏出了一疊露骨的畫冊,指著上面說,“對男人的象征,有興趣嗎?興奮嗎?”

  顯然,路雅是有些懷疑他是取向出錯了。

  紀澤揚也立馬領會到路雅的意思,很直接的回答,“我對男人沒興趣。”

  來自于紀澤揚堅定的答案,令路雅不禁猜測,“對男人沒興趣,對女人也沒興致,難道紀先生在五年前的夫妻生活,在你心里留下陰影了?”

  路雅畢竟在這個崗位干了幾年,這種有心理問題的男人狀況是見得比較多的。

  “當時很快樂,沒有任何陰影。”

  這個回答,令路雅都不知不覺的臉紅了,顯然直到這一刻,這個男人還是很眷戀五年前的親密。

  路雅也做好記錄,重復著他的狀況,“根據你之前做的身體檢查報告,紀先生身體是很好的,那么便是心理原因了,偶爾是有渴望的對吧,但是對你女朋友卻沒有興趣。”

  這個就是問題所在,大概,幾年前的事情可能在這個男人的心底太刻骨銘心了。

  紀澤揚此刻也沒漏掉路雅臉上的神色,眼前的這個女醫生,是個面容姣好,身材也不錯的女人,至少第一眼給人的感覺就是不差的,清新絕美,如同朝露般的晶瑩透明,不是時下妖嬈多姿的女人,但給人一種說不出的舒適感。

  “紀先生,我看您的問題不大,只要身體沒問題,心理的一些障礙,我們可以替您想辦法解決的。”

  “我們醫院有相關的設備和藥物替您治療,紀先生,下周一來醫院做個徹底的全身檢查,我們再根據您的問題,幫您重拾幸福。”

  路雅倒是已經有信心了,甚至是對紀澤揚目前存在的情況胸有成竹,有把握替他治好他對女人沒興趣的病情。

  紀澤揚清潤好看的瞳眸落向她,分明眼前這個女人是不知道他身份的,若是知道他身份的人,看到他一定是唯唯諾諾,恭恭敬敬,甚至是畏手畏腳的。

  而她,卻是鎮定自如,舉手投足之間充滿了女強人的魅惑力,落落大方。

  紀澤揚似乎對這個醫生的技術也放心的,“我等著你給我幸福。”

  他這一句話輕輕緩緩落入路雅的耳邊,路雅在聽了抬頭之際,便是和紀澤揚四目相視的剎那,竟然莫名的令她臉紅,恍如紀澤揚眼底散發而來的便是逼人的氣息,令人無比驚慌失措。

  路雅有那么片刻的晃神,尤其在剛才對視的剎那,來自于紀澤揚深邃又迷惑的雙瞳,她竟然會覺得有那么一抹熟悉感,似乎是在哪里見過,可偏偏他們卻是第一次見面,她分明最近精神有些不太正常了。

  而路雅的精神不太正常還來自于前男友葉成軒的折磨,雖然分手了,可是葉成軒,以及葉成軒他媽卻陰魂不散的折磨她。

  這會兒,葉成軒他媽是罵罵咧咧的打電話來訓人了,“路雅你這個狐貍精,你到底要怎樣才肯放過我兒子?”

  “葉夫人,您搞錯了……”路雅甚為無奈,她現在可和葉成軒一點關系都沒有。

  “你先給我閉嘴,要不是你的話,我兒子怎么會跟我媳婦不能好好過了,現在他們在鬧離婚呢,都是你害的,每天成軒在家里開口閉口說的人就是你,你這個狐貍精,到底要妨礙他們到什么時候去?”

  葉成軒媽媽認定葉成軒現在過得不好的原因都是因為路雅造成的,放不下她,又不能和她在一起,這一次,索性干脆的要提出和他老婆離婚了。

  葉成軒媽媽一直盼望著兒子給葉家傳宗接代,可她孫子沒盼到,結果卻盼來了葉成軒鬧騰著要離婚的糟心事。

  葉夫人本來對路雅就有成見,這會兒便是遷怒而來,將全部的責任歸咎在路雅身上。

  路雅也不會背這個黑鍋的,“葉夫人,這是我最后一次接你電話,關于你兒子和媳婦的事情,別再打來了,跟我沒關系。”

  語畢,路雅是很堅決的掛斷了電話。

  電話那頭的葉成軒媽媽氣得發瘋,“該死的狐貍精,非要我動手,你才肯罷休是吧。”

  “如果我兒子離婚了,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路雅也是氣得不輕,“真是倒了八輩子大霉,竟然當初眼瞎的會認識葉成軒。”

  這時,路雅的辦公室房門被匆匆打開,唐思筠慌慌張張而來,“天哪天哪,那個承包了你專家號的男人……長得未免也太好看了點吧,簡直帥出了天際,無人能及啊。”

  唐思筠不是花癡的人,可是剛才眼尖的有注意到路雅辦公室里走出的男人,那個長腿歐巴,令人幾乎是挪不開視線的帥氣俊逸。

  路雅并沒有任何的回應,還沉浸在葉成軒媽媽前來找茬的生氣當中,“雖然長得是不錯,但也不至于你所說得驚為天人。”

  唐思筠這回是真的大驚小怪了,“原諒我真的是沒有見過比他長得好看,比他有氣質,比他有內涵的男人,所以,我徹底驚訝了。”

  路雅直接忽略此刻唐思筠的花癡,“走,請你去喝酒。”

  “……什么?”

  隨即,唐思筠這才注意到路雅臉上熟悉的情緒,她是很準確無誤的猜測到了,“葉老太婆又找你麻煩了?你怎么就不把她拉黑名單啊,省得總煩你,影響你心情。”

  路雅和葉成軒,和葉家的孽緣,也是令唐思筠感慨很深的。

  其實,唐思筠還是能約莫了解到路雅的心思,或多或少還是放不下葉成軒的吧,畢竟好幾年的感情,并非每一個人都可以灑脫得說放就放。

  路雅心底不痛快到了極點,和葉成軒分開這么多年了,卻總是有猶如噩夢一樣的事情纏著她,陰魂不散繞得令她快要窒息了。

  ……

  酒吧里。

  路雅今晚喝了不少,唐思筠看著她這個喝法有點不對勁,“喂喂喂,這是怎么了啊,心底不痛快就要去找他們算賬出口氣,在這兒憋著喝酒有什么意思,走,我跟你一起去找姓葉的。”

  “思筠,你說當年如果我原諒葉成軒的話,事情會怎樣……”

  路雅忽然間很低沉的口吻,眼神是呆滯無神的。

  當年葉成軒劈腿,和路穎搞在了一起,原本以為路穎會和他在一起的,可到最后路穎卻也出局了,這些年她走得無影無蹤的。

  葉成軒之后求復合,路雅拒絕了。

  這么多年,她從來沒有后悔過自己當初的決定,可是現在……

  在葉成軒媽媽屢次三番打電話前來騷擾她,一再的表示葉成軒忘記不了她才會導致現在的生活過得不好,這一刻,路雅忍不住的反思著。

  唐思筠的態度是很堅決的反對,“如果你原諒他,現在肯定是你們兩個人都過得不好,渣男就是渣男,被原諒之后,還是會重蹈覆轍,繼續使壞。”

  今晚的路雅喝得有點多,她也似乎是在繼續逃避這個問題,“我去洗手間洗把臉,然后跟你一起回去。”

  唐思筠點頭,“我在這等你。”

  路雅此時的步伐是沉甸甸的,腦袋也出現了不清醒的狀態。

  她的確是不夠清醒的,若是清晰的話就不會做出那樣完全不該想的假設。

  她和葉成軒早就沒可能了。

  而此時酒精在路雅的腦袋里發酵發作了,暈乎乎的令她似乎腳不著地,完全失控似的。

  尤其,她現在有麻煩了。

  ……

  路雅絲毫沒料到在酒吧里竟然冤家路窄的遇見了葉成軒的老婆許晶晶。

  許晶晶在見到路雅的時候便是很沖動的快步上前,完全亂沒形象的厲吼,“死女人,我和成軒都快要離婚了,全都是被你害的,你憑什么可以讓他念念不忘,你憑什么啊。”

  許晶晶氣勢洶洶而來,甚至大力道上前推搡著路雅。

  路雅耳畔響徹著許晶晶的聲音,抬眸看向這個歇斯底里的女人,路雅是不會遷就示弱的,反擊的推了她一把:

  “自己老公都管不明,你還有臉在這兒怪別人,有時間在這兒亂吼亂叫,不如花點時間如何去經營你的婚姻。”

  路雅腦袋沉沉的難受,眼前的視線也是一陣模糊不清,但卻將許晶晶的面容看得清清楚楚。

  許晶晶是富家千金,在葉成軒那邊受他的冷落,受他的罪,這會兒還要承受著路雅的譏誚,心底是更加不服氣了,下一秒狠狠對著路雅甩耳光的時候,分明路雅是早一步有提防了。

  她防備的緊扼住許晶晶的胳膊,“就憑你也想打我,你還不夠格,你和葉成軒是離還是和,不關我一點事,再來找我麻煩,我會讓你們很難看!”

  路雅也不是那么好欺負的,攫緊許晶晶的力氣是十足兇狠,這一番警告也明顯讓許晶晶有一定的害怕,“你想怎樣?”

  “不是說我勾搭葉成軒么,如果你和你婆婆還來騷擾我,我就索性接受葉成軒好了,他反正對我念念不忘,只要我點頭,他一定會把你給狠狠甩了,所以給我小心點。”

  路雅是太生氣了,以至于完全氣急敗壞的在說著言不由衷的話,故意氣惱著許晶晶。

  許晶晶其實也是很喜歡葉成軒的,可結婚四五年來,他卻對她異常的冷漠,儼然是陌生人一般的生疏,疏遠。

  許晶晶面色氣得通紅,就算對路雅有憎恨,有敵意,可還真是有點擔心路雅會這么做。

  畢竟,她這些年一直單身著,若是真的要回到葉成軒身邊也不是不可能。

  可是,對于路雅而言,顯然他們是想多了。

  她絕不可能回到葉成軒身邊的,從葉成軒劈腿的那一刻開始,一切都回不去了。

  路雅在被許晶晶這么鬧騰一番之后,全然將唐思筠拋在了腦后,徑自腳跟不穩,跌跌撞撞的離開了酒吧。

  她分明是喝了不少,酒精的后勁也足,這會兒是讓她愈發的難受又痛苦了,在見到一輛車門被打開的豪奢跑車時,她竟然想也沒想的鉆了進去,“司機先生,麻煩到康華醫院。”

  這個時候的路雅似乎沒心情回家了,還是打算直接去醫院加夜班,可是,她卻絲毫沒意識到自己上錯了車……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寺库网1000元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