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竹馬總裁承蒙偏愛云開月明

竹馬總裁承蒙偏愛云開月明

云開月明 著

連載中免費

豪門言情小說《竹馬總裁承蒙偏愛》正在火熱連載中,該小說由作者云開月明傾心創作,主角是謝淺然霍景行,講述的是:謝淺然與霍景行青梅竹馬,也成功踏入婚姻殿堂,本該是天造地設令人羨慕的一對璧人,卻在新婚當晚撕破臉皮,自此成為有實無名的夫妻,原本深愛的兩人也漸行漸遠,他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呢?故事遞為您提供更多精彩內容!

更新:2019/09/23

在線閱讀

豪門言情小說《竹馬總裁承蒙偏愛》正在火熱連載中,該小說由作者云開月明傾心創作,主角是謝淺然霍景行,講述的是:謝淺然與霍景行青梅竹馬,也成功踏入婚姻殿堂,本該是天造地設令人羨慕的一對璧人,卻在新婚當晚撕破臉皮,自此成為有實無名的夫妻,原本深愛的兩人也漸行漸遠,他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呢?故事遞為您提供更多精彩內容!

免費閱讀

  好好的一場生日宴,竟讓所有人來看笑話,一向好面子的他,臉上怎么掛得住?

  謝淺然這個受害者還沒有開口說話,倒是林薇先發制人了,她哭著跑向謝震,哭喊道:“阿震,你要替我做主啊!我知道,然然從來都沒有把我當成過母親,可是,不管怎么說,我嫁進了謝家門,再不好也是她的長輩啊,她竟然出手打我一個耳光!”

  說著,林薇還特意側過了臉,將被謝淺然扇了耳光的臉給謝震看,證明自己說的并非假話。

  謝震自然是看到了,既然想訓斥謝淺然,可當著那么多賓客的面,他一定要做個明是非的一家之主,更何況,霍景行還在這兒呢。

  “然然,這是怎么回事?不管怎樣,你作為晚輩,都不應該動手打你阿姨啊。”

  看著自己的父親,謝淺然其實早就知道,父親的心其實是偏向林薇一家子的,想到這兒,她感到十分心寒。

  對上謝震的眼眸,謝淺然說道:“如果她沒有侮辱我母親,我又怎會動手?”

  謝淺然的語氣很淡,她就像在陳述著一件很平常的事情,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其實含著多少的心酸。

  她從不奢望,謝震會為了她或者她的母親會責怪林薇,因為一直以來,他都不曾維護過她們!

  “真是冤枉啊,一直以來,你和憶憶我都是一樣對待,對于你母親,我也很尊敬。可能是我不會說話,讓然然你誤會了。可我真的只是好心提醒你,希望你和景行婚姻幸福罷了。”林薇說得一副用心良苦的模樣。

  果然,母女兩人都是金馬獎影后級別的!

  謝震和謝淺然還沒來得及說話,倒是一旁的霍景行終于開口了,“我和然然的婚姻怎么了嗎?需要你來提醒什么嗎?”

  霍景行的語氣很輕淡,但是卻讓人聽著有種寒冷刺骨的感覺,禁不住打了個寒顫。

  林薇一副為兒女操碎心的慈母樣子,嘆道:“我是看了那些娛樂新聞 ,你的那些緋聞都上熱點了,我就怕然然心思單純,自己婚姻出問題了只怕還不知道,我就多詢問了兩句,誰知道,然然就誤會了,二話不說,上來就是一個耳光。”

  說完,林薇還忍不住微微啜泣了起來,像是受了多大委屈一樣的。

  謝淺然本想著和林薇理論,卻被霍景行摟緊在了懷里,他溫柔地看了她一眼,示意她不要著急,一切有他在。

  看著霍景行的目光,謝淺然有一瞬間是沉淪的,沉淪在他溫柔的目光漩渦里,多久了,這樣的眼神有多久沒有過了。

  謝淺然很聽話地沒有再說話,就像受了委屈的小妻子一般躲在深愛自己的丈夫懷里。

  她告訴自己,今晚就讓她做做夢吧。

  “我和然然的婚姻如何,是我們自己的事情,也不需要外人多說什么。”霍景行冷聲說道。

  言意之下,林薇不過是一個外人罷了,有什么資格過問他們夫妻的事情。

  聽到霍景行的話,林薇著實被打臉了,她氣不過地應道:“這么說,是我們這些外人多管閑事了?”林薇特意加重外人二字的語氣,說這話的時候,咬牙切齒地看著霍景行。

  “不然你以為你是誰?”霍景行毫不客氣地應了回去。

  氣氛瞬間變得很緊張,一旁的謝震開口打破這緊張的氛圍,“好了好了,既然是誤會一場,就算了,都是一家人,別鬧出這么多是非,讓人看笑話。”

  謝震本想就這樣三言兩語地帶過去,林薇不樂意了,她拉了拉謝震的手, 微瞪他一眼,表示自己的不滿,卻被謝震瞪了回去,制止她繼續鬧下去。

  本以為這件事就會這樣被翻了過去,眾人也打算繼續自己剛剛的娛樂之時,霍景行突然冷聲開口說道:“算了?我的妻子被人拳打腳踢,你要我怎么算了?”

  拳打腳踢?聽到霍景行的話,眾人的目光全部看向了偎在他懷里的謝淺然,細看之下,才發現,謝淺然的雙頰紅腫,顯然是被人打過,禮服上也有著許多腳印,不用多想,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然然,你怎樣了?”謝震做出一副慈父的關愛模樣問道。其實,他心里比誰都清楚,這都是林薇做的。

  看了看霍景行陰沉的臉色,謝震都感覺心慌,這個商場叱咤風云的男人,他是怎么都惹不起的。

  “你自己給個交代吧,我等著!”霍景行的冷眸射向林薇,寒冽如冰的眸子讓人不敢直視。

  林薇被霍景行指著鼻子說,她面子上自然是過不去,為了不讓自己在眾人面前失了形象和面子,她深吸一口氣,高昂起下顎,強壓住自己內心的慌亂,應道:“交代?我教育子女,需要給你什么交代?”

  這話可真是不要臉了,子女?她還好意思自認謝淺然是她的女兒?

  霍景行冷笑,“然然的母親早就去世了,請問你是哪位?”

  這話真是一點面子都沒有給林薇留,直接挑明了,她就是個插足別人婚姻的小三,后媽。

  林薇氣極,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怒瞪著霍景行,一時間答不上話來。

  賓客們竊竊私語,大多都是在嘲笑林薇自取其辱,看著她的眼神盡是蔑視。

  “如果要教育子女,你該去教育一下你的女兒謝淺憶。讓她別丟人現眼,下次別再脫光衣服倒貼男人了。”霍景行眸光看向一旁的謝淺憶,他怎會不知,林薇會對謝淺然動手,無非就是為了自己女兒出頭罷了。

  既然如此,那么始作俑者,他也不會放過!

  霍景行語出驚人,一旁的謝淺憶被他這么一說,頓時驚慌失措起來,慌亂的眸子橫掃了一眼眾人,再看向自己的父母親。

  “你、你別胡說!”謝淺憶極力否認。

  “要我證明嗎?”霍景行揚了揚眉。

  霍景行的話從來都是具有說服力的,他說出口的話,自然是讓人家信服。

  謝淺憶心虛地不敢說話,她更不敢看向眾人的目光。

  “景行,到底是一家人,別鬧得太難看了。”謝震沉聲說道,他的臉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霍景行冷哼一聲,冷如冰窖的聲音響起:“我霍景行的女人,不能讓人白白欺負,現在,我給你兩個選擇,一是跳進外邊的湖,此事我可以不再追究。”

  雖然現在的天氣是夏天,但是謝家老宅地處半山腰上,這山上早晚的溫差也是大的,那湖水更是陰寒,林薇若是跳下了那湖里邊去,起碼得大病上一場吧。

  “霍景行,你別欺人太甚!”林薇一聽到霍景行的條件,立即嚷嚷起來。

  “既然你不愿意,那便算了。”霍景行淡淡地說道,頓了下,繼續說道:“我聽說林濤最近欠下一筆巨額賭債,還在避風頭呢,那日我無意中聽人說起,在哪兒見過他,我琢磨著,要不要告訴他的債主,也讓我自己討得一份人情呢。”

  林濤是林薇的弟弟,一個名副其實的賭徒,整日游手好閑,就知道賭博,林薇私下也不知道為他填了多少的無底洞,最近又欠下一筆巨額賭債,沒錢還上,出去避風頭了。

  林薇一聽到林濤,整個人氣得發抖,誰讓她有這么個不爭氣的弟弟。霍景行可是個言出必行的人。

  “然然受傷了,我們先走了。”霍景行摟著謝淺然,低首柔聲問道:“感覺還好嗎?”

  “我沒事。”對上他柔情的眸子,謝淺然低喃道,她不太敢直視他的眼,因為她知道,出了這個門,他們恩愛的戲碼就該結束了。

  “那我們走吧。”將謝淺然摟得更緊,兩人走了沒幾步,身后便傳來林薇隱忍的聲音:“等等!”

  霍景行和謝淺然停住腳步,緩緩轉身看向林薇,霍景行勾起一抹笑容,挑眉問道:“想通了?”

  林薇憤怒地看著霍景行和謝淺然,緊握成拳的手,松了又再次握緊,深吸幾口氣,咬牙切齒地說道:“我選擇第一個!”

  話一出,謝淺憶第一個大叫,“媽媽!不可以!”

  謝淺憶拉住林薇的手搖了下,見她無動于衷,不聽勸,她轉眸看向謝震,期盼的目光望著他,喊道:“爸,你說話啊,不能讓媽跳湖里去啊。”

  誰知道,謝震用力甩開了她的手,沉聲應道:“這是你媽媽自己做的錯事,就要自己承擔后果!”

  林薇的眼睛里含著羞辱的淚,硬是不讓它掉下來,她一步步緩慢地走向外面。

  “媽媽,不要去!”謝淺憶急得就要哭出來。

  林薇走到湖邊,所有人都等著看好戲一樣,個個都看著她。

  心里感覺到無比的恥辱,林薇橫掃了一眼眾人,目光最后落在了謝淺然身上,今日她受的一切羞辱,都是這個小賤人害的,遲早有一天她會從她身上加倍討回來。

  林薇望著謝淺然的目光憤恨不已,她緊抿了下唇瓣,握緊了雙拳,半瞇起眸子,一咬牙,就跳入了湖里,瞬間濺起了水花。

  渾身濕透的林薇從湖里出來,謝淺憶立即給她遞上了浴巾,“媽媽,我們趕緊上樓去吧。”

  林薇已經凍得渾身都忍不住顫抖,也說不出話來,便在謝淺憶的陪同上進去了。

  霍景行也帶著謝淺然回去了,好好的生日宴辦成這樣,謝震的臉色也是難看,他讓眾賓客先行回去,雙方客套地說了些場面話,便也散了。

  從謝家老宅出來,霍景行沒有讓謝淺然自己開車,而是讓她坐了自己車,兩人便開車離去。

  坐在副駕駛的謝淺然不時偷瞄了下霍景行的神情,只見他一臉冷沉的神色,眸光微寒,一言不發地開著車,一路上都沒有說話,那神色,和剛才在老宅中,那恩愛護妻的模樣完全不一樣。

  謝淺然知道,他們不需要演戲了!自然也不用再偽裝什么恩愛夫妻了。

  想到剛剛在老宅里,霍景行對她的溫柔和呵護,當她被人欺負,他霸氣護著她,就好像從前那樣,從不舍得她受一丁點委屈,想到這兒,謝淺然的心里就泛起甜蜜。

  可是,瞬間,她的眸光黯淡了下來,剛剛,他們只是在演戲。

  想到這兒,謝淺然很快調整好自己,露出一抹標準的微笑,客套地說道:“剛剛的事情,謝謝你,也特別感謝你愿意和我出席我爸的生日宴。”

  一聽到謝淺然客氣有禮的話,霍景行握住方向盤的手攸地收緊,臉色暗沉到了極點。

  突然,霍景行猛地一剎車,謝淺然整個人向前傾,差點撞了上去。

  謝淺然還沒有坐定,就聽到霍景行冰冷的語氣說道:“下車!”

  突如其來的寒冽讓謝淺然一臉蒙圈,她不解地看著霍景行,“什么?”

  她沒有聽錯吧?他叫她下車!

  “下車!別讓我說第三遍。”霍景行重復了一遍,那雙冰冷的眸子甚至都沒有看向謝淺然。

  看著霍景行陰森的神情,謝淺然困惑不情愿,但是還是不敢違抗他的意思。

  謝淺然下車后,霍景行開著車,揚長而去。

  望著霍景行離去的方向,謝淺然感覺自己的眼睛有些濕潤,望了望四處的環境,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別說是打車了,就是行人,幾乎都是沒有的。

  想拿出手機來叫一部滴滴快車,掏了掏口袋,才想起來,下車匆忙,自己的手機放在包包里,而那個包包,則是在霍景行的車上。

  也就是說,現在的她,沒有手機沒有錢,在這條沒有人煙和車輛的路上,只能走著回家?

  一陣風吹來,謝淺然蕭瑟了下,不禁拉緊了身上的外套。

  觸及那件外套,謝淺然停住了動作,這件外套是霍景行的,她一直披在身上,將外套湊近自己的鼻間,是專屬于他的味道。

  攏緊了外套,外套上似乎還殘留著他的溫度,在這個異常寒冷的夜里,留給她僅存的那一點溫暖。

  走了將近一個公里的路,謝淺然走不動了。那雙高跟鞋早就被她脫掉,拿在手上,她的后腳跟被高跟鞋磨破了皮,此時還在滲出血絲。

  突然,赤腳走路的謝淺然被一個小石子磕住了腳,痛呼一聲,倒抽了一口氣。

  好痛!她估摸著自己的左腳被石子磕出血了。咬住下唇,謝淺然的臉色很蒼白,她看了看四周,瞧見一百米處有一張的石椅,她忍住腳傷,踮著腳尖,好不容易走到了石椅那邊。

  坐下來后,謝淺然彎身看了看自己的腳,果然,真的出血了。但是也沒辦法,只能任由著流血。

  坐在石椅上,陣陣的冷風吹來,亂了謝淺然的發,細白的腳上,那傷口已經慢慢沒有再流血,一抹強烈的無助感襲擊而來,紅了她的眼眶。

  霍景行明知道這里沒有車、沒有人,明知道她是個很怕黑的人,竟然還讓將她趕下了車,他就真的那么恨她嗎?

  眼睛越來越酸澀,漆黑的道路上,只有樹影在搖晃,謝淺然很害怕,要是這個時候出現了強|奸犯,她這輩子算是完了。

  想到這兒,謝淺然的心猛然顫抖了下,與其坐在這兒,還不如起來繼續慢慢走,起碼這樣自己離家更近了一些。

  強撐著自己的身體,謝淺然拿起那雙高跟鞋,一瘸一拐地走著。

  突然,前方射來刺眼的汽車前照燈的光芒,謝淺然欣喜萬分,一定是霍景行回來了,他終究是不忍心丟下自己的。

  待那輛車距離自己越來越近,謝淺然發現,這并不是霍景行的車,突地,她不由得緊張害怕起來。

  該不會自己真的那么烏鴉嘴,說什么來什么,真的來了個強|奸犯或者人販子之類的吧?

  謝淺然越想越害怕,雙手拉緊了外套,就像有霍景行給她力量一般。

  這個時候,她是不是要先藏起來,免得真的遇到了壞人。謝淺然想著,那輛車子停在了她的身邊。

  看了看那車子,是法拉利,還是最新款的。強|奸犯應該沒錢開這么奢侈的車吧?

  謝淺然看著那輛車子,看到那輛車子駕駛室的車窗被搖了下來,定晴一看,謝淺然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眸子。

  對方看到謝淺然,也是大吃一驚,驚喜萬分地喊道:“小然!”

  “南楓,怎么會是你?”謝淺然的驚喜完全不亞于他的,甚至比他更加興奮。

  賀南楓,一個陽光帥氣的男人,是謝淺然從小到大的同桌,直到賀南楓要出國留學的時候,兩個人才分開。算起來,已經整整四年了 。

  值得一提的是,賀南楓是賀氏集團唯一的繼承人。而賀氏集團,可以說是唯一一家足以和霍景行的霍氏集團媲美的企業。

  賀南楓打開車門下車,看著謝淺然,上下打量了一番,見到她狼狽的模樣,不由得蹙起了眉宇,說道:“我不在你身邊四年,你就將自己搞成這般模樣。”

  謝淺然低頭看了看自己,也覺得此刻自己的形象確實也是太糟糕了。不禁笑了笑,回道:“今天算是我最狼狽的模樣了,沒想到你回來了。”

  “你怎么會一個人在這兒?”賀南楓的眉頭皺得更緊了,這環境,然然一個女孩子,若遇到歹人,那還得了?

  “一言難盡啊,一匹布那么長的故事。”謝淺然自己也不知道該怎么說好。

  難道說,她是被自己丈夫半路趕下車,沒有手機沒有錢,只能靠自己人力走路回去嗎?

  賀南楓輕拍了下謝淺然的臉,柔聲說道:“先上車吧,我送你回家。”賀南楓說道。

  謝淺然頷首,和賀南楓之間,她也沒想過客氣什么,將自己手中的鞋子塞給賀南楓后,自己一跳一跳地坐進了副駕駛位。

  賀南楓看著自己懷里的高跟鞋,不禁搖頭笑了笑。先是將高跟鞋放在后排座,然后自己才坐進車里,開車按照謝淺然說的地址送她回去。

  霍景行在快回到的時候,猛然剎車,整個人散發著陰沉無比的氣息。

  她對他,那樣的客氣,完全將他當成了一個無關緊要的外人,霍景行不由得感覺憤怒。

  今晚在謝家老宅,他對她溫柔,其實并不是做戲,看著她被因為踢打,他恨不得殺了林薇。

  原以為她多少會感受到,可誰知道,這一切就換來她一句客氣的謝謝。他怎能不氣憤。

  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氣,他在半路便停車趕走了謝淺然。霍景行將頭埋在方向盤上,再抬起頭時,不經意間瞥到了謝淺然的包包在副駕駛座位上,他微蹙起眉宇。

  伸出大手拉開包包的拉鏈,驀然看見了謝淺然的手機和錢包,瞬間,他有些心慌。

  想起自己扔下謝淺然的地方,沒有人煙,沒有車輛,還有幾小段路是沒有路燈的,霍景行的心驀地揪緊,他記得謝淺然是最怕黑的。

  沒有多作遲疑,霍景行將方向盤一個急轉彎,抄小路去剛才的地方尋找謝淺然。

  賀南楓將謝淺然送到家門口,謝淺然下車,賀南楓也跟著下車繞過車頭,走到她的身邊,手里還拿著謝淺然的高跟鞋。

  謝淺然笑著接過自己的鞋子,淺笑道:“我到了,時間很晚了,就不請你進去了,你回去小心點。”

  “放心吧。”賀南楓露出一抹溫暖的笑容,繼續說道:“你先進去,我先看你進去后,再離開。”

  謝淺然側首睨了他一眼,也沒有與他爭什么,“那我走了,再約。”說完,謝淺然轉身就朝院子里屋走去。

  剛走了幾步,就被身后的賀南楓喚住,謝淺然微笑轉身,那抹笑容看癡了賀南楓,謝淺然問道:“還有事嗎?”

  “小然,以后有什么事,記得一定要打電話給我,不論我在做什么,有多忙,我一定會第一時間趕到你身邊。”賀南楓的眸子緊鎖住謝淺然的。

  謝淺然先是錯愣了下,隨后安心地笑笑,回道:“好,我知道了。拜拜。”

  親眼看著謝淺然進去,賀南楓還沒有離開,望著她離去的背影許久,他才終于坐回車上,開車揚長而去。

  回到家的謝淺然,剛一進門,張媽便走了過來,一臉著急地問道:“少夫人,你去哪兒了?少爺打了好幾個電話來,問問你回來了沒。”

  聽到霍景行的名字,謝淺然先是微愣了下,但想到霍景行將她一個人丟在半路上,她心里也是來氣的。

  “若是他再打來,便說我回來了。”說完,謝淺然轉身就要上樓。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寺库网1000元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