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鳳逆江山王爺盛寵十九毅

鳳逆江山王爺盛寵十九毅

十九毅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蕭靈蕓離夜寒的小說叫什么名字,穿越古言小說《鳳逆江山王爺盛寵》正在火熱連載中,該文由作者十九毅傾心創作,講述的是:二十一世紀的風水女相師無故被雷劈到了古代,一睜眼等待她的便是炮烙之刑,擁有問天之術的蕭靈蕓三兩句話便將危機化解無形,卻被王爺離夜寒注意到,蕭靈蕓見離夜寒頭頂紫氣沖天,當即拍板決定,這輩子跟定這男人了!

更新:2019/09/23

在線閱讀

主角是蕭靈蕓離夜寒的小說叫什么名字,穿越古言小說《鳳逆江山王爺盛寵》正在火熱連載中,該文由作者十九毅傾心創作,講述的是:二十一世紀的風水女相師無故被雷劈到了古代,一睜眼等待她的便是炮烙之刑,擁有問天之術的蕭靈蕓三兩句話便將危機化解無形,卻被王爺離夜寒注意到,蕭靈蕓見離夜寒頭頂紫氣沖天,當即拍板決定,這輩子跟定這男人了!

免費閱讀

  蕭靈蕓抬腳,雙眸突然冷冷的掃向那幾個縮著脖子一臉蒼白的丫鬟,冷聲道:

  “還有你們幾個,把她抬去上官柳院子里,再敢踏進我這院子一步,后果自負!”

  丫鬟們嚇得瑟瑟發抖的把上官翠兒往外拖。

  上官嬤嬤可是有鍛元三階的修為,竟然被一個廢物打得毫無還手之力,她們簡直不敢相信。

  其中一個丫鬟連忙跑去找上官柳了。

  ……

  話說上官柳在祠堂聽到蕭靈蕓那些話之后,臉色極其難看,恨不得把咒她的蕭靈蕓給弄死。

  不過她擔心蕭月雅,打算稍后再收拾蕭靈蕓,趕緊去月雅閣。

  和蕭靈蕓的破敗院子相比,月雅閣的院子精致奢華,連一絲灰塵都找不到,里面的裝飾全都是上好的。

  上官柳走進蕭月雅的閨房時,蕭月雅醒來了,離天炎坐在她床邊,眼里帶著驚喜,牢牢握著蕭月雅的雙手,一臉深情。

  蕭府供養的煉丹師早已診完脈離開。

  “月雅?沒事吧?”

  上官柳帶著疑惑上前,卻見蕭月雅滿臉羞澀瞥了一眼離天炎,十分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上官柳覺得更怪異了,連忙催促道:

  “到底怎么了?快說啊。”

  離天炎哪里舍得上官柳這樣對蕭月雅說完,他起身對上官柳一拱手,滿臉愉悅道:

  “月雅妹妹已經懷了我的孩子,所以我打算擇日迎娶月雅妹妹。”

  “真的?月雅懷了身子?”

  上官柳臉上的也露出喜意,她這女兒有她當年的風采,用孩子把男人給拴住,三皇子還說要娶月雅,真是雙喜臨門。

  等等!

  想到雙喜臨門,上官柳突然想到蕭靈蕓最后那些話,雙喜臨門,血光之災,無緣太子之位……

  難道蕭靈蕓竟會問天之術?

  不!這不是真的,這肯定是蕭靈蕓胡謅的。

  三皇子是最有資格成為太子的人,她不能被蕭靈蕓給嚇住了。

  提到親事,上官柳皺起眉道:

  “可三皇子你身上還有和蕭靈蕓的婚約,難道要月雅做妾,這恕我不能答應。”

  蕭月雅那張柔弱的小臉也泛上淚意可憐兮兮的看著離天炎道:

  “天炎哥哥,我不要孩子成為一出生就比別人的孩子低一等,若是這樣,月雅寧肯不嫁。”

  離天炎心疼的連忙抱住蕭月雅安撫道:

  “放心,放心,不會的,我已經想到辦法解決蕭靈蕓了。”

  上官柳和蕭月雅眼睛一亮:

  “什么辦法?”

  離天炎臉上泛起陰邪的笑容:

  “哼,你們忘了我那九皇叔離夜寒嗎,若是我請求父皇把蕭靈蕓賜婚給離夜寒,你們說蕭靈蕓會不會死的很慘?”

  那肯定的啊!

  這么多年了,十幾個和離夜寒有婚約的女子,哪一個有好下場的,這主意真是太妙了。

  不過……

  “蕭靈蕓和您有婚約,陛下會同意把她賜婚給九王爺嗎?”

  離天炎臉上的笑容更甚:

  “自然,你們忘記過幾天是祈福之日,會有祁靈一族之人親自前來祈福,他們的問天之術奇準無比,若是到時候祁靈一族親口說必須要把蕭靈蕓賜給離夜寒才能保火離國國泰民安,你說誰能拒絕。”

  當然沒人敢拒絕!

  上官柳和蕭月雅都露出欣喜若狂的笑容。

  三皇子果然厲害,連祁靈一族的人都能拉攏,這太子之位,非三皇子莫屬,上官柳就知道,蕭靈蕓方才根本就是信口胡謅嚇她的。

  想到蕭靈蕓很快不用她們出手就會死,當上官翠兒被示威般抬來時,上官柳雖然氣得臉色鐵青,卻難得沒有什么行動。

  只是讓丫鬟們最近不需要再管蕭靈蕓,這讓丫鬟們震驚的不行。

  ……

  蕭靈蕓可不知道上官柳她們的算計。

  當她走進房中,看到連桌子椅子都缺了腿、床上更是只有不知蓋了幾年的發霉被褥的房間時,臉徹底黑了。

  上官柳這些年不但讓下人餓著蕭靈蕓,克扣月錢用度,更是把原主母親留給原主的嫁妝全都占為己有。

  原主這些年住的院子,冬日窗戶漏風,雨天漏雨,連衣裳,竟然都給原主下人都不要的粗布衣裳,那刻薄程度簡直讓人發指。

  平時原主有個風寒發熱什么的,全靠原主自己熬過去,臉上那些痤瘡,除了是因為身上的毒外,主要是因為環境太差,導致真菌感染,而原主十七了還是豆芽菜沒發育的身材,也正是因為這些年營養嚴重不良。

  原主身體千瘡百孔,會在家法中死去,太正常了。

  雖然她重生了,靈魂強大,但若是不趕緊調養好這身子,根本撐不了一個月就得再次死去。

  上官柳這么明顯苛待原主,是因為原主太膽小,從來不出府去。

  但外面卻有很多關于原主的壞名聲,比如刁蠻任性,行為舉止粗魯,奇丑無比,羞/辱繼室,嫉妒蕭月雅長得好看,等等等等。

  加上從小就測出原主沒有靈根是廢物,所以即使原主沒出府,外面早已傳遍了原主的壞名聲,而上官柳和蕭月雅則是百年難得一遇的繼母和好繼妹。

  蕭靈蕓趴在有霉味的床上,徹底梳理原主的記憶后,對上官柳唯有冷笑。

  她既然用了原主身體,就該對原主的事負責,否則會招來孽果,現在她功力沒恢復,等她一旦恢復,一定會替原主讓上官柳她們得到應有的報應。

  原主的記憶中,唯一讓蕭靈蕓安慰的是,在這個火離國,對風水大師十分得尊敬,地位崇高,而且十分稀少。

  她在這個地方,絕對是如魚得水!她會重新站上這火離城最巔峰的!

  不過現在,她主要任務是賺錢調養好身體。

  原主的月銀每月月只有一個銀幣,還要被上官翠兒搶走,現在身無分文,平時吃的還是剩飯剩菜。

  蕭靈蕓借著之前在離夜寒身上吸收的那點紫氣,慢慢的運轉前世的功法,修復腰上的傷口,不知不覺睡著了。

  待她再醒來,已經是第二天上午了。

  這期間,沒有人給蕭靈蕓送飯菜,估計原主死了都沒人知道。

  蕭靈蕓早就知道這個情況,她起身感覺后腰已經不痛了,心疼了幾秒用完的紫氣,趕緊胃餓的一陣抽痛,直接換了一身衣裳就往蕭府的大廚房走去。

  走到廚房門口,就聞到噴香的各種美味。

  蕭靈蕓捂著饑腸轆轆的肚子一走進去盯著桌上擺好的靈血燕窩、靈嫩涮肉。

  里面的幾個廚子廚娘都皺起來,一臉不善,不客氣道:

  “大小姐,這不是你能來的地方,請立刻出去。”

  他們都像防賊一樣防著蕭靈蕓,因為原主曾經就因為太餓偷吃過廚房的東西。

  一個個都兇神惡煞的擋在蕭靈蕓的面前。

  原主看到這陣仗,肯定早嚇跑了,可蕭靈蕓卻眉眼一冷,毫無感情的吐出兩個字:

  “滾開!”

  廚子廚娘被蕭靈蕓如同看死人一般的眼神看得心中一怵,但隨即沉下臉道:

  “大小姐請立刻出去,否則我們就要如實稟明夫人了!”

  他們這是在威脅她,原主怕上官柳,蕭靈蕓可不怕,她冷哼一聲:

  “好啊,你們現在就滾去把上官柳給本小姐叫來,本小姐倒是要看看,她一個妾,敢不敢在我這嫡長女面前放肆!!”

  聽到這話,眾人都倒吸一口涼氣。

  蕭靈蕓竟、竟然說夫人是妾!!

  她不怕夫人打死她嗎?

  蕭靈蕓沒管愣在原地的廚子廚娘們,繞過他們,端起桌上的靈血燕窩就喝。

  “啊!不可以!那是二小姐的三階靈血燕窩、千金難求!!”

  一個剛走進來的粉衣丫鬟驚恐的大吼一聲,可蕭靈蕓連猶豫都沒有,直接一口氣就吞完了。

  那粉衣丫鬟霎時臉就漲紅了,沖上去就奪過蕭靈蕓手中的碗,可連一滴燕窩都不剩,她氣得大聲控訴道:

  “大小姐!你怎么可以把二小姐的靈血燕窩喝掉?!你知不知道這靈血燕窩,連夫人平時都舍不得吃,就是留給二小姐補身子的,一碗都要上萬金幣,不行,這靈血燕窩是你喝的,你必須跟奴婢一起去見二小姐,親自給她賠禮道歉說明,快點!”

  眼睛帶著兇狠瞪著蕭靈蕓,手也去拉蕭靈蕓的衣裳。

  “啪!”的一聲清脆的巴掌聲響起。

  把所有人都打回神,廚子廚娘們目瞪口呆。

  丫鬟一臉不敢相信的捂著自己火辣辣的臉,她眼睛大瞪,咬牙切齒道:

  “大小姐、你敢打奴婢?!!”

  蕭靈蕓卻冷哼一聲,目光凌厲的掃了一圈廚房里的眾人,聲音帶著冷意道:

  “你還知道我是你們大小姐?身為一個下人,敢對本小姐以下犯上,最該萬死,滾!再敢打攪本小姐吃飯,死!”

  也許是蕭靈蕓的氣勢太嚇人,廚娘廚子們都被震懾,下意識的就離開了廚房。

  粉衣丫鬟也是被嚇得后背一涼,覺得此刻眼前的蕭靈蕓如同惡鬼一般。

  她身體不由自主的后退兩步,反應過來才色厲內茬道:

  “好!奴婢一定會把你偷吃了靈血燕窩的事告訴夫人,看到時候大小姐你怎么解釋!!”

  說完腳下飛快的跑了,就好像身后有惡鬼追著一般。

  蕭靈蕓卻不管,見廚房哪些比較好吃就吃哪個,一點沒有把那丫鬟的話放心上。

  等腹中終于傳來暖暖的飽感,這才矜持的擦了擦嘴,大搖大擺的離開廚房,出府去了。

  廚子等蕭靈蕓離開,連忙沖進去,看到空空如也的碗盤,嚇得尖叫一聲:

  “哎喲,水靈飯、二階雪兔肉、極品流參,沒了,全沒了,這下怎么辦,夫人會打死我們的!”

  廚房這邊哀嚎聲不止,蕭月雅的月雅閣此時也不平靜。

  蕭月雅怒瞪著粉衣丫鬟,咬牙切齒道:

  “翠兒,你再說一遍!蕭靈蕓把本小姐的靈血燕窩喝了?她怎么敢!!”

  翠兒縮了縮脖子,臉上卻異常憤怒道:

  “小姐,您都不知道,大小姐她就是聽說是您的靈血燕窩,這才故意喝的,大小姐明擺著是故意針對您。”

  蕭月雅氣急的對著旁邊一直沒開口的上官柳道:

  “娘,您也聽到了,蕭靈蕓再不整治,她都能翻天了,女兒不管,那靈血燕窩總的就只有一碗,蕭靈蕓敢喝,打也要打的她吐出來!”

  上官柳沉著臉吩咐道:

  “立刻讓人把大小姐叫來!”

  她原本也想著蕭靈蕓馬上就要被克死,忍忍也就過去了,可蕭靈蕓越來越過分,她不發威,蕭靈蕓當真是要上房揭瓦了!!

  蕭月雅陰冷的等著蕭靈蕓前來,可誰知下人很快來報,廚房今日好不容易煮一次的上品美味全被蕭靈蕓吃了,蕭靈蕓吃完還出府去了。

  上官柳臉立刻黑如鍋底,厲聲吩咐道:

  “什么時候大小姐回來,立刻帶她來見我!”

  ……

  蕭靈蕓可不知道上官柳和蕭月雅就等著她回去算賬,她正好奇的四處逛著,原主之前太自卑,鮮少出府,記憶中幾乎沒有火離城的太多記憶,所以很多地方蕭靈蕓只能自己重新去認識。

  蕭靈蕓準備先找到藥草鋪子,賺點錢抓些藥把身體調理好。

  不過火離國太大,都一個時辰過去,她都不知道自己拐哪里去了,正要掉頭離開,卻聽前面街道拐角似乎有很熱鬧的聲音傳來。

  蕭靈蕓猶豫了一會兒,決定去看看。

  “快快快,都退開,他肯定是中邪了,可別給誤傷了。”

  “什么中邪,指不定是這家人虧心事做多了,這都是報應!”

  “我呸,哪個混蛋亂嚼舌根,誰做虧心事了,你們再亂說撕爛你們的嘴,都快滾快滾,別站我們家門口來!”

  蕭靈蕓剛靠近,就聽到眾人的各種議論聲。

  她還沒走進去,就已經看到人群中一道明顯的上升的黑氣,這還真是邪祟之氣。

  蕭靈蕓擠進去一看,一個滿地打滾的二十七八歲青年滿臉猙獰,嘴里一直發出低吼聲,他的手腳都成爪狀緊繃,時不時狠狠在自己身上撓出一串血花。

  蕭靈蕓立刻就看出那邪祟之氣就是這個青年身上散發的。

  “三弟,你這個病沒人能治,我們已經傾家蕩產給你看病了,以后能不能活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你走吧。”

  臺階上一個額骨高突的刻薄面相的婦人目光冷漠的對著地上打滾的男子開口,說完后也不管其他人的指指點點,砰的一下就把大門給關了。

  “作孽啊,老秦家的人怎么那么狠心,這時候把秦三趕出來,這不是在要秦三的命嗎!”

  “唉,秦三也是個命苦的,這些年一直被他大哥二哥壓榨,現在一出事,馬上就把人給趕出來了。”

  “誰讓秦三突然得了怪病,這是他命不好。”

  蕭靈蕓聽到那些話,抬頭看了眼大門緊閉的‘干凈’秦府,突然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

  她幾步走到秦三前面,居高臨下的看著地上滿臉痛苦的男子,開口道:

  “你身上染了獸類的邪祟之氣,我能治好你,不過你得付報酬,你同意讓我救嗎?”

  秦三那雙血紅的眼睛費力的抬頭,看到的是一個很丑的少女,但那雙黑亮澄澈的眼睛卻讓人完全無法看透,那一刻,他覺得對方的氣勢和他主子一樣強。

  他忍著全身被千抓百撓的痛苦,吃力的點頭。

  蕭靈蕓見他識相,露出一抹笑容,飛快的開始結印不斷將無形的氣打入秦三的身體。

  “那個丑八怪在干嘛?!”

  “她剛才好像說她能救秦三?她隨便比劃兩下救人?怎么越看越像神棍啊?”

  “天哪,快看,秦三站起來了,他好像好了!”

  圍觀的百姓們驚呼出聲,而秦三此時一臉復雜的給蕭靈蕓道謝:

  “多謝姑娘救命之恩,請問姑娘需要什么報酬?”

  秦三剛才明顯感受到蕭靈蕓不是弄虛作假,他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力沖進他體內,似乎將什么東西硬擠出去,然后他就不再痛苦了。

  蕭靈蕓也不客氣,直接道:

  “我每次出手,每個月頭三次都只收三百元,也就是這里的三個銀幣,你運氣好,這剛好是這個月第三次,就收你九個銀幣吧。”

  當年師父說過,在她功力不夠的情況下,必須每月都出手三次,以化解莫名的災難。

  等她實力回復到巔峰,就不需要那么麻煩了。

  等等……秦三腦袋發懵,完全算不清邏輯,照蕭靈蕓的話,他不是只付三個銀幣就可以了嗎?

  不過,秦三看著蕭靈蕓的眼神更復雜了,他懷疑對方是不是祁靈一族的人,若是真的是,出手一次收費至少要十萬金幣吧,可蕭靈蕓只要九個銀幣,太便宜了吧!!

  秦三沒敢多問,把九個銀幣爽快的給了蕭靈蕓,他卻不知道,之前算上官柳和離夜寒,她沒收錢,所以現在收九個銀幣,正好三次的價格。

  蕭靈蕓收了錢就要離開,秦三鼓起勇氣問道:

  “等等,姑娘,不知在下可否問一下,在下剛才為何會突然發病?”

  蕭靈蕓回頭,首先看了眼秦府,見黑氣籠罩,這才笑著道:

  “你明知你家人在做什么事,卻不阻止,和該有此一劫,你若繼續放任,下一次可沒那么好運遇到我了,對了,接下來的半個月,你最好別出城。”

  蕭靈蕓說完,直接離開。

  百姓們立刻一臉好奇的詢問秦三是不是真的好了,蕭靈蕓的話是什么意思。

  秦三對蕭靈蕓的話十分驚訝,好不容易打發完那些人,也不看讓他徹底涼了心的秦府,看向不遠處的一座茶樓,抬腳走上三樓一間靠窗的房間。

  房間布置雅致,茶香裊裊,窗前一個氣場強大的玄色長袍男子正在品茶,他輪廓分明,五官如同精雕細琢一般,若蕭靈蕓看到他,定會認出他就是離夜寒。

  “如何?”

  毫無溫度的兩個字,極富磁性卻帶著讓人顫栗的冷意。

  秦三立刻跪下請罪:

  “是屬下無知,竟以為那群狼心狗肺的家人還有良知,導致屬下差點被他們害了命,屬下甘愿領罰,絕不會再心軟,他們都該被繩之以法!”

  秦三自從發現自己的兩個哥哥家里竟然在做邀請別人來虐殺妖獸泄憤的生意時,沒有第一時間報案,只是想規勸,離夜寒要他動手,他卻說他能勸兄長,結果這次回去,也不知怎么,突然中邪,還被趕出來,任由他自生自滅,他如何不心涼。

  “去領三十軍棍。”

  離夜寒淺酌了一口茶,在秦三要出去時,又道:

  “她說了什么?”

  哪個他?

  秦三愣了一下,才猜測,主子問的應該是那個丑姑娘,秦三趕緊如實回答,心中卻十分詫異自家主子竟然會刻意詢問一個和女子有關的事!!

  “不要出城嗎?”

  離夜寒低沉的聲音似在自問,秦三卻不怎么在意道:

  “明日祁靈一族的人就要進城,屬下被安排出城迎接。”

  離夜寒深眸閃了閃,半響淡淡的“嗯”的一聲,抬手示意他退下。

  蕭靈蕓并不知道,方才的一切,都被離夜寒看在眼底,她拿著九個銀幣繼續逛街,這次終于運氣好,很快就找到了一家藥草鋪子,結果發現她的九個銀幣,連一株藥草都買不起……

  蕭靈蕓一頭黑汗,在前世,九百塊都能買不少人工種植的靈芝了……

  她打聽完她所需的藥草的價格,得到答案是那是上好的藥材,至少要上萬金幣,蕭靈蕓這才從原主記憶中知道,在玄蒼大陸,這些藥草都是用來煉丹的,價格十分昂貴,而丹藥就更貴了,一顆一階丹藥,都要上千金幣,一般人都吃不起。

  蕭靈蕓警鈴大作,看來,賺錢迫在眉睫,雖然她會煉丹,但沒成本錢,所以還是先擺攤算命看風水賺點錢才是最先要做的。

  蕭靈蕓拿著九個銀幣要離開,好心的伙計說她可以去擺攤區看看。

  蕭靈蕓聽伙計說擺攤區各種物品都很豐富,按照指路,很快來到西街的擺攤區。

  發現這里還真是熱鬧非凡,幾道街兩邊全是各種皮毛藥草靈器等等的攤子,還有各種功法靈酒法衣法靴法飾。

  蕭靈蕓很快就被滿目琳瑯的攤位吸引,正逛的津津有味,卻聽前方傳來怒罵斥責聲。

  “奶奶個熊的,沒錢交攤位費還想在這里擺攤,快滾快滾,不然老子揍的你滿地找牙信不信!”

  一個粗魯的大嗓門兇狠的威脅著,蕭靈蕓不喜歡看熱鬧,但突然,一道她很陌生,但原主卻無比熟悉的聲音傳來:

  “葉管事,求你行行好,等我們這些獸皮賣出去,就能給你今日的攤位費了,我和哥哥真的很需要錢,母親還在家中等著我和哥哥買藥回去……”

  “弟弟!我們就算是餓死也絕不要去求人,走,我們親自給母親采藥去!”

  蕭靈蕓身體先于腦袋,等她反應過來,已經走近,看到兩個面有菜色但五官很不錯的兄弟正抱著幾張獸皮,比較大的應該十八歲左右,小的才十二三歲,那容貌卻是越看越讓人覺得驚艷,且兩人的面相都是后來成就不小的飛黃騰達面相,不過此時,卻隱隱帶著一絲死氣。

  一個粗壯的絡腮胡大漢惡狠狠的等著那兩兄弟,似乎想要直接動手。

  大漢冷哼一聲道:

  “誰要你這兩個窮鬼求,沒錢擺攤就趕緊滾遠點,以后別讓老子再看到你們!”

  蕭靈蕓眉頭一皺,眼睛卻莫名一酸,甚至就要留下淚來,這不是她的情緒,而是原主的。

  蕭靈蕓斂了斂心神,腦海中閃過許多原主的記憶,是原主和她哥哥以及母親相處的畫面。

  蕭靈蕓這才反應過來,眼前那兩個少年,分明就是原主的親哥哥蕭靈風和弟弟蕭靈夜,至于記憶中溫婉的女子,則是原主母親。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寺库网1000元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