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總裁霸道甜妻乖乖受寵桃麗絲

總裁霸道甜妻乖乖受寵桃麗絲

桃麗絲 著

連載中免費

豪門總裁小說《總裁霸道甜妻乖乖受寵》是作者桃麗絲獨立創作,主角是云安安霍司擎,講述的是:云安安替妹妹嫁給霍司擎之后是歡喜的,這個男人是她默默喜歡了十年的存在,能當他的妻子,她深以為此生圓滿,可是婚后的生活只有冷漠和孤寂,更有甚者,她被活生生壓上手術臺剜心取血,原來霍司擎對她,只不過是當一個容器而已…

更新:2019/09/23

在線閱讀

豪門總裁小說《總裁霸道甜妻乖乖受寵》是作者桃麗絲獨立創作,主角是云安安霍司擎,講述的是:云安安替妹妹嫁給霍司擎之后是歡喜的,這個男人是她默默喜歡了十年的存在,能當他的妻子,她深以為此生圓滿,可是婚后的生活只有冷漠和孤寂,更有甚者,她被活生生壓上手術臺剜心取血,原來霍司擎對她,只不過是當一個容器而已…

免費閱讀

  云安安太陽穴有些隱隱作疼,不想再理會,她眸光淡淡地道,“如果母親沒什么事,我就先上樓休息了。”

  “姐姐。”云馨月見云安安要走,立刻站起來走過去挽住了她的手,笑容甜美地撒嬌:“我們這么久沒見,今晚我們一起睡好不好,像小時候那樣。”

  手臂上傳來的尖銳刺痛讓云安安臉色微變,看著她的目光淡如水,“我十五歲才回到云家,誰跟你小時候?松手。”

  云馨月怎么會那么輕易放開她,指甲幾乎要掐進了云安安的手心肉里,“姐姐,你是不是還在生我氣?”

  “我都不生氣姐姐趁我不在代替我嫁給司擎了,姐姐還這么生我氣,是為什么呢?”

  一字一句,一步一坑。

  云安安忍不住冷笑,懶得和她做戲,抬手便要掙開云馨月的手,誰知云馨月就整個人往后倒去,砸在了旁邊的花瓶上!

  這一幕發生得太突然,云安安剛要伸手去拉她,就見眼前閃過一道頎長俊逸的身影。

  下一瞬撞倒花瓶的云馨月還沒摔倒,就被霍司擎抱在了懷里。

  花瓶碎片灑落了一地。

  云安安的手停在了半空中,還沒來得及收回來,就被神色慍怒的霍司擎揮手甩開了。

  云安安身體一下重心不穩,“嘭”聲跪倒在了那堆碎片上。

  痛!

  尖銳的碎片劃破手心和膝蓋的肌膚,火辣辣的刺痛感讓云安安的雙眸霎時就紅了,痛得整個人都在打著哆嗦,死咬著牙才沒痛呼出聲。

  霍司擎寒眸凝滯了下,很快被漠然與厭棄所取代。

  “咎由自取。”

  冷冰冰的四個字讓云安安仿佛渾身的血液都被凍僵了一般,臉色慘白得嚇人。

  “司擎,我心臟好難受,好痛……”正得意地看著云安安狼狽慘狀樣子的云馨月忽然變了臉色,捂著心臟的位置喘了好幾下,竟是暈了過去!

  “馨月,馨月!”霍司擎神色驟變,俯身打橫抱起云馨月,目光冷凝地看著云安安,語調狠戾,“你最好祈禱她沒事!”

  那一眼像是裹挾著寒冬臘月的冰棱,尖銳兀自地刺進了云安安心口最柔軟的地方。

  頃刻鮮血淋漓。

  “下作東西,為了爭寵連自己妹妹都下得去手。”戚嵐冷聲譏諷道,用目光制止了要去扶云安安的傭人。

  云安安低眸未語,心里苦澀得要命,許久才強撐著站起來,一步一步忍著劇痛走回了房間里。

  把染血臟了的衣服換掉,云安安看見上面的血,蹙著眉深吸了口氣。

  最近發生的事情太煩亂,以至于她向來健康的身體都經期不調了。

  把萃取的修復藥劑在傷處抹了一圈,云安安才換好衣服回到房間,躺在床上卻睡不著,渾身都是疲憊與冰冷,心底溢滿了悲哀。

  說沒有任何感受是假的,她不是不想解釋,也不是不痛,只是從來沒有人相信過她說的。

  她在他們眼里永遠都是,費盡籌謀代替親妹妹嫁進霍家的惡毒女人。

  與此同時,帝都第一醫院里。

  霍司擎斜倚在雪白墻壁邊,指間夾著根沒有點燃的香煙,眉間凝著煩悶。

  沒過多久,主治醫生從病房里走出來,嘆氣道,“霍先生,云小姐的心臟病又惡化了,已經不能再靠藥物維持。只有等把身體養好些再做換心手術,否則她的身體撐不過一年。”

  “我們醫院暫時沒有與云小姐匹配的心臟源,而一年多以前有一位匹配者的心臟,似乎是云小姐的姐姐……”

  翌日清晨,雨聲淅淅瀝瀝,模糊了窗外風景。

  云安安揉著混沌的腦袋擁著被子起身,誰知卻看見床邊立著一道修長挺拔的身影,一抬頭便發現他墨眸緊盯著她,那張俊美無儔的臉龐上神情難辨。

  像是蟄伏于黑夜中的暗獸,攜著一身寒意。

  “霍司擎?”

  云安安有些被嚇到,纖指抓緊了被角,想到昨晚的事情,心里有些忐忑。

  雖然云馨月并不是她推倒的,可就算是她解釋了,他也未必會信她吧。

  他現在出現在這里,是要找她算賬的嗎?

  “給你五分鐘時間下樓,我送你去醫院檢查傷口。”霍司擎喉尖滾動了兩番,冷淡地說完,便徑直轉身離開房間。

  與云安安所想剛好相反。

  “不用……”云安安拒絕的話還沒來得及出來,房門就已經關上了。

  她怔了怔,心尖泛起了絲絲甜蜜的滋味,不由笑彎了眸子。

  他心里還是關心她的,只是對她不熟悉并且誤解太深,所以從不曾表露過而已。

  如果他知道她就是小時候那個和他有過約定的小女孩,他們是不是就會不一樣了?

  云安安很快去洗漱干凈,換姨媽紙時卻發現上面血量較之以前有些少,她也沒多想,拿了包便匆匆下樓了。

  到了醫院,霍司擎早已安排好了醫生,云安安直接進去做個全身檢查就可以了。

  “應該不用抽血吧?我覺得自己很健康,只有稍微處理下傷口就好了……”云安安看著體檢室里那些令人頭皮發麻的儀器,有些退縮。

  “我會讓他們輕一點,不會疼。”霍司擎眉宇輕皺了兩下,語氣生硬地說道。

  云安安明眸閃了閃,唇角的小梨渦有些甜,“你是在安慰我嗎?”

  話落也不期待他會回答,走進了體檢室。

  可云安安本以為只是簡單處理傷口,沒想到還有這么多道程序,但不想辜負霍司擎難得的關心,便都欣然接受了。

  全套檢查做完后,云安安帶著些許疑惑走到了霍司擎面前,剛想開口問些什么,就被他淡聲打斷了。

  “你先回去等,結果出來我會通知你。”

  “嗯,好。”云安安揚起一抹明媚輕快的笑意,心口悶堵了一晚的窒息感漸漸散開。

  她沖霍司擎搖了搖手,轉過拐角走向電梯。

  云安安剛離開,兩個戴著口罩的醫生拿著檢查報告從霍司擎身后的門中走出來。

  “霍先生,云安安的心臟很合適,身體各項指標也都達標。只要她本人同意,等云馨月小姐身體調養好就能夠進行換心手術。”

  就在這時,進電梯前才發現自己包忘記拿的云安安正嘟囔著自己冒失,折返回來拿包。

  醫生的話猝不及防傳入她的耳里,使得她俏臉上還未褪下的笑意就這么僵住了,明眸不可置信地一點點睜大。

  換心手術?

  云馨月的心臟病已經嚴重到了需要換心,而她的心臟……和云馨月匹配?

  所以霍司擎今天帶她來醫院根本不是因為關心她,是為了檢查她的身體會不會影響到她的心臟換給云馨月!?

  “隨時準備好做手術,我會讓她同意。”背對著她的霍司擎嗓音淡漠,不帶一絲感情色彩。

  好似只是在說明天吃什么那般輕松。

  云安安聽到這句話,差點沒有笑出聲來,水色的眼眸紅得有些崩潰,一口氣堵在胸口窒悶泛疼,甚至猛地有種反胃想吐的沖動。

  云安安俏臉一變,捂著嘴沖到了垃圾桶邊,干嘔了半天,卻什么都沒有吐出來。

  腦海里閃過一個幾乎沒有可能的念頭,還不等她深想,她手里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是小醫館現主人打來的。

  “我已經湊夠錢了,好,我現在就過去。”云安安忍著胃里泛酸的難受應下那邊的話,掛了電話后沒折回去拿包,直接離開了醫院。

  趕到后云安安就把錢劃給了小醫館的現主人,兩人當面簽好合同,這家小醫館才終歸是回到了云安安手里。

  小醫館雖不大,卻五臟俱全。

  前有檀木方桌,后有數個藥材箱子排列整齊,走幾步里面還有一間小休息間和洗手間,廚房則是在后面的小院里。

  看起來空蕩冷清的,卻讓云安安有了種莫名的歸屬感。

  她有爺爺留給她的藥材渠道,不怕萃取不出好藥,也不怕自己的醫術撐不起這家小醫館。

  就只怕沒人相信她萃取的藥劑是真的有效,并且她還要提防著霍家發現這家小醫館是她的,否則說不定會一把火燒了這里。

  想著,云安安便拿著手機離開小醫館,打算找份別的工作,混淆霍家的視聽。

  -

  一連三日云安安都沒有回霍家,忙著選購藥材和找工作,好讓自己選擇性回避那天醫院里發生的事。

  只是一連應聘了好幾個地方,都沒有確切的結果。

  云安安略有些愁緒地把宣傳牌子掛好在門口墻上,轉身眼前光線就被一道陰影覆蓋住了。

  “我聽說你三天沒有回家。”

  低冷的話讓云安安心尖顫了顫,看著他濃墨的眸沒有說話。

  霍司擎的目光從匾額上“云醫館”三個字上劃過,薄唇淡嘲般勾起,“跟我回去。”

  他對中醫雖沒有惡感,卻并不覺得云安安自幼生活在鄉下,跟著她那土郎中爺爺能有什么造詣。

  更別提,她在中醫院只讀了一個學期。

  云安安眼睫輕顫了下,不由得想到那天在醫院聽到的對話,紅唇抿得死緊,勉力維持著才讓自己忽略掉心口鈍鈍發疼的感覺。

  她想質問他是不是真的要拿她的心臟換給云馨月,喉嚨卻哽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許久,她才找回自己的聲音,“不用,我在這里住的很好。”

  那里也不是她的家。

  “你身上的傷還沒好,別胡鬧。”霍司擎擰了擰眉峰,“母親也擔心你。”

  話說到這份上,如果云安安還聽不出來他是怕她的身體受什么損害,從而影響到給云馨月換心,那就是蠢了。

  他為了云馨月,可真是連這般放低姿態都愿意呵。

  見云安安還是不答應,霍司擎看了眼她身后的小醫館,語氣里含著淡淡的威脅:“如果你不想這個地方第二天不見,最好聽話。”

  “你……”云安安一下被抓住軟肋,徹底失去了防御能力。

  她很清楚,以他在帝都的能力,要一家名不見經傳的小醫館消失是輕而易舉的事。

  回到霍家時,戚嵐正在客廳看電視,云安安沒心思打招呼,直接上樓去了。

  卻突然聽見戚嵐說道:“司擎啊,你一會兒上去看馨月記得把我剛燉好的雞湯拿上去給她喝,她身體不好該多補補。”

  云安安纖直的背微僵,緩緩轉頭看著樓梯下的霍司擎,自嘲問:“霍司擎,我們還沒有離婚,你就這么迫不及待要給我難堪么?”

  霍司擎冷著俊臉還未回答她,戚嵐便抬高了音量譏罵起來:“我們霍家究竟是倒了幾輩子血霉才娶了你這么個私生活不檢點,到處勾三搭四的女人進門?天天這個時候回來是在外邊勾搭誰呢?還要不要臉了?”

  刻薄尖銳的話語幾乎割痛了云安安的耳膜,哪怕已經被戚嵐這些莫須有的罪名奚落過無數次,可每次聽見心臟還是會抽搐般作痛。

  她幾乎有些忍不下去,張唇就要反駁戚嵐的話,卻被霍司擎輕飄飄地打斷了,“你先上去。”

  云安安頓時便像戳破的氣球,所有的氣都泄了出來,再無處可發。

  她抿了抿唇,走進房間里,把門關上,誰知卻看到坐在輪椅上的云馨月,正往衣柜里拿她的衣服。

  “你在我房間做什么?”云安安腳步一頓,蹙著眉。

  云馨月的臉色比幾天前好了許多,顯然這幾天補得不錯,看見她時似乎有些驚訝,隨即笑意柔柔,“姐姐,我帶的衣服不夠,想穿你的,你應該不會介意吧?”

  這種借口云安安當然不會信,只怕她在等霍司擎吧。

  云安安懶得跟她廢話,過去把柜門關上,不冷不熱道,“介意,請你離開這里。”

  “姐姐不會是生氣了吧?”云馨月笑得愈發甜美挑釁,“姐姐不在這幾天,我用著你的房間,享受著你的男人的照顧,就連你婆婆,似乎都喜歡我多過你呢。”

  “瞧瞧,姐姐,替代品終究是替代品,是沒法和正品相提并論的。”

  “是啊,”云安安勾著唇,眼底沒有情緒,“替代品這么上趕著給人當三兒,我又怎么能攔著?”

  明知道云安安這句話并不是她所想那個意思,可聽到她說她是“替代品”時,云馨月還是忍不住心底一慌。

  “我們走著瞧。”說完,云馨月就轉動著輪椅離開了房間。

  云安安卻是有些奇怪,總覺著云馨月剛才的神情有些心虛,也不知道她在心虛什么。

  短信鈴聲忽然響起,云安安回神,低頭查看。

  是面試通過的通知短信,帝都赫赫有名的娛樂會所“金碧”發來的,它的有名不僅僅是地段繁華消費昂貴,更因其幕后背景神秘勢力強大的老板。

  云安安之所以會選擇這里面試,也是因為金碧密不透風的安全性,以及這里對擅長古典樂器的人條件會格外優待寬容。

  只要每晚七點到場,根據當天客人的要求演奏曲目上的音樂,基本十點半就能離場。

  這對于白天里要在小醫館制藥的云安安而言,這份工作很合適。

  云安安回了條信息過去,抱著手機長長地松了口氣。

  直到云安安快睡著也沒見霍司擎出現,落在墻壁上的目光,有些黯淡。

  或許,是在隔壁陪云馨月吧……

  第二天,云安安不想看見不該看的東西,早早便出門去了小醫館。

  和前幾天一樣,一個客人都沒有,云安安也沒有氣餒,把新的萃取藥劑放置好,趕去了金碧。

  換好服裝后,云安安才在經理的帶領下來到了十二層,十二間環形屏風包間,圍繞著中央瞭望臺,上面放置著云安安今晚要彈奏的樂器。

  穿著一襲雪色墨竹旗袍的云安安走到古箏前,優雅坐定。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寺库网1000元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