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都市 → 我的徒弟都是大佬林北辰墨輕舞番外

我的徒弟都是大佬林北辰墨輕舞番外

一朝塵盡光生 著

連載中免費

《我的徒弟都是大佬》是由作家一朝塵盡光生所寫的都市作品,主角是林北辰和墨輕舞,小說講的是林北辰成為修仙界大佬后隨意收下的徒弟,如今全都成了華夏各領域的大佬,十年后從仙界歸來的林北辰成了墨家上門女婿墨輕舞名義上的丈夫,看大佬的贅婿生涯會以怎樣的方式呈現?他和墨輕舞之間又將擦出怎樣的火花.......

更新:2019/09/27

在線閱讀

《我的徒弟都是大佬》是由作家一朝塵盡光生所寫的都市作品,主角是林北辰和墨輕舞,小說講的是林北辰成為修仙界大佬后隨意收下的徒弟,如今全都成了華夏各領域的大佬,十年后從仙界歸來的林北辰成了墨家上門女婿墨輕舞名義上的丈夫,看大佬的贅婿生涯會以怎樣的方式呈現?他和墨輕舞之間又將擦出怎樣的火花.......

免費閱讀

  病房里的氣氛頓時凝固了。

  誰也沒料到,林北辰在一腳踹飛那名保安后,竟是會如此果決,直接就是上前兩步,連續三巴掌抽在李菲菲臉上。

  這一下抽的是真狠啊,單單是聽那響亮的聲音,都可想而知會有多痛。

  那兩名病患,像是約定好了一般,幾乎是同一時間,都是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口水。

  繼而,他們相互看了一眼,皆是能夠清楚的看到,對方眼中那濃烈到極致的驚駭。

  “小辰……”

  林父也感到有些恍惚,看著眼前那個,如戰神般擋在自己面前的身影,只覺十分的不真實。

  而,恍惚過后,他內心接踵而至的,便是無限的欣慰。

  曾幾何時,需要自己昂首挺胸擋在前面,替他遮風擋雨的少年,終于是長大了。

  而且如今的他,亦是能反過來,替自己這個糟老頭子負重前行,頂起一片天。

  漸漸地,林父的眼眶也是變得有些濕潤……

  林北辰勢大力沉的三巴掌,可以說是徹底把李菲菲給打懵了。

  她捂著生疼的臉頰,表情呆滯的站在原地,簡直便是生動形象的詮釋了什么叫做呆若木雞。

  “你……你敢打我?”

  直到許久,才聽到李菲菲口中發出一聲難以置信的尖叫。

  顯然,即便是到了如今,她仍舊是無法接受,被她眼中如屌絲一般的林北辰,打臉的事實。

  她眼神怨毒的看向林北辰,似乎下一秒就要如潑婦般,不顧一切的撲上去與之拼命。

  但,迎向她的卻是林北辰冷漠至極的眼神。

  瞬間,便如同一瓢冷水從頭淋下,李菲菲霎時便是被淋了個透心涼。

  林北辰的眼神實在太可怕了。

  她只覺一股寒意,直沖自己的天靈蓋。

  恰在此時,林北辰淡漠到極致的聲音,再次響起,如死神敲響手里的喪鐘。

  “你還有一分鐘的時間贖罪,珍惜你生命的最后一分鐘吧。”

  幽冷的聲音,飄蕩在空氣當中,就仿佛是那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你……你是魔鬼!你是魔鬼!!”

  噗通。

  李菲菲嘶吼著,她再也無法抑制內心的恐懼,終于是猛然跪倒在林北辰面前。

  頓時,所有人都石化了,簡直連呼吸都要就此停止。

  沒有人想到,李菲菲竟真的會主動給林北辰下跪。

  要知道,這個女人剛才面對林父之時,是何等的囂張跋扈?

  如今直面林北辰,她卻表現的如此不堪。

  “呵呵,我之前說的是,讓你給我爸跪下認錯,怎么,你是聽不懂嗎?”

  忽然,林北辰幽幽的聲音,又一次的響起。

  霎時,李菲菲的心臟瘋狂跳動,簡直都快要跳到自己的嘴里來了。

  她幾乎是連滾帶爬的來到林父身邊。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李菲菲帶著哭腔不停地重復‘對不起’三個字。

  這一幕,也是讓得病房里的另外兩名病患,好一陣唏噓。

  想想方才,李菲菲帶著保安趾高氣昂的來到此處,要把林父丟出醫院,甚至還要逼迫林父給其下跪。

  而如今,下跪道歉的人,卻是李菲菲自身。

  這可真應了佛語里的那句老話,因果報應,絲毫不爽。

  “看來,你是選擇讓我送你上路了?”

  林北辰把目光轉向那名被他一腳踹飛的保安,淡淡的開口。

  之前,他可是清楚的聽到,這個人說事情到了這份上,李菲菲還只是讓父親下跪,是有著菩薩心腸。

  對于這樣的小人,林北辰自然也是深惡痛絕。

  “我……我跪,我馬上跪。”

  那保安臉色慘白,迎著林北辰的眼神,后背一下就被冷汗給全都浸濕。

  剛才林北辰那一腳,可謂是讓他清楚的醒悟到,兩人間的實力差距到底有多大,完全就是如鴻溝一般。

  林北辰如果真下定決心要他的小命,那他只怕是連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當即。

  只聽噗通一聲。

  這名保安老老實實地跪倒在林父面前,口中不斷發出道歉,甚至連頭都不敢抬一下。

  至此,林北辰的怒火,才算是稍微得到平息。

  他瞇起眼睛看向面無血色的李菲菲。

  “先前,你明明就已經答應,給我一天時間去籌錢,為什么又會出爾反爾?”

  李菲菲不敢看他的眼睛,低著頭,渾身哆嗦著說道。

  “是,是王醫生,是他讓我這么干的。他說你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對方點名讓你們父子從醫院滾蛋。”

  “王醫生?不該得罪的人?”

  林北辰表情一滯,聯想到先前在醫院大廳發生的事情,很快便是明白過來。

  而這一明白,霎時便是讓得他怒意上涌,有冰冷的寒意自身上散發出來。

  他沒想到,自己分明是好心,想要替那個所謂的蕭夫人的兒子治病,卻好心沒好報,反而是引來對方的報復。

  林北辰眼中,冰冷一片。

  “九陽之體,呵呵,地球上應該只有我懂得怎么抑制?”

  “蕭家?以勢壓人是吧?很好,希望你們可千萬別求到我的頭上來。”

  與此同時。

  重癥監護室。

  半個小時已經過去了,可對于那蕭少的病癥,諸多專家教授絞盡腦汁,卻依然是束手無策。

  蕭天豹、孫蘭芝夫婦兩人,簡直都快要急瘋了,直到蕭天豹的司機打來電話,他們懸著的心,才算是勉強落下。

  “蕭總,馮老已經到了醫院門口。”

  “快,快把馮老請到重癥監護室來,不,還是我親自去迎接!”

  說完,蕭天豹便跑了出去。

  馮遠山馮老,可是在省府金陵,都算得上赫赫有名的神醫,人脈寬廣,結交四方,可謂是地位頗高。

  更重要的是,他似乎還是那位李不換李醫神的記名弟子,這就厲害了。

  要知道,華夏國近些年來大力推廣中醫,偌大的中醫界,如今可謂是人才濟濟。

  但盡管如此,放眼全國,能被稱之為醫神的,始終唯有李不換一人而已。

  連那些御醫世家,也不配醫神稱號。

  由此可見,今時今日的李不換,在華夏中醫界的地位究竟有多高!

  “馮老可算是來了,蕭少這下有救了。”

  “馮老的醫術毋庸置疑,蕭夫人可以放心了。”

  馮遠山來了的消息一經傳出,立時就引起了一陣轟動。

  這一刻,重癥監護室內的所有專家教授,頃刻間化身為幼兒園的乖寶寶,全都眼巴巴的望著大門處。

  顯然,皆都是想要第一時間目睹到馮老的威嚴。

  而馮遠山也是不負眾望,很快就在蕭天豹的引領下,快步走了進來。

  只見這馮老,是一位六十歲左右的老人。

  他的面色十分的紅潤,臉上并未有太多的皺紋,顯然是平日里保養的極好。

  單單這點,就讓眾人不由得暗暗點頭,心道不愧是名滿金陵的馮神醫,果然是駐顏有術。

  見馮遠山進來,眾人連忙跟他打招呼。

  “馮老好。”

  “馮老您終于來了。”

  “……”

  而馮遠山也不擺架子,一一回應他們。

  這時,只見蕭天豹指著病床上的青年,禮貌有加的道。

  “馮老,這就是犬子蕭炎,也不知終究得了什么病,還得請您幫忙看看。”

  馮遠山點點頭,直徑走到病床前,伸手替青年把脈。

  所有人皆都面露期待的看著他,幻想著馮老三下五除二,就能把蕭家少爺的病給治好。

  但……

  隨著時間的流逝,眾人卻是驚訝的發現,馮老臉上的表情,竟是在逐漸變得凝重。

  直至。

  他臉上露出遺憾的色彩,搖頭說道。

  “很抱歉蕭總,老頭子才疏學淺,實在是診斷不出令公子究竟患了什么病,看來你還需另請高明才行。”

  霎時。

  整個重癥監護室,變得極度的安靜。

  落針可聞。

  而短暫的沉寂過后,現場頓時就是嘩然一片。

  “連馮老都診斷不出,蕭少究竟患了什么病?”

  “這……這怎么可能?”

  諸多醫院的高層,包括那幾名專家教授在內,皆都是瞪大了眼睛,簡直連眼珠子都快掉落。

  要知道馮老是何人?省府金陵赫赫有名的神醫,醫神李不換的記名弟子。

  平常的小災小病,要是讓馮老來治療,只怕分分鐘就可以徹底治愈。

  可如今,就是這樣一位,堪稱醫道大佬級別的人物,卻是連病人究竟所患何病都看不出,未免也太過荒繆。

  “馮老,要不您再詳細的檢查一下?”

  蕭天豹的臉色十分難看,他原以為,只要把馮老請到醫院,就會萬事大吉,他兒子蕭炎的病癥便能迎刃而解。

  又哪能想到,最終竟是連馮老,都看不出蕭炎究竟得了什么毛病。

  馮遠山聞言,微有些猶豫,要是別人,他自然不會二次出手,但眼前這人畢竟是蕭天豹。

  而蕭天豹的父親,蕭家家主蕭長河,跟他又算是熟識。

  罷了,便再診斷一次。

  想到這,馮遠山又替蕭炎把了一次脈,但得出的結論,卻依舊與先前相同。

  “抱歉,老頭子實在是無能為力。”

  馮遠山搖了搖頭,他行醫三十多年,自認見過的疑難雜癥,可以說是多不勝數。

  但像蕭炎這樣的情況,卻還是首次見到。

  他的身體,就像是一尊火爐,仿佛隨時都會燃燒,可任憑馮遠山如何檢查,也是絲毫都找不到病因所在。

  連病因都找不到,又談何治病?

  聽到他的話,蕭天豹的臉色頓時更加難看了。

  他老婆孫蘭芝更是尖叫道。

  “連毛病都瞧不出,你算哪門子的神醫?我看你就是徒有虛名!”

  這話一出,在場眾人的臉色,一下全都變了。

  他們個個都是醫學領域的人物,皆都是清楚地知道,馮遠山之所以能有今日的名氣,那是靠實打實的醫術,一點點掙來的。

  如果連馮老都算是徒有虛名的話,那這偌大的江南省,還有幾人敢以醫術高超自稱?

  蕭天豹的臉色也是大變,馮老可是有資格跟他父親蕭長河談笑風生的大人物,絕非他這所謂的蕭家二爺有資格得罪。

  尤其是,馮老的背后,隱隱約約還站著李醫神那等華夏絕巔人物,這就更是讓他招惹不起。

  可如今,他老婆孫蘭芝,卻羞辱馮老是徒有虛名……

  蕭天豹簡直不敢去想,馮老會因此而怒到何種地步。

  果然。

  他就看到,馮遠山臉上的和善逐漸收斂,面色一點點的向著陰沉轉變。

  “既然蕭夫人對老頭子不信任,那蕭總還是另請高明吧,反正這病我也治不了。”

  馮遠山淡淡開口,說完,便要拂袖而去。

  “馮老請留步。”

  蕭天豹見狀,連忙出聲挽留。

  “賤內是關心則亂,這才會一時失言,還希望您老不要放在心上。”

  說完,他狠狠地瞪了孫蘭芝一眼,呵斥道。

  “還愣著干什么,還不給馮老道歉?”

  這時的孫蘭芝,也已經反應了過來,馮遠山可不是蕭家醫院手底下的醫生,可以任憑她辱罵。

  在蕭天豹惱怒的眼神中,她忙臉色發白的跟馮遠山道歉。

  馮遠山這才臉色緩和了一些。

  但現場的氣氛,卻并未因此改變,而是依舊有些凝重。

  畢竟直到現在,那病床上的蕭炎到底所患何病,也依然無法確診。

  若是繼續拖延下去,短時間還好,時間一長,只怕蕭炎會是有生命危險。

  “這樣下去可不行,我們得拿出一套方案來。”

  “老李說的對,不能再拖了。”

  “不知馮老可有什么高見……”

  眾人開始商量對策。

  就在這時,一名中年醫生走了出來,此人正是那李菲菲口中的王醫生。

  只見他對著孫蘭芝媚笑道。

  “蕭夫人,您還記得剛才那個叫做林北辰的小子嗎?他可是口口聲聲說,有十足的把握,能治好蕭少的病。”

  “你說的是那個騙子?”孫蘭芝一愣,繼而冷笑一聲。

  “連馮老都束手無策,你覺得他一個毛頭小子,能有什么辦法嗎?”

  王醫生一臉討好道。“總要試一試才知道,萬一他真有辦法呢?”

  話雖如此,實際上王醫生根本就不信,林北辰能治好蕭炎的病,但現在的情況已經很明顯了,這病,他們這群人也治不好。

  與其到最后,他們這些人承受孫蘭芝以及蕭家的怒火,倒不如把林北辰推出來,讓他當替死鬼。

  畢竟,當親眼看到蕭炎死在林北辰手上,孫蘭芝總不可能再怪到他們頭上來了吧?

  “你們在說什么?林北辰是誰?”

  王醫生的話,果真引起了蕭天豹的注意,這讓他心中暗笑。

  ‘林北辰啊林北辰,誰讓你有眼無珠,竟然敢騙到蕭夫人的頭上,你既然選擇夸下海口,便應該想到若做不到,會承受怎樣的后果。’

  ‘犧牲你一人,讓我們這么多人免遭蕭家怒火,你即便是死,也算死得其所了。’

  面對蕭天豹的詢問,孫蘭芝不敢隱瞞,當即把之前跟林北辰的沖突,說了一遍。

  當然,其中少不了添油加醋之處。

  聽完孫蘭芝的描述,蕭天豹若有所思。

  他想了想,把門口的兩名保鏢叫了進來。

  “你們兩個,立馬給我發動蕭家人脈,去把那個叫林北辰的小伙子找出,帶到我這里來。”

  雖然在孫蘭芝的說法中,那個叫林北辰的小伙子,就是一個實打實的騙子,被揭穿之后還十分的囂張跋扈。

  但蕭天豹如今也是沒辦法了,他總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兒子死去。

  就當是死馬當活馬醫了,蕭天豹如是想到。

  林父所在的病房。

  李菲菲和那名保安,在下跪道歉之后,已經是被林北辰給驅趕了出去。

  而林北辰又陪著林父說了半個小時的話。

  當然,由于林父的身體抱恙,期間,主要還是林北辰在說,林父在聽。

  咔嚓。

  某一刻,病房門突然被人推開,只見兩名身材魁梧的大漢走了進來。

  林北辰掃了兩人一眼,不動聲色的冷冷一笑。

  他自然認得對方,之前與那位蕭夫人發生‘沖突’時,這兩人就在現場。

  兩人很快就走到了林北辰面前,居高臨下的看著他,只聽其中一人說道。

  “林北辰,奉蕭二爺之命,需要你跟我們走一趟。”

  此人說話的口氣十分生硬,如同宣旨一般,林北辰頓時就笑了。

  這就是蕭家請人的態度么?

  他心中冷笑,根本就懶得搭理此人。

  “我再說一遍,我們是奉蕭二爺的命令來的。”

  這人見林北辰全然不理會自己,仿佛是無視了自己的存在,頓時表情變得有些冷厲。

  在東陽,還從來沒有人,敢這般無視蕭二爺的命令。

  然而。

  林北辰依舊是恍若未聞,甚至在整個過程中,掃都沒掃他一眼。

  更準確的說,林北辰好似把他們二人,給當成了空氣。

  在這樣的情況下,還在跟林父談笑風生。

  對此,兩名保鏢不由得大怒。

  “蕭夫人說了,就算是綁也要把你綁去,既然,你不給我們兄弟二人面子,那也就怪不得我們對你動粗了。”

  說著,兩名保鏢直接就伸手,向著林北辰抓來,想要把他雙手擰到背后,讓他失去行動能力。

  而這時,始終一言未發的林北辰,眼中寒光一閃。

  眾人就見,他猛然抬頭,鋒利如刀的眼眸,向著兩名保鏢看去。

  旋即,只聽他口中吐出一字,如驚雷般炸響。

  “滾!”

  頓時,兩名保鏢如遭雷擊,面容頃刻慘白。

  繼而,他們只覺雙腿發軟,噗通一聲,兩人竟是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寺库网1000元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