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武俠 → 魔教有妖女秋江冷

魔教有妖女秋江冷

秋江冷 著

連載中免費

《魔教有妖女》是秋江冷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武俠小說,這篇小說主要講述的是魔教殿下秦紅葉,隱姓埋名,一心只想在江湖上找尋失去音訊的父母,奈何父母的消息沒打聽到,倒是認識了一堆志同道合走江湖的朋友,更是一不留神愛上了那血染谷的傳人江從,江從此人,俊美無雙,不近女色,可還沒等秦紅葉向他述明心意,她魔教教主之女的身份就被揭穿了....

更新:2019/09/29

在線閱讀

《魔教有妖女》是秋江冷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武俠小說,這篇小說主要講述的是魔教殿下秦紅葉,隱姓埋名,一心只想在江湖上找尋失去音訊的父母,奈何父母的消息沒打聽到,倒是認識了一堆志同道合走江湖的朋友,更是一不留神愛上了那血染谷的傳人江從,江從此人,俊美無雙,不近女色,可還沒等秦紅葉向他述明心意,她魔教教主之女的身份就被揭穿了....

免費閱讀

  “咳咳……說點正事。”岳避之也看到了江從的眼神。他打斷了紅葉和如夢令的親昵。

  一直不發話的江從這才說到,“據我們的眼線說。雖然西漠大亂,但神域的動作卻有些奇怪。他們不為國分憂,反倒是暗中和一些江湖門派做起大勾當。”

  “什么勾當?”岳避之問。

  “他們在招兵買馬。”江從說到,臉上露出嘲諷,“他們在靈劍山莊定制了幾千把寶劍。馬,鎧甲,□□。這種他們都在大批購買。朝廷是沒有物資了嗎?”

  “這……”岳避之也答不上來。神域要造反嗎?可是他們是三皇子那一黨的,圣上也有意立秦白樺為儲君。

  這下子還真不懂神域這番是為什么了。

  紅葉知道神域要干什么。神域這番,怕是要對付她的魔教,或者,飼養私軍。等以后皇帝死了,他們好一手遮天。

  她不能坐以待斃,她也要為自己的魔教做打算!

  “他們不會是想養私軍吧?”紅葉說到。此刻她真的很想把自己身份說出來的,她覺得這樣欺騙和利用人不好。

  見江從和岳避之不說話,紅葉猶豫了一會,她吞吞吐吐說道,“我想跟你們說個事兒……我其實……”

  “吱呀……”

  開門聲讓紅葉嚇一跳。江從奇怪的看了紅葉一眼。進門來的是柳煙。紅葉結束了自暴身份的話題。

  今日她可沒有做小伏低之態。

  “你來做什么?”如夢令問到。盡管她語氣毫無波瀾,但是在場人都知道,如夢令生氣了。

  “我也是芳華居的一份子,我不能來嗎?”柳煙問到。丹鳳眼里充滿了委屈。

  岳避之善意提醒,“姑娘進來得先敲門。”

  “噢!”柳煙笑笑,毫無歉意,“我見江公子心切。”

  “柳煙!”如夢令語氣不是很好。這個柳煙在挑戰她的底線。

  一旁的紅葉知道這是江從的爛桃花。如果沒有猜錯。接下來這個柳煙會把矛頭對準她。

  “姐姐!”柳煙滿臉委屈,“我只是過來看看。這都不行嗎?我只是想問問江公子,不求能常伴他,連朋友也不能做嗎?”

  “你想多了。”江從冷冷的回了她一句。正眼也不瞧她一個。

  柳煙愣住,眼中有絕望。她看了眼紅葉,紅葉也是被她看得心里發涼。

  一個男人,他又不愛你!有必要這樣嗎?

  “今日就到這里吧。該干什么就干什么去。”江從說著,起身離去。

  院子外紅梅樹下的龍度則是滿臉吃驚。怎么會有那么多人喜歡他師哥!

  柳煙是隨后出來的,她看了眼龍度,然后一句話也沒有說就回藝樓去。

  如夢令打算去藝樓那邊,再給她們講講規矩。她接手芳華居的時候就想解散藝樓的,耐不住那邊那些姑娘的哀求她才繼續開下去。

  可是再這番逾越。她難保不會對藝樓進行一番清理。

  紅葉沒有事情干。她就在院子里看龍度練功。

  隨后一連幾天除了紅葉和龍度,大家都很忙。紅葉偷偷摸摸去看過秦白珞,那家伙過得滋潤得很。

  秦白珞可是個憂國憂民的好皇子。之所以過得那么滋潤。完全是紅葉給他帶了個主意。

  藝樓有個姑娘不是那個大盜司徒步的相好嗎?紅葉把司徒步捉來,然后讓他去偷神域的寶圖。然后再把寶圖散布到江湖上去。

  說是捉來,其實根本不用捉。這個司徒步本來就認識紅葉。他對紅葉是一見鐘情,再見傷情。

  這得從紅葉初來江南說起。他把人家姑娘虜到自己的莊園。紅葉差點滅了他們整個摘星山莊。

  他爹又是賠錢又是賠輕功的才把這位姑奶奶哄好。司徒步再也不敢做采 花大盜。

  司徒步潛入皇宮和神域簡直像回家一樣。飛天遁地,不在話下。

  只不過他在竊圖的時候聽到了不得了的事情。他也把這個消息告知了紅葉他們。

  司徒步是初八晚上去偷的圖。神域的人忙著元宵,所以他潛進去簡直是像回家一樣。

  藏寶圖在書房密室里。司徒步大盜多年,找到藏寶圖是易如反掌。雖然他知道那是假的。

  神域的域主和長老的談話他不小心聽到了。密室的藏寶圖就是假的,只有皇帝那一塊圖是真的。方便他們用來哄騙那個蠢皇帝的。

  真正的寶圖,這些人也不說。司徒步還是挺聰明的,偷了寶圖還去皇宮晃悠一圈。皇帝只認屬于自己的那一塊寶圖。

  那圖就明晃晃在司徒步手里。那還了得!皇帝當即下令追捕司徒步。

  先搜的是芳華居。只可惜,芳華居三個大地方被里里外外翻遍,愣是沒有一個人看見司徒步。

  待官兵走了,易容成姑娘的司徒步才出來。紅葉看他那副矯揉造作的樣子就想笑。

  “我容易嗎?又要偷東西,又要扮女人!”司徒步說著從胸口掏出那份拼拼湊湊的寶圖。

  不得不說他還真像個女的。難怪能騙過那些官兵。不過,從他那笑瞇瞇的桃花眼就可以看出來,他不是個正經人。

  “我說紅葉老妹兒……”司徒步想和紅葉勾肩搭背。一旁的江從眼眸一緊。只是他沒來得及做出什么,紅葉就反手把司徒步的手擰脫臼了。

  “啊!”司徒步慘叫一聲。紅葉轉身看著司徒步道,“別動手動腳的。討打嗎?”

  “別。”司徒步抖得哆哆嗦嗦。如夢令搖搖頭,過去把司徒步手臂接回來。

  “哇,你一個男人,對小姑娘動手動腳好嗎?”連龍度都忍不住吐槽司徒步了。

  繞是龍度深居血染谷,他也聽過司徒步那采 花大盜的大名。所以龍度對這個司徒步不太友善。

  “切,小孩子懂什么。毛都沒有長齊。”司徒步說到。看他那副樣子就是想帶壞小孩。

  “你個采 花大盜懂得多!”龍度的嘴巴可是師承大叔的。

  “誰采 花大盜啦!”司徒步急了,他唯一想采的就是紅葉,但是失敗了!他氣急敗壞,“那是江湖傳言!我可沒有玷污那些姑娘。我只想半夜去嚇嚇她們!”

  “咦……”龍度滿眼鄙夷。

  “別吵了!”紅葉打斷他們的斗嘴,“找人造多一點這個假圖吧。西漠的救兵來了。”

  老將軍在西漠也吃力。神域不幫忙,做縮頭烏龜的后果就是這樣。他們打仗都是在烈陽城附近打,紅葉也著急啊。

  那可是她魔教的地盤,打壞了虧得是她們魔教。

  “那我干什么?”司徒步問。紅葉也能偷圖,但是紅葉不去。他懷疑紅葉就是拿他當靶子用的。

  紅葉俏皮一笑,“那么多人捉你。朝廷江湖一起來,你就留著藝樓接客吧!”

  “什么!”司徒步大驚失色,他還要扮女的?

  紅葉仔細瞧瞧,然后對司徒步說到,“還眉清目秀的。穿個鵝黃色的裙子吧,肯定好看。然后去藝樓跳跳舞啊什么的。”

  司徒步被自己相好逮去了藝樓。換上鵝黃色的羽衣裙以后,司徒步感覺還不錯。他還真跑出去跳舞了……

  岳避之不能來芳華居。他被家里人關起來了,這芳華居又被搜,岳家根本不想讓岳避之再去芳華居。

  這岳避之妹妹岳云香說了門親事,親家是鎮遠候府。鎮遠侯是三皇子那邊的人。岳避之是左右為難。

  這妹妹還成天找他哭訴。到底是沒法子啊。他的妹妹心悅秦白珞,家里死活不同意這大嫡女嫁皇子。況且秦白珞根本沒有什么勢力,他也沒有娶妻的心思。只能讓岳云香死了這條心。

  幸好他能去探視秦白珞。現在五王府戒備沒有那么森嚴,紅葉他們自有辦法潛入五王府。

  這大盜偷了寶圖還去皇宮晃一圈。神域想撒謊也說不出什么。因為皇帝看到了他那一張圖,便信以為真。說什么都要找回來那個寶圖。

  “秦白珞!”域主收到皇帝的消息以后氣得砸了杯子。

  皇帝要他派人鎮守西漠,一防別國來搶無藏族寶藏,二防江湖人得到寶圖挖出寶藏。

  “那……江南那邊的事兒……”一旁的三長老小心翼翼問到。

  “那邊事情照做不誤。告訴阿大阿二,讓他帶著一些弟子前往西漠。以打消那位的疑心。”域主長緩一口氣說到。

  “馬幫的說,占時沒有那么多的好馬……”三長老又道。

  域主高深莫測的臉看不出什么神情,“此事不急。關鍵是靈劍山莊。那批貨,什么時候才打造好?”

  “馬的事情急不得,這兵器也急不得呀。”三長老有些為難。

  “那其他的東西呢!”域主聲音已經開始低沉了。三長老生怕他隨時發怒。

  只覺得一股威壓逼向自己,三長老急忙到,“□□準備充足了。鐵甲也差不多備好了。”

  其實鐵甲并沒有備好。三長老只是怕域主發怒才說備得差不多了。鐵甲不是江湖人士喜歡用的,籌備起來自然困難。

  他只能向朝廷軍隊下手。其中就有秦白樺在暗中幫忙。

  秦白樺也是傻,認為這支私軍是給他備的,所以在籌備鐵甲自然上心。只是現在他暫時沒有幾千的鐵甲可以弄來。

  如果域主追究,他只能從西漠的精鐵騎那里動手腳。

  域主看了眼三長老,說話別有深意,“真的備齊了最好。眼下假寶圖流出去,萬一人誰誤打誤撞找著了……”

  “那不就讓我們坐收漁利嗎?”三長老問到。

  域主臉一沉冷笑到,“漁翁之利?找到寶藏就能進去了嗎?二十年了,有她的消息嗎?”

  三長老搖搖頭,“就消失在琴州了。聽說那時她被各大勢力包圍,身負重傷,怕是……”

  “好了!”域主忽然發聲,嚇壞了三長老。他頓了一下,又道,“下去吧。”

  三長老不想多呆就退下去。

  寶圖被盜,神域域主自然要背一個失職之過。不過神域權勢滔天,皇帝也信任神域。自然沒有人敢參神域一本。

  寶圖下落自然要找。可是誰找呢?刑域司就是這件事情的冤大頭。最后一番推脫,這件事落在了秦白夜身上。

  他一個無權無勢的皇子,最不怕受牽連了。只是眼下他和東城玉大婚在即,這對未婚夫婦,一個要查案,一個在外御敵不歸。說出去也讓人唏噓。

  秦白夜回了七王府,岳避之不時就來拜訪了。

  家仆帶著岳避之到后院,七王府不大,只有芳華居半個后院那般大小。后院全都是竹子,蔥蘢一片。

  院子中間是小池,里面只有兩條紅鯉魚。秦白夜就在小池邊喂鯉魚。

  聽聞身后的腳步聲,有些急匆匆的。秦白夜頭也不回卻知道來人是誰,他道,“避之啊,它們又長大了。他們自由嗎?”

  “最是人不自由。”

  岳避之略微感嘆的聲音在秦白夜身后響起。

  “避之……”秦白夜顫抖叫著岳避之的名字,他呆呆看著池里兩條紅鯉。他眼中有些許淚光。

  “阿……阿夜……”岳避之也慘白了臉。眼淚無聲從他眼角花落。他說話都有些哽咽了。

  “罷了。都已經這樣了。讓一切都過去吧!”岳避之知道自己失態了,他擦了吧眼淚,然后用濃濃的鼻音說正事,“調查寶圖的事情你可以……”

  岳避之離開七王府之時,他還是忍不住回頭看。秦白夜就在門里面看著他,滿眼柔情。

  冷風刮來,岳避之忍不住鼻子一酸,他不敢再回頭了。現在他每一次碰面秦白夜都是一種折磨,一種對自己和對他的折磨。

  還多想什么呢?不久人家就成家立業了。岳避之在心里暗潮自己。可是心口一直是空落落的,像是丟失了什么。

  能放下嗎?能忘記嗎?他們一起求學的那段時光一直在心頭縈繞。岳避之穩了穩步伐。待他上了馬車時,眼眶一酸,他終于忍不住淚如雨下。

  可是他連放聲大哭的機會都沒有。

  看著岳避之的馬車遠去,直到消失。秦白夜眼中漸漸染上落寞。他有些頹然的嘆了口氣。

  這世道,這身份,太多的身不由己了。他連送送他的勇氣都沒有。還是少時好,那時候哪來那么多的憂思顧慮?

  ……

  紅葉沒事干,天天跑藝樓的高閣上看司徒步在花廳賣藝。不得不說,這家伙還上頭了,眉眼神態,一顰一笑比姑娘還要姑娘。

  花廳簡直成了他的專場。有時候,紅葉都羨慕司徒步那婀娜的柔軟的腰肢。

  江從偶爾過來藝樓,醉翁之意不在酒。他見紅葉如此著迷那個司徒步,他終于還是忍不住問,“你喜歡這種……?”

  “不不不!”紅葉立馬雞皮疙瘩起了一身,“姐妹是能做的,其他的就算了。”

  司徒步:???紅葉老妹你是什么意思?

  好,這個答案江從很滿意。他看著紅葉,紅葉換上了額飾,沒有梳發髻,只是把頭發編成小辮子然后披在身后。很好看!

  這個姑娘怎么樣都是好看的。紅葉看著翩翩起舞的司徒步眼中又是想笑又是驚艷的,她還不忘對江從說到,“你看看,這完全就是女的。”

  說著她又扯上江從的袖子。她也想讓江從看看,這司徒步是何等神人。

  她的手在江從黑色的皮質衣袖上是黑白分明。紅葉還晃了衣袖幾下,那一刻江從的感情都要呼之欲出。

  可是想到他剛剛解決掉一個找他麻煩的殺手。他柔情滿滿的目光又漸漸冷起來。

  他給她帶來的麻煩夠多了。他還是離她遠一點吧。

  “這幾日都不見避之呢。”紅葉突然想起來,避之好久沒有來芳華居了。該不會也被關起來了吧?

  “兩天前他病了。”江從說到。前一刻想著遠離人家,下一刻還是會忍不住回答紅葉的問題。

  紅葉頓時蔫了,“我總感覺他怪怪的。算了,我去找他。”

  紅葉當晚回來時人也是不對勁兒。神魂都游走到三界之外了。

  她回來之時,那個七皇子秦白夜還帶著人來盤問。紅葉就在一旁看著秦白夜發愣。

  “我也是公事公辦。這幾日就麻煩各位了。”秦白夜謙和道,他要安插一些人手在藝樓和酒樓。雖然只是一個形式,但是也要做好來。

  “七皇子說笑了。若能捉到賊人,我們也落得個輕松,也能擺脫窩藏賊人的嫌疑。”如夢令落落大方應對著秦白夜。

  這個人才是真的謙和,不像秦白樺,雖是面相溫和,但是隨時能變臉,而且還愛擺架子。

  “如老板說笑了。要是盤查不出來,我怕是要求父皇把五哥放出來了。他認識的江湖俠客多,不怕捉不到賊。”秦白夜笑笑。

  如夢令也淡然一笑,“司徒步可不是那么好捉的。不過,還是祝七皇子辦案順利。”

  “多謝。”秦白夜抱拳一謝。

  紅葉在旁邊看得一愣一愣的。只有江從發現她的異常。

  隨后秦白夜把線人一安插就離開芳華居。

  傳聞七皇子雖然謙和,但是辦案雷厲風行,這次對芳華居那么友好。要不是紅葉偷偷看過岳避之,她還不知道為何會這七皇子為何這樣寬容。

  “你們自己準備晚飯吧,我去一趟藝樓。”如夢令對江從和紅葉說到。

  紅葉點點頭。倒是龍度一臉苦相,“姐姐做飯,整個后院都是辣椒味……”

  “你可以去酒樓吃。你師哥有投資,多的是錢,隨便吃。”如夢令善解人意。她知道,不是誰都受得了紅葉這個辣椒壇的。

  “難怪他住這里不用錢!”龍度驚嘆。

  紅葉眉頭一皺,“就我白吃白喝了。”

  如夢令笑了,“你白吃白喝一輩子都行。我去藝樓了。”說著她領著幾個秦白夜留下的姑娘走去藝樓。

  “姐姐再見。”紅葉沖如夢令揮揮手。

  最后應龍度要求,三人的晚飯是去酒樓吃的。龍度這幾日進步不錯,紅葉就依他。

  今晚紅葉胃口并不好,她吃飯都慢吞吞的。吃吃又停停。她總是在出神,不過作為一個高手,她還是能立即嗅到殺意。

  在飛鏢飛來的時候,她立馬拿起江從放桌子上的寒劍把飛鏢劈落。

  這件事本來是江從做的,江從就比她慢了一瞬間。

  “自己出來!”紅葉喝到。眼神都凌冽幾分。那飛鏢有劇毒,如果沒有猜錯,這毒是見血封喉!

  吃飯的百姓紛紛退到一邊。只剩一個白衣的中年人,此人一身樸素。但是武器上都帶著太陽月亮的標志。

  看來是日月門的人。江從的仇人之一,日月門的原掌門和大長老也參與了殺滅門寒家一案。

  不管是不是親手。當日澆火油的都得死!

  “此事與你無關。”江從從紅葉手里拿回寒劍。紅葉帶著江從退過一邊。

  “殺人償命!我乃日月門大徒弟林峰,為我掌門與師傅報仇!江惡人拿命來!”這位叫林峰的人說了一大堆廢話然后才提劍沖上來。

  不過幾個劍招之間,江從直接把這個林峰打趴在地,抵于劍下。他無情嘲諷到,“你知道為什么我在懸殺榜上還活到現在嗎?你們太弱了。”

  “你!”林峰氣急攻心加上有內傷,一時吐出了大口鮮血。

  江從并不弱。他只是打不過像紅葉這種武功巫術都學得極致的人而已。

  血染谷傳人不是虛有其名。待他心法劍訣學到最高,他便能修煉血染谷真正的秘籍,也就是紅葉撕掉又默寫的那一本!

  到時候就是一個大突破。就像他師傅,師傅并不是被大徒弟可以隨便打傷的弱雞。他師傅就是念情不肯出手,否則,元昊就是廢人一個了。

  “罵我師哥是惡人!真不要臉!師哥殺的每一個人都是要給他償命的!”龍度無時無刻不在維護自己師哥。

  紅葉攔著他,勸到,“不要和他們多說。他們不要臉慣了!”

  “咳咳……區區一個丫頭片子!還是回…去做……”□□兩個字還沒來得及說出來,這個林峰就被一劍封喉了。

  沒有血液噴出。因為用來殺死他的武器是寒劍。他整個尸體都結了霜,最后完全變成了一個冰人。

  “老規矩。”江從說到,他把劍收回劍鞘。紅葉看著他的動作和神情,殺伐果斷!一時間忘了怎么說話。

  原來江從和別人打起來是那么帥氣的!

  “走吧。”江從沖紅葉和龍度說到。他眸間有殺意,但是在說話的時候,殺意盡數褪去。

  “好呀。”紅葉應到。然后和龍度跟在江從屁股后邊離開。

  她面上平靜,內心卻不平靜。她要確定一件事情。雖然這件事情沒有確定,她心里已經開始惆悵了。

  她終于體會到了岳避之的心情。她今日這般失魂落魄,其實是她看見避之哭了。

  避之喜歡的人,不可能和他在一起的。她今日早上還不明白,若是不能和喜歡的人在一起是怎么樣的心情。

  但是晚上她就知道這是什么滋味了。她抬起頭看著江從的背影。她想到,其實江從入過好幾次她的夢。

  她只當是相處多了,這是自然而然的。就像她會夢見自己和如姐姐逛街一樣。

  紅葉猜想自己有可能是喜歡上江從了。可是她自己是什么人?魔教殿下吶!江湖人口中的魔教妖女!江從又是一個大冰塊的……

  紅葉吸吸鼻子,默默把這件事壓在心底。就當什么都沒有發生過。

  太陽下山的時候,紅葉在琴州買的東西就送過來了。很漂亮的兩件紅色衣裳,雖然是同一匹布料,但是款式完全不一樣。

  一件是收袖小領的適合闖蕩江湖,打打殺殺的衣服。另外一件則是帶著異域風情的羅裙,腰間好多流蘇裝飾。

  這店家好帶了封信,大概是說裁縫剪錯了,但見姑娘天姿非凡。把另外一件衣服改成西漠風情姑娘穿上也是極好看的。

  如夢令看著那件衣服,衣袂飄飄,流蘇搖擺的。她初見紅葉之時,紅葉不就是穿著邊陲的服飾嗎?那是錦上添花的好看啊!

  紅葉把白色羽衣送給了如夢令。如夢令穿上去顯得她更多了幾分閨秀之氣。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武俠小說排行

    人氣榜

    寺库网1000元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