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都市 → 上門女婿是總裁陳平楊婉寧大結局

上門女婿是總裁陳平楊婉寧大結局

千華逐溪 著

連載中免費

以陳平和楊婉寧展開故事情節的都市作品《上門女婿是總裁》是由作家千華逐溪所著,小說講的是陳平作為上門女婿成了楊婉寧的丈夫,他的贅婿生涯受盡無數冷嘲熱諷,可不曾想剛上班第一天便惹到大麻煩,唯一幸運的是他有福運附身,也在陰差陽錯下走上一條逆襲之路.......

更新:2019/09/30

在線閱讀

以陳平和楊婉寧展開故事情節的都市作品《上門女婿是總裁》是由作家千華逐溪所著,小說講的是陳平作為上門女婿成了楊婉寧的丈夫,他的贅婿生涯受盡無數冷嘲熱諷,可不曾想剛上班第一天便惹到大麻煩,唯一幸運的是他有福運附身,也在陰差陽錯下走上一條逆襲之路.......

免費閱讀

  “院長呢,把你們院長給我給叫來,現在的醫生怎么都這樣了,還有沒有一點責任心?”

  陳平站在云海醫院的門診大廳內,憋得滿臉通紅,半天也說不出一句話來。

  中年女人不過是帶女兒來看感冒的,結果還沒掛號,就冒出一個人來說女兒懷孕了,而且情況很不樂觀,自己的女兒還在上高中,在學校里是出了名的乖乖女,怎么可能會懷孕?

  這要是傳出去了,以后女兒還怎么做人?

  “把你們院長叫來,今天不給我一個交代,我讓他吃不了兜著走!”

  沒過多久,副院長李林就來了,微微楞了一下,就連忙走到那中年女人面前,滿臉堆笑的說道:“劉會長,你怎么來了,也不提前打個招呼?喲,這不是萌萌么,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啊,這眼看著就要高考了,是不是累著了啊?”

  “哼!你這醫院里都是些什么牛鬼蛇神?”

  李林皺了皺眉頭看了陳平一眼:“你是誰?”

  “您是李院長吧,這小姑娘真的是懷孕了啊,而且必須馬上手術……”

  “啪”的一聲,陳平的臉上立刻出現了五道鮮紅的手指印!

  陳平楞了一下,隨即臉上便開始火辣辣的疼,心中騰的躥起一股怒氣:“你怎么打人?”

  “打你怎么了?你這樣不負責任的庸醫,不該打么?”

  “你女兒她明明就……”

  李林狠狠的瞪了陳平一眼,高聲呵斥道:“閉嘴,保安,保安,把這個騙子給我趕出去!”

  劉會長也楞了一下,鬧了半天,眼前這人不是云海醫院的醫生?

  那多半就是個騙子了!

  看到兩個保安走了過來,一左一右的架走了陳平,李林才又對著那女人說道:“劉會長,我看這中間一定是有什么誤會,要不你先消消氣兒,去我辦公室坐坐,我馬上找人重新給大侄女做檢查,你放心,我一定給你個滿意的交代!”

  女人又哼了一聲,指著李林的鼻子說道:“你們醫院怎么回事兒,竟然讓這種騙子在門診大廳公然行騙?這安保工作,明顯不到家嘛!”

  “是是是,劉會長你放心,我一定嚴加整頓,嚴加整頓!”

  被兩個保安架著的陳平覺得自己委屈極了!

  他其實是來報道的!

  “大哥,兩位大哥,有話好好說,大家都是同事,別這樣!”

  “誰跟你是同事?”

  “就是,我們可不是騙子!”

  “真的,真的,不騙你們,是李昊介紹我來的!”

  陳平說出的這個名字讓這兩個保安微微楞了一下,同時也放開了他:“真的?”

  陳平連忙點頭道:“真的,不信你們去問問保衛科老馬!”

  “不用了!”就在這時,一個精瘦精瘦的高個兒青年便走了過來,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你這運氣也真是沒誰了……”

  “李昊?你怎么來了?”

  李昊是他老婆楊婉寧的大學同學,自己經營著一家醫療器材公司,而他的父親正好就是云海醫院副院長李林,陳平今天來報道,就是他介紹的。

  就在昨天,也就是自己被趕出來的第三天,他遇見了李昊,然后李昊就給他介紹了這份在云海醫院守停尸間的工作。

  “唉,你說你也是的,惹誰不好,干嘛要跟去惹那個女人,她可是云海市醫療衛生管理協會新來的會長劉芳,還好她不認識你,要不然,你這份工作,就算是黃了。”

  聽李昊這話的意思,他這份工作還有戲!

  正想跟他道謝,李昊眼睛就瞄向了不遠處的那道高挑的倩影。

  順著他的目光,陳平一下就認出了那個人,云海市第一醫院婦產科最年輕的副主任楊婉寧!

  自己的老婆!

  楊婉寧正冷冷的看著陳平,冷漠的眼神就像是在看著一個跟她毫無關系的人。

  陳平張了張嘴,但最終還是還是一句話也沒能說出來,反倒是李昊迎了過去:“婉寧,怎么樣,手術還順利么?”

  楊婉寧顯得有些疲倦:“還好,就是有點累。”

  “那你可得好好休息休息,要不要讓我爸給王主任打聲招呼,給你放幾天假?”

  楊婉寧擺了擺手,正要說話,醫院廣播突然響了起來:“請婦科楊婉寧醫生立刻到手術室,請婦科楊婉寧醫生立刻到手術室……”

  楊婉寧愣了一下,隨即急急忙忙的跑想向了手術室,她很清楚,自己才剛下手術沒多久,居然又要讓自己過去,而且還是醫院廣播,那么病人的情況一定非常緊急,一分一秒也不能耽擱!

  楊婉寧走了,李昊也走了,陳平想了想,還是決定先去保衛處報道,不管怎么說,這工作不能丟,否則就得餓肚子了。

  唉,上門女婿不好當啊!

  尤其是作為一個沒學歷,沒背景,而且還沒工作的三無上門女婿!

  這不就被趕出來了么?

  也不知道當初楊海成是怎么想的,非要逼著楊婉寧嫁給自己,也不知道看上自己什么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楊婉寧是醫科大學的高材生,而且又是一個大美女,原本還以為是天上掉餡餅兒,可怎么也沒想到,跟楊婉寧結婚不到三天,楊海成就失蹤了,緊著著,他一手創建的海城制藥也垮了!

  整整一年的時間,楊海成杳無音信!

  在這一年里,楊婉寧直接搬到了醫院宿舍,一年里難得回家一次,只剩下他和丈母娘鐘美華在家里,陳平是受盡了白眼,各種挖苦諷刺層出不窮。

  在幾天前,鐘美華居然當著他的面給楊婉寧拉起了皮條,他忍無可忍,終于爆發了一次,結果就是被趕了出來!

  要不是遇到了李昊,給自己介紹這份工作,只怕真的就要流落街頭了……

  反正他是沒臉回陳家村去的!

  到保衛處之后,因為李昊早就打過招呼,手續倒是辦得很順暢,換上了暫新的保安制服,陳平的心終于放回了肚子里,總算是有了份工作了!

  老馬為人很和善,親自帶著陳平到了太平間的值班室,向他介紹完需要注意的事項,又囑咐之前守在這里的那個快要退休的老保安好好教教陳平之后才離開了這里。

  這工作聽起來挺瘆人的,其實根本沒什么,云海醫院的太平間,主要是臨時存放一些病逝者的尸體,而且基本上很快就會被家屬領走送到殯儀館去,至少現在,太平間里就空空如也。

  除了工資不高,工作環境有點冷之外,陳平也不覺得有什么不好的。

  而且這份工作夠清閑,有大把的時間可以做自己的事情……

  陳平相信,總有一天,自己不用再藏著掖著,到了那時,自己這二十年所學,就會是自己最大的資本,所以,他絕不能在那天到來之前荒廢了!

  花了大約個把小時的時間熟悉這份暫新的工作,陳平覺得差不多了,其實也沒什么好熟悉的,無非就是看看工作守則,再跟著學學停放尸體的冷藏柜的操作方法而已,對于陳平來說,完全沒有難度!

  教會了陳平之后,老保安就借故溜號了,反正這里有個人就夠了,新手老手沒什么區別!

  老保安剛走沒兩分鐘,陳平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爸,你怎么打電話來了?”

  陳平實在是有些意外,自從自己入贅到了楊家,陳喬就一個人住在鄉下,很少跟自己聯系。

  “你現在在云海么?”

  “在啊,怎么了?”

  “趕緊去云海醫院手術室,晚了人就死了!”

  陳平愣了一下,隨即興奮:“爸,你是說,我可以行醫了?”

  “嗯……”

  “嘟…………”

  電話那頭的陳喬也楞了一下,這小子,電話掛得這么快?

  算了,掛就掛吧,有些事,還是當面說比較好。

  手術室外面現在已經亂成了一團,根本沒人注意到陳平的到來。

  他也沒心思去跟人挨個兒打招呼,一把抓住一個醫生的的手臂就問道:“聽說手術手有個病人快死了,人在哪兒?”

  那醫生先是一楞,隨即狠狠的將他一把推開,大聲罵道:“你神經病啊?”

  這一聲吼,把所有人都嚇了一大跳,十幾道目光齊刷刷的射了過來。

  李林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他正憋了一肚子火沒處發,立刻大聲呵斥道:“又是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李院長,我叫陳平,是這家醫院新來的保安!”陳平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負責看守太平間的!”

  看著陳平那一身保安制服,所有人的臉色突然之間變得十分難看!

  病人家屬還在,這家伙居然就來收尸了!

  更要命的是,這位病人的家屬,還不是一般人!

  “你給我滾!!!”一聲怒吼有如平地驚雷,把陳平嚇了一跳。

  他扭頭看了一眼,正是之前給了他一耳光的劉芳劉會長!

  “別在這兒搗亂,你的事兒,我待會兒再處理!”李林又呵斥了一句,然后走到劉芳的身邊,心情沉重的說道,“劉會長,您也知道,任何手術都是有風險的,更何況……”

  “少給我來這一套!”劉芳一句話就把李林給堵了回去,“總之今天我女兒要是出了事,你這個副院長也別想干了,不只是你,今天參加手術的人,一個也別想跑!”

  劉芳一發火,所有人又立刻自動忽略了陳平的存在,搞得大家人人自危,憂心忡忡!

  再次被眾人無視的陳平無奈至極,但他心中想著老爸的囑咐,看來看去,終于相中一個看上去比較和善的護士,這才走到她身邊,小聲問道:“請問,有一個快要死了的病人,現在在哪里?”

  護士看都沒看他一眼就隨口答道:“手術室里現在就只有一個病人在進行搶救,好像叫做馬萌萌,唉,可惜了,才十八歲,她媽媽還是云海醫療協會會長,楊醫生這次可麻煩了……”

  陳平一聽這話,立刻就愣住了,難道說,老爸要自己趕緊來救的,就是劉芳的女兒?

  不會這么巧吧?

  不對啊,她女兒自己之前見過,雖說情況不怎么好,但也不至于要死啊!

  而且這跟楊婉寧有什么關系?

  難道說,手術過程除了問題,楊婉寧搞出了醫療事故?

  一想到楊婉寧之前那副疲態盡顯的樣子,陳平心里就是一驚!

  就在這時,婦科主任王金秀就一臉凝重的走了出來,而楊婉寧,則一臉茫然的跟在她的身后。

  劉芳和李林立刻迎了上去,不等他們開口,王金秀就緩緩的搖了搖頭!

  一個簡單的動作,就仿佛是一記重錘狠狠的敲在劉芳的心口,剛才還張牙舞爪的她身子一軟,就像是霜打的茄子似的蔫了下去……

  “王主任,真的救不活了?”

  李林麻著膽子問了一句,王金秀是云海市第一醫院婦產科主任,也是這方面的權威,聽到李林這么問,點了點頭答道:“這次手術,楊醫生她……”

  王金秀話沒說完,李林立刻用眼神制止了她!

  王金秀這才想起,病人家屬還在場,有些話是不能亂說的!

  看來自己還是來晚了一步,陳平不禁有些懊惱……

  “我的女兒啊!”

  一輛擔架車從手術室里被推了出來,劉芳立刻撲了上去,撕心裂肺的嚎哭起來!

  陳平看了一眼被白布蓋得嚴嚴實實的擔架車,也忍不住嘆息了一聲……

  又看見所有人都杵在原地一動也不敢動,想到自己職責所在,陳平主動走到了擔架車的旁邊。

  “你要干什么?”

  劉芳立刻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劉會長,請您節哀!人都已經去了,有些事,還需要您去辦,您放心……”

  “滾,你給我滾!”

  劉芳忽然站起身來,一把推向了陳平,猝不及防之下,陳平本能的側身一避,不料后背卻剛好撞在了擔架車上,而原本打算支撐身體平衡的右手,剛好的抓在了白布之下那具“尸體”的手腕上!

  只是這么一碰,陳平的臉色就是一變,緊接著便是一個轉身,一掌按在了那具“尸體”的心脈處!

  陳平根本沒有考慮到,他現在這個動作,在別人的眼里有多么的猥瑣!

  “陳平,你干什么?”李林和楊婉寧異口同聲的大聲呵斥了一句。

  “我們醫院怎么會有這種人渣,居然猥褻一個小姑娘的尸體!”

  “……”

  “啪”的一聲,陳平又結結實實的挨了一記耳光,下手的依然是劉芳!

  “把你的臟手給我拿開!”

  陳平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動作的確有些不雅,但他現在沒有時間跟他們慢慢解釋,猛的一發力,推起擔架車就朝著電梯沖了過去!

  他需要一個溫度足夠低的地方!

  而他剛剛上崗的那個地方,溫度就很低!

  陳平居然在眾目睽睽之下,搶走了剛剛死去的病人的尸體!

  所有人都被驚呆了,等到他們反應過來時,電梯門已經徹底關嚴!

  “還愣著干什么,追啊!”

  李林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被他這么一吼,一群人立刻沖向了電梯……

  陳平沒有絲毫的耽擱,電梯剛到地下室,他就推著擔架車一路沖進了太平間,然后一把掀開了蓋在車上的白布。

  緊接著就聽見了嘈雜的腳步聲!

  他皺了皺眉,立刻轉身鎖住了太平間的大門,然后才又來到還躺在擔架車前。

  躺在車上的馬萌萌此刻臉上血色全無,雙眼緊閉,嘴唇烏青,原本應該充滿了青春活力的軀體,早已沒有了一絲生氣,不管怎么看,這都已經是一具尸體。

  但是陳平知道,她還沒死!

  或者說,還沒死透。

  再一次確認了馬萌萌的情況之后,陳平深吸了一口氣,取出這二十年來從未離身的那套金針,解開馬萌萌身上的手術服,選出最長的兩根,找準方位,小心翼翼的扎了下去……

  太平間外,李林和劉芳帶著一大群人蜂擁而至,卻被一扇大門擋在了外面。

  “開門!趕緊給我開門,否則我可要報警了!”

  “來人來,給我把門打開!”

  “李院長,這門是從里面鎖上的,外面打不開!”

  “廢物,全是廢物,給我砸,給我撞,給我拆,我不管你們用什么辦法,馬上把門給我弄開!”

  “……”

  門外很快就響起了各種工具的敲擊聲,而這時,陳平也進行到了最關鍵的時候,七根金針入體,馬萌萌的胸膛已經開始微微起伏,但這還不夠!

  接下來,他要將真氣輸入到馬萌萌的體內,為她重新找回生機!

  陳平這也是第一次干這事兒,心里難免有些緊張!

  而且外面實在是太吵了,心煩意亂之下,他忍不住就是一聲大吼:“都給我安靜點兒,老子在救人!”

  叮叮當當的聲音突然就停了下來,陳平心中一寬,這群人還算識相!

  他再次收束心神,剛剛按上馬萌萌的心脈,太平間大門轟的一聲便倒塌下來!

  陳平被嚇了一跳,緊接著就看見一群人沖了進來。

  李林沖在最前頭,一眼就看見陳平的雙手正按在馬萌萌身上,稍微楞了一下之后,這位已經年過五十的副院長便是一聲怒罵!

  然后,這一幕就被更多人看在了眼里。

  一時間,群情激憤,幾個男醫生立刻沖到陳平面前,不由分說的將他按在了冰冷的地板上!

  “報警!馬上報警!”

  “這個人渣,必須讓他把牢底坐穿!”

  剛剛那一幕,劉芳也看見了,怒不可遏的她可不像其他人那樣還存著一絲理智,

     沖到被按住的陳平身邊,就是一頓拳打腳踢,直恨不得把這個惡心的家伙生生打死!

  “等等!”

  不知道哪個護士突然喊了一句,李林立刻大聲呵斥道:“還等什么?!立刻報警!”

  “馬萌萌,好像活過來了!”

  剛剛說話的那個護士出于同情,第一時間來到了馬萌萌的身邊,想要給她把衣服穿好,

     沒想到,卻發現剛剛已經停止心跳的馬萌萌,此刻居然又有了生命跡象!

  所有人都是一楞,然后立刻放棄了陳平,唰的一聲便圍到了馬萌萌身邊!

  “還有呼吸!”

  “心跳也恢復了!”

  “快,快送手術室搶救!”

  再一次被眾人忽視的陳平齜牙咧嘴的從地上爬起來,眼睜睜的看著馬萌萌又被這群人推出了太平間,

      有氣無力的喊了一句:“不能去,那兒太熱!”

  然而卻沒有一個人聽到……

  即便是有人聽到,恐怕也不會在意!

  受人鄙視的上門女婿,不被信任的救命醫生,天底下這兩個最麻煩的身份,怎么全都集中到自己一個人身上了!

  我這命,真苦啊!

  無奈之下,陳平也只好苦笑著自嘲了一句,然后就又追了出去……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寺库网1000元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