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余生陪你顛沛流離俞靜書沈柏寒番外

余生陪你顛沛流離俞靜書沈柏寒番外

二小姐的煙 著

連載中免費

《余生陪你顛沛流離》是由作家二小姐的煙所寫的現代言情作品,主角是俞靜書和沈柏寒,小說講的是俞靜書悲慘的一生貌似都在得到中失去,相戀多年的結婚對象意外被堂妹奪走,此時就在她最狼狽之際遇到了救世主沈柏寒,而她認為的大暖男俞沈柏寒實則只把她當成.......

更新:2019/10/01

在線閱讀

《余生陪你顛沛流離》是由作家二小姐的煙所寫的現代言情作品,主角是俞靜書和沈柏寒,小說講的是俞靜書悲慘的一生貌似都在得到中失去,相戀多年的結婚對象意外被堂妹奪走,此時就在她最狼狽之際遇到了救世主沈柏寒,而她認為的大暖男俞沈柏寒實則只把她當成.......

免費閱讀

  寒冬臘月,窗外飄著雪花,路面也結成了冰。

  俞展其收了工回來,掏出鑰匙準備開門的時候,里面不同尋常的安靜讓他的心沒來由的一抖。

  他的鑰匙上面有一個鈴鐺,是五歲的女兒掛上去的。

  以往只要他掏出鑰匙,不出五秒門就打開了,兩張同樣燦爛的笑臉就出現在眼前,然后在她們母女二人的歡聲笑語里走進溫暖的家。

  可是今天,他在門口站了足足有一分鐘,門,還是沒有被打開。

  俞展其心里咯噔一下,然后用最快的速度推開門,就看到自己的妻子景若初抱著女兒俞靜書在抽泣,眼眶通紅。

  而他的父母,還有他的兄嫂,則是一臉的憤恨,好像這對母女做了多大的錯事一樣。

  他搓了搓手摘掉手套放在門口的鞋柜上,笑著說道,“爸,媽,大哥大嫂,你們怎么來了?”

  說完,他又回過頭去看著自己的妻女,“靜書,媽媽怎么哭了?”

  “爸爸,他們壞,他們打我,媽媽護著我也被打了,你快看看,”俞靜書見到自己的父親回來,‘哇’的一聲哭了出來,“我剛剛看到了,媽媽護著我,伯母和奶奶便用凳子砸到她的背上,媽媽肚子里可還有小弟弟呢!”

  “切,就她那樣的也能生出兒子來?”俞展其還沒有來得及說話,就聽到嫂子李敏嗤笑著說了一句。

  俞展其的眼眶瞬間如充了血般的看向自己的父母和兄嫂,“爸,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發生了什么事你還有臉問我們?若不是你辦事不力,我和你媽怎么會在這個時間趕來?”俞父怒視著自己的小兒子,“我給了你一個月的時間讓她將房子和門面過戶到你哥名下,結果呢?要是你會辦事我也不用親自來這一趟了,這個賤人連我的話竟然也敢不聽,你今天不把她給我打到聽話,你就不是我兒子,你也不配做一個男人!”

  “俞展其,你若還是俞家的兒子,就按上次說的,把她在市里的房子和門面都轉到你哥嫂名下,你侄子快要上初中了,我打聽過了,要上榕城一中,必須得在市里有房子。”俞母說道。

  景若初沒等俞展其開口,便說道,“那房子和門面,是我爸媽留給靜書的,誰也搶不走!”

  “你嫁進俞家,那些東西自然是我俞家的,該怎么處理我說了算!”俞母大聲嚷道,隨后又看著俞展其說道,“趁著時間還早,今天就去把事情辦了。”

  同時,眼睛落在了俞展其大嫂李敏的臉上,示意她開口。

  “小叔,我和你哥打聽過了,你城里那套房可是屬于學區房,緊臨榕城最好的初高中,下半年明兒可就要升學了,你這當叔的,難道要眼睜睜的看著俞家唯一的根兒輸在起跑線上?爸說了,要讓明兒上最好的學校。”李敏知道,俞展其眼里一向沒有她這個大嫂的,所以,將俞父搬出來是最好最有效的手段。

  果然,俞父的臉色又陰沉了幾分,盯著景若初的眼神像是要吃人一樣。

  “俞家人想要出人頭地就要我景家的家業來墊腳嗎?”景若初這會兒不怕了,以往退讓的太多,現在,她不想妥協了,“俞展其,我父母尸骨未寒,俞家便打算翻臉不認人了嗎?”

  景若初面無波瀾,嘴邊依舊噙著一抹似有若無的冷笑。

  俞展其沒有說話,他自知對不起自己的岳父岳母,又不能護妻女周全,可是,與他為難的是他的父母啊?

  他怎么能反抗?

  “若初,要不你……”

  “看來,以往我退讓的太多,反而把你們的胃口養大了,”景若初截斷自己男人將要說出口的話,冷冷的說道,“你救了我父親一命,所以我替你養著這一家子吸血鬼,俞展其,我景若初命就這么不值錢,由得你俞家人作賤嗎?”

  “靜書,跟媽媽走,我們離開這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我們回自己的家……”景若初決定不再妥協。

  但她走之前,是一定會把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也一并帶走的。

  這幾年,就算她在,這一家子也不見得對她女兒有多好,如果她走了,怕是活不下去的。

  “若初,這里就是你的家,你要去哪里?”俞展其的心有一瞬間的慌亂。

  他了解這個女人。

  他看的出景若初眼里的堅決。

  也許他是做錯了,他會認錯,會找到完美的解決辦法,像以前那樣。

  “俞展其,稍后我會把離婚協議寄給你,我們,到此為止!”說完,再也不看他一眼,轉身離去。

  “俞展其,你就這么沒用,讓一個女人在你頭上拉屎屙尿了?”俞父一臉‘恨鐵不成鋼的樣子’,“去,把她給我弄回來打一頓就老實了。她想走可以,走也必須把那套房子給我留下!”

  “爸,你別生氣,我會讓她聽話的!”過了許久,俞展其才吐出這么一句話來。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這一轉身,竟是訣別。

  他再也沒有機會讓那個善良的女人聽他的話,任人宰割。

  俞靜書從夢里醒來,便再也睡不著了。

  她又夢到自己媽媽了。

  夢里媽媽不停的跟她說對不起,沒有護好她,沒有照顧好她,讓她本該在享樂的年紀吃盡苦頭。

  她其實已經記不清楚當時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了,也不記得最后爸爸有沒有聽爺爺的話,把媽媽抓回來打一頓。

  她只記得那個冰冷的冬天,她失去了母親之后,又失去了父親,然后被塞給了伯父伯母照顧。

  她從幸福的小公主變成了人見人嫌的拖油瓶,而伯父一家,卻靠著她外公外婆留下的財產,跟人合伙做生意,發了家。

  她記得,她爺爺臨終前說過她爸媽死的好,不然,俞家也不可能富貴起來。

  俞靜書冷笑不已。

  當年伯父哄著她將外公的產業交給他打理,才換來今日俞家的富貴,卻在成功躋身上流社會之后,否認借雞生蛋的過程。

  哪有這么便宜的事!

  披上外衣出了門,俞靜書徑直朝廚房走去,她現在需要喝一杯冰水,來緩解一下自己緊繃的神經。

  ‘吱啞’一聲,身后突然傳來奇怪的聲音。

  隨后響起熟悉的腳步聲。

  俞靜書的身體一僵,這是她伯父的腳步聲!

  “我的小書兒,是在這里等著伯父來寵愛你嗎?”俞敬璋一臉的壞笑朝著俞靜書撲了過來,滿身的酒味兒,“來,讓伯父嘗一下你的小嘴是不是還那么甜!”

  ‘嘔’!

  俞靜書差點沒吐出來!

  想到小時候在自己懵懂不知情的情況下被這個老男人親了,俞靜書胃里一陣翻滾。

  “伯父,伯母在你后面呢!”俞靜書不著痕跡的避開他的觸碰,朝門外走去。

  “小美人,你可別騙我,”俞敬璋根本不相信她的話,認為她是在逃避自己,“快開學了吧,學費可還有著落?來,讓我弄舒服了我給你二十萬!”

  “俞靜書你可真是饑不擇食,竟然勾搭自己的親伯父,我打死你個小狐貍精!”李敏穿著粉色的絲質睡衣,暴怒的吼道。

  一聽到自己妻子的聲音響起,俞敬璋竟然害怕的顫抖著身子。

  “老,老婆,都是她,為了學費,你相信我,我絕對沒有背叛你的心思!”

  “我回頭再跟你算賬!”李敏看了眼樓上,揪著俞敬璋的耳朵就回了自己的房間。

  對于她如此肯輕易的放過自己,俞靜書覺得奇怪極了。

  她當然沒有忽略李敏離開之時的眼神,順著她目光的方向看過去,那是俞想想的房間。

  當下,俞靜書心里就犯起一絲狐疑。

  不過很快,她就知道為什么李敏沒有鬧起來的原因。

  翌日。

  俞靜書穿戴整齊出現在俞家客廳的時候,眼睛倏地一下瞇了起來,眼神像一把利劍一樣射向在餐桌上相互喂食的一男一女。

  他們一個是自己的男朋友,榕城甚至整個濱海州最火熱的偶像明星宋一鳴,另一個,是從小和她不對付的堂妹,俞想想。

  “宋一鳴!”幾乎是在吐出這幾個字的瞬間,俞靜書已經奔到了餐桌面前,“我過生日你說在外地拍戲回不來,想我想的心都痛了,恨不能將我揣進口袋里時時刻刻在一起?宋一鳴,你在外地拍戲都特么拍到我堂妹床上去了?”

  “還有你,俞想想!這都是第幾次了,你就見不得我好,是嗎?”俞靜書杏眼圓睜,氣勢洶涌的將俞想想將要說出口的話堵了回去。

  “嚷什么嚷,大清早的,”李敏的聲音降至冰點,給了自己女兒一個安撫的眼神之后,又抱歉的看了看她的‘準’女婿,“俞靜書,你來的正好,下個星期你妹要訂婚,你給她當伴娘!”

  語氣,是跟以往一樣的不容反駁。

  俞靜書聞言,回過頭看著李敏,“伴娘?你們可真是把拿來主義貫徹的徹底了!”

  “俞靜書,你別給臉不要臉!”李敏聽到她別有所指的話,頓時就不高興了。

  “媽,這件事是我對不起姐姐了,沒有提前通知她,”俞想想拉了下李敏的手,說道,“姐姐,我要結婚了,你可以當我的伴娘嗎?”

  盡管臉上一片天真爛漫的樣子,可俞靜書知道她的內心有多惡毒。

  不是第一次了。

  搶她的衣服,玩具,同學,然后男朋友。

  不管跟她的關系再好再鐵,到最后,都會莫名其妙的成為俞想想的閨蜜,而且是在跟她反目成仇的情況之下。

  又要好戲重演了嗎?

  不過,這一次她不會再哭了。

  能輕易搶走的男人,她也不稀罕。

  “俞想想,收起你這副嘴臉,你是什么人我心知肚明,面子上的事情就不要浪費精力去維持了!”俞靜書絲毫沒有給她面子,冷漠的說道,“宋一鳴,這件事你最好給我個交代,否則,我決不輕易放過你們!”

  聽到她威脅的話,俞想想一個耳光就想甩過去。

  可是不行。

  宋一鳴還在這里。

  低下頭掩去憤怒,說道,“姐姐何必為難一鳴呢?你只要知道,我們是真愛,他將會是你的妹夫,這就夠了,不是嗎?”

  俞想想上前拉著她的手臂,像做錯事的小孩一樣搖晃著。

  俞靜書一臉厭惡的抽出自己的手,因為用力過大,俞想想順勢倒在了沙發上,嘴里發出痛苦的喊叫聲!

  “俞靜書,你還真是無法無天了!”李敏怒吼一聲,看到宋一鳴快她一步將俞想想扶了起來。

  “姐姐,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不會生氣的,”俞想想推開扶著她的兩個人,轉而拿起自己的包,從里面抽出一個信封,遞給俞靜書,“姐姐,這是我給你準備的學費,你拿去報名吧!”

  多么為她考慮的一個妹妹,可是,她卻聽出了威脅的意味,俞靜書鼻腔里發出一聲嗤笑,接過信封又看向李敏,“想用錢打發我嗎?俞想想,這件事情咱們沒完!”

  話落,她用力的將信封扔向俞想想,里面的錢散落一地,“宋一鳴,你必須給我一個解釋,否則,我不介意鬧個天翻地覆,你知道的,我什么都不怕!”

  ‘啪’!

  “現在怕了嗎?”李敏怒不可揭的甩了她一個耳光,“俞靜書,沒有我和你伯父,你也別想完成學業!”

  ‘啪’!

  俞靜書也立刻回了一個耳光,不過,這耳光是打在俞想想的臉上。

  “那我們就魚死網破吧!”俞靜書怒不可揭的說道。

  “一鳴,我,我……”俞想想委委屈屈的哭了出來。

  “你別擔心,我知道你善良懂事,不像她,”宋一鳴抬起頭來看著俞靜書,“行了,你別得理不饒人的,就算曾經風花雪月深情一片,那也是建立在我不清楚你為人的基礎之上的,現在我看清你了,所以,你好自為之吧!”

  “還有,我愛的人是想想,你也別再糾纏著不放了!”說完,扶著‘腳疼’的俞想想去了沙發上坐下。

  并且很自然的接過下人遞來的藥油,蹲下,替她揉了開。

  李敏很滿意的點了點頭,也不在意剛剛俞靜書的無禮了,畢竟,沒有她,怎么試的出宋一鳴對想想是真心的呢?

  一個身價千萬的大明星,肯低頭為自己的女人揉腳,若說這個女人在他心中沒有一點份量,那是不可能的。

  俞靜書嗤笑了一聲,“我對你糾纏不休?”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寺库网1000元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