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武俠 → 我和魔教護法有緋聞子瓊

我和魔教護法有緋聞子瓊

子瓊 著

連載中免費

《我和魔教護法有緋聞》是子瓊所著的一篇古代武俠言情小說,這篇小說主要講述的是施月一朝穿越,成了仙門三大世家之一,盧安虞家的二小姐虞青影,剛一穿越過來,施月便發現自己成了眾人眼里的笑話,作為世家子弟,她竟然喜歡上了魔教的護法姜昔玦,還被人家教主一巴掌拍暈之后扔了出來,委實有些丟人現眼,大家都說,姜昔玦對虞家二小姐可謂是厭惡到了極點,躲都來不及,施月也深以為然。可是真正見到姜昔玦后,情況似乎有點不大對,這位魔教的護法大人怎么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

更新:2019/10/05

在線閱讀

《我和魔教護法有緋聞》是子瓊所著的一篇古代武俠言情小說,這篇小說主要講述的是施月一朝穿越,成了仙門三大世家之一,盧安虞家的二小姐虞青影,剛一穿越過來,施月便發現自己成了眾人眼里的笑話,作為世家子弟,她竟然喜歡上了魔教的護法姜昔玦,還被人家教主一巴掌拍暈之后扔了出來,委實有些丟人現眼,大家都說,姜昔玦對虞家二小姐可謂是厭惡到了極點,躲都來不及,施月也深以為然。可是真正見到姜昔玦后,情況似乎有點不大對,這位魔教的護法大人怎么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

免費閱讀

  在中心大殿報完名,幾人又逛了逛魏家莊,天色就暗了,隨意吃了些東西,大家就各回各院了。

  深夜微涼,隔壁屋的何安塘已經熄燈了。

  施月也起身,吹滅燭燈,屋子頃刻間浸入夜色,好在月光很亮,并不算太黑。

  施月躺在床上有些輾轉反側。

  她在想,今天在中心大殿看到的那個人到底是不是姜昔玦。

  如果是,那姜昔玦來這兒是干嘛的?會不會波及到她?

  為什么她總能在人群里一眼辨認出姜昔玦?難道是原主的記憶在作祟?

  心里胡思著,施月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時候睡著的。

  這天晚上,她又做了好多夢,一會兒夢到自己在還是高中生在教室里上課,結果大家都叫她虞青影,她說她是施月,別人問她施月是誰。

  一會兒又夢到姜昔玦在跟她表白,她果斷地拒絕之后,被姜昔玦拿著劍到處追殺,還大聲質問她真正的虞青影在哪?

  最后,她甚至夢到了魏天書那個,穿著一身黑衣給她行禮,似乎說了些什么,不過施月醒過來的時候都忘了。

  做了一晚上夢,睡眠質量自然不好。施月有個毛病,晚上做完夢之后,白天總愛琢磨,還喜歡正兒八經地自己給自己解夢。

  正好時間還早,她坐在銅鏡前看著虞青影的臉,琢磨了半天,她審視了一下,很快發現,自己并沒有認同“虞青影”這個身份。

  在她的心底深處,施月就是施月,絕對不是虞青影。

  可此時的她還頂著虞青影地臉呢,還承著別人叫的“虞師姐”、“虞姑娘”……這樣下去不會精分吧……

  “太難了!日常流的劇情為什么我不配擁有呢?”

  施月跟隨著虞氏弟子一同進入了中心大殿,此時的中心大殿已經經過了布置,中間放著個擂臺,周圍圍了好幾圈椅子。人已經很多了,熱熱鬧鬧地。

  他們在靠近擂臺的地方坐下,沒過多一會兒,場中一陣騷動,何安塘拽了施月一下:“魏師叔來了。”

  施月順著眾人的目光看去,來人是個中年男子,穿著黃色的魏家制服,頭戴冠,正是現任玄門盟主魏伏南。

  魏天書和魏琳雅非常老實地跟在他身后。

  魏琳雅也穿上了那種黃燦燦的衣服,一臉的不情愿。

  魏伏南入座后,大家都安靜了,這氣氛有些像校長站在主席臺上準備宣布“運動會馬上開始。”

  魏伏南開口之前,又有一隊人呼呼啦啦地入場了,眾人目光都聚集了過去。

  那群人清一色的一身黑衣,神色一邊肅殺,像專門來砸場子的一樣。

  為首之人,黑衣黑發,長發用一根暗黃色的發帶束著,發帶隨著他的走動輕輕地飄動著。

  膚白如雪,眸深如墨,腰別黑色佩劍,整個人宛如從水墨畫中走出。

  這人正是姜昔玦。

  場中眾人頓時騷動了起來,誰都沒想到,拜月教的人會來。

  這下施月可以確定了,昨天她在中心大殿看見的人,就是姜昔玦。

  魏伏南的臉色有些陰沉:“姜護法這是做什么?”

  姜昔玦帶著身后的小弟朝著魏伏南的方向抱了抱拳,不卑不亢:“自然是來參加演武大會。”

  從人群中傳來了一陣竊竊私語。

  “魔教的人參加什么演武大會?”

  “演武大會那是玄門的正統,這群人來搗什么亂?”

  姜昔玦神色不變,依舊是一股子云淡風輕的冷漠:“拜月教既已與玄門簽訂停戰協議,便算得上是朋友,來參加演武大會,說得過去吧?”

  魏伏南臉色更陰沉了,半晌才道:“拜月教的朋友,入座吧。”

  于是,姜昔玦就領著一群小弟坐在了空出來的一片座位上,在場眾人均小心翼翼地向他那邊打量,他冷著一張臉,似乎并不在意。

  何安塘拐了施月一肘子:“怎么樣,開心不?”

  施月瞄了一眼距離還算遠的姜昔玦,面無表情地對何安塘道:“呵,姜昔玦而已,我都因愛生恨了,有什么好開心的?”

  話音剛落,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姜昔玦竟然朝她這邊看了一眼,隱約間似乎還皺了一下眉。

  施月:“???”

  不能夠吧,隔著這么遠,怎么可能聽得見?

  扭頭去看何安塘,這位姐姐看她的表情有些詭異。

  “干嘛呢?這么看著我。”

  “師姐,我建議你口出狂言之前先開個隔音罩,姜護法修為那么高,還英俊瀟灑風流倜儻,耳力是非常驚人的,你剛剛說的話,他肯定已經聽見了。”何安塘厚顏無恥地一邊提醒施月一邊拍馬屁。

  這一刻,施月想起了一句話:“我上輩子一定是一道數學題,太難了。”

  坐在隔壁的虞·修為同樣挺好·耳力同樣驚人·千云也聽到了這邊的動靜。

  他兇神惡煞的湊了過來:“周圍雜音這么多,耳力好又不是什么都聽,你們不叫他名字,他聽你們說話做什么?”

  說罷,虞千云往遠處的姜昔玦的方向看了一眼,哼了一聲,頭一扭,不再說話。

  經這么一提醒,施月才想起來,自己剛剛好像一不小心提了一下姜昔玦的名字。

  可是她又不知道這里面還有這么多彎彎繞繞的說法......

  仙俠世界果然不科學。

  拜月教突然出現只是一段小小的插曲,演武大會依舊有條不紊地進行著。

  這之后的流程就分外熟悉了,先是玄門盟主發言,再是三大家族代表發言。

  施月忍不住在心中吐槽,這跟前世的運動會也沒什么區別嘛!

  很快,演武大會就正式開始了,比賽順序和對手都是抽簽決定的。

  施月的比賽在上午場,對手是名穿粗布衣的散修,腰佩長劍,面容普通。

  對方看見她身上的虞家服飾時,明顯地緊張了起來。尤其是看到施月甚至連佩劍都沒帶的時候,更緊張了。

  他結結巴巴地道:“道......道友,你不帶武器嗎?”

  施月心中早有打算,她露出了一個鼓勵地笑容:“道友,在下的劍遺失了,今天便認輸了”

  是的,施月壓根沒準備出手。

  上次桃花蠱事件可以看出來,原主虞青影的實力似乎并不弱,但有刻意隱瞞的意思,她不好暴露出來。

  更何況,那些能力她其實并不能完全掌握,只有在危險關頭的時候才能被激發出來。

  比如,她直到現在也還沒學會引氣入體呢......

  霎時間,散修的表情都僵住了,隨后是欣喜若狂,甚至還跟施月說了好幾聲謝謝。

  下場之后,施月迎面就對上了虞千云的一臉嫌棄:“你還不如不報名呢,真丟臉。”

  施月挺無所謂地聳了聳肩:“總比輸好吧。”

  這之后,幾個小姐妹也陸續參加了比賽,和魏琳雅的對手是位身著金色長衫的魏家弟子,他們只過了幾招,這位大哥就輸給了魏琳雅。

  暗箱操作!這絕對是暗箱操作!

  何安塘第一場就碰上了姜暮云,結果自然是完敗。

  中午是照常地午休,吃飯,下午場快開始的時候,何安塘看起來有些興奮。

  “怎么著啊?”施月有些莫名其妙。

  “下午的第一場比試是姜昔玦的!”

  他還真準備上場啊......

  施月有些好奇地問道:“對誰?”

  “魏天書!”

  這確實是有些勁爆的,就連施月都忍不住有些好奇了起來。

  魔教護法對上根正苗紅的玄門正派的盟主之子,正與邪的對抗,黑與白的碰撞。

  刺激。

  魏琳雅也非常好奇的湊過來:“你們覺得是我哥會贏還是姜昔玦會贏啊?”

  虞千云露出了個非常酷的表情:“雖然魏師兄在我們這一輩中算是非常杰出的,但他還真的打不過姜昔玦。”

  魏琳雅一聽不樂意了:“憑什么啊?恐怕是你打不過他吧,你別亂詆毀我哥!”

  虞千云笑一聲,竟然耐心的解釋了起來:“魏師妹在俗世長大,自然對姜昔玦不夠了解,我并沒有詆毀魏師兄的意思,只是這個姜昔玦練的功法太過于邪門了。”

  “怎么就邪門了?”魏琳雅明顯不是很了解。

  “你應該知道,我們修仙之人御劍斗法時使用的氣都是來自于丹田的,而這些丹田中的氣又是來自日常打坐吐納時吸收的天地靈氣,無論天賦如何,都需要長年累月才可能做到小有成就。”

  魏琳雅點頭的時候,施月也非常認真的聽著,她早就對這些修煉的功法什么的很感興趣了,自己現在每次遇到危險的時候都是靠“虞青影的本能”來應付的,總覺得不是個辦法。

  虞千云:“所以,我們在御劍和使用術法之前都有一個先凝氣,再運氣的過程,而一個人斗法的能力就與取決于丹田中儲存的氣和運氣的速度,儲存的氣越多,能用的術法就越多,運氣速度越快,兩個術法之間的間隔時間就越短。”

  施月明白了,這往游戲里面代換就是藍的多少和讀條時間。

  虞千云還在說:“如果按照這種方法來統計實力,天賦再高也需要時間的積累才能變強,但是,姜昔玦他完全打破了這一點。”

  魏琳雅沒明白:“這還能打破。”

  虞千云露出了一個神秘的笑容:“他練的功法是不需要氣的。”

  “意念。”這次回答的是何安塘。

  魏琳雅露出了吃驚的神情:“這么說來姜昔玦還很聰明了!竟然能研究出這樣的功法來!”

  虞千云搖頭:“不是他研究出來的,是緣溪老祖,她小時候,被滅門,在逃亡過程中似乎出了個事故,導致她經脈寸斷,丹田宛如篩子,再也無法修煉,更無法凝氣。”

  魏琳雅突然笑了:“這么說來聲名赫赫的緣溪老祖其實連一些非常日常的術法都沒法使用了?”

  “嗯,她不會火球術,不會御物,沒法聚氣形成防護罩,如果從高空中摔下來,可能會被活活摔死。”

  施月覺得有些新鮮,這感覺就像是當初高中的時候,突然聽說班上的體委兼校籃球隊成員怕蟑螂一樣的新鮮。

  “但是,緣溪老祖自己創造出的這種功法不需要聚氣,只需要一個念頭,也不需要靈氣,自然不會受到丹田內靈氣儲備的限制。”

  施月點點頭,這不就是無限藍加不用讀條的buff嗎?跟開掛了似的,誰打得過?

  魏琳雅眉頭一挑,一臉嫌棄:“那魏天書不是要輸了嗎?”

  之前還“我哥”呢,這會兒就直接“魏天書”了。

  很快,比賽開始了。

  魏天書和姜昔玦都各自走上了擂臺,在場眾人都屏息凝視,緊張地看著擂臺上的兩人。

  下午場的比賽,魏伏南沒來,也不知道是有別的事情,還是不想看自己兒子輸得太慘了。

  施月有個突發奇想地念頭,她扭頭問何安塘:“為什么姜昔玦打不過緣溪老祖啊?”

  “這個......”何安塘也露出了不解到的神情。

  虞千云把話頭接過去了:“因為緣溪老祖不會走火入魔,他們功法的本質是依靠意念,倘若控制不住意念呢?”

  哦,懂了,怪不得都說姜昔玦練的那種東西不能情緒外泄,可是為什么緣溪老祖就不會走火入魔呢?真是個奇怪的人,以后會有機會見到吧?

  擂臺上的兩人已經互相行過禮了。

  魏天書:“姜護法,有禮了。”

  姜昔玦抱了抱拳,沒說話。他一身黑衣站在那,莫名讓人覺得像一把鋒利的刀,冒著森然的寒氣,那種感覺又來了,總覺得他身上的那種奇怪氣場幾乎已經遮蓋了他的五官,教人一眼看過去,第一印象并不是長相,而是一種心驚肉跳的森然感。

  他的眼睛并沒有像前幾次一樣變紅,或許那是需要什么契機,他的嘴唇輕抿著,沒有多余的表情,看著魏天書的目光里也讀不出一絲情緒。

  有一瞬間,他像個沒有感情的木偶。施月在心里這樣偷偷評價了一句。

  隨著裁判的一聲“開始”,魏天書迅速拔出佩刀向姜昔玦沖了過去,金色的刀芒包裹住了整個刀身,帶著凜然的寒氣,刀刃狠狠向姜昔玦的脖頸繞去。

  姜昔玦的佩劍是黑色的,烏黑烏黑的,沒有絲毫光澤,面對魏天書凌厲的攻擊,他甚至沒有拔劍,連劍帶鞘地朝著刀刃迎了上去。

  “叮!”短兵相接間,一股紅色的霧氣總姜昔玦身上升騰起來,把整個擂臺包裹在其中,像一張血盆大口,含住了姜昔玦和魏天書二人。

  這霧氣雖然詭異,卻并不影響視線,魏天書的刀剛一沾上那霧氣,就“鏘”地發出一聲悲鳴,金色的刀芒寸寸碎裂。

  畫面在這一刻像卡住了一樣,擂臺上的兩人都不動了,兩人維持著一個下砍,一個上擋的姿勢,似乎是在僵持。

  這場面大概維持了十秒,姜昔玦手臂微一用力向前一揮,輕飄飄的一個動作,魏天書卻仿佛受到了什么重擊,往后連退了好幾步,臉色也變得無比蒼白,施月以為他會捂著胸口“哇”的吐一口血,但是顯然,吐血沒那么容易。

  姜昔玦依舊沒說話,紅色的霧氣如潮水般流入了他的烏黑長劍之中,他再次向魏天書抱了抱拳,轉身向擂臺下走去,魏天書則維持著他那一臉便秘的表情眼睜睜地看著姜昔玦遠去。

  說實話,這場景有幾分滑稽,全場鴉雀無聲,大家都沒有想到這場比試竟然在短短的三十秒之內就結束了,直到魏天書也踉蹌著走下擂臺后,大家才反應過來。

  先是有一個人倒吸了一口涼氣,這一聲仿佛一滴水掉入了油鍋,接著全場都沸騰了起來,竊竊私語的,搖頭震驚的,所有人望向姜昔玦的目光都多了一份忌憚。

  施月不知道為什么,突然有些想笑,她想起了一句話:“嘶,恐怖如斯!”

  接下來的比試,施月看了幾眼竟然睡著了,醒過來的時候,何安塘已經走了,這個喜新厭舊的女人正和魏琳雅一起坐在中心大殿的另一邊玩,也不知道她們在聊什么,笑得一臉猥瑣,根本沒注意到施月這邊的動靜。

  本來施月也想湊過去的,但衡量了一下距離,有點兒遠,過去的話得橫跨半個中心大殿,她懶得動了。

  她開始百無聊賴地等著吃晚飯的時間,晚飯時間沒等來,一名小廝過來了,這小廝長得眉清目秀,隱約間透著股子娘。

  他沖施月擠了擠眼睛:“虞姑娘,跟我來一下,我們主子找你。”

  這模樣實在有些辣眼睛。

  施月有些不大情愿搭理他:“你家主子是誰?”

  小廝露出來了一個“你懂的”的表情,湊過來想趴在施月耳邊小聲道:“自然是姜護法。”

  姜昔玦找她?

  不能夠吧......

  找她做什么?又不熟。

  她越過半個中心大殿朝姜昔玦望去,他們之間的距離有些遠,她看不太清楚姜昔玦的表情,但是姜昔玦確實在盯著她看,隱約間似乎還皺著眉。

  這么看著她......真找她有事啊?

  施月狐疑地看了那小廝一眼。

  小廝笑得有幾分嫵媚,看得施月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或許他們魔教的人就是這么不正常呢?

  施月本來想拒絕,她并不想和姜昔玦有太多的牽扯,但轉念一想,她又實在好奇,姜昔玦找她到底有什么事兒?說不定和桃花蠱有關呢。

  強壓住心中的反感,施月從自己的位置上站了起來,對著小廝道:“帶路吧。”

  跟在小廝后面的時候,施月明顯地聞到了小廝身上的奇怪香味。

  還噴香水?一個老爺們噴你媽的香水啊!

  平時看姜昔玦清清冷冷的,怎么手底下的小廝這個德行?

  一路胡思亂想跟著小廝七拐八繞地走進了非常偏僻的小巷。

  約在這么偏僻的地方是要做什么?肯定不會是想非禮她吧......

  虞青影才是舔狗,姜昔玦可是高冷傲嬌小王子呢,怎么會突然想著非禮她。

  直到小廝突然在她前面停下來,轉過頭來一臉□□地看向她時,施月才感覺到不對。

  這人是有什么毛病嗎?

  總覺得他下一秒可能會胡亂扯開自己的衣服大喊著:“非禮了!虞家二小姐非禮了!”

  施月心說:“就算虞青影會沒品位到非禮你,我施月也不會對你有任何想法的!”

  所以這人到底是干嘛的?

  小廝一臉.笑地向施月撲了過來:“小生仰慕虞姑娘許久,奈何虞姑娘的眼里卻只有姜護法,所以小生斗膽借著這個機會想和姑娘互相了解一下。”

  施月:“?”

  了解你大爺?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武俠小說排行

    人氣榜

    寺库网1000元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