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第一婚寵腹黑寶寶全能妻全文

第一婚寵腹黑寶寶全能妻全文

妖系佛精 著

連載中免費

《第一婚寵腹黑寶寶全能妻》是作者妖系佛精所著一部長篇豪門總裁類型小說,主角是沐夏靳墨寒,講述的是:沐夏沒想到有朝一日,她會被人人畏懼的靳墨寒捧在掌心寵愛,這個男人陰冷腹黑,卻在她面前任勞任怨溫柔體貼,是孩子的緣故,還是另有圖謀,多年后的一天,沐夏發現靳墨寒的真實面目,原來他早就心悅與她,還不自知!

更新:2019/10/08

在線閱讀

《第一婚寵腹黑寶寶全能妻》是作者妖系佛精所著一部長篇豪門總裁類型小說,主角是沐夏靳墨寒,講述的是:沐夏沒想到有朝一日,她會被人人畏懼的靳墨寒捧在掌心寵愛,這個男人陰冷腹黑,卻在她面前任勞任怨溫柔體貼,是孩子的緣故,還是另有圖謀,多年后的一天,沐夏發現靳墨寒的真實面目,原來他早就心悅與她,還不自知!

免費閱讀

  沐晚冬乘勝追擊:“不過姐姐原來不這樣的,她性子倔,卻不是見錢眼開的人。昊哥哥,你還記得白澤嗎?

  去年他跟公司鬧解約,姐姐為了幫她,不惜把房子都抵押出去了,多仗義啊,現在怎么變成這樣?”

  說完,還佯裝傷心的抽了抽鼻尖。

  陸昊聽聞,突然知道怎么治沐夏了。

  白澤他怎么可能不記得,從他認識沐夏開始,那小子就沒少擋自己的路,之前顧及沐夏,他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現在,呵!

  轉身在沐晚冬額頭上親了一口,陸昊道:“晚冬,你簡直就是我的福星!”

  “我哪有!”

  羞怯的面容里隱藏的是比蛇還要惡毒的血液。

  與此同時,加長勞斯萊斯上,沐夏有點不自在的朝靳墨寒頷了頷首:“謝謝你剛才替我解圍,回頭您給我一個卡號,我把修車的錢還給您。”

  說實話,沐夏沒想到靳墨寒會幫自己,畢竟見過的兩次面都不怎么愉快,而想到自己誤認靳墨寒是家暴男,心里就更虛的連說話也沒那么硬氣了。

  靳墨寒目光淡淡的看了眼沐夏,開口問:“我缺錢?”

  沐夏一愣,靳墨寒自然不缺錢,聽說他家大到連上廁所都要開車去,能缺修車的錢?

  連忙解釋:“靳先生自然不缺錢,我不是那個意思!”

  “不過商人從來不做無利的買賣。”

  沐夏表示她非常想要收回剛才的話。

  側身看向靳墨寒,有些不解的問:“那你想要什么?”

  “送你回家。”

  語氣疏離,連目光都未向沐夏這邊看。

  沐夏心里敲成了鼓,明明靳墨寒之前還唯恐自己對他圖謀不軌呢,怎么就突然就反過來了?

  難道是有什么陰謀?

  “不用了,靳先生,我已經叫了車。”

  “取消!”

  雖然只有淡淡兩個字,從靳墨寒嘴里說出來,卻不自覺的給人一種壓迫感。

  自知再過推拒就顯的有些矯情了,沐夏只能認命的點了取消,并告訴司機她家的地址。

  車里一下安靜下來,沐夏側目看向窗外,有些恍惚。

  在曾經熟悉到骨子的城市,她卻淪落到出院要搭一個陌生人車的地步,是一種什么感覺?

  沒有人喜歡她,沒有人愛她,甚至沒有人會記得她,又是怎樣一種體會?

  疼,酸還是苦,或許都有點吧!

  “靳焱說,他很喜歡你!”

  靳墨寒突然開口,雖然看向沐夏的眸光仍舊冷淡。

  沐夏心中突然滿了一下,腦海里閃過靳焱那張別扭又萌萌的小臉,不自覺的勾起唇角:“我也很喜歡他!”

  只是話音剛落,她就想起一件事。

  連忙緊張的看向靳墨寒:“靳焱跟那些孩子打架一定是有原因的,你沒不分青紅皂白的就懲罰他吧?”

  就算不是暴力男,也很有可能會因為打架的事情懲罰靳焱。

  雖然她不知道前因后果,但不知道為什么,她就是感覺這里邊一定有內幕。

  靳墨寒瞇了瞇眼,心里泛起一陣陣的酸楚,這個女人到底是從哪里認定自己會經常對靳焱動粗?

  身體往沐夏的方向靠了些許,靳墨寒伸手將沐夏圈到車座上:“沐小姐,你以為我像你那么暴力?”

  “你說我暴力?”

  沐夏不可思議的指著自己問靳墨寒,可剛說完,腦子里就閃過剛才砸陸昊車的情況,不自主的紅了臉。

  往后退出靳墨寒的包圍圈,沐夏撇了撇嘴:“我、我那不叫暴力,充其量就是稍微過火的正當防衛。”

  “靳焱每次打架的時候也會這樣為自己開脫。”

  被靳墨寒直接說破,沐夏面子上有點過不去。

  嘴巴嘟了嘟,自言自語道:“喜歡打架還不是因為遺傳你!”

  沐夏知道自己骨子里確實有點小暴力,也知道自己是遺傳了父親的脾氣,只是在認識陸昊后,她強制把這種小暴力壓制起來,慢慢的,就活成了別人的樣子。

  而在她的意識里,靳焱喜歡打架,自然跟動不動就剪別人頭發的靳墨寒有關。

  靳墨寒聽到沐夏說的稍微一愣,半晌后,忽然笑了。

  雖然只是唇角微微一勾,可那原本冰冷的眸光卻驀然變得有了顏色。

  沐夏有些怔楞,本來就英俊如神邸的男人,在那笑容的襯托下,就像是融化的雪山,襯托的周圍竟也溫暖起來。

  連忙收回目光,沐夏的心臟砰砰直跳。

  靳墨寒頗為玩味的盯著沐夏,半晌后,薄唇輕啟:“愛打架這點,靳焱應該隨的是他母親!”

  沐夏:“……”

  想到那個已經翹辮子,啊呸,應該是想到那個已經不幸去世的母親,沐夏咬了咬下唇:“抱歉,我不是故意提起你的傷心事。逝者已矣,還請節哀。”

  靳墨寒聽到節哀兩個字的時候,眉眼間的笑意卻是再也掩蓋不去。

  “你笑什么?”

  沐夏不解。

  靳墨寒唇角噙起邪俊斐然的笑意:“我笑沐小姐醫者不自醫。”

  沐夏心中咯噔一下,想起靳墨寒剛才不問青紅皂白直接撞了陸昊的車,便已經知道他對自己的事多少有些了解,而這句話,自然也明白指的是什么。

  關于陸昊和沐晚冬,她表面上表現的有多強硬,內心就有多痛苦,就像是長在身上的毒瘤,就算是連根拔起,疤痕卻永久消除不掉。

  她深吸一口氣,又緩緩吐出。

  “靳先生,有些事情總是需要時間,不是說放下就能放下的,我……啊,鬼啊!”

  身后突然伸過來一雙手,搭在沐夏肩膀上,把她嚇的魂都要丟了,也顧不得自己剛才說了什么,撒腿就要往車下跑。

  靳墨寒連忙把沐夏拽回來,言語冷戾:“你瘋了,當自己會飛?”

  音調中帶著責備,可手卻不自主的撫了撫她的后背。

  沐夏下車的動作純屬下意識反應,她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鬼和蛇。

  恐懼的從靳墨寒的胳膊縫隙中往后看了看,她邊發現剛才那雙手竟然是靳焱的那雙白嫩嫩的小爪子。

  連忙從靳墨寒懷里起來,沐夏問:“靳焱,你怎么在這?”

  可靳焱根本就不搭理她,雙眼緊閉,搖頭晃腦,嘴里不停嘟囔著:“噓噓,我要噓噓!”

  說完,雙手放在褲沿上,作勢就要脫褲子。

  還沒等沐夏反應過來,靳墨寒就用一只手遮住了沐夏的眼睛,而另一只則朝后邊伸了過去。

  “等下!”

  話落的一刻,后排發出流水的聲音。

  沐夏幾乎能想象出靳墨寒此時的表情,肯定是黑到不行,再嚴重點,說不定都要把對方宰了。

  連忙握住靳墨寒的手:“你別怪他,小孩子尿褲子很正常,我小時候還見過一個十歲的小男孩尿床呢。”

  靳墨寒眉頭能夾死蒼蠅,盯著沐夏看了半天,惡狠狠道:“又是那個掉在地上腦積水的小男孩!”

  沐夏訕訕的笑了笑:“應、應該是吧!”

  其實她也記不太清是幾歲了,但是尿床這事肯定有。

  靳墨寒臉色鐵青,掃了眼車上這兩個同樣不讓他省心的人,厲色命令:“放手,閉眼,不許看!”

  冷冷蹦出幾個字,靳墨寒在沐夏放手的時候,抓住了尿完又閉著眼想爬回去繼續睡覺的靳焱。

  冷不丁胳膊一疼,靳焱倏地睜開眼,然而一雙大大的眼睛里全是迷茫。

  我是誰?

  我在哪?

  為什么面前這個男人就像要殺了自己似的?

  目光往前看了眼,當他看到沐夏的時候,唇角一下裂開:“仙女姐姐!”

  腦子一下子就清明了。

  聽到靳焱的聲音,沐夏下意識的睜開眼,可下一秒,一道墻擋在兩人中間,隨即冰冷的聲音從中發出來:“誰允許你睜眼的?”

  沐夏:“……”

  “靳焱,褲子給我穿好。”

  靳焱一低頭!

  媽呀,誰把水灑他小鳥上了?……

  車很快就停在公寓樓下,沐夏上了樓,身后跟了三個男人,兩大一小。

  司機把行李幫忙放好就離開了,而靳墨寒拎著靳焱的后衣領,直接進了洗手間。

  車上沒有備多余的衣服,靳焱尿了褲子,靳墨寒衣服濕一片,沐夏總不可能不讓他們進來清洗。

  把行李箱放好,沐夏的目光落在客廳墻上的相片上。

  那是去年她、陸昊和沐晚冬旅游的照片,曾經多么珍視的感情,如今,全都成為蒙塵的劣跡。

  過去摘下來,直接扔進垃圾桶,沐夏開始清理所有有關那兩個人的東西。

  而衛生間里,靳焱褲子都扒下來了,雙手垂在身側,頭低到不能再低:“爸爸,你怎么能讓我在仙女姐姐面前出這么大的丑?”

  靳墨寒根本沒看他,脫掉上衣,開始洗手。

  “爸爸,你說你是不是故意的?你不喜歡仙女姐姐,就想拆散我們,所以之前你說的那些話都是騙我的是不是?”

  “閉嘴!”

  靳墨寒有點煩躁。

  靳焱哪里會聽話,直接坐到馬桶上:“我就奇怪,一向對女人都不感興趣的你,怎么會突然關注仙女姐姐下午出院這件事,原來是你想讓我在仙女姐姐面前出丑。”

  靳墨寒有棱有角的俊顏在燈光下忽明忽暗,沒理會靳焱。

  靳焱冷哼了聲:“但是爸爸我告訴你,不管你同意還是反對,我對仙女姐姐的感情是不會變的,我……”

  突然,頭頂灑下一股涼水。

  靳焱被澆的一哆嗦,剛要發火,就聽到靳墨寒說:“叫醒你,還能進來?”

  靳焱愣了下,腦袋里出現之前他掉在地上被老爸拎進病房后發生的場景。

  三個小時前病房

  “你喜歡那女人?”

  靳墨寒面色淡淡的站在病床前,跟剛剛檢查完的靳焱對視。

  靳焱挑了挑眉:“誰啊?你是說仙女姐姐嗎?當然喜歡。”

  “喜歡哪里?”

  靳焱無語的瞥了一眼靳墨寒:“你可能無法理解那種感覺,當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我心里就特別踏實;當她為了我罵你的時候,我就知道,我就是中了她的毒,這一輩子都離不開她了。”

  “好好說話!”

  靳墨寒冷冽的聲音嚇的靳焱直接打了個哆嗦,連忙回答:“她很漂亮,而且,你不覺的她長的很像我嗎?多大的緣分!”

  靳墨寒不屑的冷哼一聲:“都毀容了!”

  “毀容又怎樣,爸爸,你別用俗人的目光評價我的仙女姐姐,那是對她的侮辱,你要穿過身體看到她的本質才行!”

  靳焱氣的就像個小壯牛,他最討厭爸爸這種霸道說一不二的性格了。

  靳墨寒聽完靳焱的話,有點愣神,或許他現在只有穿過衣服看到身體的能力。

  沉默了很久,靳墨寒冷戾的體溫才有了一些溫度。

  他幽幽的看了眼靳焱,像是下了什么生死決定一樣,淡漠開口:“如果她對你好,我同意!”

  “同意什么?同意我和仙女姐姐在一起嗎?真的嗎?”

  靳焱簡直不敢相信,這還是他爸爸嗎?

  直接站起來,在病床上蹦了幾下,可轉瞬,他又苦惱了:“可是我怎么才能跟她永遠待在一起呢?”

  “我可以讓她當你的母……”

  “我知道了,我要讓她當你的兒媳婦。”

  異口同聲的兩句話,結束在靳焱興奮的口吻中。

  回憶猛然結束,靳焱伸手拍了一下腦袋,立馬從馬桶上站了起來。

  對啊,正所謂近水樓臺先得月,爸爸這完全是為了幫助他找到真愛才沒叫醒他的,他真傻,竟然誤會爸爸!

  深深給自己偉大的老爸鞠了個躬:“爸爸,您真是我親爸!來,我來幫您洗手吧!”

  靳墨寒:“……”

  真是個傻兒子!

  于是地主家的傻兒子在洗完澡,只裹了個浴巾從衛生間出來的時候,臉上的笑容就像是已經擁有了世界上最有溫度的溫柔。

  畢竟他的愛情是經過家長祝福的。

  不過秦叔叔曾經說過,追女孩子一定要循序漸進,不能一下子太猛把女孩子給嚇跑了。

  見沐夏在收拾東西,他連忙跑過去:“夏夏,你在干什么,要不要我幫忙?”

  女孩都喜歡勤快的男生。

  沐夏聽到夏夏那名字,有點哭笑不得,看見洗的白白嫩嫩的小糯米團子,又忍不住上手摸了摸他的頭發:“已經收拾的差不多了,不過以后喊我,要在后邊加個姐姐哦!”

  “可是我不想加,我已經長大了!”

  沐夏看著靳焱故作成熟的娃娃臉,蹲下來勾了勾他的鼻子:“是長大了,打架那么厲害。”

  靳焱懊惱的抓了抓自己的頭發,白皙的臉頰隱約有些紅暈。

  “跟你說個我的秘密怎么樣?”

  沐夏笑著開口,靳焱一雙期許的目光望過去:“什么秘密?”

  他和夏夏竟然要有秘密了,這發展是不是有點太快了?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寺库网1000元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