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盛世婚寵一妻難求全文

盛世婚寵一妻難求全文

會飛的鯨魚 著

連載中免費

《盛世婚寵一妻難求》是作者會飛的鯨魚所著一部豪門總裁類型小說,主角是唐西燭何君夜,講述的是:唐西燭在一夜之間失去所有,父母因為飛機失事而尸骨無存,心愛的男友卻跟別人卿卿我我,而她唐西燭也成為他人的棋子,她究竟是愛何君夜還是依賴陸風行?而唐西燭最終選擇的又會是誰?更多精彩盡在故事遞!

更新:2019/10/08

在線閱讀

《盛世婚寵一妻難求》是作者會飛的鯨魚所著一部豪門總裁類型小說,主角是唐西燭何君夜,講述的是:唐西燭在一夜之間失去所有,父母因為飛機失事而尸骨無存,心愛的男友卻跟別人卿卿我我,而她唐西燭也成為他人的棋子,她究竟是愛何君夜還是依賴陸風行?而唐西燭最終選擇的又會是誰?更多精彩盡在故事遞!

免費閱讀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我們快去吧,等會我還有事去辦。”虎子撓撓頭,他就是個大老粗,當然不會想到唐西燭的想法,只是覺得她有點奇怪。

  唐西燭也沒計較,想著等會看到陸風行了直接問他就是。

  “虎子,今天人很少啊,沒上班?”

  正常的情況不可能會這么點人,唐西燭心里有點不安,聽著她的話,虎子頓時停下來滿臉嚴肅的看著她,讓唐西燭跟著緊張了下。

  “怎么回事?”

  “噓,你小點聲,可千萬別在老板面前說這個。”虎子做了個噓的手勢,非常擔心的看著唐西燭,怕她不明白還是多說了一句:“最近咱們好幾個店都被查了!”

  原來是這樣,怪不得沒人呢,唐西燭點頭表示知道了,打發了虎子就自己過去天一號房間,陸風行喜歡這個地方,所以每次都是這兒。

  “砰砰砰!”

  唐西燭站在門口敲門,沒一會就聽到了腳步聲,然后是陸風行的一張臉,有些說不出的感覺。

  “進來吧!”隨意的說了句,陸風行就自己坐在沙發上,茶幾的煙灰缸里都是煙頭,他這是抽了多少煙?因為被查的店嗎?

  唐西燭跟著坐下來,就看到陸風行又點燃一根煙,“來的挺快的!”

  “你怎么知道我今天會來?”唐西燭沒有繞彎子直接問了出來,她確實很好奇陸風行為什么會知道自己要過來。

  用力吸了口煙,他才笑了起來:“我不知道,猜的,畢竟你現在有點難繼續下去呢,是不是啊小白?讓我猜猜,你這次是想讓我幫忙的,對不對!”

  被猜中想法,唐西燭也沒有任何尷尬,很大方的承認了:“是,我不知道怎么做,請老板指點迷津!”

  “小白啊小白,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你現在已經入局了,所以一切只能看你自己,明白嗎?”陸風行靠在沙發上,一副頹廢的模樣,看著讓人莫名的無奈。

  明白什么?她明白還會跑過來找陸風行么。唐西燭心里吐槽了一句,還是不恥下問,這可是非常重要的事。

  “那天的事你做的不是很好嗎?還有這個手鏈,你也可以適當的利用一下,女人做的事,難不成還要我教你不成?”

  陸風行瞇著眼,手在她手腕處的手鏈停了下來,良久都沒轉移目光。看著唐西燭還是迷茫不懂,陸風行只能嘆氣,打電話讓麗娜過來跟唐西燭好好說一下。

  請教完了麗娜,唐西燭直接回去家里,她要等何君夜回來。

  提前做了很多準備,甚至手里還有一包藥,麗娜說這個保管心想事成,雖然她沒說可是唐西燭也明白一定是那種藥。

  “君夜,你回來了!”

  唐西燭正發呆,就聽到開門聲,趕緊跑過去接著何君夜的外套放好,這才陪著他一起坐在沙發上。

  躺在何君夜身上,唐西燭感覺莫名的滿足,“君夜,這段時間,可以多陪著我嗎?”

  她抬頭可憐巴巴的盯著何君夜,何君夜原本想拒絕,畢竟結婚要忙的事很多,可是看到唐西燭這樣撒嬌,他還是沒法拒絕。

  “嗯,我盡量。” 何君夜妥協了,他覺得自己愧對唐西燭,所以多陪她一段時間也好。

  “你真好。”

  唐西燭笑了笑夸獎了一句,何君夜卻仿佛看到了唐西燭的影子,她也說過:你真好。

  一瞬間何君夜全身冰冷,伸手把唐西燭推開,而他急匆匆的站起來。

  “君夜,你怎么了?”唐西燭自然感覺到了何君夜一瞬間的變化,難不成自己那里出錯了?想了想,也就說了一句他真好。

  “我們去吃飯吧!”

  何君夜掩飾自己的情緒,瞄了眼唐西燭看到她并沒有發現,這才放心下來。

  “好啊,我換套衣服,你等我。”

  唐西燭開心的從沙發跳下來,跑去房間換衣服,挑了好幾套都不滿意,最后還是何君夜幫忙選了一件淡粉色的裙子。

  “君夜,這個會不會太嫩了點?”唐西燭看著鏡子里的女人,平淡無奇的臉,再加淡粉色裙子,怎么看都是格外的怪異。

  何君夜搖搖頭:“不會,你本來也不大。”

  以前她也不喜歡這種粉嫩的衣服,雖然很有少女心,可是唐西燭覺得跟自己不搭配。

  “君夜你喜歡這種風格?”

  “什么風格?”

  “就是這種粉粉嫩嫩的!”

  不然為什么柜子里的衣服,全部都是這種軟妹子的風格,難道是別人買的!

  “隨便買的。”

  何君夜有些尷尬,這讓唐西燭更快確定了內心的想法,衣服是別人買的,她頓時全身不舒服起來,怎么都不得勁兒。

  跟著何君夜吃了飯,唐西燭按照麗娜教自己的方法,換了性感的裙子衣服,然后主動去撩何君夜,他果然把自己當成了唐西燭,口里一直喊著她的名字。

  早上,何君夜醒了,唐西燭撐著下巴看他:“君夜,你很喜歡唐西燭嗎?”

  “怎么忽然提起她了?”何君夜有些僵硬,卻還是好奇,現在他已經不會那么夸張,在唐西燭提起來這個名字的時候,忽然生氣。

  “你昨晚一直喊她,后來做夢也是在喊著唐西燭,君夜,她是誰?”

  唐西燭控制不住自己那顆瘋狂跳動的心,還有那些呼之欲出的答案,她努力的想隱藏情緒,卻那么的無力。

  何君夜的眸子底似乎出現一絲迷茫,卻猛然清醒過來,從床上坐起來,開始穿衣服,就像忽然發現自己的荒唐一般。

  看他這樣,唐西燭忍不住想笑,何君夜不會還想著為唐西燭守身如玉吧,因為碰了自己,所以他害怕了。

  “君夜,你怎么了?”唐西燭撲過去從背后抱著他,溫和詢問,她怎么會讓他這樣輕易的逃開。

  感覺到他身體的僵硬,唐西燭唇邊的笑越發的明媚:“是我讓你感覺不開心嗎?”

  “別亂想,你很好。”何君夜搖搖頭,嘆了口氣,手放在唐西燭的手上,并沒有拿開,“等會我有事出去一趟,你……”

  何君夜這是想讓自己在家?他說的有事恐怕是跟他未婚妻的事吧。

  “我等會出去找工作,君夜你就別擔心我了,快起床吧,不然你的客戶可要等你了。”唐西燭笑著讓他起床,而她自己也去洗澡換衣服,倆個人差不多同時好了。

  唐西燭挑眉看著他:“不介意捎帶我一段路吧!”

  “嗯,你去哪兒?”

  “世貿大廈!”

  聽著唐西燭去世貿大廈,何君夜眉頭稍微皺了皺,又很快撫平:“剛好順路!”

  “真棒。”

  唐西燭歡呼一聲,踩著高跟鞋跟在何君夜身邊,直接坐在了副駕駛位置上,哼哼唧唧的看著外面,仿佛心情很好的樣子。

  到了地方,何君夜先下車等著唐西燭,唐西燭揮揮手跟他告別:“何先生,預祝我成功!”

  “好!”何君夜被唐西燭的笑感染了,嘴角也掛著淡淡的笑,唐西燭揚了揚頭走過去,將他的領帶幫忙整理好:“君夜,你的領帶偏了。”

  “嗯,辛苦你。” 如此親昵的動作,何君夜也沒有反抗,反而十分配合,唐西燭有些詫異也沒多想,這一幕她知道,會有人告訴他的未婚妻。

  告別了何君夜,唐西燭就去了世貿大廈頂樓,那邊是她跟陸風行約定好的地方。

  沒想到陸風行已經提前到了,坐在椅子上悠閑的聽著歌,手里還拿著一杯果汁喝著,看起來還是一副不錯的畫面,唐西燭忍不住拿出手機拍了下來。

  “小白來了,快坐!”

  陸風行聽到快門聲瞥了眼就發現了唐西燭,立刻笑瞇瞇的招呼她。

  “你來的挺早,”唐西燭點點頭坐在陸風行旁邊,跟著他一起看風景,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仿佛倆個人就是見面純聊天。

  “陸風行,你這次到底又要干嘛?有事直接說,不然等會被何君夜看到就完了。”

  她可是沒忘了現在自己的任務,更是提醒陸風行,不要得意忘形,畢竟這件事也是陸風行要她做的。

  陸風行聳聳肩,“還真是沒情調,你也知道上次被查了好幾個,所以這邊公司就交給你負責吧,我相信你的能力!”

  公司?陸風行還有什么公司,唐西燭有些懵,隨即看到陸風行遞過來的平板,這才明白了,原來是影視娛樂公司,沒想到這居然是陸風行的。

  “沒開玩笑?你也不怕我給你虧了!”唐西燭咋舌,她可沒什么管理公司的經驗,她的本職可是個醫生啊。

  “虧著玩也行,這是經理電話,我已經交代過,以后你就只能過去。”陸風行又給了一張名片,還不忘在她耳邊說道:“放心,沒人知道這是我的!”

  聽著陸風行的話,唐西燭更加感覺懵,她不會管理,陸風行到底想干嘛!

  “小白,你怎么這么死腦筋,你現在和何君夜一起,總不能沒工作吧!”陸風行恨鐵不成鋼的說道,唐西燭真是太難教了。

  工作!唐西燭忽然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老板,你這個先留著,我可以去何君夜身邊工作,到時候不是更快方便?”

  “他會同意?”

  陸風行覺得一定不行,何君夜不像這種會吧一個女人放眼皮子底下的人。

  唐西燭卻勾唇笑笑:“試試不就知道了?”

  “那我就拭目以待,看看我們小白是怎么拿下何君夜這個面癱臉的。”

  陸風行壞笑幾聲,起身往下面走去,留下唐西燭一個人在頂樓坐著。

  還別說,頂樓的風景很好,風吹過來臉上涼絲絲的,可以讓人越發的清醒,唐西燭忍不住上去了天臺邊上,真想體會一下飛翔的感覺。

  粉色的裙子在空中飛揚,唐西燭閉著眼感受著這種氣氛,想讓自己的心慢慢的沉靜下來。

  “上面好像有個人啊,不會想不開吧?”

  “啊,有人跳樓了!”

  “天哪,這是怎么了?跳下去會死吧!”

  “快打110,120!”

  世貿大廈很快就被圍了起來,甚至還有人拍照片發了朋友圈,微博,世貿大廈頂樓有人輕生的消息,瞬間占據了熱搜。

  大家都紛紛猜測這個人輕生的原因,而唐西燭卻全然不知,因為自己的舉動,驚動了那么多人。

  “啊,君夜,真的有人!”何君夜懷里的女人忽然驚呼一聲,指著頂樓的地方。

  “我看看。”何君夜還以為大家看錯了,可是在看過去,他瞬間不淡定了,居然是唐西燭,這個女人是瘋了嗎?還是不要命了?

  他的不對勁,讓懷里的女人有些懷疑。

  “君夜,你怎么了?”

  “沒事,我去看看,你在這等我!”

  何君夜搖搖頭,安頓好了未婚妻,這才跑去頂樓,這會頂樓已經有保安偷偷摸著上來,可是怕驚到唐西燭,所以都沒有開口。

  “她在這兒多久了!”何君夜一上去就看到猶豫不前的保安,趕緊詢問。

  保安看到有人來了,頓時就像找到救星一般:“你認識嗎?她好久了,一直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們不敢過去,怕……”

  “讓開!”

  何君夜氣的推開保安,朝著唐西燭走過去。

  她似乎閉著眼不知道在想什么,何君夜感覺自己的呼吸都在發緊,好像莫名其妙的有點在意這個女人了!

  “陸白碎,”

  何君夜不敢大聲說話,只能溫和的喊一聲,畢竟他也怕唐西燭會想不開跳下去。

  閉著眼安靜的唐西燭忽然聽到何君夜的聲音,她以為自己幻聽,可是想想不對,他叫自己“陸白碎”!難道他來了?

  “君夜,你怎么來了?”

  唐西燭終于睜開眼,就看到何君夜一臉警惕的盯著自己,而他身后還有幾個保安,這是發生什么事了?

  “你先下來。”何君夜努力讓自己冷靜,他真怕自己回忍不住過去掐死這個女人,她怎么可以這樣輕視自己的生命。

  下來?唐西燭瞥眉,視線無意中掃到了底下,黑壓壓的人群,似乎正對著自己指指點點。她轉頭看了眼何君夜,還有那些保安,心里頓時出現一個荒謬的想法!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寺库网1000元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