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寵婚來襲蘇家萌寶太難撩小說

寵婚來襲蘇家萌寶太難撩小說

紅樂 著

連載中免費

最新豪門總裁小說來襲,《寵婚來襲蘇家萌寶太難撩》正在火熱連載中,小伙伴們一起來看看吧,該小說由作者紅樂傾心創作,主角是蘇潤溫沉,講述的是:在外人眼中,蘇潤不過是溫家隨手撿回來養著的小寵物,但在溫家家主溫沉眼中,她是他的心尖寶,可是他不過是晚回來一步,卻弄丟了他的寶貝四年,再次相遇,蘇潤帶著兩個萌娃,溫沉失而復得,再不放手…

更新:2019/10/08

在線閱讀

最新豪門總裁小說來襲,《寵婚來襲蘇家萌寶太難撩》正在火熱連載中,小伙伴們一起來看看吧,該小說由作者紅樂傾心創作,主角是蘇潤溫沉,講述的是:在外人眼中,蘇潤不過是溫家隨手撿回來養著的小寵物,但在溫家家主溫沉眼中,她是他的心尖寶,可是他不過是晚回來一步,卻弄丟了他的寶貝四年,再次相遇,蘇潤帶著兩個萌娃,溫沉失而復得,再不放手…

免費閱讀

  溫沉素來情緒掌控自如,現在也遮掩不住的詫異,臉色發白,看起來冰沉可怖。

  小圓圓皺眉,盯著他仔細的瞧著。

  是個很帥很帥的叔叔,她從沒見過這么好看的叔叔,可是他身上是帶了冰塊嗎?

  小圓圓覺得好冷,尤其叔叔樣子兇兇的盯著她,她怎么覺得好熟悉呀?

  忽而,腦海里閃過團團的臉,團團生氣時盯著人的樣子,和這個叔叔好像呀!

  腦海里靈光一閃,圓圓對著叔叔咧著小嘴就笑了。“蜀黍,你喜歡圓圓的芭比嗎?”

  圓圓……

  溫沉喉結滾動,湛黑深邃的眼神,一瞬不瞬盯著面前的小奶包子。

  越看越像,粉團粉團的,她的縮小版。

  他不信世界上還有人會長得如此像,這個孩子肯定和她有關系!

  小圓圓指著他手里的芭比,“蜀黍,芭比可以給你哦,但是圓圓有條件的哦,做生意禮尚往來嘛,我把我心愛的芭比給你,你跟我回家見團團好嘛!”

  團團?

  處于震撼中的男人倒是聽見了這關健性的名字。

  眼眸闔動,溫沉看著小圓圓,“團團是誰?告訴叔叔,你媽媽叫什么名字?”

  “團團是我的弟弟呀,我們是一起從媽咪肚子里掉出來的哦,蜀黍,你長得和團團很像哦!”

  溫沉呼吸發緊,從孩子的話里,他猜到這是一對雙胞胎……

  四年前她不告而別,而他尋了她四年,竟從來沒有想過,會先找到她的孩子。

  她結婚了?和別人有了家庭有了孩子?

  怎么可能,怎么可以?!

  溫沉臉色越發冰冷,周身像是布滿了碎冰,盯著小圓圓的目光,逐漸冰冷,森然。

  小圓圓感覺到叔叔盯著自己的眼神越來越兇了,她愣了,傻乎乎看著他,眼淚已經在眼睫毛上掛著了,委屈又怕怕的。

  那委屈得要哭的小模樣,令溫沉瞬間有些手足無措,素來冷硬發號司令慣了,想表達一句‘別哭’,說出來卻是:“眼淚憋回去。”

  小圓圓被他一喝,下一秒,一串晶瑩瑩的豆珠子順著大眼睛的邊沿掉下來。

  小肩膀也抖了起來,可委屈可委屈眨巴著眼睛望著他。

  溫沉頭疼,瞧著那串串的水珠子,覺得自己做了十惡不赦的事。

  “圓圓!”

  電梯那邊忽然傳來女人的呼喊聲,清亮無比,語氣十分焦急。

  溫沉卻在那一瞬如同被巨雷擊中,視線僵硬的望向那聲音傳來的方向——

  蘇潤牽著團團,一出電梯就看到女兒被幾個大男人圍著,那小背影一抖一抖的,分明是在哭。

  “媽咪!”圓圓回頭看見媽咪,哭著跑了過來,張開小手臂抱住了媽咪的雙腿,“嗚嗚,媽咪那個蜀黍好兇,他搶走我的芭比,還瞪我……”

  溫沉起身,喉結一再艱難的滾動,漆黑的瞳孔再無他人,深深的刻印著眼前只隔著他幾米遠的女人的臉。

  是她,真的是她……

  李子杰也愣住了,看清蘇潤的臉時,幾乎是控制不住的喊了聲:“小姐!”

  蘇潤無暇顧及溫沉和李子杰的情緒,心思都在哭得委屈巴巴的小女兒身上。

  抱著女兒哭得顫抖不已的小身子,她心疼極了。

  她平日里脾氣挺好,可前提是不能欺負她的兩個寶貝兒。

  等把女兒哄安靜了,她把女兒交給團團,“團團你是哥哥,照顧好妹妹,媽咪去幫妹妹把芭比拿回來。”

  團團點頭,牽緊妹妹的小手,另一只手從口袋里掏出小方巾,給妹妹擦眼淚鼻涕……

  蘇潤朝著溫沉走來,步伐邁得快,一雙清亮眼眸早已布滿了怒意,那母雞護崽的強悍氣勢,又是他從未見過的陌生……

  蘇潤在溫沉跟前三步遠的地方停下,男人生得極高,一米八是有的,而她一米六五的個子,在他面前儼然成了一個小矮子。

  走近了,她才看清這人的樣貌,著實驚艷。

  深刻立體的五官,墨眉微蹙,狹長蘊藏著銳利的深邃眼眸,盯著她一語未發,宛若那黑夜中的鷹,冷傲孤清卻又盛氣逼人,孑然間散發的是傲視天地的強勢。

  要換成平時,蘇潤早就被這氣場震懾得頭都不敢抬,可今天為了寶貝女兒,她告訴自己,不能慫!

  一個大男人欺負小女娃算什么?

  蘇潤微揚著下巴,一雙大眼不甘示弱的盯著溫沉,清了清嗓子,態度強硬:“這位先生,請你把我女兒的玩具還回來,并且跟她道歉!”

  她的眼睛如同當年一樣干凈明亮,只是那眼中除了憤怒再無其他……

  人就在他面前,可她看他的眼神,卻是如此陌生。

  溫沉察覺到她的異常,微微蹙眉:“那兩個是你的孩子?”

  蘇潤覺得這男人看著人模人樣的,瞧著這身打扮,想必也是非富即貴的大人物,怎么就問了她這么沒有技術含量的問題呢?

  她有些不耐,“這位先生難道還要我出示這兩個孩子的出生證明?”

  “如果你能出示,那最好不過。”

  “……”蘇潤咂舌,盯著男人認真嚴肅的臉,一時間還真不知該怎么接這話了。

  李子杰看不下去了,往前走一步,對著蘇潤恭敬勸道:“小姐,你快別鬧了,先生這四年找你不容易,現在既然重逢了,不管你們之間有什么誤會,都心平氣和的坐下來聊一聊……”

  “子杰。”溫沉喝住李子杰。

  李子杰連忙低頭,不敢再多言。

  蘇潤聽得一塌糊涂,還沒反應過來李子杰那些話,又被溫沉肅殺的神情嚇得腿根子發軟。

  好吧,今兒算她倒霉,遇到了這種仗勢欺人蠻橫不講理的,想到自己一個女人家帶著一雙兒女無依無靠的,她認慫了。

  “行了,芭比你喜歡你留著吧!”蘇潤避之不及的看了溫沉一眼,轉身疾步朝兒女走去。

  “媽咪,我的芭比……”圓圓眼睛紅紅的盯著溫沉手里的芭比,不甘心又委屈。

  蘇潤一手牽著一個孩子,趕緊往旁邊側門走,不忘安慰女兒:“圓圓不哭,媽咪今天設計稿賣錢了,回頭媽咪給你買一個新的,那個叔叔啊,他好可憐的,喜歡芭比沒人給他買,咱們就送給他吧!”

  團團不說話,心中暗暗嘆息,明明是媽咪自己慫怕那個叔叔……

  圓圓吸了吸鼻子,雖然很舍不得,但也覺得叔叔好像真的很喜歡芭比,媽咪說叔叔喜歡卻沒人給買,那不是好可憐?

  “媽咪,芭比我不要了,給蜀黍吧,看在他那么可憐的份上,我不生他氣了!”

  “圓圓真棒,有愛心的小朋友才是最可愛的哦!”

  圓圓被夸,小包子臉頓時笑開了,牽著媽咪的手蹦跶跳著:“那媽咪你等下要給我買個更大更漂亮的芭比哦~”

  “好好,媽咪給你買……”

  團團沒有心思理會媽咪和妹妹的談話,小手被媽咪牽著,時不時回頭去看身后。

  那個高大的叔叔,分明和他長得很像……

  眼看著母女仨就要從旁邊側門離開,李子杰焦急的看著自家總裁:“先生,你好不容易找到小姐了,怎么不攔下她……”

  “她不記得我了,”溫沉盯著那三道消失在側門口的大小身影,目光一點一點灰敗,像黑洞一樣的空曠迷茫。

  李子杰一時間啞語,即便難以置信,可剛才看小姐的表現,他也不可置否,小姐確實和以前大不同。

  “馬上派人暗中跟蹤他們,查清楚到底這四年在她身上都發生了什么,最遲明天我要拿到結果。”

  李子杰頷首:“是!”

  從歐圣離開后,蘇潤先帶著團團和圓圓去就近的大超市買了芭比娃娃,還給倆孩子買了不少小零食,又帶他們去就近的街道逛了逛。

  兩個貼心的小棉襖,在街邊幫她賣首飾,一個嘴巴甜會做生意,一個智商高會算賬,蘇潤只管在旁邊看著孩子別被人抱走就行。

  下午四點,母子仨大豐收的回到碼頭。登船后,在船上有許多要去雙魚島游玩的游客,剩下的首飾全賣光了。

  四點四十分,蘇潤手里提著兩大袋東西,身前團團和圓圓蹦跶著,到了他們租住的小民房樓下,葉大娘臃腫的身影不知何時已經堵在樓梯口。

  團團和圓圓看到葉大娘,臉上開心的笑容頓時消失,轉身跑到媽咪身邊,兩雙大眼睛盯著葉大娘。

  蘇潤有些尷尬,孩子再聰明到底也還是孩子,不懂隱藏自己的情緒,可她做媽咪的,得抓他們的禮儀。“團團,圓圓,看到葉奶奶怎么不叫人,這樣沒有禮貌哦!”

  團團一聲不吭,圓圓有話直說:“媽咪,葉奶奶兇,我怕……”

  蘇潤無奈笑道:“葉奶奶只是說話嗓門大,她人很好的……”

  葉大娘雙手叉腰,鼻孔里哼的一聲,“別給我來這些糖衣炮彈,你這倆孩子精得跟鬼似的,他們心里明白我不是他們的奶奶,我也不稀罕,趕緊的,五千塊拿來我也好走人,省的你們也煩!”

  蘇潤為難,她總共也就七千多,這里面還包含孩子們下學期學費。

  “能不能先拿兩千,孩子還要交學費……”

  “沒得商量,你們母子仨占我兒子便宜還少啊!快給錢!”葉大娘理直氣壯的說道。

  團團抬手拉了拉媽咪的衣擺。

  蘇潤低頭,看見兒子在對她搖頭,她抬手摸摸兒子的頭,笑道:“不怕,媽咪會處理好的。”

  她從包里拿出現金,數了五千給葉大娘。

  葉大娘抓過錢,當著蘇潤的面清點起來,數完后,不屑的朝蘇潤冷哼一聲,轉身走人之前,還要刻薄的數落幾句:“帶著兩個拖油瓶還想占我兒子便宜,真不要臉,來了這么些年,也不見有人找,肯定是沒人要!”

  待葉大娘走遠了,圓圓氣得朝葉大娘的背影做鬼臉,罵她:“胖巫婆!”

  蘇潤嚴厲喝訴,“圓圓,不可以罵人。”

  圓圓覺得很委屈,“媽咪,是她先罵我們的,還有我們為什么要她錢,那是我們辛苦賺的!”

  “媽咪不是說過了嗎?青葉叔叔收留了我們,是我們的恩人,現在他出海不在,葉奶奶是青葉叔叔的媽媽,葉奶奶一個人沒有什么收入,我們給她錢也算是幫青葉叔叔啊!”

  “可是她前幾天才找我們拿錢,而且她拿錢都是去賭博,輸了又來找我們拿……”圓圓說著眼眶就紅了。

  她和團團那么努力幫媽咪賺錢就是不想媽咪那么辛苦,可是錢被葉奶奶拿走了,媽咪晚上又要熬夜加班了。

  蘇潤心疼的摸摸女兒的頭,“圓圓不哭,錢沒了還能再賺的,可是欠的人情不還,媽咪一輩子會不安心的。我們做人要知恩圖報的,再說青葉叔叔快回來了,等他回來了,葉奶奶就不會找我們要錢了。”

  團團不說話,走過來一手握著媽咪的手,一手握著妹妹的手,小臉沉沉的,眼眶也紅。

  要是他們有爹地就好了,爹地一定不會讓媽咪這么辛苦賺錢的。

  那個和他長得很像的叔叔,他要想個辦法找到他……

  夜晚,母子三人躺在一米五的床上,床的一邊貼著墻壁,兒子睡在睡里面,女兒睡中間,蘇潤睡外邊。

  給孩子們蓋好被子,她關了燈,“今晚想聽什么故事呀?”

  睡前故事,這是老規矩。

  圓圓小胳膊被旁邊的哥哥一抓,她唔的一聲,懂哥哥的意思了。

  “媽咪,圓圓不想聽故事,圓圓想爹地……”

  蘇潤心‘咯噔’一下,黑暗中無奈扶額,每次葉大娘罵他們是沒人要的,孩子們都會敏感難過,就吵著她問爹地的事情。

  她也是謊話說多了,張口就來:“媽咪不是說了嗎?媽咪從前生活在火星哪,幾年前媽咪來地球玩,飛船故障墜落在海上,是青葉叔叔救了媽咪,可是飛船壞了,聯系不到火星上的爹地,所以只能隱姓埋名暫時帶著你們生活在這里呀!”

  團團直翻白眼,忍著沒吐槽揭穿媽咪的謊話,他才不信有什么火星人,可是妹妹每次都被媽咪糊弄過去。

  “那媽咪你不見了,在火星上的爹地不著急嗎?”

  “……你爹地他……肯定要著急啊!他肯定會坐飛船來找我們的呀,可是宇宙很大的,地球也很大的,爹地找我們也算需要時間的嘛!”

  圓圓嘟著小嘴,氣得不輕:“爹地好笨哦,圓圓都已經這么大了,他還沒找到我們,再這樣笨下去,圓圓都生氣了!”

  蘇潤尷尬,抬手拍拍輕輕的給小女兒拍拍,“圓圓不要生氣,再給爹地一點時間,現在睡覺,你看看哥哥都好乖沒說話睡覺了呢!”

  “……”

  團團在黑暗中又翻了個白眼,他才沒睡覺,沒找到爹地,他怎么睡得著哦!

  ……

  直到兩個孩子都睡著了,蘇潤才悄悄起身,怕女兒翻身掉下床,她用被子和枕頭堆在床沿邊,然后輕輕開門走出來。

  夜深了,十幾平米的小客廳,女人纖弱的背影在小臺燈的光圈中忙著趕制手工首飾。

  ……

  清晨四點半,天邊露了魚白肚。

  小鬧鐘響了,床里邊小小的身體跳坐起來,爬起來抓過鬧鐘,手忙腳亂的關掉。

  看了眼還在呼呼大睡的媽咪和妹妹,團團松了口氣,小短腿小短手并用,順利下了床。

  五點十分,碼頭已經很熱鬧,島上趕著要去市里早市的居民們一個個早買好票,等著開船。

  團團帶著淺藍色的太陽帽,身著長袖格子小襯衫,深藍色七分牛仔褲,一雙小球鞋是新的,背上背著印著超級飛俠的兒童背包,邁著急切的小步子,到了買票窗口。

  “姐姐,我買票。”

  賣票的小姐姐聽見聲音卻沒看見人,疑惑四處張望,站起身來才看到是團團。

  ‘團員龍鳳胎’在雙魚島可是人人知曉,賣票的小姐姐笑道:“團團今天又要和媽咪去市里啊?”

  團團嚴肅著小臉,“對,三張。”

  島上的居民都知道團團不愛說話,今天能聽到小冰山說話,小姐姐覺得那是相當榮幸了!很快打了三張票,“給你,一張成人票,兩張兒童票,拿好別丟了哦。”

  團團拿好票,又十分難得的朝賣票的小姐姐揮手:“謝謝,再見!”

  轉身小短腿跑得賊快,身后賣票的小姐姐沒忍住拍了小帥哥的背影,趕緊發了個朋友圈——

  ‘今天團爺開尊口了,是不是要發大運了我?’文字下面附上團團奔跑的小背影。

  ……

  上午七點半,憑著記憶,學著媽咪平日打車的語氣,團團總算順利打到車抵達了歐圣大廈。

  付了錢下車,團團站在大廈門口,仰著小腦袋望著壯闊的大廈,小眉頭皺成團。

  那天就只在這里見過那個叔叔一次,也不知道叔叔還在這里嗎?

  七點四十分開始,開始不斷有穿著工作制服的男女陸續走進大廈。

  團團蹲在大門邊,仰著頭,漆黑的大眼睛不斷的掃過那些走進去的人的臉,一個個看清了,一個個排除了……

  八點一到,就不再有人往大廈內走,團團心中一陣失落,大眼睛發紅。

  沒有找到那個叔叔,看樣子他不在這里上班……

  有些不甘心,他想進去大廈內找前臺小姐姐問一問,這時,身后傳來一陣車聲,團團回頭,幾秒后,看清了車上下來的男人的樣貌,他呆住——

  溫沉從車內下來,朝大廈內走。

  李子杰恭敬的跟在他左后方,保持著和他一樣的步速,跟他匯報:“先生,都安排好了,雙魚島那邊負責人也交涉談判好了,說一切都會配合我們,就等我們這邊過去。”

  溫沉面容寡淡,剛要踏上第一個臺階,忽而長腿一頓,深眸盯著站在大廈門口的小身影。

  薄唇一勾,“倒是有人比咱行動還快了。”

  李子杰不解,抬頭看溫沉,然后順著他的目光望過去……愣住,眨眼,似乎像是不敢相信般,又抬手擦了擦眼睛,“先生,這是……”

  溫沉站在臺階下,隔著五個階梯,視線算是相持平的,所以團團不用仰頭與他對視。

  酷似的五官,同款神情,但凡沒瞎的,都能看出這是溫沉的種。

  從昨天在這里見到他們母子三人,溫沉已經讓李子杰用最快的效率去查清這四年到底都發生了什么。

  查到的結果也印證了他的懷疑,四年前蘇潤遇難僥幸被雙魚島的漁民搭救,醒來后卻失憶,更叫他揪心的事,當時的蘇潤已經懷孕了,大難不死,這對龍鳳胎也堅強,平安出生……

  溫沉得知這一切后,一夜未眠,干坐到天亮。

  預想過很多和他們母子三人再次重逢見面的畫面,卻唯獨沒想過,和他如同一個模板刻出來的兒子,竟然找到這里來了!

  溫沉心像是被一只無形的手緊緊握著,抬手對著那小小的身影,招了招手。“過來。”

  團團蹙眉,鼻子小豬般的哼了聲,小臉撇到一邊,不搭理。

  男人墨眉微挑,小脾性還不小?

  雖說這兒子各方面看著都像他多些,不過還是覺得女兒那樣粉團粉團的可愛些。

  兒子不過來,當老子只好過去。

  團團看著那高大的男人向自己走來,小臉繃著面無表情,小眉頭蹙得很緊,但終究是小,捏著背包帶子的小手,手心已經微微出汗。

  終于,他來到面前,高大的身軀蹲下來,與小小的他近距離平視。

  團團呼吸都放得很輕很輕,漆黑的眼瞳里刻印著男人深刻的五官,他更加確信了,這個人肯定是爹地。

  溫沉明知故問:“找我?”

  團團點頭:“對!”

  “為什么找我?”溫沉知道這孩子單獨出現在這里,肯定是瞞著蘇潤偷跑過來的。

  他并不意外,換成別家孩子可能有點難以置信,可他溫家的孩子,尤其男孩,素來聰明,這么點小心思,也的確是他溫沉的兒子會做的事情。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寺库网1000元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