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天降萌寶總裁老公輕點寵大結局

天降萌寶總裁老公輕點寵大結局

仙子靜靜 著

連載中免費

《天降萌寶總裁老公輕點寵》正在火熱連載中,該小說由作者仙子靜靜獨家創作,主角是林步煙傅余琛,描述了一個京城千金小姐與身價不菲總裁之間誤打誤撞的愛恨情仇,一起來看看吧,小說講述的是:林步煙身為京城小魔女,沒想到親眼目睹未婚夫和繼妹在一張床上翻云覆雨,憤怒掩埋理智,她本想狠狠報復,卻沒想到掉進了傅余琛的溫柔鄉…更多精彩盡在故事遞!

更新:2019/10/08

在線閱讀

《天降萌寶總裁老公輕點寵》正在火熱連載中,該小說由作者仙子靜靜獨家創作,主角是林步煙傅余琛,描述了一個京城千金小姐與身價不菲總裁之間誤打誤撞的愛恨情仇,一起來看看吧,小說講述的是:林步煙身為京城小魔女,沒想到親眼目睹未婚夫和繼妹在一張床上翻云覆雨,憤怒掩埋理智,她本想狠狠報復,卻沒想到掉進了傅余琛的溫柔鄉…更多精彩盡在故事遞!

免費閱讀

  “爸爸是覺得,我在逗您?”

  林父胸口氣的劇烈起伏,手捂上了自己的胸口,強忍著怒火放低語氣勸道:“我就當今天的事情沒發生,你趕緊回來,跟竹遠把婚禮補上,爸爸也不怪你。”

  這時傅余琛那張俊臉再次湊了過來,他邪魅一笑:“岳父大人,我們已經是合法夫妻。”

  “合法夫妻?哪來個野男人都不知道!”林父滿臉的厭惡,等著女兒的妥協。

  “他才不是野男人。”林步煙下意識維護他,直接掏出茶幾底的結婚證,指著登記處那一欄,擺放在鏡頭前,“父親,您可看好了。”

  她唇角勾著戲謔的笑,任由男人將她摟入懷中。

  “你,竟然真的跟他領了證!”

  林父氣的臉色漲紅,額角暴起青筋,手顫抖的指著屏幕好半晌說不出來話,臉色由紅變青。

  林步煙忽然沒有了先前的憤怒,可心卻像被擰緊一般的難受著。

  傅余琛邪魅一笑,他修長的瘦子挑起女人精致的下巴,俯身,給了她一個深深的吻。

  這波狗糧撒得猝不及防,林步煙沒想到他氣人的技能居然這么6,一時間有些愣住。

  “林步煙,你你……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嗎?居然就這么隨隨便便的將自己的婚姻大事給打發了,還找了這么一個不入流的臭小子。”

  林步煙正了正臉色:“父親。”

  “別叫我,我沒你這個女兒!”林父整個人瞬間朝后倒去,手開始在一旁摸索出一個藥瓶,快速倒出兩粒放在嘴里。

  看著父親難受的樣子,林步煙心里閃過一陣不忍,將視頻掛斷。

  “老婆。”傅余琛捧起她的臉,眸色深諳,他想加深這個吻,林步煙卻將臉扭開了。

  她嘴上沒事,面上逞能,可心里卻還是有些堵的。

  “我……你在家呆著,我現在出去給你買衣服!”她掙脫他的手,落寞地朝門口走去。

  她是真的很想珍惜這一份親情,但如果這種親情已經變成了一種毒藥,那么不要也罷!

  從別墅出來,林步煙開車直奔自己常去的商場,估摸著他的身形,她挑了幾套衣服便匆匆往收銀臺走去。

  一邊等待結賬,一邊思索著待會要買點什么食材,這幾天吃。

  就在這個時候,收銀小姐跟她說,卡刷不出來錢,林步煙滿心狐疑,但還是給她換了一張,可換了一張,依然刷不出來錢。

  “林小姐,這張卡還是用不了。”收銀小姐雖然臉上掛著笑,可是眼里已經流露出懷疑的目光。

  “這些卡,你每一張都試一下!”這一臉尷尬癌犯的,林步煙干脆將小包里的所有銀行卡全部都丟出來。

  十分鐘后,收銀小姐眼里的目光徹底變成了鄙視,“林小姐。”

  “OK,我不買了,可以么?”她一股腦的將自己的銀行卡全部都掃進小包里,踩著高跟鞋離開了這家店。

  原來她爸把她所有的卡都給凍結了!

  這讓她怎么生活?

  所有的銀行卡都用不了,摸了摸口袋,里面僅剩的現金所剩無幾,無奈之下,她只好去附近的小店買了兩套廉價的男裝。

  在回去的路上,林步煙滿腦子想的都是接下來的生活,如今所有的經濟來源全部都斷了,得必須馬上找個工作才行。

  林步煙一邊開車一邊思索著找工作的事,一路上因分神還闖了兩個紅燈。

  “我回來了。”她有氣無力地打開門,進屋看見傅余琛就閑適地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身上穿著一套黑色條紋西裝,做工考究,像是某個高級服裝設計師私人訂制的款式,一看就價值不菲。

  林步煙眉頭一皺,“你哪來的衣服?”

  “朋友送的。”

  “你朋友這么有錢的么?這件衣服看起來不便宜。”林步煙看著布料,擰眉。

  “高仿的款而已。”

  “哦,這是我給你買的,你別嫌寒酸哈,我目前手頭緊,買不起多好的。”林步煙有些不好意思的遞過去衣服袋子。

  想到她買下的牛郎這么帥的臉,卻要穿這種廉價地攤貨,她就愧疚難安。

  “怎么會,你買的我都喜歡。”男人接過袋子,在她光潔的額角落下一個吻,如同蜻蜓點水般。

  腦海中莫名的想起她們沒繼續做完的事,林步煙臉蛋染上一層緋色,像是初春的桃花,“我……那個,我先去忙了。”

  說完,她一溜煙去了書房,關門,落鎖。

  她背靠在門上,調整了下呼吸,這才平復下來情緒。

  看著女孩跟小兔子似落荒而逃的背影,男人眸線微深,他眉梢眼角染上了笑意。

  煙煙,我們,來日方長。

  ——

  在林步煙埋頭在各大招聘網站上的時候,書房的門被人敲響了。她連頭都沒抬一下,只應了一聲,“進。”

  “金主,我肚子餓。”傅余琛斜斜的靠在門板上,明明長的已經夠妖孽了,這會加上這一臉壞笑,更勾人了。

  “你去冰箱隨便找點來填肚子吧!”

  “你打算就這么打發我?”

  “不然你還想怎樣?”

  “我不管,我要三菜一湯。”

  “喂,我告訴你,你別這么得寸進尺哦。”

  這男人也太難養了吧。

  “我是你買的,衣食住行,一日三餐你要管。”傅余琛一副你養我,天經地義的表情。

  林步煙覺得自己真的敗給他了,無奈之下只好離開電腦,去廚房給他弄吃的。

  傅余琛坐到她的書桌前,掃了一眼她瀏覽的網頁,嘴角勾起一個很深的弧度。

  林步煙目前的處境,不用刻意去查,他用腳趾頭都想得出是怎么回事。

  坐在餐桌前,看林步煙整出來的一桌子根本無法下咽的飯菜,傅余琛眉頭一皺,放下手中的筷子,“這也……能叫做是飯菜?”

  “有的吃就不錯了,還這么挑剔!真不知道養你是不是一個理性的決定!”

  “后悔也沒用,咱倆已經扯證了。”

  “可是我現在沒有錢養你,我的銀行卡已全部被凍結,跟著我,你只能夠去適應這種粗茶淡飯,過苦日子。”

  “我不管,生活標準不能降低,既然你買下了我,你就得對我負責,家里面不給你錢,那你就出去找工作掙錢養我。”

  林步煙嘴角一抽,捏上他好看過分的臉:“我到現在才發現,你臉皮原來好厚!”

  “過譽了。”傅余琛裝了一碗湯推到她前面,“你電腦里的珠寶設計圖做的不錯,或許你應該去試試。”

  “好啦好啦!你放心吧,我就是吃糠咽菜,也一定會養你白白胖胖的!”林步煙埋怨的白了他一眼。

  這一眼恰好落在他過于細嫩的臉頰,在心里給自己打氣:為了這樣一張臉,也不虧了!

  第二天林步煙起了個大早,拿著自己整理出來的設計稿件,開著小坐騎直奔一家有名的珠寶公司去。

  這一家珠寶公司的辦公樓,一二層是商城,最頂層才是辦公區域,想要上到最頂層,就必須要經過一樓。

  她剛一腳跨進去,迎面便撞上了一人,“抱歉,你沒事吧?”

  她為自己無心的碰撞跟人道歉,抬頭看到站在眼前的人時,所有的歉意都化為了烏有,“是你?”

  “青兒,怎么了?”察覺到這邊有情況的傅竹遠,趕緊走了過來,看到林步煙時,臉上的表情變得很扭曲。

  “是你!”

  “怎么?”林步煙挑眉,冷笑。

  “你來這里做什么!不是跟你的小白臉私奔了嗎?”傅竹遠一臉的傲視。

  “呵,”林步煙只覺得好笑,“我怎么就不能來這里?難不成這個商場是你們家開的?”

  很快,有不少圍觀的人開始駐足,目光紛紛落在他們身上。

  林青媛摘下手里的鉆戒,剛好林步煙在這,她要給足她難看,遞給售貨員:“竹遠,這枚作為我們訂婚戒指怎么樣?”

  訂婚?

  林步煙輕笑:“前腳傅竹遠還在婚禮上一副非我不娶的模樣,轉眼,就要跟你訂婚了?”

  她把有些凌亂的發絲別在耳后,淺笑嫣然,“林青媛,你這么喜歡撿別人不要的垃圾么?”

  林青媛抬手想要還擊,可一想到身旁還站著傅竹遠,絕不能毀了自己的形象,頓時化作委屈的小貓兒抱住傅竹遠的胳膊,楚楚可憐的望著他:“竹遠,姐姐她……”

  傅竹遠渾身有些緊繃,礙于計劃,他還不該跟林步煙當眾撕破臉,可昨天的婚禮實在讓他沒面子:“步煙,昨天是你當眾跟人走了,今天何必這樣?”

  “哦,所以,你的意思是,你訂婚之前出軌我同父異母的妹妹可以,被我發現了奸情逃婚就是我的不對嘍?”林步煙輕描淡寫,卻字字珠璣。

  一番話落下,周圍不少人開始指指點點。

  “我的天啊,原來是姐夫訂婚之前把小姨子給睡了!這尼瑪真刺激!”

  “這男的看上去衣冠楚楚,原來是個種馬!”

  “這女的看起來楚楚可憐的,這不就是盛世白蓮么,攪黃了訂婚,還搶走了姐姐的男人。”

  一番話,讓林青媛跟傅竹遠兩人臉色如同走馬燈似變化不停。

  林步煙冷眼欣賞著這對狗男女的窘態,懶得跟他們耗下去,轉身就要離開。

  卻被林青媛攔住了,沒曾想,林青媛竟撲通一聲,直接跪在她面前。

  “姐姐,我跟竹遠是真心相愛的!

  如果不是家族聯姻,他也不會跟你訂婚……”林青媛淚流滿面,哭的肩膀都在顫抖,一副柔弱無骨的小白花模樣:“是你在訂婚宴上跟野男人跑了讓林家傅家顏面無存,家族才成全我們兩個的。

  姐姐,我求你成全我們吧!”

  林青媛攥住林步煙的褲管,柔弱無助的哭著。

  “步煙,你起來,求這個賤女人做什么?”這一幕,激發了傅竹遠內心的保護欲,他心疼的就要把地上的女人拉起來。

  這一幕,讓周圍的輿論開始逆轉。

  “這也太狗血了吧,原來是這個做姐姐的棒打鴛鴦啊!”

  “原來她才是小三介足啊,我還以為……”

  “這女人看樣子就是不好惹的,一臉兇神惡煞的。”

  周圍的人指指點點,林步煙幾乎都要被氣笑了。

  她兇神惡煞?她小三介足?

  開什么玩笑呢?

  懶得跟這些人解釋,她垂眸,看著跪在地上裝可憐博同情的女人,“林青媛,你放手!”

  “我不放,求姐姐成全我跟竹遠……”林青媛哭的肝腸寸斷,但看向她的目光卻暗含著譏誚與諷刺。

  林步煙被氣笑了,就這演技,怎么不去娛樂圈呢,不拿個奧斯卡小金人簡直可惜了!

  懶得搭理她,她彎腰,一點點掰開林青媛的手指,起身,就要離開,林青媛竟然順勢倒在了地上,造成了一副自己當眾把林青媛踢倒的假象。

  林青媛捂著肚子痛苦不已,慘叫一聲,眼淚簌簌的往下落,把旁邊的傅竹遠嚇了一跳:“青媛,你怎么了?”

  “姐姐,你搶了我男朋友算,就連我的孩子都不放過嗎?”

  林步煙愣了一下,她懷孕了?

  林青媛頓時虛張聲勢起來:“就算你嫉妒竹遠喜歡的是我,可我孩子是無辜的,你逼著他結婚我都沒說什么,現在連我的孩子都不放過,你將來也會做母親的,怎么能這么殘忍?”

  眾人一聽,原來是這女人搶妹妹的男朋友在先,還倒打一耙,本來沖著林青媛的輿論,瞬間都沖著林步煙來了。

  林步煙看著地上痛苦的人,還有四周的指指點點,厲聲反駁:“你少在這血口噴人!”

  這時傅竹遠抱著懷中的林青媛心疼不已,眼眶猩紅:“不管怎么說,青媛也是你妹妹,你怎么能這么對她?”

  場面一度變得混亂起來。

  在這片嘈雜與混亂中,外面忽然一長串剎車聲,一排黑色的豪車簇擁著一輛加長林肯整齊的停下,這氣場令圍觀的群眾自動散開。

  十幾名保鏢如訓練有素的士兵,齊刷刷的沖進來開路,伴隨著一道冷沉森寒的男音:“誰在欺負我的女人?”

  所有人的目光看了過去,男人一身名貴到讓人矚目的西裝從車上下來,卓爾不凡的氣質和過于妖孽的臉讓人移不開眼。

  傅竹遠的目光怔住,就連扶著林青媛的手都不自覺松開。

  林步煙回眸時,腰肢上已經多了一只手臂,瞬間傾倒在對方懷里,邪魅的目光里帶著寵溺,“出來也不跟我說一聲,看這么廉價的珠寶,不是掉我的面子嗎?”

  林步煙還有些蒙蒙的沒回過神。

  傅余琛摟著林步煙,蔑視的掃了眼還在地上淚流滿面的女人,諷刺道:“你覺得你的男人哪里比我好?我夫人放著我這樣的男人不要會要他?”

  眾人一聽他用的“夫人”,頓時沸騰起來,這兩個男人一看就分出高下,怎么可能還會跟那個男人有牽扯,看來這女人先前說的是對的。

  “這男人長得好像明星哦,誰會放著這樣的男人不要要那個!”

  “你看出門都帶保鏢,想不到咱們市還有這樣的人物,是誰呢?”

  “那女人也不照照鏡子,竟然說人家搶她男朋友,真是可笑!”

  一串串的鄙夷聲不絕于耳,讓傻在那里的林青媛憤恨的無處發泄。

  林步煙后知后覺的配合起來,柔軟的手臂頓時攀住傅余琛的脖子:“老公,你怎么又跟來了,都說你別這么張揚。”心里把他罵了個遍,又找這么多人撐場面,這得多少錢,她真是腦袋抽風要個這么騷包的男人。

  傅余琛絲毫沒管她眼中暗送的警告,手里忽然托出一個精致的白色絲絨禮盒,禮盒的四周鑲滿了粉鉆,在眾人驚呆的目光里把盒子打開,一枚切割獨特的心形奢華鉆石閃現在所有人面前,璀璨耀眼的光芒閃的眾人眼睛疼。

  周圍響起一片倒吸涼氣聲。

  “這……好像是全球頂級奢華珠寶,就算有錢都不一定能買的到的DR哪款真愛之心么!”

  “這不是好像,這是真的!1314顆南非真鉆鑲嵌而成,獨一無二的切割設計,獨特的設計理念,象征著獨一無二的愛!”

  “這顆鉆石戒指不是絕品了么,話說之前M國的皇室想買這款鉆石,都沒買得到。這男人是什么人啊,竟然能買得到真愛之心!!”

  在那片嘩然中,男人執起林步煙的手,輕輕套在林步煙的無名指上。

  林步煙被眼前閃爍的鉆戒驚了一下,本能的想要抽揮手,可手被傅余琛攥的穩穩的,眨眼間,那枚鴿子蛋已經戴在了林步煙的手指上,而戒指的指圈大小剛剛好。

  就像是為她專門設計的一樣。

  白嫩纖細的手指配上這枚鉆戒,在商場的燈光下尤為美麗,絕不輸給那些頂級手模。

  林步煙沒暈過去都暗嘆自己定力好,心中祈禱千萬別是他高利貸買下的,錢啊!

  這種場景,林青媛哪還顧得上裝病,她不可置信的從地上爬起,朝著林步煙沖過去:“你騙人,這肯定是假的!”

  傅余琛身子微轉,瞬間將林步煙挪開。

  林青媛撲了個空,險些跌倒在地,加上四周已經倒戈的圍觀者指指點點,整個人狼狽的像一只落水狗。

  而一旁的傅竹遠非但沒去扶她,反而畏縮的朝后退了退,眼神里充滿了不可置信,一次是巧合,那兩次又是什么?

  “誰若是敢欺負我的女人,我絕不會放過。”

  丟下這句話,傅余琛冷眼掃了眼眾人,攔住林步煙的腰在眾多保鏢的護送下,走出商城。

  門口,黑色的加長豪車無比奪目,保鏢恭敬的為二人打開門,在眾多羨慕的目光里攬著林步煙上車。

  車門關上的那一刻,林步煙臉上的表情瞬間垮下,眨了眨眼睛:“大哥,你這衣服多少錢?租這些保鏢多少錢?”

  雖然他幫自己出頭啪啪啪打臉了有點爽,可這也太奢侈了吧。

  裝逼過頭了,嗚嗚嗚。

  傅余琛抿唇,揉著女人柔軟的發頂:“放心,我朋友幫我租來撐場子的。”

  “那這個也是租的?”女人搖晃了下她手上的戒指。

  傅余琛眉眼染上了絲笑意,薄唇輕吐出兩個字:“高仿。”

  林步煙長呼一口氣,“幸好是高仿的,”她盯著那顆真愛之心,“可這高仿的也太好了吧?看上去跟真的一樣哎。”

  當然是真的。

  男人深諳的眸子劃過一抹無奈,他的女人,怎么可能用高仿的敷衍她。

  只是現在他還不想揭開自己的身份。

  他慵懶的把她往懷里一拉:“要是仿得不像,科技不就退步了么。”順勢在她小巧的耳垂上吹了口氣。

  林步煙被他的舉動弄得心里一顫,臉色慢吞吞的漲紅了。

  半個小時后,整齊的車輛無比炫目的停回別墅門口,給林步煙有種公主的感覺,不過她更心疼錢啊。

  不過這時間怕是要吃飯了,她還得給這祖宗做飯,想到那腦袋一熱領的結婚證就有些頭疼。

  只是還不等她往廚房走,目光被桌子上十幾道精致的菜肴吸引住,腳步已經不自覺得走過去。

  她瞪著眼睛勉強扯出一抹笑,指著那菜肴問:“這該不會是你做的吧?”

  傅余琛兩手揣兜十分淡定:“怎么?”

  說著,他將桌子上的紅酒打開,紳士的為她倒上一杯,“嘗嘗我的手藝。”

  “好嘞。”林步煙拿起筷子,嘗了口東坡肉。

  嗯,入口即化,口齒流香。

  簡直不要太好吃了!

  其余的幾個菜也超級好吃,林步煙三下五除二,就把菜肴吃的精光。

  “慢點吃,別噎著。”男人寵溺道。

  “唔……嗝,你真厲害。”林步煙豎了個大拇指,星星眼看著他。

  她突然覺得自己撿到寶了怎么辦?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寺库网1000元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