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宋瑾寧傅衍沉全文免費結局

宋瑾寧傅衍沉全文免費結局

無邊冬雪 著

連載中免費

《萌妻來襲莫撩總裁》是作者無邊冬雪所著一部長篇豪門總裁類型的小說,主角是宋瑾寧傅衍沉,講述的是:宋瑾寧在七年前無意間救了傅衍沉一命,從此被這個男人放在心上再難忘懷,終有一日宋瑾寧被傅衍沉成功攻略,成為名正言順的傅太太,卻不想媒體圍追堵截就是要挖出宋瑾寧的黑料,傅衍沉大手一揮,在場的所有媒體都破產吧!

更新:2019/10/08

在線閱讀

《萌妻來襲莫撩總裁》是作者無邊冬雪所著一部長篇豪門總裁類型的小說,主角是宋瑾寧傅衍沉,講述的是:宋瑾寧在七年前無意間救了傅衍沉一命,從此被這個男人放在心上再難忘懷,終有一日宋瑾寧被傅衍沉成功攻略,成為名正言順的傅太太,卻不想媒體圍追堵截就是要挖出宋瑾寧的黑料,傅衍沉大手一揮,在場的所有媒體都破產吧!

免費閱讀

  掛了電話之后,宋瑾寧長長的舒了口氣,眼下這種情況她真的很不想要。雖說兩個人已經結了婚,可是她不明白為什么,他已經這么恨自己了,還喜歡蘇黎,各種情況加起來他也不應該是和自己結婚的人。

  她躺在床上,可是思緒卻是忍不住胡亂飛,難道他只是為了想要報復自己,而把自己也搭進去嗎,那他和蘇黎的感情要怎么辦?還要顧南風,他是因為自己才受到傅衍沉的打擊報復。傅衍沉這個人城府極深,占有欲強,他的眼神已經沒有當初對自己的愛意了,凝視著自己的時候總是散發著噬人的恨意,還有把自己拆骨的氣勢。

  越想腦袋越亂,索性蓋上了被子,好好睡一覺,養足精神,這樣明天才能去上班,對于現在虛弱的自己,她真的是不想要任何一個人看到,尤其是傅衍沉!

  “boss!”葉錚第三次叫了自己的老板,他覺得老板今天非常不對勁,雖然表情和平常一樣陰沉,可是根據他多年的經驗,他知道自己的老板今天一定是有事情,他發呆的幾率簡直可以和火星撞地球的幾率相比,他是一個工作狂,怎么也不可能讓自己發呆啊!

  “什么?”傅衍沉斜睨葉錚,眼神中的冷意讓葉錚不自覺的打了一個寒顫。

  “啊,我是說,我們這個月的營銷額相比于上個月稍微下滑了一點……”葉錚也害怕老板的壓倒性的氣勢,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

  “明天叫各部門經理開會,今天給我整理一下資料。”

  說完這句話,傅衍沉起身,穿上了自己的衣服。

  “boss,你要去哪里,今天沒有外出的行程。”葉錚怕自己弄錯了行程,快速的看了一下行程表。

  “我有點事,先走了,剩下的事情交給你了。”

  “什,什么?boss,你現在就要離開了?”葉錚看了一下時間,才下午三點而已,這對于工作狂的老板來說,他現在已經沒有語言能表達出自己的感受了。

  “怎么?”傅衍沉的眼神掃了過來,仿佛在說,我是老板,我做什么事情還要告訴你嗎?

  “沒事。Boss,慢走。”

  傅衍沉今天一整天都沒有辦法集中精神,昨晚宋瑾寧高燒不退,他找來了醫生,凌晨的時候其實是他自己親自照顧的,可是他不可能讓這個女人知道,他不能在這個女人面前妥協。他告訴自己,現在照顧她,只是為了更好的折磨她,要是現在就讓她這么輕易的死去,未免太便宜她。他現在這么著急回去,也只是為了看到女人虛弱蒼白的樣子,這樣自己才會覺得快樂。

  宋瑾寧正坐在餐桌前看著筆記本,雖然自己身子虛弱,該做的工作還是不能落下,現在宋氏已經到了關鍵的時候,她不能有一點的松懈。

  門口響起了開門的聲音,傅衍沉回來了,宋瑾寧神情立刻變得緊張起來,手不自覺的緊握住茶杯,裝作不在意的樣子一直看著電腦。

  傅衍沉從進門視線就一直沒有離開過宋瑾寧,她這么虛弱的身體還在工作,難道是不要命了。也是,如果她再不努力,她家的公司就要消失了。可能現在只有公司和顧南風能讓她這么拼命了,而自己卻在她眼中看不到身影。

  “看來你的公司是真的不行了,這種身體還要繼續工作。”嘲諷的話抑制不住的說了出口。

  宋瑾寧抬起頭,裝作淡漠的看了他一眼,反唇相譏:“當然,比不上傅大總裁財大氣粗,想要什么公司倒閉就是一句話的事情。”

  “你想要死我不攔你,可是你別死在我這里,看著礙眼。”傅衍沉的眸子已經隱隱冒出了火,說出口的話也很傷人。

  宋瑾寧聽完這句話之后,臉色更是蒼白,可是態度卻是很強硬:“比不得你的寶貝蘇黎,放心,我是不會輕易死的,我也不會讓陷害我的人得逞!”

  “我警告你,不要挑戰我的底線!”

  傅衍沉快步走到宋瑾寧的前面,居高臨下的看著她,眼睛里有吃人的壓迫,可是宋瑾寧并不退縮,揚起倔強的小臉,臉色蒼白如雪,膚如凝脂,眼神中有著堅毅的神色。

  “少爺,你回來了,我現在就去準備晚餐。”

  就在兩個人劍拔弩張的時刻,仆人出現了,她并沒有注意到兩個人的神態,而是驚訝的發現自己的主人回來了。

  “這里不需要你了,回去。”

  冷冷的聲音讓仆人不禁打了一個寒顫,她在這里伺候少爺好幾年了,是傅老爺子吩咐的,還要報告少爺的一舉一動,可是每當她想要看少爺的時候,還是害怕的全身顫抖,他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寒冬一樣,沒有表情與溫度,讓人退避三舍。

  “是。”

  屋子里只剩下兩個人,可是一時間兩個人都沒有說話,宋瑾寧一直在電腦前工作,傅衍沉也回到了自己的書房辦公。

  動了動自己的脖子,宋瑾寧看了一下時間,不知不覺已經七點了,她的肚子這個時候“咕咕”響了起來,她從早上開始就沒怎么吃東西,現在感覺到饑餓,她站了起來,四周看了一下,冰箱里菜倒是不少,可是她現在沒有力氣做,也懶得做。

  正當她要拿手機點外賣的時候,傅衍沉走了出來:“怎么沒有準備晚餐?”一副責備的語氣。

  “你說我嗎?”宋瑾寧覺得不可思議。

  “不是你,難道是我嗎?”

  “我為什么要準備晚餐,你剛才不是讓人家走了嗎?”

  傅衍沉的臉色又開始變得鐵青:“我們現在已經是夫妻了,你當然有義務做飯,現在去做飯!”

  這個冷酷的男人,她還生著病,竟然讓她去做飯,剛才有傭人要做飯的時候他趕走了,現在卻要她來做,他是真的來折磨自己的!

  “我沒有力氣,想要吃飯你自己去做,我沒有這個義務,法律沒有規定已經成為夫妻,就一定要妻子做飯。”

  “法律雖然沒有明文規定,我現在就要求你給我做飯,難道我娶你來這是為了觀賞的嗎?”

  “你要是想要做飯的人,蘇黎肯定很高興做,你大可以找她。”

  這句話無疑是點燃了傅衍沉的怒火,他怒氣沖沖的抓住了宋瑾寧的手腕:“我再說一遍,不要再提到阿黎,否則后果不是你能承受的!”

  宋瑾寧的心又抽痛了一下,可是習慣了就沒有任何的感覺了,她的心已經被眼前這個男人傷得千瘡百孔了。

  “你放開我!”宋瑾寧用盡全身的力氣掙脫他的桎梏,“我沒有什么不能承受的,從你傷害南風的那天起,我就已經什么都能承受了!”她笑了出來,可是笑容卻是那么的悲傷,她覺得可能現在自己的表情比哭還要難看。

  這句話點燃了傅衍沉心中的嫉妒之火,臉上的表情讓人害怕,眼神中隱藏著滔天的巨浪:“你對顧南風念念不忘值得嗎,真是一個下賤的女人,他都已經賣了你,你還對他死心塌地,難怪當初你為了他離開了我,看來真是為了他,你可以不要命了。”

  傅衍沉狠狠的甩開了宋瑾寧,好像要拼命掩飾什么:“還好你離開了我,這樣我才會遇到一個真正愛我的人,不會像別人一樣傷害我。”

  宋瑾寧本來身子弱,被傅衍沉甩到了地上,她恨恨的抬頭看著眼前的男人:“那我求你放了我,讓我徹底的離開你,省得你看我厭惡,為了不礙你的眼,我會馬上從你的身邊消失。”

  雖然身體很疼,可是她還是倔強的站了起來,腰部像針扎一樣刺痛,可是她不能讓眼前的男人看出來。

  “我不會讓你這么輕易的離開,我會看著你,折磨你,讓你嘗嘗痛苦的滋味,這樣我的人生才會快樂,但是如果你執意離開,想想顧南風,你還想要見到他的話。”

  “你!”

  宋瑾寧咬牙切齒的看著傅衍沉,她知道男人說到做到,他是一個說一不二的人,尤其對于敵人,更是心狠手辣。

  “如果沒有話說,就趕緊去做飯,不要磨蹭了!”

  宋瑾寧沒有說話,轉身走向冰箱,她的背影看起來有些蹣跚,身子在打晃,像一葉枯葉,沒有依靠。可能剛才的動作讓她的病情加重了些,傅衍沉雙手握拳,忍住去扶住她的沖動。嘴唇抿得非常緊,一瞬不瞬的看著她。

  她忍住疼痛走到冰箱那里,打開,拿出了幾樣食物,既然他想要吃自己做的,那就給他做,反正自己現在也餓了,這幾年她也鍛煉做出幾樣簡單的小菜,雖然不太好吃,可是總也是自己做的,吃起來別有一番風味。

  傅衍沉一直在廚房那里觀察著她,兩個人已經分別了七年,印象中女人是不會做飯的,她是個千金小姐,衣食住行都有人伺候,他的確是故意刁難她,看看她到底有什么反應,沒想到她這么輕易的妥協了,而且看她的樣子,好像也不至于完全不會做飯。

  時間真的是一個奇妙的東西,讓當初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大小姐也洗手作羹湯,雖然是他強迫的,可是看著她在廚房為自己做飯,久違的溫暖充斥在傅衍沉的心間,如果當初兩個人沒有分開,是不是現在就是這樣的生活呢?

  想到這里,傅衍沉狠狠甩了甩自己的頭。沒有如果,是這個女人薄情寡義,拋棄了自己,現在卻又為了另一個男人在這里和他委曲求全,這樣的女人不值得他心軟,他是不會停止折磨她的!

  “做好了嗎,不要磨磨蹭蹭的,我現在很餓。”傅衍沉不高興的說道。

  “你想要現在吃的話就出去吃,我還沒做完。”宋瑾寧絲毫不受他的影響,依然是自己的步調。

  傅衍沉想要發火,可是看著宋瑾寧瘦弱的身軀,還有不太熟練的做飯技巧,好像是自己執意要吃她做的飯,他明明知道她的水平,為什么要這么執著呢,想了想,還是坐到了客廳。

  不知道等了多久,宋瑾寧端出了兩盤菜。看著菜色并不怎么樣,甚至可以說是沒有什么食欲。

  “這么久的時間你是在廚房里逛街嗎?”看著這樣少的菜式,傅衍沉還是說了出來。

  “想要好吃的,就去五星飯店,我就是這種水平,不吃拉倒。如果不是你求我的話,我是不會做的。”

  傅衍沉眸子掃了過去,陰翳狠厲:“這是你的義務,并不是我的請求。”

  雖然菜的口味并不怎么樣,可是傅衍沉還是吃了下去,他的用餐禮儀十分優雅,這個狠厲的男人在禮儀上卻是無可挑剔的。每次只夾一點菜,可是吃飯的速度并不慢,十分斯文。反倒是宋瑾寧,因為饑餓也顧不得什么餐桌禮儀了。

  飯后,宋瑾寧走入了臥室,傅衍沉也走了進來。

  “不是還有別的臥室嗎?”

  這句話很明顯又惹惱了傅衍沉:“什么意思,夫妻還要分房睡嗎,在我這里行不通,是我的人就要跟我睡。”

  “你,你這個無賴!”

  宋瑾寧因為害羞而紅的臉龐,讓她蒼白了一天的臉色有些血色。

  傅衍沉迅速把宋瑾寧推到了墻上,雙手抓住宋瑾寧的雙手,舉到頭頂:“讓我告訴你什么叫無賴!”

  濕熱的文落到了宋瑾寧的臉上,口中,讓她一時沒有辦法反應,男人的呼吸是灼熱的,身子像烙鐵一樣滾燙,堅硬。

  “不……不……”宋瑾寧拼命扭動著自己的頭,想要擺脫他的吻,可是這卻激發了男人的怒氣和欲念

  他稍微離開了她的唇:“你不知道這樣欲拒還迎才更危險嗎?你是在鼓勵我嗎?”

  說完不等宋瑾寧說話,馬上咬傷了她的脖頸,細長柔美的頸子像上好的脂玉一樣光滑細膩,吸引著傅衍沉,讓他欲罷不能,女人的身上仿佛帶著香氣,讓傅衍沉深深的著魔,無法自拔。

  “不,不要……”

  宋瑾寧想要躲避他的吻,可是久違的熟悉氣息緊緊環繞著她,恍惚間,她好像又回到了兩個人熱戀的時候,傅衍沉對自己很好,恨不得把她捧在手心上,會包容她的任性撒嬌,可是為了那件事,她不得不做出傷害他和自己的事情,直到現在,這個秘密還存在她的心中,任何人都不能告訴。

  “斯!”突然,她感到鎖骨處一陣疼痛,忍不住發出了聲音。

  “想什么呢,這種時候居然還會愣神,看來我是不夠賣力,你竟然還有精力發呆!”

  傅衍沉的眸子陰沉得可怕,眼睛里透露出欲念與恨意交織的復雜感情,猛地吻住了她的唇。宋瑾寧沒有力氣反抗,她感覺自己的頭昏昏的,意識也逐漸模糊,很快便沉淪……

  夜,還很長。

  陽光透過窗簾照射到床上,星星點點的光亮映照著床上女人絕美的睡臉。宋瑾寧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看了一下時間。

  已經七點了,今天有一個會議她必須要參加。她快速的坐了起來,就感覺自己的身體像散架了一樣,沒有力氣,身上像被碾過一樣。

  她的旁邊并沒有人,可是聽到浴室里的水聲。想起了昨天晚上兩人發生的事情,一向冷清的宋瑾寧也忍不住紅了臉。

  “我的身體已經好了,今天我要回自己的住處。”看到洗完澡出來的傅衍沉用毛巾擦拭著自己的頭發,上半身裸露,那性感的腰腹線條也暴露在外面。宋瑾寧不看他,裝作冷靜的說道。

  “沒有我的允許,你哪里也不準去,只能和我在一起。”傅衍沉停下了擦頭發的手,皺著眉頭說道。

  聽到這樣霸道而且毫無感情的話語,宋瑾寧也有了脾氣:“我已經陪了你一夜了,你還要從我這里得到什么?我已經沒有什么可以給你的了。”

  這句話無疑是點燃了傅衍沉心中的怒火。昨天晚上兩個人發生的一些切事情,難道只是她迫于無奈嗎,她是為了顧南風?想到這里,他遏制不住自己心中的火,把毛巾扔到了地上,快速的走到宋瑾寧的面前,一把拽住了她的胳膊:“我再警告你一遍,現在我說的話就是命令,如果你不聽我的話,后果你無法承受。顧南風已經把你賣給了我,你就要聽我的,你現在沒有拒絕的權利。”

  宋瑾寧想要掙脫傅衍沉對自己的桎梏,她確實是非常的擔心顧南風,可是這些無關于愛情,她只是覺得對不起他,宋氏現在也處于水深火熱之中。傅衍沉這個男人她是萬萬得罪不起的,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原因是她始終放不下面前的這個男人,無論他對自己怎樣都忘不了他。

  “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樣?”宋瑾寧已經無力再反抗。

  “我說過了,你要聽我的話。現在這里就是你要住的地方,只有讓我高興了,我才會放過你。”傅衍沉不帶感情冷硬的說道。

  “如果這是你的威脅,你已經達到目的了。”

  宋瑾寧快速起身走到洗手間:“我希望在工作上的事情你不要插手。”

  傅衍沉沒有說話,算是默認了。

  “寧姐,你不是生病了嗎?怎么才休息一天就來了呀。你放心吧,公司的事情我會幫你處理的。”唐歡看到老板一身職業裝,款款的走了過來。說實話她老板長得真的很漂亮,穿上職業裝又是一副干練精明的樣子。可是前陣子和自己交往了多年的男朋友分手了,又惹上了那個據說是心狠手辣的傅衍沉,果真是美女身邊圍繞的精英也多啊。

  宋瑾寧看到自己的助理神游太空的樣子,已經見怪不怪了。做事很認真,但是又有馬虎的一面。跟在自己身邊兩年的時間,還是有很大進步的。

  “我昨天叮囑你準備的東西都準備好了嗎?”

  唐歡馬上重重地點了點頭:“都已經準備好了。”

  通知各部門負責人,馬上開會。”

  “是。”

  說完了之后唐歡并沒有馬上急著離開,而是看著宋瑾寧的臉,有些猶猶豫豫。

  “還不快點去,有什么話要說嗎?”

  “寧姐,我看你的臉色有些蒼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要不然我去給你買點藥吧。”

  “不用了,趕緊去叫各部門負責人開會。”

  “好的。”

  會議室中各部門的經理正襟危坐的坐在那里。坐在首位的宋瑾寧雖然臉色有些蒼白,但是氣勢卻絲毫不減。

  “這次的報表我已經看了,為什么銷售的業績下滑了那么多?采購部門也有很多漏洞。你們已經是公司的老人了,可以說是立下了汗馬功勞。可是為什么現在,我們的成績卻是這樣?”

  宋瑾寧抬起她那冷清的眸子看著眾人。她嚴肅起來的時候,面無表情,給人一種很強的壓迫感,雖然年齡小,卻讓人不得不佩服她的英明果斷。公司在他的帶領下從當初的瀕臨破產,到現在的小有成績。她讓所有之前看不起她的人都對她刮目相看。可是如今宋氏的銷售業績整體下滑了很多。再不努力的話,怕是又要到那種山窮水盡的地步。

  “總經理,我想說……”

  傅衍沉坐在辦公桌那里審閱文件,助理葉錚敲門走了進來。

  “什么事?”

  “boss,傅老爺子來了。”

  葉生錚剛說完這句話,從他的身后走進來一個勁瘦的身影,雖然年齡有些大,但是全身散發出來的氣勢驚人。

  “爺爺,你怎么來了?”傅衍沉是有些詫異的,他沒有想到在這個時間老爺子會過來。

  “怎么,我不能過來嗎?”在傅老爺子的身后還跟著傅衍沉的二叔,傅凱林。

  傅衍沉站了起來,傅老爺子徑直走到了沙發那里,坐了下去。

  “小沉啊,你爺爺特意來關心一下你,看看你有沒有什么不習慣的地方。”傅凱林雖然是笑著,可是笑意未達眼底。

  “爺爺,我適應的還可以,二叔也會在幫助我。”

  “哪里的話?還是小沉你有本事,才把公司打理得這么出色,我也只是在旁邊幫幫小忙而已。聽說這次的招標已經開始了。”

  傅凱林狀似不經意的問道,傅衍沉立刻回答道:“是的,這次的招標計劃我已經擬好了,對這次我勢在必得。”

  傅老爺子鷹一樣的眼神看著自己的孫子,想要從他那里看出一些蛛絲馬跡,可是傅衍沉經過了這么多時間的淬煉,早就練就了金剛不壞的身體,不可能讓人輕易的看出自己的情緒。

  “你有計劃當然是最好的,我不希望看到失敗。我們傅家的子孫,只能成功,不允許失敗。希望像你說到的那樣,你會拿下這次的招標。”傅老爺子手中拿著拐杖,給人一種不怒自威的感覺。

  “爺爺我一定會做到的,你放心吧。”

  “爸,小沉當了公司的CEO之后。公司的確發展得更好了,你的心血沒有白費。看到我們公司能這樣發展,我也非常高興。”傅凱林趕緊說道。

  “不要因為有一點成績就沾沾自喜。作為一個公司的CEO,你還嫩的很。”

  兩人四目相對,傅衍沉說道:“是,爺爺,我會繼續努力的。不會讓你失望。”

  “對了,小沉,我看你身邊也沒有人幫你,我給你找了一個高級助理,他十分有經驗,在國外留學回來的,是個人才,你可以用。”在走的時候,傅凱林對傅衍沉說道。

  “我已經有助理了,不用了,謝謝二叔。”傅衍沉打算拒絕。

  傅凱林的眼睛里頓時沒了笑意,說話也提高了音調:“小沉,難道你是覺得二叔給你挑的人不行嗎,我知道你身邊的那個助理跟在你身邊幾年了,可是你現在身份不一樣了,是公司的CEO,很多事情一個助理根本沒有辦法解決,你需要幫手,你說是不是,爸?”

  傅老爺子回頭看了看傅凱林,拄著拐杖的手抬了起來:“我覺得凱林說的很有道理,你才剛上任,很多事情都不熟悉,找多個人幫助你,才會讓你上軌道,不需要拒絕。”

  “可是……”

  “不要可是了,這件事情就這么定了,明天讓他來上班。”傅老爺子強勢的打算了傅衍沉的話,擺了擺手,不想要多談的樣子。

  “是!”

  盡管很不愿意,但是在現在時機不成熟的情況下,傅衍沉也違背不了傅老爺子的意思,只能接受。

  在送走了傅老爺子之后,傅凱林又走進了傅衍沉的辦公室:“小沉啊,你不會怪而叔硬要你接受吧,我也是看你太累了,你身邊那個助理,看起來不夠精明,我是怕你吃虧,以后你就會明白我的苦心了。”

  傅凱林一副關心的樣子,語重心長的說了一番話,還拍了拍傅衍沉的肩膀,那露出的笑容讓人不寒而栗,感受不到一絲的溫暖。

  “二叔,我明白,我沒有責怪你的意思,既然是你的好意,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傅衍沉也是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感覺,像是帶了一層虛假的面具。

  兩個人虛與委蛇,各自有著心思,面上卻是一派祥。

  “小沉,這次的招標計劃書你已經擬定好了?”

  “是的。”

  “我看一下。”

  傅衍沉抬頭看了一眼,笑著說道:“二叔,現在不是不給你看,只是還需要修改,正式發布之前我還需要在斟酌一下。”

  “那就是不能告訴我了?”傅凱林眼睛盯著傅衍沉,面色沉靜,說話也冷了起來,兩個人之間的氛圍一下變得劍拔弩張。

  “二叔,我說了,不是我不告訴你,現在還不是時候,等到成熟的時候,我自然會告訴你,你是我的二叔,我當然是不會隱瞞你事情了。”

  傅凱林靜靜的看著眼前的傅衍沉,須臾,笑了出來:“好了,我知道了,我也不是非要看,只是關心一下,這次的招標計劃對于我們來說非常的重要,要是成功了,他們會投入大筆的資金,不能有任何的閃失,既然你這么說了,二叔也相信你,我等著你。”

  說完拍了拍傅衍沉的肩膀,笑著離開了辦公室。

  等到辦公室只剩下傅衍沉一個人的時候,他坐到了椅子上,抬手撫住自己的額頭,這兩個老狐貍,他們想要打探自己,可是他不會給他們任何的機會,既然傅凱林想要和他斗,那他就看看傅凱林有沒有這個本事!

  一個下午的會議終于結束了,唐歡深深的松了一口氣,會議上的氣氛實在是太沉重了,寧姐一直板著臉,說的話也非常嚴肅,看來最近她的心情真的是很不好,才會一直在會議上發脾氣。

  “歡歡,最近宋總怎么了,感覺脾氣好大。”一位公司的同事悄悄的問唐歡。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寺库网1000元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