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獨家寵愛我的甜心寶貝大結局

獨家寵愛我的甜心寶貝大結局

純風一度 著

連載中免費

甜蜜漫畫《獨家寵愛我的甜心寶貝》正在火熱連載中,該漫畫改編自熱門網劇《奈何BOSS要娶我》的同名小說《豪門游戲私寵甜心寶貝》,一起來看看吧,小說講述的是:十八線小明星夏林,身患絕癥卻又慘遭拋棄,無奈之下她只好走向那個站在權勢巔峰的男人凌異洲,可是為什么凌異洲會讓她以身相許?這樣的買賣是他該做的嗎?

更新:2019/10/08

在線閱讀

甜蜜漫畫《獨家寵愛我的甜心寶貝》正在火熱連載中,該漫畫改編自熱門網劇《奈何BOSS要娶我》的同名小說《豪門游戲私寵甜心寶貝》,一起來看看吧,小說講述的是:十八線小明星夏林,身患絕癥卻又慘遭拋棄,無奈之下她只好走向那個站在權勢巔峰的男人凌異洲,可是為什么凌異洲會讓她以身相許?這樣的買賣是他該做的嗎?

免費閱讀

  導演不耐煩地揮了揮手,“做什么調研,告訴他們,劇組在拍戲,封山了,要調研下次再來。”

  報信的那人支吾了一下,“不過對方態度好像挺強硬的,看起來氣場也很強大。”

  導演煩躁起來,“氣場強大?能有我們強大嗎!我們這里的明星到時候都是要上熒幕面對很多萬觀眾的!告訴他們,他們是不是想借口進來看拍戲啊?告訴他們,沒門!”

  導演說完便指揮起來,這下輪不到夏林說話了,她負傷拍戲,愿意當然好,不愿意也得愿意!

  “導演,我不行了,頭暈,好惡心,我想吐。”夏林抓著地面的雜草,不讓劇務把她拉起來,因為她清楚自己的身體,絕對不能挨第二下了,真的會死的。然而若她真的再來一次,陸乙那嘴角的邪笑……肯定會再給她第二下悶棍。

  惡心的男人,她不說假話,很的頭很暈,腦子都快停止思考了,腦袋上面仍然有很多星星在飄。

  “吐什么吐。”導演想起夏林今天早上向他偷懶請假,“又沒流血,不就是一個包,等下讓劇務幫你隨便處理一下就可以了,別一天到晚無病喊痛的,我們沒空陪著你耗。”

  夏林痛苦地抬頭看著導演,開始裝可憐,硬的不行來軟的總行了吧。

  然而顯然也不行,導演沖她大吼了一聲,“各就各位!”

  夏林愣生生地人拽起來扔到蘇希身邊,蘇希也就瞅了他一眼,沒多說話,在蘇希看來,還不至于為了幫助夏林說話而得罪陸乙。

  在導演一個“action”說出來之后,夏林滿腦子都在想陸乙的搶杠子,隨時可能跑出來敲她去見閻王爺。

  前面就是了,夏林突然停住,不行,她還是很怕死啊。

  蘇希見她突然停了,剛要說話,前面陸乙突然吼了起來:“敵人來了,兄弟們,殺啊!”

  夏林驚恐地看著陸乙沖過來,反應過來連忙往后面跑,叫道:“導演,陸乙不遵循劇本!”本來要偷襲也應該在那邊,不是這里啊!

  “卡!卡!陸乙你干什么?卡卡卡!”然而導演也已經叫不住了,陸乙常年被粉絲養叼,此刻復仇心切,恨不得立即把夏林扒掉一層皮,還管什么導演。

  夏林心一急,沒來得及跑遠偏偏摔了一跤,腦袋本來就痛,此刻嗡地一聲,仿佛聽到了陸乙手上的悶棍揮過來帶來的風聲,嚇得眼睛一直,小臉白如紙片。

  “住手。”

  然而接下來的不是劇烈的疼痛,而是一聲住手,直接在夏林頭頂上響起。

  夏林只感覺眼前閃來幾個黑影,她尚未從驚嚇中回過神來,眼睛完全沒聚焦,沒看清楚這些人是誰。

  接著聽到了陸乙的一聲慘叫,夏林這才愣神過來,側頭赫然看到一身風塵仆仆的凌異洲,手里拿著剛剛陸乙手里的搶杠子,腳踩在陸乙身上,看不到他的眼神,但卻是用了狠力的,因為光聽陸乙的叫聲就知道踩得有多重。

  夏林雖然對凌異洲的突然出現訝異地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一顆心卻頓時落了下來,這種英雄的出場方式,她幾乎要淚流滿面地跑過去擁抱他,從來沒這么感激過他,現在的地位,是和閻王爺一樣的存在。

  然而眼淚是流了,卻不能抱,因為旁邊里里外外站著的,不下三十個人,還不包括凌異洲帶來的員工。

  凌異洲這才放開陸乙,轉頭朝著夏林走過來,他的腦容量本來是很大的,驚艷了多少人,然而現在腦子里只有兩個鏡頭接連閃過,一個是夏林蒼白害怕的臉,一個是她額頭上觸目驚心的大包。

  至于其他的,該公開,或是不該公開的事情,他什么也想不起來了。

  夏林看到她走過來,睜大眼睛,在這么多人看著的情況下,他越來越近,眼里有很明顯的憐惜。

  夏林連忙忍痛站起來,輕笑了一聲,低頭不再接觸凌異洲視線了,趕緊躲到蘇希身后。

  凌異洲眼睛微瞇,平視前方,一陣氣悶,都這個時候,她還記著不在公眾面前跟自己扯上關系。

  “哎,我說,你們到底是誰啊!”導演看到劇組里的頭號演員被瞬間打趴在地,就連怎么動手的他都沒看清,驚恐之下指著凌異洲,“說了我么在拍戲你……”

  聞立突然握緊導演指著凌異洲的這根手指,重重地彎了一道,導演的慘叫聲隨之而來,只聽見嚓咔一聲,手指的骨頭斷了。

  “我們是港東凌氏,請注意你的舉止。”聞立處理完導演的手指,冷傲地對著所有人道。

  港東凌氏?在場的人立馬攢動起來,連小孩子都知道的港東凌氏,擁有著雄霸一方的勢力,就連國際影星,來這里也要注意一下凌氏的時尚圈權利。

  導演張著嘴巴,忘記了手指的疼痛,看向站在中間那個從頭到尾都沒說話的男人,散發著恐怖的氣場。

  就算剛剛有一絲懷疑,現在也要被這氣場震懾掉了。

  陸乙咬著牙關,跌跌撞撞地從地上爬起來,他看了一眼被自己折磨地低著頭不敢言語的夏林,還不夠,不但不服從他,竟還敢威脅他的女人,一定要讓她這輩子都不再敢反抗自己!

  但是突然聽到港東凌氏,陸乙把剛剛迅速揍了自己一頓的凌異洲從上到下打量了一圈,“可就算你是凌先生,也不能隨便打人吧。”他憤慨,突然沖出來打人,就是天王老子也不行。

  凌異洲整了整自己袖子,瞥了一眼夏林,手里剛剛從陸乙手里奪過來的搶杠子一扔,只是冷哼了一聲,什么都沒說。

  陸乙怒氣又竄出來了,世界上還有這樣的人,順便大人連個解釋都懶得說。

  然而劇組的其他人都已經管不著陸乙了,一開始還不認識,在竊竊私語誰氣場這么大,聽到陸乙口中確定的一個凌先生,好幾個女人眼里冒出火花,情不自禁地上前一步,誰還管陸乙是不是被無緣無故揍了。

  “哎你們!”陸乙突然被擠到包圍圈外,從來沒被這么冷漠對待過,剛想再叫喊,不知道被誰一踩,正好踩在剛剛被凌異洲碾爛的腳趾上,頓時狼狽地在地上滾了一圈,吃了不少泥土。

  “救命!咳咳……”陸乙喊叫了一聲,劇組有幾個聽到聲音,這才跑過來扶起他。

  那邊,聞立已經開始派人清場了,仍然是那副冰冷高傲的姿態,“這邊劃定在凌氏風電項目之內,凌先生今天過來調研,請你們騰出地方。”

  說是請,但話音剛落,手下的人便開始強迫劇組離開了,有扛著他們相機的,有扛著他們燈的,面對擋道的,一律扛走扔掉。

  眾人頓時作鳥獸散,夏林腦袋被敲暈了,一時沒反應過來,慢了一拍,見大家都聽話往后退了,剛要跟著退,身體一輕,直接被聞立扛了起來。

  “哎你干嘛,放……放放手啊!”

  “凌先生要調研,清場!”聞立大吼了一聲,但是扛著她卻格外小心,中間竟然還隔了一件衣服,聞立可不敢直接扛。

  夏林想笑,可是牽動腦袋上的包,痛得抽了一口冷氣。

  “先生問太太,痛不痛?”聞立突然小聲道。

  “嗯?”夏林一時被轉移了注意力,“他什么時候問過?”

  “太太看了先生眼神便知道了。”聞立終于把她放下來,最后說了一句話,“車停在對面山最大的那顆樹下,太太盡早脫身過來,不然先生會直接過來把太太扛走,他從來不在意別人怎么說。”

  聞立說完便走了,就像他沒說過任何話一樣,走之前還假裝推了夏林一把,就像推他們扛過來的那些拍戲設備一樣。

  夏林也假裝摔倒在地,不過,聞立讓她看看凌異洲的眼神,可她不敢看,怕一不小心暴露出來的脆弱被他看到了。

  鄧惠背叛她,導演吼她,陸乙聯合整個劇組的人來整她,也就凌異洲把她當寶,夏林鼻頭一酸,眼里涌起一股淚意。

  不過還沒來得及哭出來,便看到陸乙在瞪著她,陸乙竟然還沒整夠她,看那表情竟是把剛剛被凌異洲揍的氣都疊加都她身上了!

  要不是腳趾頭被碾爛了,只怕現在又要沖過來了!

  夏林想起聞立的話,趕緊捂住自己的腦袋,對導演道:“導演,我頭痛,想先回帳篷休息了。”

  導演的手指也受傷,而且還傷的不輕,他自己痛了才知道別人痛起來是多么難受,瞥了夏林一眼,這才道:“去吧。”處于同病相憐的心理,還問了一句,“要不要緊急包扎一下?”

  夏林連忙謝過他的好意,擺了擺手,“導演你也知道,沒流血,就一個大包而已,我休息一下就好了呵呵。”夏林捧著腦袋跑了。

  現在在她看來,劇組哪里都不安全了,寧愿去凌異洲那邊避難也不要包扎了,況且,萬一請過來的醫生也被陸乙收買了,那可是件很恐怖的事情。

  夏林跑了一陣,見他們都被甩在身后看不到了,這才停下來。

  猛地停下來才知道,敲過的腦袋就像是有了一個窟窿,迎著風跑過之后頭皮一陣發麻,頓時痛得蹲下來話都說不出來。

  破導演!破劇組!破陸乙!這樣罵過之后心理上才稍微舒服一點,但還是天旋地轉,蹲著起不來。

  若不是聞立說要去隔壁山下的大樹底下,夏林真想就地暈過去睡一場。

  臂間突然伸過來一雙手,在夏林還沒來及看清楚人的時候,凌異洲的氣息壓迫性地襲過來。

  他把她摟進懷里,抱完便走,沒說一句話。

  “凌……”夏林發現是他,出現地這么及時,夏林欣喜地剛要說話,被他掃了一眼,愣是被震懾地忍了回去。

  凌異洲臉色鐵青沉重,盯著她有責怪,還有憤怒,氣場壓迫地夏林喘不過氣來。

  “別這么兇……”夏林嘀咕了一聲,縮了縮,埋在他胸前,卻壓著了自己額頭上的包,頓時痛得抽冷氣。

  凌異洲盯著他額頭皺眉,才十天沒見,她竟然把自己弄成這樣了。

  “別看了,我變丑了。”夏林受不了他的眼神,擋住自己的臉,氣色真的差了不止一兩點,這個她每天照鏡子都看得到。

  凌異洲這才移開目光,“是丑了,我快不認識了。”

  “你!”夏林別過臉,她也就客氣地那么一提,他還真敢說她丑。

  可是也不敢再說什么了,顯然,凌異洲仍然在生氣,臉色一點都沒有得到緩和,竟然比她還生氣。

  凌異洲把她放在車上,夏林連忙爬過去給他騰出位置。

  凌異洲卻在上車之后,伸手把她一提,直接放到腿上,見她下意識要跑,“這么丑,就別亂動了。”

  夏林扶著他肩,賣力瞪他,丑就一個字,他偏偏要提兩次。

  車上早就準備好了緊急藥水,凌異洲伸手取過棉簽,一個勁地地往上面沾藥水,仿佛那藥水是陸乙,跟他踩陸乙時一樣用力。

  夏林看著觸目驚心,特別是那黃黃的一團,還有凌異洲恐怖的力道,捂著自己腦袋,“凌老師,你別亂上藥啊,這什么東西?要不要看下說明書?”

  凌異洲抓住她的手,把棉簽舉在她額頭上,看著她緊閉著眼睛一臉懼怕的模樣,冷哼了一聲,“下次記得看看我的簡歷。”

  “我看你簡歷干嘛?”夏林剛一睜開眼睛,他便突然把藥水往她額頭上抹。

  本來還以為會很痛的,就算不是藥水作用痛,也會因為他的力道痛得要死。

  結果,輕柔地不像話,藥水也略帶冰涼,掃在灼熱的傷處,不僅不痛,還緩解了很多不適。

  凌異洲擦完藥這才道:“我的三個學位證里,有個是醫藥相關。”所以這些簡單的外傷配藥,他還是沒問題的。

  夏林訝異,“這么厲害?”看不出來,這么個商業大咖竟然還有做白衣天使的潛質。

  凌異洲忽視掉她眼中的崇拜,對前面的聞立道:“去最近的醫院,全身檢查。”

  夏林眼皮一跳,連忙舉手,“凌老師,我不需要全身檢查,我就腦袋被敲了,其他地方還挺好的,不信你自己看。”

  凌異洲大手卡著她的腰,低頭盯著她的身體從上往下,再從下往上,喉結一滾,“你確定嗎?”

  讓凌異洲檢查,可不是就這么穿著衣服就能檢查完的,他眼神熾熱地盯著夏林。

  夏林嘀咕道:“讓你看,沒讓你亂看。”說著她擋住他已經在蠢蠢欲動的手指。

  凌異洲抓住她的手,把她抱緊,氣息抵著她,混合了什么奇怪的感覺,夏林一開始還沒感覺到,后來臉紅地只想逃。

  本來就腦袋疼,他這是要讓她窒息嗎?

  可是凌異洲抓住她不讓動,仿佛在懲罰她把自己虐待成這樣的所作所為,把她揉在自己胸口。

  可她不知道,在搖晃的山路上,他這樣做也是在變相地懲罰自己,抱她越緊,氣息便越不穩,可他只能強迫自己鎮定。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凌異洲的呼吸才平穩下來,也不帶任何讓夏林慌張的感覺了,夏林這才長舒了一口氣。

  男人就是這樣,雖然他跟陸乙有著本質的區別,但還是隨時隨地發情……夏林愣著一動也不動。

  “好了,現在告訴我,事情的來龍去脈。”凌異洲稍稍放松了她一些,但手還是卡在她腰上緊緊的不松手。

  “說來話長。”夏林鼻子一酸,委屈極了。

  “那就長話短說。”凌異洲摸了摸她的臉,還好沒摸到眼淚。

  “長話短說啊……”夏林想了一下,“就是陸乙,嗯,你剛剛揍了的那人,他想跟我做短期炮友,然后我不愿意,他便展開一系列報復。”

  夏林說完看到凌異洲臉色比剛剛更黑了,忙補充了一句:“我是絕對不同意的。”

  凌異洲捏著她下巴,讓她直視自己,“你剛剛說,他想跟你做什么?”

  夏林拉開他的手,低頭道:“那種關系,在圈里好像很多,這個你也應該知道的。”

  一系列的報復……凌異洲眼里的火苗越來越盛,這長話短說的真有藝術,是什么報復,能把他的女人折磨成這樣!

  他舍不得碰的女人,感覺生生被炮友兩個字給玷污了,不能原諒。

  凌異洲任由心里的火光燃起。

  “聞立。”聽到凌異洲冷冷的一聲,夏林抬起頭盯著他,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先生?”聞立慢下車速,認真聽凌異洲吩咐。

  凌異洲握緊的拳頭里,手指關節突然啪啪響了兩聲,“那個劇組,讓它消失。”簡簡單單的八個字,詮釋了他的憤怒。

  夏林連忙抓住他的手臂,“凌老師你說什么?”

  “消失。”凌異洲堅定地看著她,重復了一遍,“我,包括我的家人,從來都沒有受欺辱的道理。”一句話中透著狠戾。

  夏林手心開始冒出些細汗,他竟然要把整個劇組給端了,而且看這表情,完全不給商量。

  “那我之前的努力豈不是白費了?”好不容易才從龍套跑到女配,一下子又回到起點龍套了。

  凌異洲把下巴放在她肩頭,緩緩閉上眼睛,“要么把那個劇組端了,要么把你從娛樂圈徹底端出來,你選吧。”

  夏林愣了愣,伸手摸了摸他頭,“凌老師,你關心個人也這么強勢,我能有什么辦法。”

  聞立直接把車開到縣城醫院門口,凌異洲這才抬起頭。

  車門剛打開,夏林便從車里首先鉆出來,不給他抱了,膩了這么久,她骨頭都被揉酥了。

  凌異洲從她身后鉆出車,也沒說什么,跟著她進去。

  夏林最后還是乖乖的做了全身檢查,特別是頭部,連著做了好幾個檢查,因為是傷了頭部,凌異洲格外在意。

  按照他的話說:“已經夠傻了,不能再傻了。”

  夏林想起被同一個劇組的兩個女人騙,也確實有點傻,便沒反駁。

  醫生最后給出檢查結果,對方下手太重,腦補淤血要及時驅散,還伴隨有輕微腦震蕩,建議住院幾天。

  醫生不認識凌異洲,但是見他一副冷厲的表情不太爽,問他,“能問下,患者是你什么人嗎?”

  “是我太太。”凌異洲道。

  “那你也有錯了,這明顯是人為,這么重要的事故,你都沒待在身邊?”

  夏林覺得這醫生膽大啊,竟然敢呵斥起凌異洲了,凌異洲現在這副表情,她都不敢說什么。

  為了避免凌異洲發怒,夏林連忙沖醫生大叔使了個眼色。

  大叔看不懂,“姑娘,你眼睛又怎么了?”

  夏林吐了一口氣,碰上個不懂眼色的大叔也真是……誰知道凌異洲突然在身后幽幽道:“我有錯。”

  夏林僵住,他……說什么了?有沒有聽錯?

  夏林回頭,仰著頭看他,凌異洲伸手給她整了一下額頭上的繃帶,就像剛剛說話的不是他似的。

  誰知道醫生大叔還沒完了,點了點頭,“知道錯就好,其實女人大多都是好女人,只怪現在的男人大多不懂珍惜,你只要拿的起珍惜二字,那對自己也是幸福。”

  醫生語重心長地走開,“住院觀察兩天,沒事了才能走。”

  病房里頓時只留他們兩個人,夏林瞅了瞅凌異洲,差點忘了問,“你怎么會突然過來這邊?”不會是真要調研風電項目吧?

  “調研。”凌異洲還真這么回答了。

  “那你就這么把你的員工扔在那個地方?”夏林想起來他當時好像是帶了一群人過來的。

  “嗯。”凌異洲也大方承認,一臉“看我對你多好”的表情。

  夏林不好意思地低了低頭,盯著他的皮鞋,這好像還是她給買的,“那我盡快好起來,這樣就不耽誤你工作了。”

  凌異洲四顧了一下這里的病房,臉色嚴肅,十分不滿意,就算是單人病房,也不如港東一半的設施。“最好盡快好起來。”

  這時有護士敲門進來,并且拿進來一盒藥,看了看凌異洲,道:“我要給病人背上上藥,先生要不要回避一下?”

  “背上?”凌異洲還不知道她背上有什么東西,聽到這話,過來便要看看。

  夏林連忙拉住自己的衣服,“別……別動,就是水土不服而已!”

  護士見凌異洲著急,也跟著解釋道:“先生,潮氣入體,沒什么大事。”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寺库网1000元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