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奇幻 → 和死對頭奉子成婚郁漣城陸衡

和死對頭奉子成婚郁漣城陸衡

比卡比 著

連載中免費

《和死對頭奉子成婚》是由比卡比原創所著,主角叫郁漣城陸衡,講述了十八歲的成年夜,陸衡熱潮突然發作,他躲在學校廢棄的教室,想著咬咬牙忍過去。后來,有人抱住了他,幫他度過了熱潮期。于是,這人成了陸衡心頭的白月光。

更新:2019/10/09

在線閱讀

  故事遞提供比卡比大神最新作品《和死對頭奉子成婚》新書最新章節全文免費閱讀,和死對頭奉子成婚最新,和死對頭奉子成婚無彈窗,《和死對頭奉子成婚》是由比卡比原創所著,主角叫郁漣城陸衡,講述了十八歲的成年夜,陸衡熱潮突然發作,他躲在學校廢棄的教室,想著咬咬牙忍過去。后來,有人抱住了他,幫他度過了熱潮期。于是,這人成了陸衡心頭的白月光。

免費閱讀

  郁漣城是被冷醒的,他的整個肩膀都露在被子外面,窗戶不知何時被打開了,窗簾被風吹得呼啦作響。

  全身酸痛不已,腰部以下像失去了知覺,郁漣城看了一眼放在床頭柜上的鬧鐘,現在是凌晨兩點,也就是說他和陸衡斷斷續續地做了近七個小時。果然,熱潮期的Alpha就是一頭不知疲倦的野獸。

  室內亮著橙黃色的燈光,昏暗得恰到好處。陸衡穿著酒店的浴袍,背靠著巨大的落地窗,身后就是沉睡的城市。他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冷峻,看不出情愛的痕跡,仿佛他剛剛只不過是和郁連城開了一場再尋常不過的會議。

  “醒了?”陸衡看向郁漣城,目光隱隱帶著幾分探究。

  郁漣城坐在潔白又凌亂的床上,臉頰被熏得通紅,眼中流露出一絲剛睡醒的迷茫,腰下藏在被子里,讓人想起了深海里的美人魚。

  過了好一會兒,郁漣城才從恍惚中掙脫出來。他扯扯嘴角,道:“陸總這樣看著我干嘛?都是成年人了,陸總也不是第一次,總不至于要我負責吧?”

  陸衡濃眉微挑,形成一個刀鋒般尖銳的弧度,“你怎么知道我不是第一次?”

  郁漣城腰實在太酸了,他趴在枕頭上,懶洋洋地說:“陸總一把年紀了,又是陸家的大少爺,總不至于今晚之前還是個處.男。”

  郁漣城這話說的有些心虛。陸衡和郁漣城同歲,今年不過二十四歲,他還比郁漣城小幾個月。只不過他的氣場太過于強大,又生而高貴,總是讓人忽略他的年紀。

  被說“一把年紀”的陸衡并未生氣,而是漫不經心道:“你也不是第一次。”

  郁漣城笑了,“怎么,陸總對炮.友有高要求?還必須是什么完璧之身?”

  “奇怪而已。”陸衡淡淡道,“之前沒聽說過你有男朋友。”

  郁漣城一副無所謂的模樣,“這種事情又不是一定要和男朋友做。”

  陸衡瞇起深邃的眼睛,笑了起來,“那倒也是。”他走到床邊,郁漣城通紅的耳朵邊輕聲道:“所以,我相比你之前的炮.友怎么樣?”

  郁漣城臉色更紅,他橫了陸衡一眼,冷冷地轉過頭去。

  陸衡并沒有放過他,他捏住郁漣城的下頷,逼他與自己對視,殘忍又溫柔地逼問:“說啊,你和誰一起比較爽,嗯?”

  郁漣城無處可逃,只能注視著那雙沉靜的眼睛,譏諷道:“你們Alpha都喜歡比這個?”

  陸衡沒有否認,“本能。”

  “都不爽。”郁漣城帶著報復的快意,“還不如我自己用手。”

  陸衡不咸不淡地“哦”了一聲,拍了拍郁漣城的臉頰,“去洗個澡,然后繼續。”

  繼續?郁漣城警惕起來,“繼續什么?”

  “你覺得,我的結合熱會持續多久?”陸衡笑了,“七小時?”

  郁漣城愣了愣,朝陸衡的身下掃了一眼,冷聲道:“陸總憑什么覺得我會繼續幫你?”

  “憑你剛剛似乎很爽。”

  郁漣城一臉鄙夷,“我都說了我不爽。我衣服呢?”

  “我可以給你想要的。”

  郁漣城愕然,“什么?”

  陸衡重復了一遍,“你留下,我給你想要的。公平交易,如何?”

  郁漣城迅速冷靜下來,“你要我?”

  陸衡一笑,“我不養人。”

  郁漣城不解:“那……”

  “就這一次。”陸衡抬手指了指房門,“走出這個房間,交易就結束。”

  郁漣城點點頭,表示明白了,“原來陸總是想要我。”

  陸衡笑意更甚,“你又不是MB,沒必要用這個字。”

  郁漣城聞到了陸衡信息素的味道,眼前的Alpha很快就要陷入下一輪的熱潮中,現在居然還能若無其事地站著和自己談條件。郁漣城深吸一口氣,“你……你讓我想想。”

  “我等你想好。”陸衡的聲音低沉性感,就好像是一個英俊魔鬼,正在邀請人類和他共進血腥又迷人的晚餐。

  其實,這場歡愛嚴格來說算是你情我愿。陸衡并沒有逼迫他,只是本能地釋放著自己的信息素,是他太沒出息,在陸衡信息素的失去了理智,任由發.情的Alpha對自己為所欲為。在這種情況下,陸衡就算不對自己做任何補償也在情理之中,但他既然提出來了……

  郁漣城拿定注意,抬眼看向陸衡,“我要一個資源——最好的資源。”

  陸衡頗為惋惜,“我還以為你會提出點不一樣的。”

  郁漣城露出看白癡一般的眼神,“我一個剛出道的小明星,不要資源要什么?難不成,要陸總的人?”

  陸衡饒有興趣道:“就那么想紅?”

  “廢話。”

  陸衡打量著郁漣城,這個被他欺負慘了的Omega膚色白皙,腰肢纖細,兩條腿又長又直。他的臉幾乎是按美人的模板長的,微微上挑的桃花眼別有風情,左眼下角還有一點淚痣,睫毛濃密似羽,因為剛剛被弄哭過現在還濕潤著。

  房間內Alpha信息素的味道又濃郁了些。

  “你沒有任何演技可言,要紅的話只能走流量的路子。”

  “不,”郁漣城斷然拒絕,“我要演戲。”

  “即使被罵花瓶?”

  “花瓶怎么了?”郁漣城嗤笑一聲,“我至少還有一張能做花瓶的臉,那些罵我的人有嗎?有人喜歡我的臉,愿意為我的臉買賬,我能賺錢,你能在我身上賺到錢,這不就夠了?”

  陸衡欣賞般盯著郁漣城的眼睛,“有點道理。”

  “事先說好,我要拍大制作。”郁漣城補充,“要名編劇,名導演,還要名演員為我配戲。”

  陸衡輕輕撫摸著郁漣城的后腰,低聲道:“這么囂張?生怕別人不知道你做了什么?”

  郁漣城面上一頓,挑眉道:“難道陸總怕?”

  陸衡手指游移到郁漣城嘴邊,摩挲著他的嘴角,“你覺得呢。”

  Alpha的信息素鋪天蓋地將郁漣城包圍住,郁漣城暗罵一聲,起身道:“我先去洗澡。”

  陸衡按住他,“你話太多,已經浪費了洗澡的時間。”

  察覺到陸衡意圖,郁漣城臉也不要了,豁出去道:“陸衡,這都多少次了?就不能讓我先休息一下嗎?!”

  陸衡俯身在他耳邊輕語:“你不用費力,只要好好地叫我的名字。”明明說著讓人浮想聯翩的話,陸衡的神情卻一如既往的高傲冷淡。

  郁漣城一陣心悸。他強忍著腰酸翻過身,面對著陸衡,雙手無力地抵在男人的胸膛上。他垂著眼睛,目光落在陸衡的肩膀上,那里有一道淡淡的疤痕。疤痕的形狀很特別,不是抓痕也不像劃痕,而是一道咬痕。

  這道咬痕看上去已經很久了,一直到現在痕跡還在,可想而知當時咬陸衡的人用了多大的力。

  郁漣城的語氣不自覺地柔軟起來,甚至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委屈,“可是,我連說話的力氣都快沒了。”

  陸衡揚起嘴角,“那我叫你的名字,你聽著。”

  “等等……”

  陸衡輕聲道:“漣城。”

  心臟猝不及防地重擊著胸口,郁漣城不去看陸衡,強迫自己鎮定:“我明天還有工作……”

  陸衡微微一笑,“現在,我就是你的工作。”

  ……

  陸衡的結合熱持續了一天一夜,雖然他“體貼”地給了郁漣城一些休息的時間,但高強度的“工作”還是逐漸將郁漣城的體力消耗殆盡。

  陸衡一身清爽地從浴室里走出來,郁漣城還在床上熟睡著,側臉的線條優美又無辜,他整個人縮在被子里,即使在睡夢中還皺著眉,看上去有些無辜可憐。

  陸衡在床邊坐下,注意到郁漣城的臉依舊泛著不正常的。他探出手,用手背在郁漣城的額頭上貼了一會兒,隨后拿起一旁的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用談公事特有的冰冷語調道:“過來一下。”

  五分鐘后,套房的門鈴響了,此時的陸衡穿著白襯衫和西裝褲,恢復了一貫的衣冠楚楚,等他說了聲“進來”,來人才用備用房卡打開了門。

  “陸總,”裴謹走進客廳,“您找我。”

  裴謹是陸衡的私人助理,為人細心謹慎,工作上面面俱到,是陸衡難得的幾個挑不出大毛病的下屬之一。

  陸衡正用一個平板看文件,目不斜視道:“坐。”

  裴謹在沙發上坐下。他一進門就聞到了老板信息素的味道,他是個Beta,不會被Alpha的信息素影響。只是和以往不同,裴謹隱約感覺到了其他人的信息素,這味道淡淡的,有點像帶刺的玫瑰花香,顯然是Omega信息素的味道。

  老板的私事裴謹不能管,也沒膽量管,他對緊閉的臥室房門視若無睹,問:“陸總,您的結合熱已經結束了嗎?需不需要找醫生幫您看看?”

  陸衡冷淡道:“昨晚有個女Omega來過。”

  裴謹倒吸一口冷氣,立刻道:“我馬上去查。”

  陸衡身居高位,高大英俊,就算不用錢和權壓人,也有無數男男女女會投懷送抱,更何況,錢和權,他都有。

  陸衡看向裴謹,面無表情道:“我在酒店的房間號,以及我結合熱的時間,看來都不是什么秘密。”

  裴謹再也坐不住,站起身朝陸衡深鞠一躬,誠懇道:“非常抱歉,這是我的過失。”

  這種情況以前也發生過一次。那一次,意圖獻身的Omega小明星使盡渾身解數都沒讓發著結合熱的陸衡碰他一根頭發。后來,公司的律師找到那個Omega,義正言辭地告訴他,他違反了合同上的條例,已被強制解約,他除了被辭退,還要背上一大筆違約金。

  裴謹不禁有些好奇,昨天的那個女Omgea究竟是有多美多甜,竟然讓陸衡都沒辦法把持住?

  陸衡沒有繼續問責,只道:“沒有下次。”

  裴謹松了口氣,道:“陸總放心,類似的事情絕對不會再發生。”

  陸衡“嗯”了一聲,注意力回到了平板上。裴謹不知道他還有沒有吩咐,也不敢走,順便提醒了老板:“陸總,宋先生的飛機還要一個小時就要落地,您要去接他的話,差不多該出了。”

  陸衡滑動屏幕的手頓了頓,道:“網上說,Omega陪Alpha度過熱潮期后,出現低燒的情況是正常的。”他問裴謹,“是嗎?”

  這次陸衡第一次問他無關工作的事情,裴謹一時間以為自己聽錯了,好在他職業素質過硬,只愣了一秒就反應了過來,“是的,Omega們體質不如Alpha,陪Alpha度過結合熱后很容易發燒。”裴謹小心翼翼道,“陸總的Omega燒多久了?”

  陸衡沉思片刻,“不知道。”

  “溫度呢?”

  “沒量。”

  裴謹耐心地問:“陸總有沒有喂她喝點熱水?”

  陸衡冷著一張臉,“他一直睡著。”

  “那陸總有幫她清洗嗎?”

  “所以我要吵醒他?”

  裴謹開始同情起那個Omega了。“陸總,幫助Alpha度過熱潮期對任何一個Omega都不是什么輕松的事情。”裴謹委婉道,“有些Omega身體虛弱,為了不傷害到他們,他們的丈夫寧愿在熱潮期使用抑制劑。”

  “我不是他的丈夫。”陸衡單手解開自己白襯衣上的袖口,起身道:“你出去,叫醫生。”

  郁漣城醒來之后的幾分鐘內都處于暈眩的狀態。他平躺在床上,呆滯地看著天花板,理智一點一點回籠后,他第一反應是轉過頭,看向枕邊——空無一人。

  郁漣城差點笑出了聲,他是有多蠢,竟然會覺得醒來之后還能看到陸衡。

  喉嚨里好似火燒一般,郁漣城顧不上全身上下各處的疼痛,掙扎地坐起來,驚訝地發現自己身上還算清爽。他哆哆嗦嗦地撿起扔在一邊的浴袍給自己披上。這浴袍上帶著沐浴露的味道,應該是陸衡用過的。他的胳膊又酸又硬,一個不注意就碰倒了放在床邊的花瓶。

  花瓶摔在地上,發出一聲巨響,幾乎是在下一秒,門外傳來人聲:“杜小姐,你醒了嗎?”

  杜小姐……誰?

  郁漣城想說話,但他嗓子太疼了,一時半會兒竟發不出聲來。

  門把手轉動了下,一個戴著眼鏡,溫潤清秀的男人走了進來,“抱歉,我擔心出事……”郁漣城認出他是陸衡的助理,裴謹。

  裴謹見到郁漣城,極是驚訝道:“郁先生?”

  郁漣城努力發出聲音:“很吃驚?”

  裴謹懵了,他明明已經查清楚,趁著陸衡結合熱主動上門的人是一個公司剛出道的女Omega。他很快反應過來,“昨天晚上的人,是你?!”

  郁漣城知道沒有必要隱瞞,他扯了扯嘴角,“對,是我。我睡了陸總,裴助理難道看不出來?”

  裴謹用了半分鐘消化這個消息。他雖然和郁漣城交集不多,但他很清楚,他的老板討厭這個美貌的男Omega。

  郁漣城是公司的星探在大街上發現的寶貝。他的臉實在太好看了,就算什么都不會,光憑臉就能收獲一大票顏控粉絲。可正當公司要和郁漣城簽約時,陸衡卻使用了一票否決權,理由只有一句話:他不適合。

  公司高層雖然舍不得這個大寶貝,卻也不敢忤逆陸衡的意思。就在他們要放棄時,陸衡又改變了主意,允許公司將郁漣城簽下。

  沒人知道其中的緣由,但大家都知道陸衡對郁漣城有不小的偏見。而從郁漣城主動爬床的行為來看,他人品確實不怎么樣。裴謹實在想不明白,陸衡怎么會讓郁漣城爬床成功。

  然而老板怎么想的裴謹管不了,他只要完成老板布置的任務就行。

  “郁先生不用緊張。”裴謹禮貌地笑著,“是陸總讓我留下來照顧你的。”

  緊張?他看起來很緊張嗎?憑什么從始至終陸衡都從容不迫,自己事后面對陸衡的助理都會顯得緊張。郁漣城的表情冷了幾分,“那還真是謝謝陸總的貼心。”

  “我替你請了醫生。”裴謹抬起手腕看了看表,“醫生十分鐘后能到。”

  “沒必要。”

  裴謹無奈道:“醫生也是陸總要請的。”

  “他請我就要看?”

  “……”這美人的脾氣未免有點暴躁了吧。裴謹好心道:“那有什么我可以幫你的嗎?”

  不過站著說了幾句話,郁漣城就快撐不住了。“麻煩給我一杯溫水。”郁漣城輕聲道,“謝謝。”

  裴謹早有準備,很快就給郁漣城拿來一杯水,“請用。”

  郁漣城一口一口地喝著溫水,修長優美的脖頸微微揚起,白皙的皮膚上還有一個深紅的吻痕。

  裴謹忽然明白為什么自家老板沒把持住了。郁漣城脾氣雖然不怎么樣,但顏值是實打實的高。被這樣的Omega看一眼,Alpha的骨頭都得酥。

  郁漣城喝完水,喉嚨里舒服不少,又向裴謹道了一次謝。

  裴謹客氣道:“這是我應當做的,郁先生要不要再去洗個熱水澡?”

  郁漣城點了點頭,“好。”

  他邁著僵硬的步伐,挪進浴室里。放水的時候,他靠著浴室的墻壁,看著熱氣漸漸上升,模糊了鏡子里的自己。

  整個人浸沒在水里,只露出脖頸以上的部位。水很熱,郁漣城卻還是有些發冷,明明不久前他的身體還燙得嚇人,有那么幾個瞬間,他甚至以為自己要在那種熱度中融化。

  郁漣城回憶著當時的細節,身體一點點熱了起來,門外傳來裴謹的聲音:“郁先生,你的衣服就放在床上。我給你叫了些吃的,你好了就出來吧。”

  泡完澡,郁漣城身上的不適感有所消退。他的衣服已洗好烘干,帶著溫熱,還有淡淡的香味。

  郁漣城走出臥房,坐在餐桌邊的裴謹站了起來,“郁先生現在應該吃些清淡的,所以我替你點了份粥。”

  郁漣城看著熱氣騰騰的小米粥,忽然笑了。

  裴謹不解,“郁先生笑什么?”

  郁漣城慢慢地坐下,道:“你對我這么好,好像折騰了我一天的人不是陸衡,是你。”

  裴謹干笑一聲:“郁先生說笑了,我不過是按陸總的吩咐辦事。”

  郁漣城轉著勺子,問:“看裴助理這么熟練,是經常替陸衡照顧為他解潮的Omega?”

  裴謹警惕起來,很多人都想從他口中獲得有關陸衡的信息,他非常清楚什么能說,什么不能說。裴謹決定忽略這個問題,“郁先生還有別的想吃的嗎?”

  郁漣城動作一頓,“還是說,別人他都是親自照顧的。”

  郁漣城低著頭,語氣平平,劉海遮住了他的眼睛,裴謹莫名地覺得這個Omega似乎有點難過。

  “我不過隨便問問。”郁漣城漫不經意道,“裴助理不要多心。”

  裴謹客氣地笑了笑,“對了,這是你的手機,已經充好電了。”

  郁漣城接過手機開了機,幾十條消息一下子冒了出來,基本都是他助理和經紀人發來的。他的戲昨天已經殺青,今天一早就該飛回B市,但他給陸衡解了個潮,飛機也理所當然地誤了。

  郁漣城站起身,“我打個電話。”

  裴謹點點頭,“郁先生請便。”

  郁漣城給他的助理喬冬撥了過去,電話立刻就接通了。

  “郁哥!你終于開機了!”喬冬幾乎都要哭了,“這一天你去哪了啊?我和艾姐都快急死了,我差點就要報警了!”

  郁漣城道:“我在酒店。”

  “啊?可是我中午才去酒店找了你啊!”

  “不在原來的房間……算了,你重新訂機票吧。”

  郁漣城掛了電話,回到客廳繼續喝粥。喬冬發了條信息過來,告訴他飛B市的航班今天已經沒了。

  郁漣城回復:那就明天。

  回完信息,郁漣城也沒放下手機。他打開朋友圈,隨意刷了幾下,瞳孔驟然一縮。

  裴謹注意到他的表情,問:“怎么了?”

  郁漣城的神情很快恢復如常,“宋懷初回來了。”

  裴謹有些驚訝,“你也認識宋先生?”

  郁漣城笑了笑,“我們何止是認識。”

  宋懷初和陸衡一樣,都是郁漣城的高中同學。宋懷初是個Beta,卻長得比很多Omega還要纖細柔弱。他家境不俗,和陸衡從小一起長大,是非常好的朋友。高中畢業后,宋懷初去國外學習音樂,只偶爾回國一趟。

  半小時前,宋懷初發了條朋友圈,地點是在S市的機場,背景是一輛豪車,配文只有一句:終于回來了,謝謝某人來接我。

  郁漣城把他的自拍放大,仔細看了看,發現這人居然比少年時還秀氣了不少。

  謝謝某人來接我……這個“某人”,除了某人,還能是誰?

  解決了結合熱,馬不停蹄地去接舊友,真不愧是陸衡。

  郁漣城點開評論:好巧,我也在S市。

  黑色的商務車平緩地行使在環城高速上,陸衡坐在后座,頭也不抬地對著平板電腦。宋懷初看了他一會兒,笑道:“這么忙啊,好不容易見一面,你還一直工作,不怕我不高興?”

  陸衡微微抬眸,“你希望我怕嗎?”

  迎上陸衡的目光,宋懷初突然感覺到了冰冷的壓迫感,“我......”

  陸衡淡淡道:“有些事情要處理。”

  宋懷初一臉愧疚,“早知道你忙我就不讓你來接我了。”

  陸衡不置可否,問:“你要去哪里?”

  宋懷初責怪道:“剛剛不是和你說了嗎,你又沒聽我說話?”

  陸衡示意他再說一次。

  宋懷初露出一個單純的笑容,“幾個在S市的朋友替我組了個局,你和我一起去吧,都是以前的同學。”

  陸衡沒有立刻給出回答。

  宋懷初狀似隨意道:“我還邀請了郁漣城。”

  陸衡挑眉,“什么時候。”

  宋懷初在他面前搖了搖手機,“就在剛剛。他說,他也在S市。”

  “他同意了?”

  “是啊,他很快就同意了。”

  陸衡看著宋懷初,宋懷初一直維持著微笑,然后他也笑了一下,“你不怕見他?”

  宋懷初眼中閃過一絲異樣,“事情都過去這么久了,我……應該也釋懷了吧。”

  “是么。”陸衡沒再說什么,他看向車窗外,嘴角浮起意味不明的微笑,似聽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般,“那就去吧。”

  宋懷初放在腿上的手微微松開,他的手心里全是汗。

  商務車在飯店門口停下,先下車的陸衡繞到車的另一邊,紳士地替宋懷初打開車門,宋懷初沖他溫順一笑,“謝謝。”

  “不用。”陸衡的聲音在他頭頂響起,低沉而冷淡,“對了,歡迎回來。”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奇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寺库网1000元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