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閃婚總裁替嫁妻小說免費

閃婚總裁替嫁妻小說免費

十月初九 著

連載中免費

豪門總裁類型小說《閃婚總裁替嫁妻》正在火熱連載中,該文作者是十月初九,主角是顧小北霍司翊,講述的是:顧小北沒想到,她只是去參加一場婚禮,就親眼見證了新娘落跑的事情,更沒想到的是,她竟被認成新娘跟霍司翊成婚,婚后生活一言難盡,顧小北只想逃跑,卻被霍司翊禁錮在懷中輕笑,孩子都有了,你要跑到哪里去?

更新:2019/10/09

在線閱讀

豪門總裁類型小說《閃婚總裁替嫁妻》正在火熱連載中,該文作者是十月初九,主角是顧小北霍司翊,講述的是:顧小北沒想到,她只是去參加一場婚禮,就親眼見證了新娘落跑的事情,更沒想到的是,她竟被認成新娘跟霍司翊成婚,婚后生活一言難盡,顧小北只想逃跑,卻被霍司翊禁錮在懷中輕笑,孩子都有了,你要跑到哪里去?

免費閱讀

  “那我不吃包子了,我隨便炒個菜吃吧。”顧小北退而求其次,只能自己讓自己的肚子多委屈一會。

  “三少奶奶,已經過了早飯的點了。”女傭死死的擋在冰箱前面,紋絲不動,大有一種顧小北敢推,她就敢以命相博的舍生取義精神。

  “……”不是,這是個什么架勢啊?

  唇角緊抿,顧小北盯著面前的女傭,眉毛皺的能夾死一只蒼蠅。

  十點,的確是過了早飯的點了,可是她吃點東西不為過吧!!

  而且又不用她們動手,自己來都不成嗎?

  吃完飯自己刷鍋洗碗,絕對不給你們找一丁點的麻煩!

  顧小北蠕動了幾下嘴角,長篇大論全都在喉嚨里凝聚,差點就能脫口而出了,但是看在看見女傭汗津津發白的臉卻驟然收住了。

  上下打量了兩眼面前的女傭,顧小北忽然扭過頭看向餐桌的位置,那里,早就沒有了韓凌雪的身影。

  抬頭往上看,正好與站在二樓樓梯口的韓凌雪四目相對。

  空氣里,燃起電石火光的燒焦味道。

  見韓凌雪繼續上樓,顧小北也收回了視線,當然心里也不忘記編排她。

  什么仇,什么怨恨,吃你們家大米了管的這么寬?

  扭過頭看著誓死擋在冰箱柜前的女傭,顧小北嘆了口氣,妥協的擺了擺手,說:“行了行了,我不吃了可以嗎。”

  她的話一出口,女傭明顯松了一口氣。

  顧小北氣鼓鼓的離開廚房,走到餐桌旁的時候卻忽然頓住了,抬頭看了看二樓,眸光一閃,走到另外一個正在收拾碗筷的女傭跟前,說道:“喂,我問你件事。”

  “三少奶奶有什么吩咐?”女傭畢恭畢敬的低下了頭。

  “剛剛在這坐在女人,是誰?”顧小北問道,心里卻在不停地猜測,年輕貌美的女人,還對她懷有敵意,到底是誰來著。

  唉,都是當時資料看的太匆忙,把東西都給忘的差不多了。

  “三少奶奶問這個做什么?”

  顧小北就是好奇的打聽打聽,卻不想女傭卻忽然警惕了起來,壓低了聲音。

  “隨便問問。”顧小北不以為意的說,伸長了脖子往上看。

  “三少奶奶如果沒有別的事的話,我就先下去了。”誰曾想女傭并沒有回答她的話,避重就輕的說了一句,拿起桌子上的東西就走。

  “哎……”

  顧小北話還沒有出口,那個人就躲進廚房,關上了門。

  “搞什么名堂嘛,不就是八卦一下。”顧小北撇了撇嘴,小聲嘀咕了一句。

  “不管了不問了,收拾收拾早點走吧。”

  四處掃了一眼金碧輝煌,但是處處透著詭異的大廳,顧小北驀地打了一個冷顫,抱了抱自己的手臂,小跑著上樓了。

  ……

  飯沒有吃到,還弄得自己一身脊背發寒,顧小北別提有多么的心塞,坐在床上扣手機都提不起什么興致。

  “老婆,你怎么了?”

  洗漱完畢的霍司翊湊了上來,帶著一身檸檬清新的味道。

  顧小北側頭看了看他,抬手撫著因為低血糖而發懵的頭,懨懨的回了一句:“沒事。”

  沒事?霍司翊才不信,這小臉蒼白的的根本就不像是沒事的樣子。

  看著她的模樣,霍司翊忽然覺得心疼。

  他抿了抿唇角,驀然將顧小北抱到了懷里,用自己的頭抵住顧小北的額頭,一臉關切的說:“老婆你要是不舒服,可以跟司翊講。”

  “跟你講有什么用,你能……”

  哎,對呀,霍家那些神經叨叨的人不許她吃東西,總不能還克扣霍司翊的伙食?!怎么說他都是霍家的三少爺。

  還有昨天霍家大嫂怕對霍司翊的那個勁頭,想來他在霍家的地位不會太低。

  既然這樣,那要是不能好好利用利用,就真的太虧了!

  顧小北越想越覺得對,心里更是有了主意。

  當下也顧不得男女有別,一把握住了霍司翊的手,柔弱的小白蓮一般,嬌滴滴的聲音說:“老公,你們家傭人好壞,都不給我東西吃。”

  告狀嘛,一定要聲音又嬌又嫩,這樣才能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顧小北紅著眼睛,可憐巴巴地望著霍司翊,小嘴一撇,馬上就能哭出來的模樣。

  明知道她是裝的,可不知道為什么,霍司翊還是忍不住心臟一揪。

  他盯著顧小北迷霧一般的眼睛,咕咚咽了口口水,著急說:“我,我幫你收拾他們。”

  色令智昏,霍司翊擼著袖子站起來往外走,要為顧小北撐場子。

  “唉,還是算了,你去了也打不過他們。”

  顧小北急忙拉住了霍司翊,她就是想吃點東西,還到不了非要面紅耳赤的地步,不然到時候追究起來,指不定還要給她按一個什么罪名!

  于是乎,非常明事理的顧小北拉住霍司翊的手,微笑著說:

  “你給我拿點吃的就可以了,冰箱里有牛肉小籠包,拿兩屜上來。”

  “可……”

  顧小北打斷他,伸出五根手指頭,十分興奮的說:“兩屜不夠吃,那就三……不對,五屜吧,還有水果要是能來一點就更好了。”

  一提到吃的,顧小北就雙眼放光,心情也不低落了,臉也不白了,高興的就差在原地轉個圈圈。

  霍司翊忍俊不禁,強忍住笑意,繃著臉木納的說:“那我去拿吃的。”

  “嗯嗯。”顧小北點頭,小手揮舞的歡快,指使人這事,她喜歡干。

  “水果要吃什么樣的?香蕉可以嗎?”霍司翊走到門口的時候,腳步突然頓住,扭頭問道。

  “都可以,水蜜桃也行。”顧小北沒有多想,低頭玩自己的手機,自然也就錯過了霍司翊嘴角的那抹壞笑。

  “還是黃瓜吧,熱量低,剛好可以減減肥。”

  朱紅色的房門被關上的剎那,傳來霍司翊幽幽輕揚的語調。

  顧小北聽得一愣,發消息的手頓住,微瞇著眼睛盯著緊閉的房門,臉上劃過一絲疑惑,霍司翊剛剛說了什么?總覺得哪里不太對經的樣子。

  算了,還是先不管他了,她的事情才是最要緊的!

  等了一會兒,顧小北從床上一躍跳下來,小碎步跑到門前,輕輕地將門拉開一個細縫,臉貼在門邊框上往外看。

  在確定霍司翊的身影消失在樓梯口之后,她干脆利落地合上門,以防萬一還將門鎖反鎖上,這才轉身回到房間里。

  顧小北走到衣柜前,將里面堆放的衣服全都扒開,從最里面的角落里拿出一個黑色的小布包,寶貝似的捧在手心。

  “還好我藏得嚴實!”

  掂了掂手里的小布包,顧小北松了口氣。

  昨天那個女傭收拾房間的時候跟掃蕩似的,恨不得將她臥室里的東西全都搬出去,可是把她給嚇得不輕,就怕自己好不容易得來的錢被發現了。

  好在霍司翊制止的及時,她偷偷藏的私房錢也能留下來,不然這一堆高定衣服里多了一個粗制濫造的破布袋子,肯定得當垃圾給收走。

  布包里鼓鼓的,很壓手感,打開一看,里面更是一卷一卷的好幾卷紅色的百元大鈔,光是看著就讓人很喜歡。

  顧小北拿到了東西,將衣柜又嚴原模原樣的恢復好,轉身回到了床上,盤腿一坐,瀟灑的開始數錢。

  “1、2、3……”

  這一布包,竟然有整整三萬塊錢!

  顧小北十分很心,笑出了一嘴整齊光潔的大白牙。

  “這一單生意,做得值了!”

  改口費三萬加上白思穎給的定金三萬,一下子就有里六萬,再加上她之前的一些存款,亂七八糟的加起來也有不少了。

  顧小北在心里大致估算了一下,略感欣慰,如果再有幾個單子,她就能攢夠二十萬了!

  真好!

  顧小北越想越開心,整個人都飄飄然了,在床上滾來滾去的傻笑。

  叮叮……

  就在顧小北樂的不知道天多高地多厚的時候,空寂的房間里突然傳來尖銳地手機鈴聲。

  顧小北愣了一下,伸手拿過手機,“這個點,誰打電話啊?”

  顧小北嘀咕了一聲,卻在看清楚來電鈴聲顯示名字的時候,渾身一激靈,背后竄起一身冷汗,“小然怎么來電話了!”

  叮鈴鈴的鈴聲消了下去,但是隨即又響了起來,鍥而不舍。

  顧小北吞咽了一口口水,忙不迭地地按下了接聽,努力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平靜,“喂,小然,有事嗎?”

  “姐,你這幾天去哪了?怎么一直都沒有回家?”電話一接通,那頭的顧梓然就查起了戶口。

  “我,我這幾天在忙呢。”顧小北打著哈哈,眼珠子一轉,謊話張嘴就來,

  “這不是前幾天工作室分配了一個任務嘛,那任務比較麻煩,我一個人干不了,于是就申請跟你佳佳姐一起了,我們兩個一塊呢,出不了事,你就放心吧。”

  “什么任務需要你們兩個一起?”顧梓然不會輕易上當。

  “俞氏知道嗎?俞氏董事長外遇,他媳婦兒花了大價錢要我們工作室在一周內拿到他出軌的證據。

  本來這事一個人也能搞定,但是那個董事長他身邊有好幾個人高馬大的保鏢,所以我們就只能兩個人,聲東擊西來轉移他的注意力了。”

  顧小北解釋說,語氣看似鎮定,實際上手心里早就出了一手心的汗。

  “是嗎?那你怎么一直不回家,還不跟我說一聲?”顧梓然聽得將信將疑,再次質問。

  “哎,我這不是時間緊任務急,我們兩個人加班加點還很緊湊,沒來得急回去嘛,本來想給你留言來著,但是又忘記了。”顧小北不太好意思的說。

  “真的嗎?你沒有騙我”

  即便顧小北恨不得舉手對天發誓了,可顧梓然還是很懷疑。

  畢竟……她是一個有太多前科的人。

  顧梓然已經記不清有多少次了,顧小北因為接了各種奇葩的委托,然后被蠻不講理尋仇的人打到傷痕累累,不得不住院,更有一次險些沒命。

  一想到這里,顧梓然明亮眼睛里的光芒就黯淡了下去,拳頭緊握。

  “姐……你回來吧,我可以養你。”顧梓然十分認真的說,現在的他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半大的小孩子,完全有了能夠掙錢養家的能力。

  所以,他不想顧小北那么辛苦,尤其是每日里過著在刀尖上舔血的生活,他害怕哪天真的一睜眼,聽見的是噩耗。

  顧小北原本還在想著要如何糊弄顧梓然,沒想到下一秒就聽見他十分認真懇切的話語,當下愣在了那里,鼻子尖涌出一絲酸楚,眼框發熱。

  “你不養我誰養我啊?畢竟你姐我的終極夢想就是可以當一個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咸魚。”

  顧小北深吸一口氣,調整了一番情緒,哈哈一笑,吊兒郎當沒個正形的模樣繼續說:

  “放心吧,跑不了你的,到時候你可別嫌棄我呀。”

  “不嫌棄。”顧梓然溫柔的聲音傳來,還帶著些許笑意,“我現在也可以讓你過咸魚的日子。”

  “……”感情我這么多話都白說了是嗎!

  “不行,現在你的目標是好好學習,你要掙的是大錢!可不是眼前的幾個蠅頭小利,放心吧,我以后花你錢的日子多著呢,不用有心理壓力。”

  “就這樣說吧,你姐我喜歡東邊那個海景別墅,出門要開法拉利的跑車,身上要穿Dior的高訂,各種大牌的口紅化妝品我要成箱成箱的買……”

  顧小北一說起來,這話就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而且越說越興奮。

  從衣食住行說到吃喝玩樂,周游世界,反正就是怎么燒錢怎么來。

  電話那頭的顧梓然聽著,一一記在心中。

  顧小北一個人自言自語了十分鐘,終于覺得口干舌燥。

  她走到飲水機旁給自己倒了一杯水,一邊喝一邊鞭撻那邊的顧梓然,沉聲道:“我剛剛說的這些,都記清楚了沒?”

  原本是想勸顧小北回來的,誰知道還是被她轉移走了話題,不過被她這么一打岔,顧梓然的惴惴不安的心也平靜了些許。

  聽著那頭你要是敢不答應我就不認你這個弟弟了的威脅,顧梓然無奈地嘆了口氣,“嗯,我記住了。”

  “記住了就好,我可是錄音了哈,到時候你要是變卦了,我就把錄音賣給報社,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是如何的忘恩負義。”顧小北繼續威脅敲打。

  “不會有那一天的!”顧梓然信誓旦旦的說。

  顧小北的唇邊劃過一抹趣然,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噗嗤笑了出來。

  “我這邊還在忙,晚些時候再打電話給你呀。”害怕多說多露餡,顧小北著急掛電話。

  “好,注意安全。”

  “放心吧,不會有事的。”顧小北應和著,“我掛了哈,拜拜。”

  聽著手機里傳來通話結束的滴滴聲,顧小北捂住自己的胸口,長長地舒了一口氣,“總算是糊弄過去了!”

  但是,她心里也十分清楚,顧梓然是絕對不會輕易相信她的話,肯定還會打電話跟宋佳佳求證。

  本來白思穎找她的這事就不靠譜,顧小北也想著完事后拿錢就直接走人。

  所以也就沒有跟任何人說,自然也包括自己的好閨蜜宋佳佳。

  但是現在看來,有備無患還真是不無道理的事。

  懊惱已經無濟于事,當下之急是趕緊跟宋佳佳打個電話通氣,別露餡了!

  顧小北慌張拿出手機撥出一個號碼。

  然而,宋佳佳也不知道在忙什么,電話一直沒人接聽。

  顧小北急出了一頭汗,眉毛緊蹙,輕咬了一下嘴唇呢喃了聲,“干什么去了,怎么還不接電話。”

  她一連打了十幾個還是沒有能打通,不得已,她只能登陸微信上給宋佳佳留言,千叮嚀萬囑托一定不可以露餡。

  咚咚……

  然而她剛把消息發出去,就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顧小北嚇得渾身一抖,手機差點從手里抖出去。

  “誰……誰呀?”顧小北問道,忙不跌的將散落在床上的紙幣收起來,遲疑了會兒還是放在了原來的地方,走過去開門。

  “三少奶奶,你快去看看吧,三少爺,三少爺他……”

  女傭一看見顧小北,火急火燎的說。

  “霍司翊?他怎么了……”

  “彭!”

  顧小北一句話還沒有說完,樓下就傳來轟隆一聲巨響,將她嚇了一跳。

  “樓下在做什么?”

  “三少奶奶,你快去看看吧!”女傭著急的抓過顧小北的手,將她往樓下拽。

  顧小北一時不察,差點被女傭拽倒在地,還好反應的快,快走幾步跟了上去,“慢點,慢……”

  “傻子,我讓你跪下,我要騎大馬!”

  “我讓你跪下聽見沒有?!”

  還沒有到樓下,她就聽見客廳里小孩子尖銳的叫罵聲,以及玻璃杯子摔在地上的聲音,十分囂張。

  見霍司翊繃著臉站在那里一動不動,男孩瞬間就惱火了,發瘋了的野豬一樣朝霍司翊撲過來,使勁一推,“傻子,我說的話你敢不聽?!”

  對于男孩的辱罵推攘,霍司翊也不反駁,側著身,雙臂緊緊地懷抱著什么東西,繃著臉色,唇角緊抿。

  “傻子,你……”

  “住手!”

  顧小北看不下去了,厲聲呵止,飛快地走到霍司翊身邊,拉住他護在身后。

  “你這么熊你爸媽知道嗎?!”顧小北冷著臉問,也不給面子。

  這人誰啊,也看著十多歲的孩子了,真是一點都不懂事,囂張跋扈也就算了,還野蠻沒有教養!

  哪有讓人跪下給他騎大馬的,還真當自己是兩三歲的小孩子嗎?

  顧小北心里很不爽,目光也變得兇神惡煞了起來。

  然而,男孩顯然是一向熊天熊地的慣了,面對面色嚴肅的顧小北,也絲毫不帶怕的。

  他一張肥胖的臉瞪著顧小北,雙手叉腰,聲音驟然拔高,“你不知道我是誰?”

  顧小北翻個白眼,看你這虎背熊腰的樣子,我也不想知道你是誰!

  “你是誰跟我有什么關系,但是你欺負我的人,就不行!”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寺库网1000元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