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奇幻 → 當狼滅進入逃生游戲顧陌之裴淵

當狼滅進入逃生游戲顧陌之裴淵

落雁城 著

連載中免費

《當狼滅進入逃生游戲》是由落雁城原創所著,主角叫顧陌之裴淵,講述了顧陌之是一只偷渡人間的惡魔,沉迷吃喝玩樂他發現比起鳥不下蛋的煉獄,人間簡直是天堂直到某天,他意外進入某個逃生游戲……顧陌之:這里的鬼真好吃。那一天,鬼怪們想起了被顧陌之覬覦美味的恐懼,玩家們……還在努力重塑三觀!

更新:2019/10/09

在線閱讀

  故事遞提供落雁城大神最新作品《當狼滅進入逃生游戲》新書最新章節全文免費閱讀,當狼滅進入逃生游戲最新,當狼滅進入逃生游戲無彈窗,《當狼滅進入逃生游戲》是由落雁城原創所著,主角叫顧陌之裴淵,講述了顧陌之是一只偷渡人間的惡魔,沉迷吃喝玩樂他發現比起鳥不下蛋的煉獄,人間簡直是天堂直到某天,他意外進入某個逃生游戲……顧陌之:這里的鬼真好吃。那一天,鬼怪們想起了被顧陌之覬覦美味的恐懼,玩家們……還在努力重塑三觀!

免費閱讀

  “現在的小孩,膽子真大。”之前搶白中年女人的女生感嘆了一聲,“我小時候也天不怕地不怕,夜里還一個人看過午夜兇鈴。現在不行了,恐怖片根本不敢點開。”

  女孩聽著她的話,只是乖巧地笑著,沒有給任何回應。

  顧陌之聽著就覺得這女生說話怪怪的,總帶著一股嘲諷的味道。他掀起眼皮看了那人一眼,最后還是把目光移到了小女孩身上。

  這一屋子的大人,還比不過一個孩子。

  粉毛對他們之間的糾紛無動于衷,一副早就料到會是這樣的模樣。他干脆招呼大學女生朝顧陌之和小女孩走去,走近之后說道:“就我們四個也沒關系,說實話我原本還以為只有我和這位美女會愿意守夜。咱們商量看怎么安排吧,四個人肯定有一個人只能輪一天,其他人輪兩天。”

  “所以,是可以連續守夜的嗎?”女生突然反應過來。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情況就很微妙了。這次他們這群人里有人自己愿意守夜,要是十八個人沒一個人愿意,他們會怎么做?選一個食物鏈最底層的人,然后用武力逼他連守七天?

  女生頓時皺起眉頭來,意識到這款游戲可能比她想象的還要險惡一些。

  “這就是人性。”小女孩一本正經地補充道。

  顧陌之挑了挑眉,覺得有趣。現在的孩子還真是人小鬼大,什么都懂。

  粉毛也沒忍住笑了一聲,夸贊道:“小妹妹你懂的真多。”

  “我們三個輪兩天吧。”女生揉了揉小女孩的腦袋,“她太小了,我不放心。我猜第一夜應該是最安全的,要不然讓她第一個?”

  “可是第一天大家都不知道規則……”粉毛有些猶豫,“不如讓她第二天來,這樣我們第一天守夜的人可以總結一點經驗和規律。”

  女生想了想:“也行。那誰第一天來?”

  顧陌之全程沒有說話,隨意地聽著他們商量。對他來說,什么時候守夜都一樣。

  其他人見狀都躲得遠遠的,根本不想摻和。只有小年輕猶豫了一下,最后還是沒有邁開步子走過來,選擇隨大流躲遠了。

  “第一天的話,要不我們猜拳……”

  話說道一半,突然又聽見了剛剛的提示音。

  【12點已到,非常可惜,你們并沒有做出選擇,因此,你們所有人都必須接受懲罰。】

  一直事不關己的眾人頓時慌亂起來。

  有人驚慌失措地指向粉毛:“我們選他,選他們!別懲罰我們!”

  “你們不是在商量誰守夜嗎?怎么商量了那么久?故意的吧?”有人不滿地指責起粉毛四人。

  然而系統根本不為所動,粉毛四人也冷眼旁觀。就連小女孩,都睜著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不明所以地看著那些奇怪的大人。

  如果擱在平時,他們或許不會反應這么大,但剛剛經歷過世界毀滅,這些人早就淡定無能了。之前的平靜不過強撐著,又或者還沒反應過來。不管如何,超自然的現象都對他們的精神產生了巨大的打擊,如今遇到變故,徹底爆發了出來。

  大學女生下意識拉過小女孩護到懷里,低聲說道:“別管他們,姐姐保護你。”

  女孩回抱住她,點了點頭:“姐姐,我也保護你。”

  【第018新人副本觸發懲罰:所有玩家強制參與守夜直到清晨,且本次守夜無人可獲得無敵效果。請所有玩家認真守夜,不要懈怠。】

  “草!”有人慌亂地跑去推通往后堂的門,發現怎么都推不動,頓時慌了。

  現在要離開靈堂只能從大門走,但是門外在下雨,而且外面夜色深沉,一看就很不祥,跟本沒有人敢跑出去。

  “這就是你們的目的?!”中年大叔惡狠狠地瞪向他們四個,“現在好了,所有人都要陪你們一起。不敢守夜就別打腫臉充胖子,故意拖過時限是想害死我們嗎?”

  粉毛脾氣可不好,聞言立刻炸了,冷笑一聲:“自己不敢守夜還好意思說我們?之前是誰嘰嘰歪歪說一堆廢話浪費時間的?有人提醒你們別錯過時限還怪人多嘴,現在觸發懲罰就知道時限的重要性了?”

  “你!”大叔氣得恨不得沖過來和他干架,但一看粉毛擼起袖子的利落勁就慫了。

  別看他有些瘦弱,但流里流氣的看起來就像個混混,說不定真是道上混的,打架估計是一把好手。中年大叔頂著啤酒肚,可不見得能打得過他。

  介于武力值的落差,之前有意見的眾人都把嘴里的話憋了回去。粉毛沖他們揮了揮拳頭作為警告,然后才滿意地收手。

  這下沒人再鬧騰了,事情已經發生,多說無益。再說了,所有人一起守夜,怎么看也感覺安全不少。相反,所有人單獨回房休息,自己呆在自己的屋子里,更沒有安全感。

  大部分人轉念一想就對現在的局面滿意了起來,于是沒人鬧事了。

  顧陌之一見沒有戲可看了,懶洋洋地靠回了墻上。這游戲影響他休息,要不是為了等著鬼來,他早就一個人回屋子里睡覺去了。

  現在是走不掉了,他只能原地休息。也不嫌地上臟,他直接坐了下來,倚著背后的墻壁,打了個哈欠。

  大學女生左右看了看,拉著小女孩在他身邊坐下。

  小女孩雙眼亮晶晶地看向顧陌之,伸手輕輕戳了戳他的手臂:“大哥哥,你怎么一點都不怕啊,還能睡得著覺。”

  顧陌之本來打算閉眼休息的,聞言睜開眼睛,低頭看向這只人類幼崽。她看起來純真善良還很懂事,和顧陌之遇到過的所有幼崽的不一樣。

  要知道惡魔一族的幼崽,都是討人嫌的小惡魔,這種生物簡直可以堪稱熊孩子界的巔峰,再沒有什么能比他們更貓嫌狗憎了。雖然顧陌之自己也是從小惡魔長到大的,但他依然對這類生物敬謝不敏,且深受其害。

  乍一看到一只乖巧純良的幼崽,他不禁覺得新奇又有趣,睡意一下子就散了個干凈。

  “這點程度,還嚇不到。”他難得好聲好氣地和小崽子說話,“我吃……我見過的鬼,比你吃過的飯還多。”

  “世界上真的有鬼嗎?”小崽子果然被吸引住了,她好奇地問道。

  顧陌之挑挑眉:“世界都毀滅了,你都被帶進這個游戲了,你說有沒有鬼?這個世界是有魔法存在的哦。”

  女孩撐著臉想了想:“我知道這個游戲里應該有鬼,但是我想問的是我之前生活的世界是不是也有鬼,我以為鬼只在游戲里有。”

  旁邊的大學女生也豎起耳朵,她對這個問題也很好奇。

  “當然有了。”顧陌之眼也不眨地說道。

  實際上他并沒有在之前的世界里見過鬼,但是反正世界都毀滅了,他說有就有,也沒人能證明他在說謊。

  “我之前租過一間房子,里面有個吊死鬼……”顧陌之壓低聲音,用陰惻惻的語氣說了起來。

  編鬼故事,對他來說小菜一碟。

  周圍的聽眾汗毛一聳,又怕又好奇,糾結地呆在原地,不知道該不該躲遠一些。事實證明,人類總是那么矛盾,明明膽小如鼠,卻對未知的刺激充滿了好奇心。

  漸漸的,所有人都安靜下來。靈堂恢復了寂靜,除了孤寂的雨聲外,只有顧陌之的現編鬼故事在回響。

  “……那天凌晨我突然醒來,聽到了輕輕撓墻的聲音,好像是從床底下傳過來的。我探頭往下面看,看到……”

  在無限副本里講鬼故事,這種狼滅恐怕也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了。

  一開始玩家們還豎起耳朵聽著,眼看著夜色漸深,那邊講故事的人還不打算停嘴,慢慢的就有人受不了了。好在顧陌之自己編了這么久的故事困勁也上來了,所以在大家站出來制止之前,他主動結束了今晚的睡前故事。

  “還有好多就不說了,免得你晚上害怕得睡著覺。”顧陌之大言不慚地說道。

  小女孩緊緊攥著顧陌之的衣角,繃著小臉點了點頭。實際上她已經嚇得睡不著覺了,唯有在大哥哥身邊才能感受到一絲絲心安的樣子。

  顧陌之閉上了嘴巴,靈堂里便又安靜了下來。雖然寂靜的靈堂也有些嚇人,總比說鬼故事的靈堂好得多。

  他也沒管縮在一起瑟瑟發抖的玩家們,自顧自靠著墻壁閉上了眼。眾人無語地看著他的睡顏,這家伙把他們嚇個夠嗆,結果自己睡著了……但是讓他們去和對方理論,他們卻根本不敢,生怕顧陌之又開始講鬼故事。而且,粉毛就在不遠處虎視眈眈,他和粉毛是一伙的。

  淅淅瀝瀝的雨聲更大了一些,濕冷的風吹進來,眾人抖了抖,往更深處躲去。整個祠堂里除了待在門周圍的粉毛四人,剩下十四個人也不怕擠,全部窩在后門口。

  這會兒他們可考慮不到都擠在一塊,除了危險該怎么逃跑了。能和大部隊待在一起,最起碼心理上能有點安慰。

  靈堂里也沒有鐘表,這個夜晚被拉得無限長。不知過了多久,眾人都泛起困來。小女孩昏昏欲睡地朝一邊倒去,顧陌之倏地睜眼,伸手攬住她,免得她一頭嗑在地上。

  女孩順勢倒進他懷里,睡得香甜。顧陌之低頭看了看這個心大的小崽子,倒沒推開她,任由她靠著自己睡覺了。

  他扭頭看向大門外,從他這個角度看不到太多外面的景色,只能依稀看到一小片街景。

  靈堂外面并不是院子,而是青石街巷,兩側都是老舊的房子,在夜幕中像一個個張牙舞爪的怪物,沒有一點光亮。事實上整片街道只有靈堂里點著蠟燭,除此之外,就是清亮的月色了。

  明明是雨勢不小的天氣,烏云卻沒能遮住月亮,十分罕見。

  顧陌之看了看靈堂角落,那群嚇成鵪鶉的玩家也開始泛起困來。也是,受到了那么多驚嚇,精神早就負荷不了了,雖然心里還在害怕,卻忍不住打著哈欠睡了過去。

  整個屋子里唯有粉毛還在默默地守夜,顧陌之睡著之前隱約聽見他和大學女生小聲商量了值夜的事情,等四點鐘就換女生來守夜。萬幸粉毛有手表,排起班來方便很多。

  顧陌之后知后覺地想起來,自己好像應該參與守夜的值班。但粉毛他們見他睡了就沒提這事,要是一般人,早就不樂意了,覺得自己吃了虧。

  雖然這么想著,但顧陌之還是打了個哈欠,又閉上眼繼續睡了。大不了白天的時候,保護他們一下,晚上甭想讓他熬夜。

  就這樣,手表的指針緩緩轉動到了凌晨三點。

  “嘩啦——嘩啦——嘩啦——”

  屋外的水聲越發大了。

  百無聊賴的粉毛低頭擺弄著自己的手指打發時間,時不時抬頭看一眼周圍。

  “嘩啦——”聲音又大了一些。

  粉毛扭頭看屋外,這雨不會變成暴雨積水把屋子閹了吧?

  不對!

  他瞬間站起來,走近大門。雖然雨水落在地上早就匯成了一道道“小溪”,但也不至于發出嘩啦啦的聲音,這附近又沒有下水口和落差比較大的臺階。所以那個嘩啦啦的聲音,肯定和雨沒有關系。

  聲音越來越大,實際上并不是它變大了,而是聲音越來越近了!

  粉毛謹慎地走到門邊,小心翼翼地探出頭,朝聲音發來的地方看了過去。他看見,在長街的盡頭,一個模糊不清的東西正在緩緩靠近。

  是、是什么東西?!

  “唔……”顧陌之在睡夢中聞到一股香味,他慢吞吞地睜開眼,使勁嗅了嗅。

  香味越來越濃了。

  顧陌之摸了摸肚子,他餓了。

  就在顧陌之循著味道朝門口看去的時候,恰好粉毛也一個激靈沖過來,推了推睡著的女生,喊道:“快醒醒!有東西過來了!”

  他這一嗓子叫醒的不止是女生,還有屋子里的其他人。在這種地方大家也不敢誰死了,一有動靜就全部醒了過來,只是一時間還沒意識到發生了什么。

  顧陌之見女孩也醒了,松開了他,自顧自地站起來朝門口走去。靈堂門口有一個擋雨的棚子,顧陌之站在棚子下朝香味傳來的方向看去,這會兒那“東西”已經靠得越發近了。

  顧陌之眼力好,看清了那是什么,頓時眉頭一皺,扭頭就回了屋子。

  “看到什么了?”女生拉著女孩站在不遠處,緊張地問道。

  “鬼。”顧陌之回頭看她,“一個不愛干凈的女鬼。”

  女生:“???”

  好在這邊的談話聲音不大,其他沒聽見。那些人醒來之后也察覺到了不同尋常的水聲,一個個緊張得又往角落擠了擠。

  粉毛見狀沒忍住翻了個白眼:“你們擠那兒有什么用?那東西一來就把你們堵得死死的,逃都逃不掉。”

  這就跟自己躲死胡同里是一個道理,真不知道他們怎么想的。

  粉毛說得有道理,可是敢離開那塊的沒有幾個人。畢竟一會兒臟東西要進來,肯定得從唯一的門過來,誰敢靠近那道門呢。

  過了一會兒,才有人陸續來到了門右側的角落,水聲是從左側街道傳過來的,右側感覺安全一些。到了這里,離門也近,萬一女鬼進門直接往棺材走,他們也有機會從門里逃出去。

  倒是顧陌之,就大大咧咧地站在門口,眉頭緊鎖不知道在想什么。粉毛和女生已經退到旁邊去了,最起碼不敢直接擋在路中間。女孩被牽著走了兩步之后,突然掙脫了女生的手,小跑到到顧陌之身邊,攥住了他的衣角。

  顧陌之低頭去看小崽子:“你……”

  “大哥哥。”她緊張兮兮地貼著他,“我、我保護你!”

  不能留大哥哥一個人站在最危險的地方抵擋敵人!

  顧陌之頓了頓,隨她去了。

  隨著水聲越來越近,不安的人群更加躁動起來。躲在門邊角落的一群人出現了一些騷亂,過了一會兒,有幾個玩家一起慢吞吞地挪到了門口,探頭去看外面的情況。

  未知是最讓人恐懼的東西,他們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東西過來了,也好有個心理準備。

  這會兒女鬼已經走得很近了,就在十米開外。她一身臟兮兮的白衣,渾身浮腫,像是被水泡久了的尸體。察覺到靈堂門口的動靜,她緩緩抬頭,沖探頭的幾人露出了一個扭曲的笑容。

  “啊——!!!”

  那張臉嚇得幾人驚慌不已,這絕對不是活人,這是活生生的鬼!

  幾乎在瞬間,就有一個玩家奪路而逃。他下意識沖出了大門,朝著女鬼的反方向跑去,直接沖進了雨幕。

  然而尚未走出多遠,卻發出陣陣慘叫。沒一會兒,栽倒在地,再沒了動靜。

  這一切變故不過十來秒,根本沒人反應過來。和他一起探頭看情況的玩家嚇得一愣,回過神來之后幾乎是連滾帶爬地遠離了門口這塊地方。

  這也太邪門了,怎么跑出去就死了?難道是那雨水有問題?

  玩家的尸體離得不遠,明亮的月色下即便是普通人也能看見他身上并沒有什么被腐蝕的痕跡。但是顧陌之卻看到一塊塊黑斑從被雨點砸到的地方緩緩浮現,像是一只墨筆點在白紙上一樣,暈開成一大片。

  那是……

  “他身上是什么東西?!”眼神不錯的粉毛驚詫不已。

  “是尸斑。”顧陌之答道。

  大學女生瞪大了眼睛,她有點近視,完全沒看到還有黑斑。這會兒卻慶幸還好自己沒看見,不然恐怕要被嚇到。

  這雨也太邪門了,看樣子他們是不能從大門跑出去了,只能呆在靈堂里。

  玩家們聽到他們的對話,越發不安起來。而那如同在水中行走發出的水聲也終于近在咫尺,吵得人心煩意亂。

  氣氛漸漸凝重,一步兩步,嘩啦嘩啦。女鬼走到了大門前,停住。

  眾人紛紛往遠處躲避,恨不得離她再遠一些。連粉毛二人都忍不住后退了幾步,退到墻角。只有顧陌之還站在原地,用一種又興奮又嫌棄的詭異眼神打量著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請問,我可以進來嗎?”女鬼站在門前,低垂著頭,聲音嘶啞。

  沒有人敢回答她,生怕同意之后,對方會進來大開殺戒。他們聽過不少鬼故事,都說不能輕易允許臟東西進門。

  不知道出于什么考慮,顧陌之也沒說話。

  氣氛頓時僵持住了,屋外的風雨聲漸漸猛烈起來,呼呼的夜風吹得眾人渾身冰涼。女鬼忽然抬頭,死死盯住前方的顧陌之,又問了一遍:“請問,我可以進來嗎?”

  本以為還會是沉默,誰曾想顧陌之冷不丁開口:“不可以。”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奇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寺库网1000元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