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總裁追妻寶寶萌翻天小說

總裁追妻寶寶萌翻天小說

葉蓁 著

連載中免費

故事遞為您帶來主角是江瑟瑟靳封臣的小說,該小說名為《總裁追妻寶寶萌翻天》,由作者葉蓁傾心創作,講述的是:江瑟瑟五年前為了母親的醫藥費而選擇為權貴人家生下孩子,從此再為見過那孩子一眼,五年后,乖寶寶自己找上門來抱著她叫媽媽,泛濫的母愛成災,五年的空白江瑟瑟想極力彌補,而靳封臣卻很是納悶,怎么這女人對兒子感興趣,對他不屑一顧?更多精彩盡在故事遞!

更新:2019/10/09

在線閱讀

故事遞為您帶來主角是江瑟瑟靳封臣的小說,該小說名為《總裁追妻寶寶萌翻天》,由作者葉蓁傾心創作,講述的是:江瑟瑟五年前為了母親的醫藥費而選擇為權貴人家生下孩子,從此再為見過那孩子一眼,五年后,乖寶寶自己找上門來抱著她叫媽媽,泛濫的母愛成災,五年的空白江瑟瑟想極力彌補,而靳封臣卻很是納悶,怎么這女人對兒子感興趣,對他不屑一顧?更多精彩盡在故事遞!

免費閱讀

  聽到這話,屋內三人紛紛愣住。

  “女的?”靳封堯是最先反應過來的,神情無比激動,“哥哥哥……是不是你之前說的那個?”

  “哪個?”

  靳老爺子第二個回神,目光凌厲射向小兒子。

  靳封堯積極的回道:“就是一個女的,哥之前還說,可能要跟人結婚來著。”

  “結婚?”

  靳夫人也緩過神來,不敢置信道:“你有結婚對象了?誰?對方是什么人?哪家的小姐?年紀多大?長得好不好?家庭背景呢?”

  一連串的問題砸過來,靳封臣簡直頭疼欲裂。

  “媽,你們能不能先冷靜?”

  “好,我們冷靜,但是……你得跟我們說說怎么回事兒!”

  靳夫人一臉嚴肅,明顯還不信,自家大兒子會有結婚對象這種事兒。

  要知道,這小子可是非常討厭女人,以往見到,都是有多遠閃多遠。

  她平日里也沒少攛掇著給他相親,哪次不是敷衍了事。

  害她都懷疑自家兒子喜歡男人!

  萬萬沒想到,他們才出國沒幾天,就冒出一個女人來了。

  靳封臣原本并不想多談,但見父母一副打破砂鍋問到底的神情,也很是沒轍,領著兩老進門后,才簡言意賅地道:“首先,我沒說有結婚對象,只是假設,是封堯自己胡思亂想腦補的。第二,的確是有這么一個女孩兒,小寶不排斥她,很喜歡她,目前正在接觸,八字都還沒一撇。”

  兩老聞言,有些微的失望,不過卻不氣餒,“那你呢,你喜不喜歡?”

  靳封臣擰起眉,似乎對‘喜歡’這詞感到有些陌生,遲疑半晌才給了個保險的答案,“不討厭。”

  “那就是喜歡了唄。”靳封堯在旁邊插嘴。

  剛說完,就被他哥瞪了一眼。

  靳老爺子比較理性,問道:“那女子可信嗎?你們認識多久?”

  “幾……個月。”靳封臣微微猶豫的說。

  靳老爺子皺起眉,雙目威嚴,沉聲道:“才幾個月,你就放心把小寶交給她,萬一人家有什么企圖怎么辦?你可別忘了幾年前的事!要是萬一再傷到小寶,我絕不饒你!”

  靳夫人贊同道:“就是啊,封臣,你有喜歡的女子固然好,但是爸媽都還沒見過,你把小寶放那,實在不合適,你趕緊去帶回來吧。回頭找個時間,把那女孩子也領過來,給我們看看。”

  靳封臣頓時頭更痛了。

  這么快就發展成見家長了,他剛才的解釋,等于白說了。

  靳封堯一見他哥那表情,就知道事情沒那么簡單,很有眼力見兒的道:“爸,媽,你們先消停會兒。我哥看人和辦事的能力,你們還能不放心嗎?就算小寶真在那女的家,他肯定也是安排了保鏢,在人家家門口守著,肯定發生不了什么意外……

  再說,你們不是一直想要給我哥找個嫂子嗎?以往我哥誰都看不上,小寶也不喜歡,現在難得出現一個他倆都不排斥的女人,你們就別把人嚇跑了好嗎?難不成,你們真要看著我哥單身一輩子,或者去喜歡男人嗎?”

  “可是……”

  兩老仍舊不放心。

  靳封堯打斷道:“別可是了。我哥都說了,八字都還沒一撇,之前肯定是我聽錯了,什么結婚,都是我腦補出來的。咱家小寶就在外住一晚,明天我跟我哥就去把人接回來。你們看看,時間也不早了,趕緊回去休息吧。”

  說著,又把兩老拽起來,往外推。

  靳老爺子頓時沒好氣,道:“你這臭小子,這才說幾句話,就趕我們走。”

  “就是啊,沙發都還沒坐熱呢。”靳夫人也瞪了他一眼。

  靳封堯道:“有什么好坐的,你們是來看寶貝孫的,兒子想必早就看膩不想看了,我都知道,趕緊回去休息吧,司機在外頭候著呢。”

  三人推推搡搡,出了門,兩老被靳封堯強塞上車,呼嘯而去。

  解決掉兩老后,靳封堯立刻屁顛屁顛的跑進來邀功道:“哥,怎么樣,我剛才表現的好不好?”

  “還不錯。”靳封臣由衷地贊賞道。

  靳封堯立刻搓了搓手,笑得很是純良,“那看在我表現這么好的份兒上,你告訴我,那女的是誰唄?昨晚我一夜沒睡好呢。”

  靳封臣涼涼看了自家弟弟一眼,道:“書房里有一疊文件,睡不著,就去把文件批了吧。”

  靳封堯笑容頓時僵住,垮了臉,抱怨道:“干嘛這么神神秘秘的?告訴我又不會怎么樣,你以后要用到我的地方多了去了。”

  靳封臣不屑,“譬如?”

  靳封堯昂首挺胸,道:“譬如安撫咱爸媽!雖然他們現在被安撫下來了,不過,你瞧著好了,他倆回頭肯定會好奇那女的是什么人,接著會安排人去調查。等調查完,說不定還會去騷擾人家,這時候,就得靠你弟弟我,去安撫他們了,所以……你就把那人是誰,跟我說了唄。”

  靳封臣聽完,絲毫不買賬,“我也可以安撫。即便安撫不住,那就給你安排一樁婚事,到時候,爸媽大概就不會操心我了。”

  “靠!”靳封堯當場就炸了,指著他哥,怒道:“哥,你不厚道啊!我還是你親弟嗎?”

  “自然是。”靳封臣勾起漂亮的唇角,似笑非笑,問,“現在,還想知道,對方是誰嗎?”

  靳封堯淚流滿面,“不想了,不說就算了。”

  我可以自己去查呀!

  第二天一早,江瑟瑟和小寶剛起,靳封臣就過來了。

  男人身姿筆挺,裁剪合身的西裝,緊裹著身軀,襯得他越發的高貴不凡。精美的五官,宛如雕刻,薄唇緊抿,神情透著一絲冷肅,眸光流轉間,迷人得幾乎讓人移不開眼。

  江瑟瑟看得一時發愣。

  好半天才找回魂兒,暈頭轉向的問,“靳先生,你怎么這么早就過來了?”

  靳封臣心情似乎有些愉悅,說話也輕快了不少,“給你和小寶帶了早餐。”

  他提著袋子,在她面前晃了晃。

  江瑟瑟連忙接過,道:“那你先進來坐一會兒,我拿去裝盤。”

  靳封臣頷首,大邁進屋里。

  小寶正好從房間里走出,一副沒睡醒的模樣,睡眼惺忪,呆毛翹起,看起來可愛又軟萌。

  一瞧見他爹,招呼都沒打一聲,轉身就去纏著江瑟瑟,奶聲奶氣道:“抱。”

  江瑟瑟笑著彎身抱起他,一手端著盤子,走了出來。

  靳封臣立刻上前幫忙,順便沉冷地瞥了小寶一眼,道:“江小姐不用這么寵著他。”

  江瑟瑟毫不在意道:“沒事,他這么乖,抱著也不重。”

  小寶得意的沖他爹‘哼’了一聲,摟江瑟瑟摟得更緊。

  江瑟瑟失笑,抱著小寶在腿上坐好,柔聲哄道:“想吃什么,我拿給你。”

  小寶伸出手指,道:“要那個牛奶。”

  江瑟瑟有求必應。

  從這個角度看去,剛好能看到她姣好的側臉。

  微翹的嘴角,笑魘如花,精巧的鼻子,可愛筆挺,盈如秋水的眼眸,瀲滟著一層波光。

  吹彈可破的肌.膚上,沒過多的脂粉,素顏清麗淡雅,一襲簡單大方的淺米色長裙,襯得她氣質出塵,優美的身材曲線被勾勒而出,前凸后翹,纖細的腰肢,不盈一握。

  靳封臣看得出了神,漆黑的眸底涌起一抹幽深,仿佛要將女孩兒吸進去一般。

  江瑟瑟似有所覺,下意識的抬頭。

  四目相對,靳封臣眸底已恢復原有的沉穩,問她,“怎么了?”

  “哦,沒有。”

  江瑟瑟默默收回視線,心中泛起一絲疑惑。

  是錯覺嗎?

  剛才明明有一瞬間,感覺到一道灼熱的視線!

  二十分鐘后,江瑟瑟和小寶吃完早飯,便隨同靳封臣出了門。

  靳封臣送江瑟瑟到公司附近。

  下車前,靳封臣突然道:“對了,江小姐,小寶今晚就不過去打擾了,他爺爺奶奶回來,想見他。”

  江瑟瑟楞了一下,連忙道:“啊,好的,沒事兒。”

  小寶很不滿,“我要瑟瑟阿姨。”

  靳封臣沒理他,對江瑟瑟道:“如果你想他,可以打小寶留下的那個號碼。”

  “好的。”

  江瑟瑟心里有些不舍,卻還是笑著回應,然后又親親小寶,和他道了別,才去了公司。

  正好是上班早高峰,電梯人滿為患,江瑟瑟干脆爬樓梯上去。

  到了部門,就見眾人正討論著什么,很是熱火朝天。

  一見到她,何琳立馬一把將她扯過去,道:“瑟瑟,出大事了。”

  “出什么大事了?”江瑟瑟一臉茫然。

  何琳遞過手機,讓她看:“就是這個……”

  江瑟瑟定睛一瞧,看到手機頁面是公司的論壇。

  上面一個八卦帖子寫著,卓越創意即將被大集團收購的消息。

  江瑟瑟有些吃驚,“這是什么時候的事?”

  何琳道:“就今早。據說,要收購咱們公司,是藍氏集團。”

  江瑟瑟面容一凜,“哪個藍氏集團?”

  何琳頓時一臉看怪物的表情,看著她,“還能是哪個,整個錦城也就一個藍氏集團,這你都不知道?”

  江瑟瑟沒說話,雙拳卻微微握緊,眼底泛出一絲嘲諷。

  她怎么會不知道?

  就是因為太知道了,才會重新確認。

  只是沒想到,時隔五年,會以這樣的方式聽到這個名字。

  旁邊的同事聽到兩人討論的話題,立刻湊過來八卦,“瑟瑟,你也太孤陋寡聞了吧?那藍家大少爺可是出了名的多金帥氣啊!一身溫文爾雅的氣質,不知道收獲了多少女人的心。”

  “沒錯沒錯,他還是錦城精英榜上排名第九的公子哥,經常出現在各大財經雜志,你都沒看過嗎?”

  “看過有什么用,人家都有未婚妻了!說起來,藍少那未婚妻和瑟瑟一樣,都姓江呢,名叫江暖暖,說不定是瑟瑟的親戚呢。”

  “哈哈哈……”

  眾人紛紛調笑,江瑟瑟卻一點都笑不出來。

  還真不巧,真是她親戚。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冤家路窄吧?

  五年前那件事后,她就徹底和江家斷了聯系,原本想著,一生不再有任何瓜葛。

  誰想到,卻又要以這種方式遇見。

  江瑟瑟心里莫名有些煩躁。

  何琳察覺到她的臉色,不由關心詢問,“你怎么了,瑟瑟?”

  “我沒事。”

  江瑟瑟勉強笑笑,放下包,轉身去了茶水間,打算倒杯咖啡過來提提神。

  誰想,剛到茶水間門口,迎面就遇見幾個人影。

  其中兩人,是部門經理顏以菲和總經理李勝。

  兩人左右開道,擁簇著中間一男一女。

  男人穿著一襲鐵灰色西裝,模樣豐神俊朗,端的是一副溫文爾雅的氣質,走到哪,都一副深得人心的樣子。

  他身側的女子,穿著時尚,一襲緊身紅色連衣裙,勾勒出凹.凸有致的身材,腳踩十寸高跟鞋,妝容精致,整張臉透著一股明艷,眉眼間隱約可見跋扈和高傲。

  江瑟瑟看到兩人,心猛地一緊,呼吸有些不暢。

  是藍司辰和江暖暖!!!

  時隔五年,再次遇見,江瑟瑟以為自己可以很平靜。

  可事實卻是,骨子里壓抑了不知多久的恨意,忽然洶涌地翻騰上來,在她腦海中肆虐。

  記憶猶如老舊電影回放,耳邊全是江暖暖叫囂的聲音:“你母親的氧氣罩是我拔的。”

  “江瑟瑟,我就是要毀了你!”

  “爸爸是我的,江家財產是我的,司辰哥是我的,你不過是被江家遺棄的棄子罷了……”

  那一字字,一句句,依舊清晰灼心。

  江瑟瑟頭疼得厲害,下意識的不想和他們再有牽扯,身子一轉,直接進了茶水間。

  江暖暖卻是眼尖,瞧見那略微熟悉的身影,微微一愣,脫口道:“剛才那是……?”

  “嗯?怎么了?”藍司辰正和李勝說話,聽到聲音,不由轉過頭來詢問。

  江暖暖搖搖頭,笑道:“沒什么,可能是我看錯了。”

  話是這么說,眼睛卻瞇成一條線,心知肚明,自己并沒看錯。

  江瑟瑟……她就是化成灰,都認得!

  幾人腳步聲,漸行漸遠。

  江瑟瑟在茶水間內,才堪堪松了口氣,可心底的恨意,卻怎么都無法散去。

  這時,手機提示音響起。

  江瑟瑟打開一看,是微信上收掉一條語音。

  她點開,小寶那奶聲奶氣的嗓音便傳了過來,“瑟瑟阿姨,我跟爸爸到公司了哦。”

  江瑟瑟心一動,原本郁積的情緒,仿佛冰雪遇見了陽光,瞬間消融而去。

  她揚起嘴角,笑了笑,回了一條語音過去,“好的,小寶要乖乖聽爹地的話哦。”

  柔膩溫暖的嗓音,在手機那頭響起,聽得一大一小,心里都暖暖的。

  小寶一雙大眼亮晶晶的,旋即很是不悅地看著他爹,“我今晚真不能去瑟瑟阿姨家嗎?”

  “不能。”靳封臣面無表情的道:“爺爺奶奶待會兒會來接你。”

  小寶不死心,繼續問,“那我可以邀請瑟瑟阿姨,來家里做客嗎?”

  靳封臣翻著資料的手,微微一頓,道:“現在,還不合適。”

  小寶頓時不高興了,傲嬌地丟下手機,‘哼’了一聲,便麻溜的爬下沙發,蹬蹬蹬往外跑,“最討厭爹地了,我要去找小叔。”

  靳封臣沒理會,任由他去,目光卻徐徐落在沙發上的那部手機上。

  他徐緩的起身,過去拿起,重新打開那條語音。

  柔軟的聲線,落在耳朵里,莫名成為一種享受。

  他嘴角不自覺地揚起一抹愉悅的弧度,手指靈活地點開江瑟瑟的朋友圈。

  她的個人界面里,只有寥寥無幾的幾條說說。

  有分享美食的,也有剛入職工作,自己一個人慶祝的;也有一個人逛街,看到櫥窗一些美好的東西,表示非常想要的。

  畫面里的女孩兒,笑得很是開朗活潑,可至始至終,卻只有一個人。

  靳封臣看了后,心弦似乎不可察覺的崩了一下。

  他不是個喜歡窺探別人隱私的人。

  可這一刻,內心卻莫名升騰起一股,想要了解她過去的沖動。

  這感覺,從未有過!

  恰巧,辦公室外想起了敲門聲。

  他關掉手機,聲線冷清應了聲,“請進。”

  門很快被推了開來,一名相貌過分俊美,鼻梁架著一副金框眼鏡,氣質近乎陰柔的男人,從外面走進,開門見山問道:“這么著急叫我過來干什么?”

  “自然是有事。”

  靳封臣招呼他坐下,一邊按下內線,讓顧念送咖啡進來。

  沈慕白萬分不客氣,一屁股坐在沙發上,抱怨道:“我昨晚看了好幾個病人,忙到早上才睡的。你最好是有什么大事,不然我和你拼命!”

  靳封臣不置可否,在他對面坐下,沉吟片刻,才淡淡地道:“我……對一個女人,有感覺了。”

  沈慕白一愣,有片刻無法反應過來。

  半晌后,猛地翻身坐直,問道:“哪方面的感覺?”

  靳封臣繃著臉,道:“你說呢?”

  沈慕白頓時激動起來,“真的?什么女人,這么神奇?我見過嗎?”

  靳封臣面如寒霜,“今天叫你來,是為我診斷的,不是讓你八卦的。”

  沈慕白也發現自己有點激動,咳了一聲,趕忙正了正臉色,道:“這么說來,你不是同性.戀,更不是無性.欲。你只是無法對沒感覺的女人,產生那方面的沖動。相反,對自己有感覺的女人,就很有沖動。嘖嘖嘖……那個被你看上的女人,真是有福了,全世界這么專情的人,還有誰!”

  “所以,這算是好事?”

  靳封臣瞇著眼睛,看他。

  沈慕白點頭如搗蒜,“自然是好事,我以前還覺得你有病,但顯然你沒有。身體各方面機能都很正常,心理也沒什么問題,我都快懷疑我這心理醫生,是不是醫術不過關了。”

  靳封臣點了點頭,冷淡道:“既然沒什么事,那你可以滾了。”

  沈慕白差點沒一口血嘔出來,“我這才剛來,顧念咖啡都沒端呢,你就趕我走!好歹讓我喝完提提神,萬一待會兒因為睡眠不足,開車出車禍怎么辦?”

  靳封臣嗤笑一聲,轉移了話題,“最近小寶也開朗了很多。”

  “哦?為什么?”沈慕白有點詫異。

  靳封臣道:“跟我一樣,都是因為同一個女人。”

  沈慕白驚訝了,“有這么巧的事?該不會,那女的,恰好就是小寶的親生母親吧?”

  他也就隨口一說,就聽靳封臣矢口否決道:“不可能。”

  “你怎么能這么肯定?”沈慕白揪著不放,“當年跟你發生關系的那女人,你不也對她有感覺,這么多年過去,又出現了一個,這簡直像安排好的嘛。”

  靳封臣臉色緊繃,神情似乎有些難看,“當年……我是被封堯下了藥。”

  頓了頓,又補了句,“猛藥!”

  沈慕白目瞪口呆,半天都說不出話來。

  好半晌才一臉同情道:“那小子,怎么沒被你打死呢。”

  靳封臣沒再說話,顯然是不打算繼續下去。

  沈慕白也想點到為止,卻還是忍不住八卦,問他,“你接下來打算怎么辦?好不容易遇到這么一個,別錯過了才好,不然你就要打一輩子光棍了。”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寺库网1000元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