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玄幻 → 一劍定乾坤小說完整版

一劍定乾坤小說完整版

EK巧克力 著

連載中免費

玄幻熱血漫畫《一劍定乾坤》正在火熱連載中,該漫畫改編自作者EK巧克力所著長篇小說《劍逆蒼穹》,主角是玄天,全文講述的是:玄天曾是某宗門的天之驕子,遭逢巨變跌落塵埃,為了復仇,他咬牙向上,從小小少年成為了一代劍神,昔日仇家在他眼中如螻蟻般渺小,玄天放眼望去,只有那無盡蒼穹才是真正的星辰大海!

更新:2019/10/09

在線閱讀

玄幻熱血漫畫《一劍定乾坤》正在火熱連載中,該漫畫改編自作者EK巧克力所著長篇小說《劍逆蒼穹》,主角是玄天,全文講述的是:玄天曾是某宗門的天之驕子,遭逢巨變跌落塵埃,為了復仇,他咬牙向上,從小小少年成為了一代劍神,昔日仇家在他眼中如螻蟻般渺小,玄天放眼望去,只有那無盡蒼穹才是真正的星辰大海!

免費閱讀

  牛振山可是深刻的知道,他擊出的‘抱山印’,是多么的強大,但被玄天輕而易舉的一劍斬為兩半,玄天的劍芒,只有用兩個字來形容——可怕!

  面對玄天斬下的劍芒,牛振山不敢絲毫輕視,即便是帶著寶器手套,也不敢直接去接玄天的劍芒。

  牛振山后退一步,雙手沒有閑著,剎那間向前一抱,又是一座‘抱山印’,扔了出去,緊接著,又一抱,第二座‘抱山印’瞬間出現。

  面對玄天的劍芒,必須要兩座‘抱山印’,才可能擋得住,而玄天只須斬出一劍。

  看起來,玄天輕輕松松,而牛振山,卻有些手忙腳亂,第二劍,就已經后退一步。

  見牛振山真的已露敗相,張谷松與程元功對視一眼,知道不能再等,必須趁著人多勢眾,一捅而上,才有可能翻盤。

  兩人一聲大喝:“牛家主獲勝在即,所有的人聽令,都給我上,把黃家斬盡殺絕,誰若后退,滅他九族!上——!”

  “殺——!”牛、程、張三家的武者,趁勢一聲大喝,聲音震天動地。

  “誰敢出手,就是自尋死路,黃家必讓他血濺五步,魂斷今朝!”

  張遠城的面容雖然蒼老,但是聲音,中氣十足,大聲喝道:“黃家眾人聽令,入侵者死,全部誅殺!”

  家族之間的爭斗,除非不開戰,一旦開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絕對沒有給敵人后退的機會。

  黃家眾武者,一捅而上,將牛、程、張三家沖上來的武者,攔了下來。

  張谷松與程元功,知道玄天與牛振山之間的戰斗,是整個戰局的關鍵,兩人一喊之后,就從旁邊閃去,準備繞到后方,偷襲玄天。

  黃齊山瞧在眼中,身影更快,攔在了張谷松、程元功與玄天、牛振山之間。

  “兩個狗賊,受死吧!”黃齊山一刀斬出,璀璨的刀芒,劃破長空,炫目無比。

  刀芒未至,就有一股凌厲的殺氣,將張谷松與程元功籠罩,讓他們身體一冷,寒毛一炸。

  黃齊山手中的刀,正是玄天帶回來的三件玄階寶器之一,黃齊山有先天境三重的修為,實力比張谷松與程元功強出許多,再有玄階下等寶刀在手,實力更是恐怖,即便是不使用什么厲害的武技,僅憑一些大眾化普通的招式,也能夠憑硬實力,斬殺張谷松與程元功兩人,不會暴露半點家族底細。

  黃家另一位先天境三重的武者黃銘山,手中則拿著一把寶華流動的長劍,也是玄天帶回來的三件玄階寶器之一,沖入了牛、程、張三家的人群,長劍一動,璀璨的劍芒沖天而起,一劍,就將一位先天境一重的武者,劈成了兩截。

  牛、程、張三家之外的武者,見玄天占了上風,黃家攻勢又凌厲,知道討不到好處,紛紛后退,哪怕牛振山放言要滅他們九族,都不敢再上。

  幾位北漠縣城的望族,家主都是先天境二重的修為,見黃銘山一劍斬了一位先天境一重的武者,心中大驚,那一劍的威力,即便是他們,也擋不住幾招,紛紛后撤。

  剎那間,牛、程、張三大家族帶來的百余位武者,就后退了一半有余,只剩下牛、程、張三家的本族人員。

  三家僅剩的三位先天境二重武者聯手,擋住黃銘山,但也被黃銘山,打得連連后退。

  黃遠城,手中則拿著一柄寶器長槍,老爺子雖然歲數已大,看起來蒼老無比,但是,一身修為還在,戰斗起來,如同一頭雄獅,長槍一刺,璀璨的槍芒一閃,寶器長槍直接擊斷了一位先天境一重武者的兵器,然后,洞穿了對方的咽喉。

  玄鴻手中拿著一柄名器長劍,正是玄天用過的寒雪劍,寒雪劍在玄鴻手上,如同手臂一般,靈活無比,對手同樣是先天境一重的修為,但是,面對玄鴻手中的劍,卻是毫無招架之力,根本不知道玄鴻要從什么地方刺來,又奇,又快,又準,又狠,恍惚間,對手便已魂飛命喪。

  這是一個真正的劍道高手,對劍的領悟,現在玄天,都遠遠比不上。

  ……

  黃家的高手,對上牛、程、張三家,完全是一邊倒的虐殺,對方沒有先天境三重的高手抵擋,黃家擁有絕對的實力。

  空中血肉橫飛,地面鮮血滿地。

  死去的武者,都是牛、程、張三家的人,地面,流淌的都是牛、程、張三家的鮮血。

  那些后撤的武者,看得心驚膽顫,慶幸自己,做出了一個正確的決定,也有少部分武者非牛、程、張三家的武者,選擇了與牛、程、張三家站在一起,現在大部分已經身死命喪,還有一些后悔不已,想再后退,已經遲了,對于不長眼的人,黃家決不姑息。

  黃家與牛、程、張三家之間的戰斗,成一邊倒的局面,玄天與牛振山之間的戰斗,也到了決出生死的時刻。

  第二劍,牛振山退了一步。

  第三劍,牛振山退了三步。

  第四劍,牛振山退了五步。

  ……

  在玄天的劍意配合力量的強勢攻擊下,牛振山一退再退,到第六劍,牛振山連續退了十步,才勉強施展出兩座‘抱山印’,將劍芒了下來。

  ‘抱山印’是開山掌修煉到大成境界的終極絕招。

  牛振山一開始,就使用了‘抱山印’,顯然對玄天十分重視,但是,他沒有料到,玄天竟然在先天境一重的修為,就領悟了劍意,即便是他參悟出了開山掌的終極絕招‘抱山印’,也無擠于事。

  “老狗,你擋不住我十劍了。”

  玄天一聲冷喝,劍芒如光幕沖天而起,速斬而下,氣勢霸道,更勝先前。

  牛振山身體再退,但是,這一次,縱然他退得再快,也及不上劍芒斬下的速度,僅僅施展出一座‘抱山印’,就被玄天一劈為二,第二座‘抱山印’剛剛在胸前凝聚,又被玄天劈成了兩半。

  劍芒斬破‘抱山印’之后,從牛振山的胸口劈下,雖然劍芒威力已弱,但強烈的氣勁,依舊割破了牛振山的衣服,留下一道血痕。

  “第八劍!”

  玄天劍勢一變,陡然間加速,從‘追風九劍’的‘斬風式’,變成了‘絕影劍法’的‘斬腰式’。

  這是一記大殺招!

  速度快到了極點,以至于,璀璨的劍芒,都出現了短暫的消失,似乎遁入了虛空,無影無蹤,但是,下一瞬間,璀璨的劍芒就已經出現在牛振山的身旁,橫掃而至。

  絕影劍法,追求一擊必殺,全攻不守!

  面對強大的對手,不到特殊的時刻,絕影劍法,不可施展。

  因為,若不能做到一擊必殺,將面臨對手可怕的還擊。

  但是,這一刻,玄天卻施展出了絕影劍法,雖然沒有對牛振山一擊必殺的把握,但是,對方面對這一劍,也沒有了還手的余地。

  果然,陡然轉變的劍勢,讓牛振山眼中大為驚駭。

  速度太快了,根本無法躲避,后退完全來不及!

  牛振山雙手一抱,一座‘抱山印’出現,往橫斬而來的劍芒推去。

  咻!

  ‘抱山印’被從中斬斷,分成兩截,劍芒去勢不減。

  再次施展‘抱山印’,已經來不及,牛振山雙手直接向前,拍向重岳劍。

  牛振山手上的金屬手套,也是寶器,雖然是玄階下等,比重岳劍低了一個檔次,但寶器的堅固程度,是難以摧毀的,同階的上等寶器,也難以摧毀同階下等寶器。

  故!

  牛振山完全沒有擔心,會擋不住玄天手中的劍。

  不過,牛振山的雙手,還沒有拍向重岳劍,璀璨的劍芒,陡然間消失,重岳劍,被玄天收了回去,又是一招大殺術,施展開來。

  “第九劍!”

  絕影劍法——無頭式。

  劍速之快,令牛振山都所料不及。

  現在的劍芒,陡然間閃現在牛振山咽喉前方。

  不——!

  牛振山瞳孔猛的一縮,雙手一閃電般的速度回救。

  但是,已經遲了!

  咻——!一道鮮血,陡然間從牛振山咽喉處,飆射而出。

  玄天的身影,從牛振山側面疾速越過,到達牛振山后方十米開外,才停住身體。

  重岳劍低垂,鮮血沿著劍鋒,連成一串,滑落下來。

  牛振山的身體還保持著站立,后背躬起,雙手豎立,擋在咽喉面前,是一個防守的姿勢。

  但是,咽喉處,卻是血如泉涌,一道血痕,從頸部右邊側面,一直拉到了左邊側面。

  傷口占據了頸部一半,只差一半,就要斬下整個頭顱。

  先天境四重武者的先天真氣,果然渾厚,即便是玄天使用玄階中等寶器,也沒能一劍斬下牛振山的頭顱,只斬了一半深淺。

  當然,就算只斬了一半,那也足以讓牛振山,一命嗚呼,瞬間斃命。

  牛振山的目光中,充滿了不可置信。

  他修為突破先天境四重,興致勃勃的帶著牛、程、張三家,以及眾多武者,前來黃家,以為會有絕對的實力,碾滅黃家。

  但結果,完全出乎了他的預料。

  一個十四五歲的年輕人,一人一劍,連誅牛、程、張三家三位先天境三重的高手。

  最后,就連他牛振山自己,都死在了那年輕人的劍下!

  “為什么會是這樣?”

  帶著震撼與疑惑,牛振山的身體,轟然倒下。

  牛振山死了!

  牛、程、張三家最后的支柱,垮了!

  “家主!”牛家的武者,一聲凄厲的大喊。

  牛振山身為北漠縣第一高手,修為更是突破了先天境四重,在牛家武者心中,簡直就是神的存在。

  現在,牛家武者心中的‘神’都滅了,心喪于死,原本激烈的抵抗,剎那間萎靡,剎那間,便有幾人神志恍惚,死在了黃家武者的手下。

  兩道凌厲的慘叫聲,同時響起。

  兩位先天境二重的武者,同時死在了黃銘山與黃齊山手上。

  一位是牛家的武者,一位是程元功,兩人都是因為牛振山的死亡,而大吃一驚,原本就已經大處下風,被黃銘山和黃齊山,抓準機會,一劍一刀,了結了兩人的性命。

  抵擋黃銘山與黃齊山的先天境二重武者,死了一個,其他的更是擋不住,尤其是黃齊山的對手,只剩下了一個張谷松,連續三刀斬下,爆射的刀芒霸道無雙,破了張谷松的‘寒月劍法’,斬斷了他手中的長劍,一刀在他胸前,斬出一道連骨頭都碎裂的傷痕,心臟都被斬出一個巨大的傷口,瞬間斃命。

  黃銘山手下的兩名先天境二重武者,完全失去了斗志,沒擋住黃銘山幾劍,就有一個被刺穿了咽喉,另一個嚇得立即停手,跪地求饒,但這時候,求饒又有什么用處,被黃銘山一劍了結了性命。

  如果先前的戰況是一面倒的話,那現在的就是單方面的虐殺。

  牛、程、張三家武者,慘叫聲連續不斷的響起,一個接一個,倒在了血泊之中,有的想要逃走,但沒逃出幾步,就被人斬殺,最遠的,也沒能逃出院子。

  很快,黃家的院子中,多了七十多具尸體,其中,六十多具,都是牛、程、張三家的人,還有十多具,是堅決站在牛、程、張三家的其他武者。

  在院子中一旁的角落,還有五十余位武者,正戰戰兢兢,心驚膽顫的看著地面的尸體,其中,有八九個還是先天境的高手,他們是北漠縣城的望族。

  此刻,這些武者,雙腿發軟,有幾個直接嚇得跪在了地面,爬都爬不起來。

  這一戰,黃家大獲全勝,先天境的武者,一個都沒有損失,甚至都沒有受傷,武道境的武者,死亡了四個,傷者十余人。

  家主黃遠城下令,傷者賞十萬兩銀子,黃家負責治愈傷勢,死者賞三十萬兩銀子,黃家保其家人一世安穩。

  這樣的獎勵,遠遠超過其他的家族,對下屬的賠償,但牛、程、張三家已滅,黃家將成為北漠縣唯一的霸主,三家產業都將歸黃家所有,家業要擴充十倍不止,這點賠償,對即將成為北漠縣霸主的黃家,算不了什么。

  對于黃家的獎勵,那些依附于黃家的武者,大為滿意,忠誠度大大提高,所有武者的心中,都閃出一句話:為黃家賣命,值!

  至于跟隨牛、程、張三家而來的武者,紛紛投靠黃家。

  但黃家也不是什么人都來者即收,黃遠城道:“牛、程、張三家,主要人物雖然伏誅,但在北漠縣根深蒂固,余孽甚多,爾等久居北漠縣,對牛、程、張三家的人員分布,都比較熟悉,給大家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帶領你們的人,將牛、程、張三家的余孽徹底清掃,這一次你們侵犯黃家的事,可以既往不咎,如何?”

  平時這些武者,飽受牛、程、張三家欺壓,即便是北漠縣城的望族,外表看起來風光,實際上,牛家對他們呼來喚去,如同狗一般,如今牛、程、張三家被滅,眾武者都想把昔日的怨恨都討回來,哪有不答應之理,紛紛答應。

  黃遠城將眾武者,分成三部分,每一部分,都有一名先天境二重的武者帶領,一名先前依附于黃家的先天境一重武者監控,分別前往牛、程、張三家地盤,清掃三家余孽。

  同時,黃遠城,黃宗原,玄鴻,分別帶領一匹依附于黃家的武者,對牛、程、張三家用府邸,進行抄家。

  至于黃銘山,黃齊山,黃昆山,則閉關吞服‘生肌化血草’,治療傷勢,解封修為。

  北漠縣往南,過了野馬原,是南野縣。

  南野縣是個大縣,縣中以四大八品家族為尊,每一個八品家族,都分別控制著附近兩三個小縣,北漠縣,則是屬于四大八品家族之一的鄧家所控制。

  牛、程、張三家,雖然壟斷了北漠縣的產業,但是,三家每個月,都要向鄧家交貢品,稱之為月貢,月貢占三家收入的一半。

  神刀王朝,勢力等級依次為四大宗門,十大城池,若干大縣,若干小縣。

  小縣由九品家族管理,上面都有一個控制他們的八品家族。

  大縣由八品家族管理,上面都有一個控制他們的七品勢力。

  城池由七品勢力管理,上面都有一個控制他們的六品宗門,或者是準六品宗門。

  四大宗門,就是神刀王朝的利益鏈頂端,十大城池,四大宗門,分別掌控一、二、三、四個。

  處于利益鏈下面的,需要向上面交貢品,至于交多少,根據實力,交三四五成不等。

  像北漠縣的牛、程、張三家,只是最弱的九品家族,每家都只有一位先天境三重的武者,剛好夠九品家族的資格,所以,需要向鄧家交的貢品,是家族五成收益,占收入的一半。

  如果九品家族中,有先天境四重的武者,就是比較強大的九品家族,交的貢品,可以少一成,只交四成。

  如果九品家族中,有先天境五重的武者,就是特別強大的九品家族,交的貢品,可以再少一成,只需要交三成。

  神州大地,是個武者為主的世界,以武為尊,強大的實力,自然會有優惠的待遇。

  貢品交多少,三成,還是四成,或者是五成,主要看勢力的實力強弱。

  牛、程、張三家被滅,黃家成為北漠縣的霸主,如果要保住地位,必須向南野縣的鄧家,每月交五成收入的貢品,這是一筆巨大的損失,所以,黃銘山、黃齊山、黃昆山三兄弟,抓緊時間治療傷勢,恢復實力。

  實力越強,上交的貢品越少。

  利益鏈下面的,向上面的交貢品,這是神刀王朝的規矩,也是整個北域的規矩,黃家自然不能破壞這個規矩,但是可以提升實力,讓上交的貢品,減到最少。

  如果黃家的也有先天境六重的武者,那也是八品家族了,同為八品家族,交給鄧家的貢品,那就可以減少到三成以下,交個兩成左右,就可以了。

  不交是不行的,這是北域的社會規則。

  即便黃家成為了八品家族,但是,鄧家上面還有七品勢力,七品勢力上面,還有六品宗門,利益的環節,一環扣一環,除非黃家擁有比六品宗門還強大的實力,或許可以不用向別人交貢品。

  但是,六品勢力之上,還有五品勢力,四品勢力,三品勢力,其中亦有利益環節在里面,要想真正的站在利益的最頂端,除非成為北域的霸主。

  北域的霸主只有一位,那就是超級勢力,二品宗門‘霸劍門’,與雄霸西域的二品世家玄家,一個擋次。

  牛、程、張三家,向鄧家交貢品,已經多年,之間可能會有些情份,黃家取而代之,讓鄧家利益受損,鄧家可能會借此對黃家發難,所以,黃銘山等人解封實力,不僅是保家族利益,也是保家族安全。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玄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寺库网1000元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