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玄幻 → 魔塵光靈小說大結局

魔塵光靈小說大結局

光靈 著

連載中免費

奇幻熱血漫畫《魔塵》的男主角是光靈,這部人氣新漫是一個關于少年逆襲的故事,《魔塵》全文講述的是:光靈在父親力量的保護下,被瞬間轉移到另一個陌生城市,在那里認識了孫神祇和她的姑姑孫良娣。年幼的他背負了太多無法承擔的責任,希望任何人不受傷害,卻眼睜睜看著最好的朋友死去,致使力量爆發.....

更新:2019/10/09

在線閱讀

      奇幻熱血漫畫《魔塵》的男主角是光靈,這部人氣新漫是一個關于少年逆襲的故事,《魔塵》全文講述的是:光靈在父親力量的保護下,被瞬間轉移到另一個陌生城市,在那里認識了孫神祇和她的姑姑孫良娣。年幼的他背負了太多無法承擔的責任,希望任何人不受傷害,卻眼睜睜看著最好的朋友死去,致使力量爆發.....

免費閱讀

  光靈盯著面前散亂的文稿紙發了半晌呆,終于放下了筆。許是寫得太急的緣故,握筆的指尖被磨出一片通紅,他試探性地摁下去,頓時感到一陣尖銳的刺痛。他突然意識到,夢中自己似乎也受過好幾次傷,還中過毒,痛楚刻骨銘心,以至讓他在驚醒后仍心有余悸,明明困得很,卻不敢再閉眼睡去。可現在,他怎么都想不起那時命懸一線的絕望,努力在文稿紙上記錄下的稚嫩字句夾雜著拼音,越寫到后面越是潦草,幾乎到了連他自己都辨認不出來的地步。正如他迅速流失的記憶,熟悉或陌生的面孔對應著光怪陸離的劇情,揮發后只剩下一堆支離破碎的模糊片段。

  遺忘之后,就再也想不起來。

  光靈記得爸爸曾說過,夢反映的是一個人最真實的內心,非要追究起來,夢的開頭跟現實何其相似——若不是因為吉洛,他也不會來這個完全陌生的大都市,寄住在爸爸的老朋友家。可他實在想不明白,身邊的人一切安好,為何無端夢到如此慘烈的生離死別,會不會是什么征兆呢……這個念頭讓他莫名不安起來,沒有多想就跑去敲隔壁房間的門,敲了幾下不見有反應,他愈發焦躁起來,提高了聲量喊著房間主人的名字,神祇,神祇……

  “吵什么吵找死啊!”

  惡劣到極點的口氣,光靈被神祇吼得一愣,這才意識到時間尚早,自己顯然是攪了大小姐的好覺。聯想到神祇每天不睡到臨近遲到絕不會起床,他立刻愧疚不已,躡手躡腳就想退回自己的房間,門卻吱呀一聲打開,神祇穿著扣錯了扣子的小熊睡衣站在那里,頭發蓬亂、睡眼惺忪,光靈還來不及臉紅,就立即感受到了撲面而來的低氣壓。

  “臭小子,想溜是吧?”

  腦袋上結結實實地挨了個爆栗,光靈正要呼痛,就看到聞聲而來的孫良娣不著痕跡地拉開神祇,“女孩子怎么能這么粗暴呢,快向光靈道歉。”

  他趕緊擺手,解釋著是自己不小心起早了還擾了神祇的美夢,神祇一臉“看吧看吧他自己活該”的得意勁兒,卻在看到良娣故意沉下的面孔后收斂,老老實實賠禮道歉。其實姑姑并不會真的發火,神祇很清楚這一點,她只是不想看到姑姑露出苦惱或是憂郁的表情而已。再說……她瞥了一眼使勁兒揉著腦袋的光靈,看樣子這小子是得到教訓了嘛,唉,算了,新來的小弟不開竅也只能慢慢教,誰讓她是當大哥的呢。

  “好了好了,你們快去洗漱。難得神祇沒有賴床,可以坐下來一起喝早茶了。”孫良娣這樣說著,輕輕拍了拍光靈的肩后走進房間,收攏窗簾的側臉在晨曦中泛著淡淡的柔光,一貫的沉靜和溫柔。神祇已經迅速霸占了衛生間,一邊刷牙一邊口齒不清地嚷著要吃這個那個,良娣半是寵溺半是無奈地應著,在下樓前對光靈抱歉地笑開,“唉,這孩子真是被我慣壞了,總要委屈你讓著她。”

  他拼命搖了搖頭,神祇確實霸道,可說到底不過是沒有安全感——她的爸爸媽媽似乎在她很小的時候就離婚了,媽媽從此斷了音訊,爸爸雖然寵愛她,又是整天撲在生意場上不著家。用神祇的話說,這個世界上真正對她全心全意的,只有姑姑一個人。

  “歐陽那個混蛋,在我家開車就老老實實開車么,要是敢打姑姑的主意我一定滅了他!”那天神祇一臉小女孩被搶了洋娃娃的摸樣,光靈不禁哭笑不得,剛想說良娣阿姨其實也喜歡歐陽叔叔的吧,卻發現神祇的眼底竟泛著淡淡的水霧。他突然意識到她是真的怕,怕孤獨,怕失去,怕最后一份完整的關愛都要跟人分享,有句話幾乎脫口而出,最后到底還是沒好意思大大方方地告訴她。

  他想說,你不是還有我這個朋友嘛。

  梳洗完畢的神祇嘟囔著我要換衣服你還愣在這里干嘛,把光靈往外推了推,就徑直甩上房門。夢中他們的相處方式似乎也是這樣,可光靈分明感覺到有什么是不同的。自夢醒后始終繃著的神經突然放松下來,他回到自己的小客房,將桌上的稿紙整整齊齊疊好,塞進抽屜的最底層,然后刷的一聲拉開窗簾。不知不覺中天已大亮,陽光帶著秋天特有的爽利撲進房間,他瞇起漂亮的綠眸,不自覺地揚起了嘴角。

  又是一個好天氣呢。

  粼宿正想著要把新收的白芷和柴胡拿出去曬一曬,就看到金魔針在家門前搭著竹架,腳邊放著一大盆洗好的衣物,見他走上前,指了指另一邊的空地默契地笑道:“夠不夠?”

  “夠了,沒多少,不占地方。”這樣說著,他熟練地幫著妻子將竹架固定,又轉身去拿盆里的衣服,卻在看到光靈的棉袍后愣了一下。金魔針見狀,低著頭將衣服接了過去,一邊晾,一邊有些不好意思地輕聲道,“我習慣了嘛,每年這時候就該換夾衣了……”手上的動作卻不知不覺就慢了下來,金魔針并沒有意識到自己漸漸斂了笑容。沉默半晌,她突然自言自語般地問了一句,也不知這節氣城里的孩子穿什么。

  粼宿一時語塞。

  他不是不知道讓光靈離家求學對一個母親來說很殘忍,雖然金魔針從頭到尾都在支持他的決定,應該說,從相遇之初起,她就一直這樣默默地站在自己身邊。所有人都說金魔針好福氣,一個無依無靠、連書都沒讀過的女娃子,背負著會克死親朋的傳言,本是人見人嫌,不知怎的能跟城里來的英俊大夫結成姻緣,相夫教子,羨煞旁人。他卻心下了然,當年自己以接近滿分的績點從中醫學院畢業,何等心高氣傲,不料一切才華與努力輕易就被抹殺。事到如今,那樁醫患糾紛的責任究竟是病人擅改處方還是醫院診療不當已無從探究,說是家屬故意鬧事也好,同事乘機傾軋也罷,最終是他被推出來承擔后果——要么“主動”申請去貧困縣支援當地醫療,要么被吊銷行醫執照,所謂的選擇殊途同歸,都足以毀滅一個大夫的前途——至少當時的他是這么認為的。

  直到遇到金魔針,她的善良、她的隱忍、她遭受的不公、她柔弱外表下的倔強和堅韌……她的一切一切讓他心動、留戀,乃至如夢初醒——醫者懸壺濟世,哪怕還能救一人,西粼宿的存在,就有意義。

  “你想想清楚——只要你愿意,我隨時能在最好的醫院給你安排位置。”幾年后孫良佳在信中如是說。那時孫良佳已在商場上無往不利,隨隨便便就給大學時代只肯發給他肄業證書的經管學院捐了兩千萬,當年滿臉不屑地預言“為賺小錢曠課的學生不可能有出息”的老院長,在捐贈儀式上親手頒給他榮譽博導聘書。粼宿很清楚回城意味著什么,也由衷地感謝友人的好意,可到底還是婉言謝絕了——對于他來說,回去或是留下,說到底都是治病救人;但對于金魔針,這里就是她認知的全部世界,要她為了自己去適應那個遙遠而陌生的城市,未免太過自私。

  是金魔針讓他重新成為西大夫,所以他甘心陪她守在這一方遠離塵囂的天地。

  對于這個決定他從未后悔,年少時拼命追逐的東西,看透后也不過如此。而今讓他動搖的卻是光靈——那孩子明明有機會接受更好的教育,如果因為父母的選擇而錯過了截然不同的人生,對他而言,是不是同樣不公平?

  “呸,你要真有啥子本事能呆在這種破地方喲?窮山惡水養出來的瓜娃子,還真以為自己是鳳凰了!”吉洛神經質的聲音似乎還在耳邊嗡嗡作響。那個省城出身、因半邊臉被燒傷而有些歇斯底里的女老師,本來只是一時疏忽判錯了光靈的同桌小玉的卷子,被光靈指出后卻拒不承認,最后居然惱羞成怒,當眾扇了光靈一巴掌。粼宿很少做斷人后路的事情,這次卻破天荒動用了這些年行醫積攢下的聲望,不僅因為兒子被打,更因為吉洛拒不道歉的態度——那個女人用一種難以理喻地高傲鄙視著這里的一切,堅持一個不入流的學校和不入流的家長教出來的小孩沒有資格對她說三道四。最后吉洛毫無懸念地被學校開除,因為犯了眾怒也沒法再在當地待下去,一切似乎恢復平靜,他卻被觸動了心思——哪怕自己留在這里,至少也想讓光靈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外面的路或許并不好走,但究竟想走哪條路,應該由光靈自己來決定。

  這樣想著他無聲走到她的背后,用力擁住她。金魔針愣了一下,大顆的眼淚頓時滾落下來。她不是不明白丈夫的苦心,不然她也不會放手讓光靈去那么遠的地方,哪怕自己的一顆心也跟著懸在半空——她會站在他的身后從來都不是因為順從,而是相濡以沫后的絕對了解與信任,即使那個男人很少提及自己的過去——那又如何,他的過去只屬于過去,而他的未來屬于她,那就夠了。

  “還是放不下心?”

  “嗯……”

  “想見光靈?”

  “嗯……”

  “等到臘月,朗杰那冒失鬼差不多也能自己出診了,我們就去看光靈,然后接他回家過年。正好,你也想見見孫小姐和那個小姑娘吧?”

  “……嗯。”

  她低著頭輕輕笑了起來,沒擦干的眼淚還掛在臉頰上。所謂幸與不幸,從來都不是表面看到的樣子,只有用自己的手觸碰過,才知道擁有的究竟是什么。

  對于光靈來說,一定也是這樣的吧。

  熒惑抿了一口茶,倚在窗口閑閑地看著教學樓下被白發少年截下去路的孩子,臉上的笑意不由又濃了幾分。人本來就是這么微妙的存在,命運的轉折點只是一念之差,誰又知道自己的明天是什么樣呢?比如光靈,比如那個叫諦聽的少年,再比如,他自己?

  他已經忘了是從什么時候開始著迷于探究人心——樂此不疲了許多年的植物學在某天突然變得乏善可陳,那些沉默的生物看似難以摸透脾性,相處久了,秘密也就成了規律。發了幾篇論文,參加了幾場研討會,圈子里幾個有名有姓的學者拍案驚奇,都說這年輕人有想法有前途。他面上笑得恭敬,心里卻明白,這條路大概已經走到了頭——游刃有余的結果是再無懸念,而他熒惑,最不喜歡的就是“無趣”二字。

  于是他毫無征兆地放棄了答辯,丟下一干大眼瞪小眼的導師教授項目負責人,連家里的老管家和雙胞胎女傭都沒打招呼,就自顧自大江南北地跑了幾個月。最后一路的風景沒記住多少,他反倒是跟形形色色的人玩上了癮——從那時起他開始把跟人相處稱為“玩”,不投入真心,只是掌控過程、觀察反應,怎么玩全看他的心情。

  “心理扭曲。”對此孫良佳毫不留情地下過四字斷語,他聞言笑出了聲,卻并不否認。說到底他也只是個陷在無聊和自私中無法自拔的人,可惜能像孫良佳和西粼宿那樣一眼看透的聰明人是極少數,更多的人喜歡一廂情愿對他報以好感,甚至投入感情,比如紅雨,比如更多他連名字都記不起的女人,直到親耳聽他說出殘忍的話,仍固執地相信自己一生都逃不出他的魔咒。

  所謂身不由己。所謂作繭自縛。

  人心的底限在哪里?人心的極限又在哪里?

  他重新回到這座城市,在這所小學謀了一個自然常識老師的職位——其實什么職業都無所謂,他只是需要一個能讓自己安靜審視他人的角落,而學校無疑是個不錯的選擇。然后他知道了諦聽的事——資歷較長的教師茶余飯后總會提起這個名字,用惋惜的口吻告訴他,那孩子還在這里讀小學時就是出了名的天才,后來神童的名聲越來越大,終于被某個教育科研機構相中,挑去重點培養。就在所有人期待著諦聽會一鳴驚人的時候,昔日的天才卻像變了個人似地回到這里,拒絕上學,蠻狠待人,甚至不知怎的成了附近一群混混的老大,終日不務正業。沒人知道這些年他到底經歷過什么,又在想些什么,只知道他的父母已經死了,還有一個親姐姐,為了他輟學在外打工,跟他的關系似乎也僵得很。“唉,糟蹋了……”話題的結尾人們總喜歡這么感嘆,熒惑卻暗自冷笑,才華和能力本就是雙刃劍,如果真要說毀,毀了那個少年的也是超越他承受范圍的期待。更何況,世俗眼中的功成名就,誰又能保證就是真正的價值?他見過諦聽幾次,少年那雙漂亮而凜冽的眼讓他很是印象深刻——那絕不是一個對生活已經失去期望的人會有的眼神。

  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

  直到光靈出現,命運兜兜轉轉,到底還是將他和粼宿、孫良佳以一種奇怪的方式聯系起來。初來乍道時光靈顯然不適應這里,跟所有人總是保持著客氣的距離,以至于自己只是稍稍表現出善意,立刻就贏得了那孩子的信任。有時他不禁惡劣地想,如果告訴光靈,自己只是逗他玩,根本就沒把他當一回事兒,不知道那樣單純的孩子會有什么反應呢……空想還未付諸實施,他卻驚訝地發現在不知不覺間,光靈已經跟那么多人打成一片,甚至努力改變著別人的人生軌跡,比如孫良佳家那位毫不淑女的大小姐,甚至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諦聽。

  擁有不可思議魔力的孩子。

  這一次熒惑是發自內心地笑了出來,有意思,不認真都不行了……結局還是未知數,最后會是自己把他帶進這個游戲,還是被他拉到他的世界呢?

  誰知道,走下去再說吧。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玄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寺库网1000元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