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奇幻 → 異世界悠閑農家火樂小說

異世界悠閑農家火樂小說

內藤騎之介 著

連載中免費

好看的奇幻題材漫畫《異世界悠閑農家》改編自作者內藤騎之介的小說,主角叫火樂,小說講的是火樂生前和病魔做了很長時間斗爭可最終還是死去,幸運的是被神大人復活,恢復年輕并轉移到了異世界,看火樂的第二次人生將會發生怎樣繽紛絢爛的事........

更新:2019/10/09

在線閱讀

好看的奇幻題材漫畫《異世界悠閑農家》改編自作者內藤騎之介的小說,主角叫火樂,小說講的是火樂生前和病魔做了很長時間斗爭可最終還是死去,幸運的是被神大人復活,恢復年輕并轉移到了異世界,看火樂的第二次人生將會發生怎樣繽紛絢爛的事........

免費閱讀

  現在該怎么辦?好不容易才恢復健康,但不采取行動還是會死掉的。

  水,接著是食物,再來則是臥處——這些是野外求生的基本要件,務必確保才行。

  首先我得進行移動尋找水源……然而雖然想移動,樹木卻很礙事。不,應該說要移動還是沒問題,

      但樹木太多了擋住我的視野。此外這些樹還很粗。樹干直徑超過一公尺的大塊頭比比皆是,無論哪個方向的景象都很類似。

  只有我自身所處的地點不知為何是空曠的,即使如此,我依然看不到遠處的情況。我猜貿然移動也只會迷路,

      不過就算迷路也只是無法返回原地罷了……繼續苦惱無濟于事。

  總之需要水。不找到水我會渴死。

  像這種時候……就得相信自己的聽覺。是不是哪個方向有水流聲呢?

  沒用。

  我只聽見令人不快的風聲,以及教人發毛的野獸叫聲。此外,那野獸的叫聲感覺像慘叫。也就是說……有其他種類的野獸在襲擊它。

  我做了個深呼吸。

  總之先試著踏出一步吧。

  ……有股強烈的不協調感。

  原因出在腳底踩踏地面的感覺。我剛才所處的空地跟以往熟悉的正常地面并無二致,現在這個樹木茂密生長的場所地面卻很堅硬。

       并非指地盤穩固,而是真的非常硬。太硬了。地面簡直就跟一大塊巖石一樣硬。

  植物在這種場所也能伸出壯碩的根部,并成長為粗樹和與人同高的草,真的很驚人。植物的生命力令我感動不已。

       然而這種堅硬的地面對我來說卻很不妙。盡管我還不清楚自己回復青春后的體能狀況,但在這種堅硬的地表長時間步行,

       腳一定會痛吧。想不到會遇上這種堅硬的地面,絕不能輕忽大意。

  此外,我又產生更進一步的疑問。

  我真的能在這種堅硬的大地上推展農業嗎?還是說只有這座森林的地表堅硬,其他地方沒問題?

  我舉起鋤頭狀的「萬能農具」往下一揮。

  喀沙!

  鋤頭前端輕松深入地面,令我大吃一驚。我提起農具,重復這項動作。

  喀沙喀沙喀沙……

  地面很輕易就耕動了。喔喔!感覺好輕松啊。

  喀沙喀沙喀沙喀沙喀沙喀沙……啊!

  我心想不妙。得意忘形的我無意間朝著一條橫向生長的粗大樹根揮落鋤頭,已經對手腕會感受到的反彈沖擊做好心理準備了,

       結果卻沒有傳來。不但如此,手感依舊跟先前一樣輕松。

  仔細一看,樹根被砍掉了,被鋤頭切斷的部分化為了木糠。

  不,這不是木糠,是土?看起來是很好的肥料。

  呃……

  我繼續揮落鋤頭。

  粗大的樹根完全和地面同化,只留下明顯被耕鋤過的地表而已。

  喔喔!

  此外,我毫不疲憊,到了連自己都驚訝的程度。

  這是回復青春的效果?不,搞不好是在使用「萬能農具」的期間,我不會感到疲勞吧?

  真不愧是神明授予的道具。

  我仔細端詳這項道具,突然靈機一動。

  假使我邊耕作邊移動,不是就永遠不會疲勞了嗎?

  試過以后,被我猜對了。再度感謝神明。

  傳送過來的目的地既沒有食物也沒有水,我原本以為自己被狠心拋棄了,但看來對方還是有為我好好著想。

  我一邊鄭重感謝,一邊繼續揮動鋤頭。

  總之,得先找到能獲取飲用水的場所才行。

  由于我是以耕地的方式前進,移動速度自然很慢。另外,雖然起初我只打算開出足以移動的寬度就好,不過耕鋤過的場所會變得一片平坦,無論樹根還是整棵樹都會被鏟平,于是又加上了能確保視野范圍的約五公尺寬度。

  也因為如此,我一小時前進不到五十公尺。好像不太妙耶?

  盡管不知道現在幾點,但要是天黑了該怎么辦?

  就算不會疲憊,但有必要那么注重視野嗎?不不,只要森林里有可能出現野獸,我就得確保自己的視野范圍才行。

  嗯唔……神明救救我吧!等等,一下子就想靠別人幫忙像什么話啊!

  我望向手中的「萬能農具」,目前的形狀是鋤頭,效果則是把耕過之處變成泥土。

  神明說它可以變成其他形狀,好比說……鋸子。

  我將「萬能農具」化為鋸子的造型,試著貼在附近的樹干上。

  不對,砍樹的工具并非鋸子,鋸子是加工木材的道具。砍樹得用斧頭才對。

  我又將「萬能農具」化為斧頭的造型,試著朝一旁的樹劈過去。

  樹像豆腐一樣輕易被我劈開了。

  喔喔!

  而且跟以鋤頭耕地時不同,樹有保留下來。我望著倒下的樹,開始思索。

  我現在該做的事不是尋找水,而是要學會如何掌握這「萬能農具」才對吧?

  好比說……試著將「萬能農具」變為鉆頭的造型,往直徑超過十公尺的巨大樹干推上去。

  鉆頭轉啊轉的,把樹干開了一個洞。

  花不到五分鐘,我就鉆出了一個入口約一公尺見方,里頭高兩公尺、寬四公尺左右的長方形空間。

  由于空間內部凹凸不平,我又把「萬能農具」化為銼刀進行修整。只要被銼刀磨擦過一次,表面都會變得平坦美觀。

  我一邊想著這根本是巨大的松鼠巢穴,同時將木屑往外扔掉。如此一來,我的臥處就搞定了。

  接著是水。

  我把「萬能農具」化為鏟子,挖掘地面。我并非要尋找河川,而是打算鑿井。

  一般而言,尋找地表的水流應該會比鑿井壓倒性地節省力氣,然而擁有「萬能農具」的我情況不同。

  我迅速挖開地面,不停挖啊挖啊,筆直朝正下方挺進。

  挖了差不多五公尺深,挖掉的泥土已經沒辦法拋出外頭了。

  此時我突然想到,自己之后該怎么從這洞穴脫身?

  看來要爬出去時有必要挖個坡道了。不對,先等等。

  這是個豎穴。

  氧氣該怎么辦?糟糕,我會窒息而死吧?我慌忙往斜上挖出去,逃脫這里。

  反省一下。

  待會挖掘的時候,必須好好考慮空氣流通的問題。

  基本上要挖一個斜下的洞,而且每隔一段就得多挖一個往斜上的通風孔。

  盡管這跟我心中想像的水井完全不同,但能通風最重要。

  只要最終還是往下挖就沒問題了吧。

  結果我立刻遭遇下一個問題——照明。要是斜斜地向下挖掘,光便進不來,里頭一片漆黑。

  這個我就無計可施了。只能盡量擴大洞口,讓光線多少照到洞穴底部。

  估計深度到十公尺左右時,洞底出水了。很好很好,正如我所愿。此外,可能是因為地面堅硬,

        水感覺并非慢慢滲出,而是像涌泉一樣從洞口側面大舉涌現,洞底開始積水了。

  問題在于這能不能喝……看來只能試喝看看了。

  總之,我決定不要馬上喝,先放在一旁觀察。

  由于使用了「萬能農具」,我并不怎么口渴;此外,就算這里的地表再堅硬,剛開挖的洞穴多少還是會弄臟水。

  這么一來,睡覺的地方和還不是很放心的水源都有了。

  剩下糧食……要鎖定從森林聽到的野獸叫聲來源嗎?不行不行,我根本沒有打獵的經驗。況且不知不覺間,太陽要下山了。

  要日落了……糟糕!

  我忘了生火。

  剛才鑿井遇到照明問題時,我怎么沒順便意識到這點?真是個大笨蛋。

  該怎么生火才好?鉆木取火嗎?對我這樣的生手來說,怎么想都很困難吧。

  靠「萬能農具」好了……燈具?手電筒、電燈……不行,變不出來。

 「萬能農具」并不受限于名稱中的農具二字,可以變成各種形狀。事實上,如果要問剛才的鉆頭跟銼刀算不算農具,

       一般人都會回答不是吧,然而它還是變形了。要化為剪刀跟湯匙也沒問題。但為了切割木材而要它變電鋸就失靈了。

        另外發動機一類,或是電動割草機等也都無效。

  只要跟機械相關都不行。從這點推斷,零件數少的道具應該就OK了吧。因此,符合條件的生火道具是——

  放大鏡!

  成功了!如此一來就能生火了!假如太陽還沒下山的話!

  我望向黑漆漆的森林,只能暫時放棄許多計畫,并一頭鉆進充當臥處的樹洞。直到旭日東升前,我把「萬能農具」化為小刀,開始制作各式小道具。

  只要使用「萬能農具」,應該就不可能挨餓了吧。總之我先做出杯、盤、盆子,再來是刀、叉、筷子,

       材料則是用斧頭砍下來的樹木。一如預期的,我在使用「萬能農具」的期間,既不會口渴,肚子也不會餓,更不會覺得困。

  只不過在沒有火光的情況下,我只能仰仗月光進行作業。這里果真是異世界啊,月亮竟然有兩個。

  「萬能農具」是能變化造型的道具,存取自由,使用期間既不會口渴,也不會饑餓,甚至不會想睡。

  然而所謂的使用期間究竟是怎么判斷的呢?好比說把「萬能農具」當鋤頭時,高舉鋤頭,直到從土里拔出為止,都算是使用期間。

  也就是說,只要鋤頭一直揮動,就可以視為不斷使用,多數道具都能參照這樣的規則。

  然而,要是我把它當鐵錘用,要打十根木樁時,打木樁的過程盡管算是使用期間,但在木樁之間移動就不能算進去了。

  我想強調的是,當我將「萬能農具」化為小刀制作小道具時,作業途中雖然能發揮不疲累的效果,不過一旦完成一項工作,

      在轉換到下一項工作的期間,這性能就失效了。盡管過渡的時間很短暫,但慢慢累積起來便會越來越嚴重。

      嘮叨了這么多,重點就是我現在終于開始口渴,肚子也慢慢變餓,甚至覺得想睡。

  沐浴在朝陽下后,我決定先潛入昨天挖掘的斜向水井,同時順手拿了個熬夜到今天早晨、以小刀制作的木頭杯子。

  水井深處已累積了一公尺左右深的水,我盡量汲取上層比較乾凈的部分。看起來滿乾凈的,應該可以喝,

       喝了不會有事才對。由于我已經口乾舌燥,這時候只有喝下去的選項了。要像個男子漢。

  我將杯子稍微傾斜,含了一點在嘴里。

  既未覺得嘴巴發麻,也喝不到怪味,我想應該是普通的水。希望如此,畢竟我口很渴了。

  下定決心后,我將水大口飲盡。真好喝。

  剩下就是觀察一段時間,只要不會肚子痛就沒問題……這件事只能待時間來檢驗了。

  接下來是食物。

  在這之前,我先確認了一下現況。

  我在粗大的樹干上做出臥處,周圍則是被我用鋤頭耕過的柔軟泥土。

  在距離臥處不遠處,我挖了斜向水井,此外還有一條延伸至我最早佇立的地點、被我耕出五公尺寬的道路?

      雖然當初我并沒有開路的打算,但看起來就像道路呢。長度大約一百公尺左右吧。

  我手邊擁有「萬能農具」,以及熬夜做的小道具。小道具包括杯、盤等,是用木頭削制而成的。由于耗費了一整晚制作,數量頗為可觀。

  嗯……

  總之,我只能一邊揮鋤頭一邊移動,同時尋找食物了吧。理想的糧食是樹果一類,要是能找到蘋果或葡萄就太棒了。

  然而,我雖然想立刻出發,但在那之前得先生火才行。我可不想重蹈昨天的覆轍。

  在距離我棲身的大樹稍遠處,我將制作小道具時產生的木屑集中起來,并讓「萬能農具」化為放大鏡點火。

       再來只要加進乾燥的木材就能讓火勢穩定了。

  盡管花了比預期更久的時間,不過總算確保了火源。只是雖然成功生火……然而放著不管怪可怕的,要是引發火燒山就慘了。

  因此,尋找食物要在能看見火的范圍內進行。也就是說,我得把臥處周圍開辟出更大一圈空地。

  全力以赴吧。

  以臥處的大樹為圓心,我像是要擴大這個圓般,不停迅速揮動鋤頭。

  好像拚過頭了。

  我耕出一塊以臥處大樹為中心,直徑兩百公尺左右的空間。耕地果然很有趣啊。

  途中,我想起要是把樹木全變成肥料會沒木材可用,便把「萬能農具」改成斧頭,將樹劈倒。

  與此同時,我發現了一種能勾著木頭移動、類似撬棍的工具——盡管不清楚正確名稱,但只要在腦中想像,

      似乎就能操縱「萬能農具」——對木頭進行搬移,移動時也完全感受不到木頭的重量。「萬能農具」真方便。

  在棲身的大樹里,我堆了許多直徑約一到二公尺的粗樹干,如此一來就不必為木材煩惱了吧。拜此之賜,

     原本尋找食物的目的完全被我拋諸腦后。結果這時不知是運氣好還是不好,我又遇上了一個小插曲。

  在耕作四周的土地時,鋤頭揮動的方向冒出了動物。那只動物的外表像兔子,身體大小卻和中型犬相仿,

       眼珠還射出充滿敵意的光芒。它的牙齒宛如劍齒虎般,自嘴角兩邊各凸出一根,簡直就是長了獠牙的兔子……話說兔子有犬齒嗎?

  總而言之,我無法煞住鋤頭,直接朝這只兔子揮落。

  電光石火的一擊,它就這樣活生生被……接著,它脖子以上的部分成了肥料,只有身體留下來。

  雖說殺生讓我受到了小小的震撼,但肚子是誠實的。我終于取得想要的糧食,雙手合十。收下吧。

  我將「萬能農具」化為菜刀,迅速進行肢解。說是肢解,然而因為我不瞭解肢解的方法,只能連毛皮一塊切下。

       過程中我發現了內臟,不禁慌張起來,要是讓內臟亂灑亂噴的話就不妙了。心臟跟肝臟就算了,胃跟腸子可是有兔子吃過的玩意兒。

  從這家伙剛剛對我釋放的敵意,以及感覺會妨礙吃草的獠牙判斷,它不是吃素的。嗯,腸子也沒想像中那么長,是肉食動物吧。

  我在不傷及內臟的前提下努力將其挖出,扔掉。

  隨后再把毛皮削去,剩下肉的部分。

  「萬能農具」雖然能夠化作平底鍋,但我不想讓它被火烤,于是放棄了這個念頭。

  把肉切成能一口吞下的大小后,串上木棒用火烤。下回記得得先做些木簽才行;另外,因為沒有鐵板,

      也要把石頭加工做成石板。獲得糧食后的我從容了起來,開始想東想西。

  同時,我一邊吃著烤肉,一邊心想——

  真難吃。

  由于只是拿肉在火上烤過,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吧。我根本沒有調味料。

  但倒也不到難以下咽的程度。畢竟我住院將近十年都是吃醫院里平淡無味的伙食,最后的日子甚至只能打點滴。

      一想到這里,我就對自己料理的烤肉流下了感動的淚水。

  誰說這東西不好吃了?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奇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寺库网1000元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