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嫁給死對頭后我想守活寡衣澤小說

嫁給死對頭后我想守活寡衣澤小說

瓜子貓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衣澤藺延津的小說名是《嫁給死對頭后我想守活寡》是由瓜子貓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豪門耽美小說。主要講述的是:衣氏集團破產了,上百套房產,十幾家公司,一瞬間土崩瓦解。抱著巨額的債務,衣澤只能和藺家聯姻,嫁給那個自己從來都看不對眼的藺延津……

更新:2019/10/09

在線閱讀

主角是衣澤藺延津的小說名是《嫁給死對頭后我想守活寡》是由瓜子貓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豪門耽美小說。主要講述的是:衣氏集團破產了,上百套房產,十幾家公司,一瞬間土崩瓦解。抱著巨額的債務,衣澤只能和藺家聯姻,嫁給那個自己從來都看不對眼的藺延津……

免費閱讀

  聽聞這番話,眾人都露出了詫異的目光,在衣澤和藺延津之間來來回回的打探。

  傳聞兩家公司一直都不對盤,藺延津更是在衣氏集團破產之后接手了他的一系列設備,是衣澤家名副其實的債主。

  原本以為兩家的關系會壞到極致,可是看到一向冷言冷語的藺延津竟然會親自來這邊,看樣子傳聞也不一定屬實……

  陳律師的臉紅紅綠綠的像是一個調色盤,幾個小助理對于這個脾氣頗大的法務部主管都避之不及,偷偷的縮在了墻角不敢吭聲。

  衣澤也愣住了,他已經做好了抄完公司抄家的準備了,怎么這個藺延津總是不按常理出牌?

  “不必了。”衣澤眉頭微皺,對面前的法院工作人員說:“法官按照規矩辦事,等雨停了……”

  “衣總。”藺延津輕描淡寫的開了口:“現在聽我的,你總不想讓你的父母和你一起露宿街頭吧?”

  衣澤心中不快,本身就憋著一團火自然是看藺延津怎么都不順眼。

  “我已經安排好……”

  “啊,既然已經定下了,就收工吧。”

  還沒等衣澤把話說完,那個帶著厚重眼鏡的中年法院負責人就推了推眼睛,對穿著馬甲的手下們說:“小孫,不用去觀景別墅區了,讓司機把車開過來吧。”

  “哦,好的。”

  衣澤看著從自己面前小跑過去的工作人員,一臉的詫異和不解。

  什么情況啊這是???

  他都已經安排好了租住的房子了,這不抄家他怎么搬東西???

  藺延津看著滿臉糾結的衣澤,緩步走到他的面前,居高臨下的看著他。衣澤只覺得面前忽然出現了一個黑影,下意識的后退了兩步。

  “你干嘛?”

  衣澤不悅的抬起頭看著來人,惡狠狠的說:“藺延津我告訴你,明人不做暗事,想要動手的話我隨時奉陪,別打什么彎彎繞繞的主意。”

  藺延津也不說話,只是低頭看著面前的人,緩緩地伸出了手。

  拂過衣澤的肩膀,撩起那一縷亮麗如同石墨一般的中長發,讓它從藺延津的指縫中溜走,才緩緩地說道:“今天下午你的時間空出來了,可以跟我走了吧。”

  衣澤被藺延津的氣勢弄得有些抬不起頭,后背抵在墻上一臉的防備。

  “沒空。”

  “……衣澤,同樣的話我不想說第二遍。”

  衣澤抬頭看著他:“我也從不說第二遍。”

  撂下這番話,衣澤頭也不回的沖出了辦公樓,也不管外面是不是還在下著雨,只是一心想要逃離這里。

  這該死的藺延津!

  ——————

  第二天,觀景別墅區外的咖啡廳。

  衣澤作為一個高貴美麗的貴公子,是不需要朋友的,可是偶爾也需要一個損友聽聽他的苦水。

  左舟就是其中一個。

  “阿嚏——”

  左舟一臉嫌棄的抽出一張紙遞給衣澤,無奈道:“所以你很不給面子的沖進了雨里,淋成了個傻逼?”

  衣澤鼻子紅紅的眼睛也紅紅的,大夏天的感冒的滋味并不好受,他翻了個白眼嘲笑道:“你不知道,我看藺延津一臉吃癟的模樣就開心。”

  感冒算什么,如果藺延津能夠崩潰,他跳樓都愿意!

  左舟笑道:“你對你債主好一點,以后你不還得給他打工么?”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這輩子都不行。

  衣澤搓著鼻子悶聲哼哼:“十個億呢,我反正還不起,虱子多了不怕咬,我把我爸媽送出國,就什么都不用擔心了。”

  “可是你家里人不都已經限制出行了么?”

  “……不說話你會死么??”

  鬧歸鬧,衣澤今天約左舟出來可不是單純的扯皮的,他微微正色道:“左舟,你最近有沒有招標的訊息可以透露給我?”

  左舟看了他一眼,也無奈的嘆了口氣。

  “上面有禁令,不能透露。”他頓了頓又說:“況且,你家已經列入了房地產行業的黑名單,不會再有人給你一點資源,想東山再起的機會幾乎為0.”

  衣澤皺眉:“沒有別的辦法了嗎?”

  “有啊。”左舟說:“一、去給藺延津打工,做他的使喚奴才,相信他肯定會給你一個薪水不錯的職位。”

  衣澤冷哼:“你覺得可能么?”

  左舟伸出了第二根手指:“二、跨行創業。”

  跨行創業,比東山再起的機會寬松不了多少,只要是個理智的人,都清楚那代表了什么。

  衣澤沉默了半響,過了好久才開口問道:“給藺延津打工的話,你覺得他會給我什么職位?”

  “大概是清潔工之類的吧?”

  “……滾吧。”

  衣澤氣的要命,都什么時候了還來調侃他。

  就在此時,放在桌子上的手機屏幕亮了起來,兩個人探頭看了一眼。

  左舟:“是曹操打來的。”

  衣澤:“……”

  不想接。

  可是藺延津是他債主。

  還是不想接。

  算了,不接。

  問就說去廁所了。

  左舟看著藺延津的電話被硬生生的耗到掛斷,忍不住笑道:“衣澤,你到底有多討厭他,除了你欠他十個億之外,還有什么原因嗎?”

  衣澤收起手機站起來,冷著臉道:“十個億還不夠么?”

  說完,他扭頭就走,左舟忙說道:

  “哎衣澤,錢沒付呢!”

  “我都破產了你還想讓我付賬,你還是不是人!”

  三伏天的太陽大的嚇人,即便是下午四五點鐘,一離開空調房衣澤就覺得身上立馬都是汗,灼熱的驕陽烤的人非常不舒服。

  沿著回去的馬路一直走,衣澤不出意料的看到了路邊那輛銀色的奔馳車。

  簡樸的外觀造型和那閃瞎眼的車牌號,衣澤想不認識都難。

  后車門悄無聲息的打開,卻沒有一個人從里面下來,不知道的還以為發生了什么靈異事件。

  衣澤走到車門旁,看著坐在里面西裝革履的藺延津,一言不發。

  藺延津坐在空調車里非常的悠閑,熨燙的筆直的西裝褲彰顯出這個人的一絲不茍,就如同他琥珀色的眸子一樣,看上一眼的人都會為之一振。

  就好像是被豹子盯上了一般。

  “上車。”

  藺延津也沒有廢話,直接伸出手把站在車外的衣澤拉了進來。

  車緩緩地啟動,衣澤掙扎了兩下實在是掙脫不開,只能像一個泄了氣的皮球一樣靠在柔軟的真皮墊上,看著緊緊抓著自己胳膊的藺延津。

  一瞬間,車里除了司機打方向盤的聲音之外,誰都沒有出聲。

  終于——

  “這份婚前協議書,已經叫人擬定好了。”

  藺延津語氣平靜的從面前的隔間處拿出一份牛皮紙包裹好的合同,遞到了衣澤的面前。

  如果左舟能夠看到現在這幅場景的話,他就能明白為什么衣澤會那么討厭面前這個人。

  只是十個億的話,衣澤忍氣吞聲給他打一輩子工就罷了。

  可是藺延津不一樣,他不禁想要衣澤的錢,還想要衣澤的人!

  “……藺總速度真快。”衣澤沒有接過面前的合同,只是語氣中帶著刺,像極了一只充滿了戒備心的小動物。他那雙黑的發亮的眼睛緊緊盯著面前的人,揚起纖細的脖頸,沖藺延津說:“我不明白為什么那么多人,你非得選中我。”

  藺延津沒有說話,只是緊緊盯著衣澤的那雙眼睛。

  被看的有些窘迫,任誰被藺延津這樣緊緊盯著都會受不了,更何況現在衣澤還被面前這人抓在手里,更是想躲也不能躲。

  藺延津緩緩地低下頭,把靠在車邊的衣澤整個人都拽了過來,低下頭在他的耳邊輕輕地開口道:“你以后會知道的,現在如果還想讓你父母過的安逸,簽字是最好的決定。”

  衣澤只覺得藺延津說話的時候,溫熱的呼吸直接噴到自己的脖頸處,讓他忍不住直接打了個大噴嚏!

  “阿嚏——”

  眼淚鼻涕帶著風,直接撲到了藺延津的高定西裝上,衣澤揉了揉鼻子有些幸災樂禍。

  “不好意思藺總,今天感冒了,”衣澤偏頭看著他:“而且,你離我太近了。”

  很明顯,衣澤今天就不想給藺延津好看。

  出乎意料,面前的人似乎并沒有生氣,只是看著衣澤的面容,抿緊了嘴唇。

  “感冒了就去醫院,”藺延津對司機說道:“王叔,去最近的市立醫院。”

  衣澤:????

  我就打個噴嚏你就要帶我去醫院???

  而且憑什么要你帶我去??

  “等一下,我什么時候說要去醫院了!”衣澤怒道:“放我下去,我要回家!”

  藺延津緊緊攥著衣澤的手腕,把他控制在車內,居高臨下的盯著他:“衣澤,不要鬧了。”

  衣澤氣的張牙舞爪,在自己家門口被人擄走去醫院像什么話,他衣家大少爺還做不做人了!

  “放我下去!”

  “王叔,去醫院。”

  最終衣澤還是拗不過面前黑著臉的人,拉著去最近的醫院開了藥,期間衣澤連打了十幾個噴嚏,打得藺延津臉黑成了鍋底,手卻依舊死死的攥著面前的人,生怕他跑掉。

  把衣澤重新扔在別墅區門口的,藺延津搖下車窗看著一臉不耐煩的人,平靜的開口道:“明天,我來接你上班。”

  他又把那份牛皮紙包裹的合同遞了出來。

  “還有,婚前協議書。”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寺库网1000元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