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皇后快穿回來了阮青君小說

皇后快穿回來了阮青君小說

半袖妖妖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阮青君的小說名是《皇后快穿回來了》是由半袖妖妖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重生小說。主要講述的是:阮皇后臨死才知道,自己不僅是新帝登基的墊腳石,還是他為白月光設置的擋箭牌。重來一世她決定女扮男裝拒嫁東宮,這一次,她想看看,沒有她阮青君,誰能成為儲君!

更新:2019/10/09

在線閱讀

主角是阮青君的小說名是《皇后快穿回來了》是由半袖妖妖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重生小說。主要講述的是:阮皇后臨死才知道,自己不僅是新帝登基的墊腳石,還是他為白月光設置的擋箭牌。重來一世她決定女扮男裝拒嫁東宮,這一次,她想看看,沒有她阮青君,誰能成為儲君!

免費閱讀

  正月十五,明月高懸。

  春祭在即,冷宮里也越發的冷清了,窗開著,冷風打著旋灌進來,很冷。阮皇后靠坐在躺椅上面,半闔著眼,一只通體白色的貓兒乖巧地窩在她懷里,她一動不動,光只是淡淡瞥著夜空當中的月亮。

  冷宮當中,就算是燈火也是昏暗的,昏黃的燭火下,能看見女人嫻靜的姿態,那種雅致是與生俱來的。

  腳步聲由遠至近,紅菱很快掀開簾子走了進來。

  “主子,怎么開窗了,這么冷的天呀……快……快回榻上躺著好生將養著……”

  說話間,眼睛就紅了,過來扶她。

  這是從小服侍她的丫鬟,阮皇后任由冷風拂面,仍舊沒動:“我爹他老人家怎么樣了,不能給他養老送終,實是女兒不孝。”

  隨著寒冬走過,阮皇后的身子是一日不如一日了,她打娘胎里就嬌弱,從小在老爹的寵愛當中長大,真是萬萬沒有想到,她卻是在當上了皇后之后,體會到了各種苦楚。

  紅菱側立在旁,幾次張口,都沒說出什么,最后索性一下跪了下來。

  “主子,紅菱不敢瞞主子,老丞相已經不在了,相府也被封了!”

  紅菱仰著臉,雙目當中,豆大的淚珠滾落下來,一對一雙的,阮皇后怔了下,隨即站了起來,那只貓兒冷不防被抖落喵嗚一聲,圍著她腳邊直打著轉轉。

  “你說什么?什么不在了?”

  “我按著您的指示,悄悄打聽相府的事,大太監王德福受過咱們恩惠,特意把我送出了皇宮,還叮囑我不要回來了,我一想就是出事了,到了宮外才知道,皇上一直在騙您!他根本就沒有放過老丞相,老丞相早被下了大牢,相府上下一百多口人都沒了……”

  都沒了?

  阮皇后從牙尖擠出了幾個字:“什么叫都沒了?”

  “我去了侯府,聽說就是出嫁了的大姑娘,二姑娘也受了牽連,說有人到相府尋找造反證據,那些莫須有的罪名,想要按到主子身上的,三姑娘伶牙俐齒幾次都把人罵出去了,就是前幾日全都秘密處置了……”

  老三和她一向不合,沒想到到最后了,還是她敢言敢語,沒有趁機往她頭上扣屎盆子。

  胸膛當中,氣血翻涌,阮皇后一下扶住了躺椅的靠背,才站穩:“還有什么?”

  紅菱哽咽著,一股腦說了:“王德福現在是皇帝身邊的人,他悄悄說,說何貴妃從前就是皇帝心尖尖上的人,最近日日伺寢,跟皇帝吹枕邊風說想在春祭之前登上后位,這幾日冷宮的暖酒也是何貴妃命人送來的。”

  阮皇后緊咬著牙,才勉強壓制住那口氣,忽然明白過來了。

  之前陷害她進冷宮的何貴妃,根本不是宮斗這么簡單的事。

  這個好妹妹就是新皇的心頭肉,是他醉酒后無意間說過的那個心上人,所以封后以后,何貴妃才故意跟她走動頻繁以示親近,新帝獨寵皇后,借此打壓后宮妃嬪,引發太后震怒,明槍暗箭,她這個擋箭牌皇后都不知道擋了多少。

  進了冷宮,新皇還未下手,倒是這何貴妃先送來了毒酒。

  有了恩寵還不夠,心急的何貴妃還想毒死她,登上后位。殊不知新皇清君側,一碗毒酒打草驚蛇,引起了她的警覺,

  現在她知道了,新皇是要阮家覆滅。

  從前在新帝還不是儲君時候,他常去相府,原來他們之間,哪有什么感情,不過是一場博弈。

  是他對皇位的博弈,所以,他親自來求的婚事,現在是多余的了,她爹一手捧上皇位的男人,要把她們一家趕盡殺絕。

  老爹身居相位多年,把他扳倒,那說明早就開始著手了。

  阮皇后咬破了舌尖,腦中清醒無比,太后不在了,最后一道鴻溝沒有了,現在兔死狗烹,輪到她了。

  紅菱跪行兩步,抱住了她的雙腿:“主子……”

  跟了她十幾年的紅菱,都還沒有嫁人,阮皇后彎腰把她扶了起來:“所以,都出了宮了,你為什么又回來,傻姑娘。”

  紅菱此時已是泣不成聲,上前來抱住了她:“主子,就是死,我也要和主子在一起!”

  二人從小一起長大,借著這一抱,紅菱在她耳邊又是哽咽著低語:“主子,我求了小侯爺來,他冒死進宮一會就到,會在中午殿前等著你,你現在和我換了衣服,這就隨他去吧,讓他安頓你走得遠遠的,我替你守在冷宮……”

  說著一把推開她了,開始拉扯她身上的衣服。

  阮皇后心中動容,抬臂握住了紅菱的手。

  四目相對,從彼此的目光當中都察覺到了那份堅定,阮皇后輕搖了搖頭。

  她微揚著臉,跳動著的火光映著她姣好的容顏,真真是眉如遠山,眸如星辰,雖然人在冷宮,但身上穿著后服,仍舊氣度非凡天生貴胄,十分英美。

  “我走了,皇帝不會善罷甘休,小侯爺還有侯府上下,我不能冒險連累他們,也不能讓你替我死,你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阮皇后回身走到里間榻上躺了上去,神態從容。

  紅菱急得跟了過來:“主子!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小侯爺對您實是真心,等你們出了宮,他自然會找大夫……到時候遠走高飛……”

  這個時候了,還能冒險進宮營救,的確真情實意。

  可惜這個時候,阮家只剩她了,更不可能茍且偷生,阮皇后緊握住紅菱的手,按住了:“寧為玉碎,不為瓦全,我相府上下一百多口,不能白死,我就是死,也得找個墊背的。紅菱,你聽我說……”

  她拉著紅菱低頭,附耳輕語。

  幸好新帝運籌帷幄,之前一直做戲,后宮妃嬪還都不知道這其中細情,就連何貴妃,怕也想不到,她身在冷宮,已經知曉相府的事了,阮皇后命紅菱找人通知后宮眾嬪妃,說是皇后察覺時日無多,有東西要分發下去,讓她們都過來一趟。

  也準備以此造成混亂,讓紅菱跟小侯爺出宮。

  阮家就她這么一個了,阮皇后說服了紅菱,從枕頭下面摸出了一把匕首,藏在了袖子里面,她靜靜地躺在榻上,回想起了自己的少年時光,那時鞍前馬后,相府門里,歲月靜好。

  紅菱有更重要的任務要做,含淚離開了。

  不多一會兒,后宮嬪妃有三五個過來了。

  何貴妃也果然來了。

  皇后身處冷宮,奄奄一息,她怎么能不來。

  紅菱藏身在冷宮外的院子里,此時殿內再無其他人了,阮皇后一動不動躺在榻上,進門的嬪妃也不知是誰說了句好冷,何貴妃竟然先走過來了。

  “姐姐們,我有話對皇后說,你們先在門口等我一等。”

  女人腳步很輕,很快走到了榻前來。

  阮皇后一只手在被外搭著,何貴妃到了面前,看著她蒼白的臉,還握住了她的手:“多日不見,不想姐姐竟然這般處境,實在讓人心疼,可是我也沒有辦法救你,這都是命中注定的事……”

  這個好姐妹,陷她于絕地,還來送她最后一程,好生讓人感動那!

  阮皇后半闔著眼,看著她的臉。

  何貴妃珠圓玉潤,衣著華麗,此時臉色紅潤,和她一比,自己的臉色定是白了許多。在冷宮這么些時日,如果不是察覺出暖酒有問題,悄悄替換了,還不知道會變成什么樣子。

  “……”

  阮皇后此時全身的力氣都凝在了一起,反手抓住何貴妃的手腕,在她的尖叫聲當中,翻身下地,一把將女人鉗在了懷里。

  匕首就抵在何貴妃的脖頸上面,阮皇后挾持著她,聲音低啞:“別動,我現在手一抖,就會劃破你的喉嚨。”

  何貴妃嚇得全身癱軟,聲音已經抖得不成樣子:“姐姐,姐姐這是干什么?”

  隨著她的尖叫,嬪妃們也都大亂起來,院子里的侍衛也沖了進來,可能這般景像誰都沒有想到,是跪是站都猶豫不決。

  阮皇后抽了何貴妃的腰帶將她兩手捆住,推著她往出走:“回去告訴皇上,遲到一刻,我就和何貴妃同歸于盡。”

  早有人去報信了。

  很快,皇帝帶著侍衛軍到了冷宮,各宮嬪妃匆匆離去,阮皇后推著何貴妃站在了石階上面。

  新皇腳步匆匆,命侍衛軍停步,弓箭手就在背后,他一人上前。

  少年時,他英姿翩翩,已是氣度不凡。

  此時做了皇帝,更是多了幾分威嚴,幾分冷峻:“皇后挾持何貴妃,這是干什么?”

  還和她賣關子,阮皇后目光冷冽,匕首更近了一點,惹得何貴妃尖叫連連:“啊!皇上救我!皇上救我!”

  新皇登時頓足,驚叫出聲:“阮青君!”

  青君,是了,她原是有名有姓,她叫阮青君,從前叫她青君的時候,她還叫著他景行。

  阮青君不為所動,定定看著他:“難得你還記得我的名字。”

  新皇緊緊盯著她手中的匕首:“阮丞相謀反,已下了天牢,相府一百多口,處刑在即,你現在放下匕首,留他們一條生路。”

  如果想留他們一條生路,早就留了。

  現在相府一百多口,已經沒了,還在騙她,事已至此,還有什么可說的,阮青君揚著眉眼,只是冷笑:“不必惺惺作態,我叫你來,也不是為了問你那些。”

  男人再上前一步,幾乎是咬著牙的:“西北軍,你的好兄弟穆西風已在回京的途中,你想讓他也為你陪葬?”

  西北軍?

  原來如此,他還未明著對她下手,留著她引.誘穆西風回京一網打盡。

  紅菱會把消息帶給穆西風的,阮青君此生再無牽掛,一手勒著何貴妃,握緊了匕首,在她頸子上劃出一道血痕,推著她下了石階。

  身上沒有腰帶,何貴妃褲子絆在腿邊,踉蹌著走不快,脖頸間的匕首冰涼得很,每動一下,都嚇得尖叫連連。

  新皇站著不遠處,看著她背后的女人。

  “你最好想清楚,別逼朕殺你。”

  侍衛軍擁簇著他,殺他定是殺不到了,還有什么好說的,叫他過來,不是想問他什么,也不是想對他說什么,只不過是想讓他親眼看著,她對他們最后的報復。

  阮青君揚著臉,握緊了匕首。

  “好啊,都殺了豈不是干凈。”

  說著,眾目睽睽之下,她扯過何貴妃,將匕首刺入了她的胸膛。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寺库网1000元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