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止雨棠君小說

止雨棠君小說

之藍 著

連載中免費

爆笑國子監日常正在朝你奔來,輕松幽默的這部文你值得擁有!它就是《國子監怎么出了你這樣的沙雕》,聽名字就讓人覺得搞笑了,來跟小編一起看看吧,該文由作者之藍傾心創作,主角是止雨棠君,講述的是:方止雨覺得自己的人生就是個錯誤,因為她不喜歡粉紅色,且不喜歡太子殿下。同樣這么覺得的還有親哥方友三,因為他偷偷喜歡男人,且不喜歡當金吾衛。這樣的煩惱直到某天,兄妹倆的身體互換了…

更新:2019/10/09

在線閱讀

爆笑國子監日常正在朝你奔來,輕松幽默的這部文你值得擁有!它就是《國子監怎么出了你這樣的沙雕》,聽名字就讓人覺得搞笑了,來跟小編一起看看吧,該文由作者之藍傾心創作,主角是止雨棠君,講述的是:方止雨覺得自己的人生就是個錯誤,因為她不喜歡粉紅色,且不喜歡太子殿下。同樣這么覺得的還有親哥方友三,因為他偷偷喜歡男人,且不喜歡當金吾衛。這樣的煩惱直到某天,兄妹倆的身體互換了…

免費閱讀

  方止雨平淡揭示:“而且你看咱家丁護院的眼神,也太明目張膽了。”

  方友三憤然喊冤:“那你真冤枉哥了,丁大保粗人一個,才不是你哥心儀的那類。”

  說罷,又小心翼翼地問:“妹,你會不會覺得,哥很惡心?”

  方止雨:“說實話,一開始,會,但我想你是我哥,永遠是我親哥。”

  方友三稍稍松了口氣,心有戚戚焉。

  方止雨:“后來慢慢地,我大了些,知道了龍生九子各有不同;知道高貴如牡丹,也會同一朵花歧分雙色,陰陽各半;世見也有長卷的蠶豆葉子,分叉的獨苗,這些都是自然造化的產物,既然存在就有它的道理。哥你和我也沒什么不同。”

  她說完回過頭來看著方友三,的一雙清澈柔美的眼睛充滿誠摯。

  方友三瞬間紅了眼圈。“妹!”

  方止雨:“我又何嘗不是被逼著做些不愿意的事,從小到大,娘給我身上穿的,房間里布置的,我要學的做的,沒有一點點自由。”

  方友三吃驚了,他沒想到妹妹也是如此抗拒現在的生活。

  友三是個孝子,不能批判自己強勢的娘,只好安慰妹妹:“你莫傷心,妹,聽說太子為人不錯,而且面如冠玉,儒雅纖細。”

  不料止雨聽了萬念俱灰:“纖細?那不就是一根病秧子嗎。去年皇家圍獵,他馬尚不敢騎,令人難以置信;這點膽子且沒有算什么男人,我最討厭男人娘們唧唧的了。”

  話音未落,突然發現方友三臉色灰了。

  止雨急忙補救:“哦,哥對不起,我不是說你娘們唧唧。”

  “沒關系,妹。”

  又一陣尷尬的沉默,不知哪來只老鴰哇~哇~哇~地,撲棱翅膀從頭頂飛過。

  兄妹倆托著腮各占一邊,同時長嘆:“唉!”

  月亮慢慢移過了中天,水邊的空氣更涼了。

  微風吹過,荷葉晃動,方友三盯著水面,突發奇想地:“要是咱倆能換換就好了。你當男人,我當女人。”

  方止雨:“可不。”

  ——要是能讓她上國子監,去讀館庫里那些浩如煙海,寶藏一般的經典,吃多少苦她都愿意呀。

  方友三:“要是能讓我堂堂正正做個女孩子,我愿意孝順公婆侍奉夫君友愛妯娌遵守三從四德,竭盡所能做個最溫柔善良的女子。”

  兄妹倆再次:“唉!”

  最終,兄妹二人熬到三更以后,才各自回去睡覺。

  次日,凌晨天不亮。

  方家兄妹起床的時辰都被母親王氏定在四更。

  據說是為了將來友三當官做準備——畢竟京城里的朝官都在這個點起床準備上朝,堅定兒子必須有出息的她得讓兒子提前做好這方面的訓練。

  而方止雨就純粹是為了惡補琴技才聞雞起舞,因王氏又打聽到京中已有幾家參選的貴女也在積極練習音律,準備投太子所好,所以女兒在這點上,也必須不輸任何潛在對手。

  只睡了半個時辰不到的止雨,頭昏腦漲地起床梳洗。

  銅鏡中出現的一張臉,令她睡意驚醒。

  天呀?!

  屋里傳出啪地一聲,鏡子打爛了。

  然后仆人們就瞧見房中有人破門而出。

  方止雨狂亂地呼救:“來人啊,救救我哥!他跑鏡子里頭去了!”

  幾個丫鬟都莫名其妙:“大少爺,您怎么從二姑娘屋里出來?”

  方止雨聽到這話,停下來,如夢初醒,摸著冒出胡茬子的下巴:我成了我哥?

  這邊東院。

  方友三對鏡子自照,捧著一張如花似玉的臉蛋:“老天爺,我妹長我臉上去了?”

  正當他慌亂不知所措的時候,就看見另一個自己著急忙慌地推門而入,開口:“哥!”

  方友三盯著來人驚呆了,簡直像是照全身鏡,半晌才反應過來:“你是我妹?”

  兄妹兩人環屋繞圈,互相對視,驚不可抑。

  方止雨:“哥,你也這樣了?”

  兄妹倆:天吶!

  方家的東院廂房里,這將是一次決定人生命運的嚴肅會談。

  方止雨,現在是披著大少爺皮的二姑娘,和當下披著二姑娘的大少爺,方友三,在八角桌前面對面坐下,彼此滿臉嚴肅。

  方止雨張開嘴,發出男人聲音的同時,不自禁哆嗦了一下:“大抵是老天爺聽見咱們的心聲,所以把我倆換換了。”

  方友三還不能接受自己的女人口音,跺著腳急得:“可是如何向父母親交代!”

  這不得嚇昏二老。

  他這兩下子急眼,泫然欲泣如芙蓉滴露,倒比方止雨哭得有女人味道。

  方止雨心念一動:“哥,咱且不妨換種眼光看待,這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方友三:?

  ——這他媽能叫做好事兒,那請問還有什么能稱之為壞事?

  止雨:“你不是一直想做女子,如今愿望實現了,只要你替我上音律和禮儀課,我就可以替你去國子監。”

  果然方友三不哭了,擦了擦眼睛:“這能行嗎?”

  方止雨:“你不說我不說,爹媽誰能知道。你不是最崇拜教音律的李留仙嗎?如今可以光明正大地做他的生徒跟他學琴。”

  又道:“從此以后,你就不用再背四書五經,也不用練功扎馬;我呢,再也不用摸琴和學禮儀規矩了,哥,咱們在這里發誓,要扮演好對方,決不能泄露這個秘密。”

  方友三突然覺得妹子所言有理,花容一展破涕為笑,小臉勝似牡丹。

  他面對妹妹,堅定地伸出自己的小拇指:“來,拉鉤!”

  兄妹倆:“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要!”

  兄妹倆的契約就達成了。

  當晚,方止雨和方友三就互相換了地方,各自去對方的院子和寢室居住,可是,首先面臨的不習慣,是認識彼此的生活軌跡。

  雖然哥哥有細細地教過方止雨,但是她往往不知道一些日常用的物件擺在哪里,比如記得去年父親贈了一方徽州墨給哥哥,要用的時候卻在書房卻遍尋不著。

  “梅香,我的松墨呢?”方止雨問丫鬟梅香。

  “不知道,少爺。”

  “蘭香,我的松墨擱哪了?去年我生日爹送的那方,我記得你收著了呀。”

  “不知道呀,少爺。

  兩個貼身大丫鬟手挽手地出了書房,在走廊下面議論。

  梅香道:“這時候惡補用功有甚么用?照咱們大公子的習性,指定是通不過入學考試的,也別白忙活啦。”

  蘭香說:“可不是嗎,大公子體弱多病,讀書讀書不行,武功武功又差,這么大了侯爺都沒把世子位定下來說傳給他,看來是沒什么指望了。

  侯府的大公子方友三雖然年長嫡出,但自幼多病;而三公子雖然才十二歲,但已經顯出勤學聰敏,所以方侯一直屬意把世子位傳給小兒子,遲遲未定。

  梅香笑道:“別的甚么都不會,做人還挺柳下惠,院里的姐妹沒有一個能在他那討得上好的,還不如蕓香姐那樣,伺候舒服了老爺,也倒能抬個妾。”

  蘭香嘆道:“西院的荷香她們也熬出頭了,眼瞅著二姑娘要做太子妃了,萬一選上,跟著嫁出去,不就進了太子府嗎?這是幾輩子修來的福啊!再瞅瞅咱們倆,當初還以為分到這個院里是福氣,想不到全是病氣!”

  屋里,百葉簾掀著一道縫兒,方止雨緊貼窗根,聽完了兩個丫鬟的對話,一下子為哥哥心疼起來。

  友三哥敦厚懦弱,即便下人們對他稍有怠慢,他也不會找茬告狀扯到爹娘面前去。

  卻不知道她們背地里竟然如此輕慢哥哥!

  她忍著一口氣,繼續翻開《尚書》沉吟默誦,打算回頭再收拾院里。

  當務之急,是先惡補好功課,準備入學考試。

  離開國子監生員選拔考試,還有三天。

  ****

  國子監入學考試那天,方友三因為要去上琴課,不能送妹妹,所以前一天晚上特地來東院,將自己的書籍和文房器具全部一一囑托。

  方止雨焦慮不已,這會兒她還在抱著一卷《文心雕龍》拼命鉆研,手不釋卷。

  聽說這次考試負責制題的魏博士,就是研究南朝文論的強中手,想必會在這上面大做文章。

  方友三諄諄叮囑:“你去國子監的考試時候要留意,有幾個是我在族學里的同窗,到時候打招呼可別露餡。”

  方止雨在念念有詞背誦,一邊點下了頭,順便說:“哥,選妃的時候別太賣力,別真一個不小心給選上了。”

  方友三:“放心,你一定能考上國子監,我也一定選不上太子妃。”

  兄妹倆:“共勉!”

  大義凜然,視死如歸地,互相捶了捶對方的肩。

  ********

  考試當天,方侯夫婦親自送止雨去教忠坊的國子監考試。

  安定大街上,一路都是熙熙攘攘的應試儒生,王氏很緊張,看哪個都覺得品貌端莊,都比兒子友三像個讀書人的樣兒,滿街的競爭對手。

  王氏一緊張,就要給兒子轉嫁壓力:“友三,咱大明歷屆中榜進士,國子監最少都能占到五成名額,上一科考中的進士里,九成以上都是國子監畢業的貢生!你懂這是什么意思嗎?只要進了國子監,就是一條入仕騰達的坦途!考不上就是一輩子沒指望!你千萬把握機會,別跟你爹似的,一輩子給人嘲笑是個廢物。”

  若今天來的是真正的友三,本來就很緊張,母親這么一說,更是重負如山。

  但止雨只是應道:“沒人說爹是廢物,只有娘您一直說。”

  王夫人不悅道:“那他確實就是個廢物嘛!一事無成的,你可不能學他。咱們家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娘千方百計把你二妹妹送到太子府上為的什么?不就是為你將來的前程做鋪墊、拉人脈!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你妹終究是個外人,要是你再不不跟娘親,娘就真的沒指望啦。”說著掏出手帕,泫然欲泣。

  不料兒子并不感動,只是徑自前行。

  國子監門口是一條成賢街,兩旁種滿槐樹,又叫做“槐市”。

  今日考試,槐市道路兩旁滿是維持秩序的把守官兵,將各路車馬轎子全部都攔在了街口。

  兩個穿飛魚服的挎刀錦衣衛士攔上來:“送到這就不能再進了,請各位留步,學子進去考試。”

  方侯爺站住了,他轉過頭,看了看自己清瘦柔弱的大兒子。

  這時候縱有千言萬語,也不知該說什么了,他最后拍拍兒子肩膀:“好孩子,努力考,不要怕,考不考得好都是爹的好兒子。”裝作看不見一旁怒容滿面的妻子。

  方止雨點點頭,挎穩書箱,踏入了槐市眾生之門。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寺库网1000元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