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穿越 → 男配破產后陳盞殷榮瀾

男配破產后陳盞殷榮瀾

春風遙 著

連載中免費

《男配破產后》是由春風遙原創所著的穿書文,主角叫陳盞殷榮瀾,講述了一朝穿越成破產男配,水電費交不起,全網黑找不到工作,陳盞決定……先來一本自傳發家致富。回憶惡毒男配生平,所有人對他嗤之以鼻,最后都真香的故事。

更新:2019/10/09

在線閱讀

  故事遞提供春風遙大神最新作品《男配破產后》新書最新章節全文免費閱讀,男配破產后最新,男配破產后無彈窗,《男配破產后》是由春風遙原創所著的穿書文,主角叫陳盞殷榮瀾,講述了一朝穿越成破產男配,水電費交不起,全網黑找不到工作,陳盞決定……先來一本自傳發家致富。回憶惡毒男配生平,所有人對他嗤之以鼻,最后都真香的故事。

免費閱讀

  陳盞并不知道自己的文章兩次害男主倒霉,此刻他正自認兢兢業業的發家致富。

  昨夜喝了點酒,頭到現在還隱隱作疼,碼字時不在狀態。斷斷續續寫了一些后,就被敲門聲打斷進度。

  “小陳,在不?”老頭的聲音中氣十足。

  陳盞打開門,頭發凌亂的卷著:“早上好。”

  老頭看不慣,指了指手表:“這都快十一點了。”

  陳盞伸了個懶腰,看到老頭背后站著的男子時,眼中的慵懶消散幾分。

  高個子,略長的頭發,小說里有句話怎么說的……一雙絕美的丹鳳眼。

  想到這里,忍不住勾了下嘴角,這是被最近的傻白甜文風影響了思考方式。

  或許是因為一起喝過酒,老頭待他態度親近了幾分:“這就是我跟你提到過的那個人。”

  陳盞大致掃了一眼,襯衫加黑色長褲,除了臉,都挺普通。

  “你好。”男子微笑著向他點頭示意。

  陳盞沉默兩秒,會主動打招呼,眼神中沒有隱藏的輕蔑,看來和原身一樣,在書中是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

  “陳盞。”他伸出手,主動報出名字。

  男子同他虛握一下:“我姓殷,殷榮瀾。”

  陳盞收回手,盯著人看了會兒,遲疑道:“村里還沒通網?”

  男子輕輕嗯了聲,是音調上揚的那種,透露出疑惑。

  “沒什么。”陳盞隨意找了個借口:“我這人睡不好就容易胡言亂語。”

  看對方的樣子,根本沒看過自己的黑料,或許是不常上網。

  幾條信息疊加,陳盞不由再次對男子接近老頭的目的產生懷疑。

  老頭招呼他去自己屋子坐,沒注意到陳盞眼神的復雜,倒是男子在陳盞鎖門的時候淡淡一瞥,將他目中的情緒盡收眼底。

  桌子旁邊又多了一箱牛奶,應該是殷榮瀾帶過來的。

  現在串門送的都是類似的東西,陳盞莫名覺得有些敷衍。他也不會炒氣氛,坐下后抱臂一言不發,倒有些黑幫老大的風范。

  老頭早在陳盞和他搶垃圾桶生意時,就下了一個古怪的定義,對于陳盞的表現習以為常。

  考慮到殷榮瀾不愛張揚,而陳盞過得寒酸,直接表明殷榮瀾的身份可能會讓他覺得有落差,老頭于是簡化道:“榮瀾現在做一些很了不起的生意,你要是有經商的想法,可以向他請教。”

  殷榮瀾笑容意味深長,這句話看似是對陳盞說的,其實是暗示自己方便的話可以提攜一下對方。不禁多看了陳盞一眼,想知道這個年輕人有什么特別之處。

  陳盞依舊是老神自在的模樣,明明不為所動,卻做出虛心求教的樣子。

  殷榮瀾態度似乎相當溫和:“想從什么方面做起?”

  陳盞自認沒這方面的頭腦,想了想道:“加個好友,等我想好私下請教你。”

  真實的用意要簡單粗暴很多,幸運的話也許能通過朋友圈了解一下此人。

  倘若是他人提這個要求,百分之八十是為了攀上一棵大樹,但殷榮瀾在陳盞表情中看見一些其他的東西,譬如……防備。

  這個認知荒唐又可笑。

  有老頭做調和劑,殷榮瀾很好說話,配合著加了微信。

  三人沒聊多久,殷榮瀾接了一通電話,便有事先行離開。

  陳盞漫不經心道:“殷先生好像很忙。”

  老頭:“大公司唄。”

  陳盞突然問:“您去過他的公司?”

  老頭失笑:“當然沒有。”

  陳盞若有所思,老頭多問了一句:“趕緊找份正經工作,我看你天天窩在家里,哪里能有收入?”

  陳盞一本正經道:“有的。”

  老頭恨鐵不成鋼:“靠做白日夢么?”

  陳盞搖頭:“發前女友的財。”想了想覺得不準確,補充道:“確切說是前對象。”

  “……”

  老頭撇了撇嘴,放在二十年前,這種不正經的小年輕,他一拳能放倒十個。

  白天耽誤了一下,聊天結束陳盞不得不一回屋就開始碼字。

  【系統:宿主每完成一次任務,會獲得相應的男配洗白值,可以兌換道具,通關后還能有回到原世界的機會。】

  趕稿的時候陳盞語氣算不上多好:“我現在的洗白值是多少?”

  【系統:60。】

  黑到深處自然粉,居然真的有人因為看他的文章有了輕微改觀。

  陳盞隨意問了句:“完成你那個負荊請罪的任務,能得到多少?”

  【系統:……30。】

  在鍵盤上跳躍的手指停頓了一下:“那要你何用?”

  還不如踏踏實實碼字。

  接下來的時間,再沒有聽到系統說話。

  陳盞也沒在意,雖然是新人,但網站對他的關注度相當高,作為本身名聲不好的人,如果無故斷更,容易流失掉一部分真正對小說感興趣的人。

  斷斷續續寫到晚上八點,突然有個詞絞盡腦汁也想不起來。

  “表示意料外的贊揚,是什么來著?”

  沉默中,無人應答。

  陳盞叫了聲系統。

  【系統:喊什么喊?我是系統,不是字典!】

  陳盞撇撇嘴,選擇上網查。

  碼完字加審稿,一晃又是半個小時。

  陳盞發布完章節,伸了下懶腰,扭動僵硬的脖頸。突然意識到有個違和的地方,動作停滯了一下:“系統。”

  【系統:別問在不在,有事直接放!】

  陳盞沉下臉:“之前的系統呢?”

  說話的語氣上看,根本就不是一個統,前者靦腆,后者暴躁。

  【系統:它自閉了,現在換我來帶你。】

  “……”

  隱約能猜到一些上個系統自閉的原因,陳盞理智地沒有發問。

  【系統:任務1(男配的洗白)請宿主投身公益。】

  陳盞:“負荊請罪的任務不是還沒完成?”

  【系統:檢測到洗白值達到完成度,隨機進行任務刷新。】

  陳盞打開一扇新世界的大門:“換言之,只要我能得到洗白值,完不完成你們定下的任務無所謂。”

  【系統:……心里知道就行,給老子閉嘴!】

  靜默稍頃,陳盞不禁有些懷念上一個系統。

  ·

  林家。

  結束一天的工作,林池昂遲疑要不要看手機。

  陳盞在他看來不過是跳梁小丑,林池昂曾一度想要舉報封文,奈何陳盞的文章相當寫實,并且字里行間都在隱約貶低其個人。

  但僅僅兩個章節,先害的自己被女朋友罵了一頓,后又被停了幾張卡。

  林池昂皺了皺眉,猶豫要不要看第三章。

  望著紅色的發布時間,最終還是點了進去——

  最開始的幾百字是作者吐槽對拋出錢不找零的鄙視。

  林池昂搖了搖頭,繼續看下去:

  等我買好便利貼沖出去,她正好招了一輛出租車,順手把沾了血的紙巾扔進垃圾桶。

  我站在原地悵然若失。

  就在這時,一個戴著鴨舌帽和口罩的男人路過垃圾桶,丟咖啡杯的時候竟然不小心連手機一并扔了進去。

  路過的人忍不住悶笑,還算厚道的假裝沒看見,讓男人不至于那么尷尬的翻垃圾桶。

  我出于無聊,抱臂靠在柱子后多瞄了幾眼。

  男人撿回手機的時候,松了口氣,我正要收回目光,無意中瞥見男子指縫間加藏著一個有些臟的紙巾,上面能看見零星的血點。

  不知為何,我就是有種直覺,這是那個女人上出租前丟下的。

  行動先一步快于理智,當男子要坐大巴離開時,我跟了上去。

  翻了一頁,提示作者只寫到這里。

  林池昂一怔,抱著僥幸又重新翻了一下,確定第三章到這里結束。

  神情有幾分微妙的看了下評論:

  【瑪利亞的頭發:作者斷在這里不是人!】

  【錦書:呵,嘩眾取寵,順便問一下,更新時間固定么?】

  【天下一安:停在這里算什么男人?】

  謾罵的評論少了一半,現在很多都是催更。

  林池昂盯著屏幕看了幾秒,放下手機準備入睡,約莫十一點多時,于黑暗中睜開雙眼……還是想知道后續。

  因為涉及到自己女朋友,難免多上了幾分心,本想打電話詢問姜穎對那天的事有沒有印象,念及才被罵了一頓,號碼遲遲未撥出去。

  懷著古怪的心情,在網站注冊了一個讀者賬號。

  【池塘邊的柳樹上:砸一顆深水,只要作者二更,會再打賞十次。】

  做完這一切,莫名有種做賊心虛的感覺。

  再次躺在床上,冰冷的床單似乎怎么也捂不熱,過了十分鐘林池昂看了下方才發的評論,已經被新的催更壓到了下面。

  見狀,不知為何松了口氣。

  就要放下手機前,習慣性地順手刷新一下,發現作者在十秒鐘前竟然回復了他。

  【作者回復:你……寂寞么?】

  后面有個讀者湊熱鬧占樓:夜生活被看文充斥,能不寂寞么?

  不過一分鐘,這條評論下就有了足足七八條回復。

  林池昂按緊眉心,懷疑陳盞和他八字相克。半晌冷笑一聲,看文的和寫文的,誰更寂寞還不一定。

  ·

  再說陳盞,不過是失眠時刷到評論隨手回復。

  “果然熬夜工作要不得。”陳盞失神地望著天花板:“系統。”

  【系統:放!】

  陳盞:“睡不著,來聊聊天。”

  【系統:你究竟把我們系統當什么?】

  陳盞:“最美的陪伴。”

  【系統:……說實話。】

  這次陳盞沒有即刻回答,認真思考后緩緩道:“提供免費的專業陪聊服務。”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穿越小說排行

    人氣榜

    寺库网1000元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