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穿越 → 我竟然和炮灰私奔了伊人睽睽

我竟然和炮灰私奔了伊人睽睽

伊人睽睽 著

連載中免費

《我竟然和炮灰私奔了》是作者伊人睽睽所著一部快穿小說,主角是鹿呦蒲士澤,講述的是:鹿呦和蒲士澤相親認識,相親雖失敗,但機緣巧合下兩人一起穿入不同的小說,在各種小說里浪蕩不羈愛自由,主角不愛非要跟炮灰私奔,這是怎樣的孽緣讓他們能一起穿越無數狗血劇情…

更新:2019/10/09

在線閱讀

《我竟然和炮灰私奔了》是作者伊人睽睽所著一部快穿小說,主角是鹿呦蒲士澤,講述的是:鹿呦和蒲士澤相親認識,相親雖失敗,但機緣巧合下兩人一起穿入不同的小說,在各種小說里浪蕩不羈愛自由,主角不愛非要跟炮灰私奔,這是怎樣的孽緣讓他們能一起穿越無數狗血劇情…

免費閱讀

  佑平五年。

  白呦入長安參加選秀。

  多年前白家敗落后,白呦去扶風府投靠舅舅一家。之后她大約落了水,喪失了記憶。然那不重要,這次進宮選秀,是舅舅一家送她來的。

  白呦沒什么不滿。

  甚至對未來充滿了希望——她只愿選入一宮女,在后宮挨到二十五歲,主子發點錢財放她離宮,之后她自己做點兒小生意就好了。

  白呦因為一點舊事,并不想選入皇帝的后宮。為此,她進宮后,懷著忐忑的心,給管教她們這些秀女的嬤嬤塞了荷包。嬤嬤瞥了她兩眼沒說話,于是她放心地給自己化了點兒妝。

  只是將臉涂得黑了點。

  再把眉毛畫粗點。

  務必要既普通,又不丑。既不招人眼,又不惹人討厭。

  --

  這一切,進行得十分順利。

  選秀一路往上,每個嬤嬤看她那黑黃的臉一眼,都怔一下。白呦趁機悄悄跟嬤嬤說:“韓嬤嬤是我干娘,韓嬤嬤可憐我。”

  那個韓嬤嬤,就是她塞了荷包的嬤嬤。

  大概白呦求幫忙的那個韓嬤嬤在宮里確實有些臉面,每個人聽了她這么說后,都耷拉下眼皮,低聲說:“奴婢去請問上邊一聲。”

  白呦忐忑半晌,回來后,她多半被嬤嬤用古怪又復雜又同情的眼神看一眼,便能選入下一撥程序了。

  白呦初時有些茫然事情未免太順利,但是順利也沒什么不好。

  只是這幾日白呦和秀女們在一起時,聽到了些八卦,讓她心里犯嘀咕。年輕漂亮的宮女們圍在一起,宮中主子就那么點兒人,她們八卦的自然也就那么幾個——

  “陛下昨夜宿在陳美人宮里,奴婢夜里聽到好大的尖叫。第二天,陳美人的尸體就被偷偷運出去了。太可怕了!”

  “這算什么?上個月張婕妤只是在御花園吊吊嗓子,誰知被陛下碰上了。陛下嫌婕妤太吵,直接一碗毒藥喂了下去,當天婕妤的嗓子就壞了。太可憐了!”

  白呦躲在一棵樹后,本是散步,她的同伴秀女聽了宮女的話后,嚇得面色慘白,顧不上和白呦寒暄,同伴就白著臉回去了。而白呦怔忡,有些發呆。懷疑宮女們說的人,和自己記憶中的不是一個人。

  記憶中的那個人,明明是個脾氣極好極溫和的小仙男……莫非做了皇帝的人,性格都會大變?

  她想不清楚,那幾個多嘴的宮女從樹蔭后走出,冷不丁看到了她,一個個慌張地低頭行了個禮,露出僵硬的笑:“娘子不必驚慌,我們胡說的。我們陛下還是很好相處的。”

  白呦:“……”

  --

  算了。

  和她什么關系呢。

  她只要混過五年,出宮就行了。

  當夜白呦和一眾神情不安的秀女們睡在一起,趁大家睡后,她才偷偷端了水洗臉。將臉洗干凈,白呦望著水盆中倒映出的美人臉發了一會兒呆。

  她自己可真好看啊,唇紅齒白的,說花容月貌、沉魚落雁也不為過了……她這么好看,才不要便宜臭男人。

  白呦鎮定地,為自己重新上了妝。

  爬上鋪子睡覺。

  --

  事情慢慢的,開始脫離了白呦的控制。

  當白呦跪在地上,等著上面撂牌子時,那坐在高位的良妃盯著她看了許久。良妃說:“就她吧,看著便是溫柔嫻雅的美人,陛下一定會喜歡的。”

  白呦低著頭。

  殿中格外寂靜,一根針落地的聲音都能聽到。

  旁邊有宮女小聲的:“娘子!娘子?娘娘和你說話呢!”

  白呦愕然抬頭,見跪了一地的五個秀女,其他四個都低著頭,而她抬頭,正看到良妃娘娘對著她笑得非常和善。

  良妃是個嬌俏的女子,見她愣住,良妃捂著帕子咯咯咯笑:“以后都是自家人了。”

  白呦不死心,指著自己鼻子:“娘娘,您指的是我么?我長得如此普通,濃眉大眼……”

  良妃娘娘:“陛下就喜歡濃眉大眼的。”

  白呦故意粗著聲音:“我說話聲音也難聽,粗如男兒!”

  良妃道:“陛下就喜歡聲粗如雷的。”

  白呦無言以對。

  她還要再辯解時,旁邊嬤嬤不滿地小聲:“娘子,還不快謝恩?”

  白呦白著臉,心如死灰地磕頭謝恩。

  --

  不。

  也許還有轉機。

  良妃娘娘只是把她留入宮了,等皇后娘娘定名分的時候,她還有被撂牌子的可能啊。

  白呦低迷了一陣子后,重新振作起來。但她唯一忐忑的,是到了這一步,最終定名號的時候,一般情況下,皇帝陛下也會在。

  她怕皇帝陛下找她麻煩。

  之后,為了能夠躲避選秀,白呦努力作死。例如裝病,例如在慶宴上頂撞位高的娘娘,例如裝出一副蠢笨粗俗的模樣……但不管她什么樣子,所有娘娘們都望著她和善地笑:“妹妹不要慌。妹妹你是太緊張了,陛下一定會喜歡你的。”

  白呦:“……”

  她覺得這宮里的娘娘們,都有點奇奇怪怪的。有新秀女來,她們應該擔心失寵啊。但是她們現在卻是一副高興的樣子,好像恨不得新來的妃子能夠抓住皇帝的心……

  --

  慶宴后。

  皇后娘娘、貴妃、無數妃嬪,無一例外,全都給秀女們賞了禮。

  每個妃子派來的宮女見到白呦,都要和氣地提點兩句:“娘子,你要和陛下多說說話啊。”

  “娘子,這盒人參是我們娘娘送的!百年人參,得來不易!你日后得了圣寵,千萬要幫襯我們貴妃啊!”

  白呦不可思議。

  她指著自己到現在都偽裝得很普通的臉,艱難地問:“你們真覺得……我這樣的臉,能得圣寵?”

  宮女們飛快地看她一眼。

  白呦普通至極、黃蠟蠟的臉倒映在宮女們的眼睛里。

  而宮女們仿佛集體瞎了眼般,非常肯定地回答她:“娘子,你不要妄自菲薄。你一定會得圣寵的。”

  --

  發生了什么事。

  她只是五年沒進皇宮而已,這宮里的女人們都集體瘋了么?

  還集體瞎了眼。

  集體腦子出了問題。

  --

  白呦本以為自己受到所有娘娘們的眷顧,那些娘娘們肯定會派宮女們為她重新梳洗換衣。她這偽裝得很普通的一張臉,娘娘們肯定會幫她洗干凈。

  但讓她意外的是,那些娘娘們只是動嘴夸夸她,根本不管她穿什么、梳什么樣的發飾。她喜歡濃眉大眼,娘娘們閉著眼睛夸“美”。她穿上男兒裝,娘娘們也夸“俊”。她試探地裝出病西施模樣,娘娘們捂著嘴咯咯笑:“妹妹就是巧思不斷,陛下肯定愛死妹妹了。”

  白呦:“……”

  她被這些娘娘們弄得都有點害怕了。

  一個個都瘋得不正常了吧?

  或者是她孤陋寡聞,已經適應不了長安皇宮的繁華和潮流了?

  --

  白呦現在心情有些復雜。陛下親自定位份的那一日到了,她想裝病躲過去,但是宮里娘娘們天天派御醫來,就快住在她這里了。白呦根本躲不過。

  她咬咬牙,心里祈禱記憶中的那個人眼瘸,認不出她。早上梳洗時,白呦一狠心,往臉上涂了厚厚的一層粉。整張臉白如鬼,她自己睜開眼看鏡子,都要被自己的形象嚇一跳。

  白呦和其他留下的秀女去拜見皇后娘娘,她的臉涂得粉太多,走一路掉一路粉,同行的秀女時不時投來鄙夷的眼神。

  然到了皇后宮殿,皇后娘娘盯著她的臉看了半天,如以往一樣閉著眼睛吹:“小娘子就是好看,天生麗質。”

  白呦習慣了皇后娘娘的吹捧,非常淡定地行禮:“殿下謬贊,小女慚愧。”

  同行秀女們立刻向白呦投來不可思議的目光:這種白如鬼、連眼睛眉毛都看不清的臉,好看在哪里?皇后娘娘為什么夸?

  正是這般氣氛微妙時,太監在外唱道:“陛下駕到——”

  白呦被太監尖銳的嗓音嚇得一個哆嗦,跪到了地上。旁邊的秀女們看到她跪得這么殷勤,暗惱此女心機,卻也連忙跟著一起跪。

  黑色皂靴毫不停留地進屋,帶來了外面的冷風。

  白呦低著頭,聽皇后娘娘似繃著聲音對一個人說:“陛下,白妹妹對陛下的恭敬心,連臣妾都敬佩。妹妹一聽到陛下的腳步聲就跪了,陛下應該賞妹妹的。”

  白呦心中尖叫:閉嘴閉嘴閉嘴!皇后娘娘我知道你喜歡我,但是不要在這個時候夸我了好不好!

  一道倦怠的男聲響起:“抬頭。”

  --

  殿中氣氛僵硬。

  好久無人說話。

  白呦戰戰兢兢地嘗試著睜開眼,對上上方一雙暗黑的眼睛。

  眼睛的主人褒衣博帶,長著一張小白臉,目深唇紅。他不似宮女傳說中的暴君那樣面色猙獰雙目赤紅如鬼怪,反而清清正正和和氣氣,讓人放心。

  但要說他眼底有更多情緒,又純屬臆想。

  白呦露出一個虛弱的笑。

  那男人站起來,拂袖離去。

  白呦茫然,不知這算是什么狀況。

  而皇后娘娘分外驚喜地對白呦說:“陛下很滿意你呢!妹妹大喜!”

  白呦無言:“……”

  她忍不住想問:皇后娘娘,你是有多喜歡我啊?你管他那拂袖而去叫“滿意”?

  --

  瘋了。

  白呦糊里糊涂地被封了個“白才人”。

  莫問她是怎么入選的。

  她也不是很清楚。

  成為才人后,白呦仍然想低調做人。

  但是不太能低調起來。

  因為大約是位份封的比較巧,她所在的宮舍沒有比她位份更高的娘娘,她居然混成了一宮主位。皇帝的后宮有點凋零,后宮娘娘們稀稀拉拉人數不多。雖則如此,白呦混在人群中,卻仍然收到了不少珍貴的禮物。

  比如上等的貂皮、胭脂、衣料、筆墨……宮里分給她的宮女與內宦,也是各頂各的懂事乖巧,俗事不用她操一丁點兒心。

  白呦恍恍惚惚,感慨宮中日子過得真好,如此腐敗。她離開長安數年,以前在宮里玩時竟然沒覺得這里有多好。大約是那時太小,不懂事。而今嘗遍苦日子,才知道宮中奢華有多珍貴。

  白呦蠻喜歡現有生活,不過漸漸的,她也很有些忐忑——

  因她還在源源不斷地收到各宮娘娘們送她的禮物。哪家妃嬪娘家送進宮來的茶葉,哪家妃嬪自己弄來的一點兒珍珠……竟都要送她一些。宮里娘娘們怕她寂寞,還特別喜歡拉著她閑話家常。即使白呦坐在她們中間一聲不吭,娘娘們也能夸她“機靈活潑”“陛下必然歡喜”。

  白呦:……進宮一個月,也沒見著陛下啊?

  娘娘們對她好的,有點兒像“斷頭飯”的意思了。

  --

  白呦快被自己的忐忑逼瘋前,她鄭重梳洗一番,帶上自己親手編的幾個穗兒當禮物,去恭敬請皇后娘娘解惑了。因宮中這些美人,各個笑得她發毛,只有皇后看著還稍微正常一些。

  清晨時分,皇后娘娘正在書舍懸腕練字,她聽聞白呦的問題后,抬頭,向珠簾前站著的女郎望了一眼。

  這位“白才人”,目前還在扮丑。臉色黑黃不說,眉粗唇厚,衣著審美也如村姑……看著實在不是美人胚子。但也說不定,他們陛下就好這口呢?

  皇后娘娘將筆放下,讓白呦入座,再讓侍女上了茶。皇后才溫婉笑道:“妹妹當真不知宮中娘娘們為何如此待你么?”

  白呦:“當真不知。”

  皇后說:“聽聞五年前,妹妹曾在宮中住過一段日子。”

  白呦解釋:“那時我不過是陪公主玩兒。后來我家道中落,父親惹了些事,自然是不能進宮了。”

  皇后目光幽深又含笑地看著她。

  白呦不解回望。

  皇后提點道:“這便是了。自見到妹妹,陛下對妹妹念念不忘,一直到今日。”

  白呦:“……”

  這信息量有點嚇人。

  她維持著一個呆愣的表情,不知作何反應。

  皇后誤以為她的發愣是對舊事的追憶,就拍了拍她素白纖長的手,嘆息道:“妹妹你進了宮,當也知道宮中姐妹們的日子不好過。咱們陛下……嗯,有些個性太與眾不同。然妹妹是陛下心尖上的人兒,妹妹進了宮,得了陛下的圣寵,只消讓陛下‘正常’一些,姐妹們自然都感激妹妹。”

  白呦心想皇后說得真委婉,她可是聽說陛下是個暴君,動不動殺人。那哪是一般的“個性與眾不同”啊。

  但是……等等?

  她什么時候是陛下心尖尖上的人兒了?

  白呦認真地回想了一下當年自己在宮中陪公主讀書的日子。

  她自然見過現在的陛下。但是皇子公主們一起讀書,她不過是其中一個湊趣兒的。那時她年紀小,又懶怠,又不機靈,也不會說話。現在的皇帝陛下當時還是三皇子,一貫小君子風,和自己也沒說過幾句話……

  她怎么就,成了他心尖尖上的人兒了?

  白呦迎著皇后憐愛的目光,勉強笑了一下。她吞口唾沫,心情略有些復雜地問:“妾是陛下心尖尖上的人兒……這話,是陛下說的么?”

  皇后覺得自己大約又懂這個妹妹的顧忌了。

  皇后寬慰白呦道:“妹妹自然是陛下心中人兒。陛下至今都收藏著妹妹當初的帕子、簪子、荷包等舊物。不瞞妹妹,本宮還在陛下的書舍看到過妹妹的畫像。本宮也是花了很大力氣,才打聽到……”

  皇后頓一下,迎著白呦澄澈好奇的目光,她覺得自己說多了,就掩口笑一下,遮掩道:“總之,妹妹在陛下心中極為重要。妹妹大概疑惑妹妹進宮月余,陛下為何不召見妹妹。那總是要給我們陛下時間消化的。當年心尖上的人兒如今就站在面前……少年情愛,自然珍重。”

  白呦干笑:“哈哈。”

  她再次努力在記憶中翻找,確認自己當年絕對沒有失憶,她絕對沒有和當初的三皇子、現在的皇帝陛下擦出什么愛情的火花。她當日之于陛下,大約和路人沒什么區別。

  但是話又說回來了。

  她有點明白自己為何選秀如此順利,自己小小一個才人居然能成一宮之主,自己為什么能夠不宮斗、就能得所有娘娘們的喜愛,自己為什么總能收到娘娘們的愛心禮物……這都是因為大家以為她是皇帝陛下的老相好。

  當年的小仙男長大后性情突變,莫名長成了一介暴君,天天殺這個殺那個。后宮娘娘們吃不消,群策之后,打算讓陛下心尖上的人兒上,去鎮住陛下,保后宮平安。

  難道……

  皇帝陛下喜歡她?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穿越小說排行

    人氣榜

    寺库网1000元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