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嫡女逆襲之不負君心凡人子玉

嫡女逆襲之不負君心凡人子玉

凡人子玉 著

連載中免費

《嫡女逆襲之不負君心》是凡人子玉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說,這篇小說主要講述的是唐曦月本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大小姐,誰承想出生那日父親被人害死,從此她便被冠上災星的稱號,被送到云城慕家寄養,本想著平平淡淡過完這一生,卻不料兄長被害,她被卷入眾多恩怨,從此平靜的日子結束,勾心斗角的日子開始了...

更新:2019/10/09

在線閱讀

《嫡女逆襲之不負君心》是凡人子玉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說,這篇小說主要講述的是唐曦月本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大小姐,誰承想出生那日父親被人害死,從此她便被冠上災星的稱號,被送到云城慕家寄養,本想著平平淡淡過完這一生,卻不料兄長被害,她被卷入眾多恩怨,從此平靜的日子結束,勾心斗角的日子開始了...

免費閱讀

  一擊已中,也沒有管唐銘玨到底有沒有死,唐曦月拔出發簪飛身便離開唐家的院子。

  眾人中,慕懷君受了一掌,雖然沒有很嚴重但是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還是受了內傷。

  唐銘玨被發簪刺中胸口,雖然沒有刺中要害但是喪失了戰斗力。

  此刻唐家一片混亂何文輝與友崢自然要留下處理殘局,陳棋落又不會武功。

  宋離自然的對眾人說了一句:“我去看看。”也飛身離開了。

  唐曦月被控制著一直跟著那個鬼面女人,來到了一處很是偏遠的宅子,那女子應該是覺得唐曦月已經被迷迭香控制住,也就不再遮住面容,摘下鬼面具露出那完美但是很冰冷的臉,那人正是三老爺的妾室趙姨娘。

  沒人注意到唐曦月的瞳孔微微收縮的一下,接著又恢復了沒有表情的樣子。

  從屋中走出來一個年紀四十幾歲的中年男子,身上的衣服錦緞金絲,看著就像把錢都穿到身上的感覺。

  唐曦月并不認識這個人,但要是何文輝也在這,她一定會發現兩人的相貌竟然有七八分相似的,只是面前這人更年老一些,那人正是金河何氏的家主何景興。

  趙姨娘看到來人,單膝跪地用那如同百靈鳥般的嗓音說了聲:“宗主。”雖然低著頭但要是此刻看到她的臉,一定會看到那臉上的紅暈以及羞澀。

  何宗主走過來先是看了看站在一旁面無表情的唐曦月,然后才走到趙姨娘的身邊,彎下腰雙手扶起趙姨娘。

  很帶有蠱惑的磁性聲音說道:“芳兒,這么多年你受苦了,等我能收了唐城這座城,你就是我最大的功臣。”

  說著話手已經撫摸上了趙姨娘的臉頰,趙姨娘那默默含春的眼神,竟像是十七八歲情竇初開的小姑娘一般。

  一處很不起眼的屋頂之上,一身玄色衣衫的宋離已經看了半天,看到二人那含情脈脈的樣子,心中一陣惡寒。

  到是無法想象,何宗主那樣一個花中的浪蕩公子怎么會生出何文輝這個像冰山一樣的木頭人。

  正想著看見院子中的兩個人似乎想起還有正事,停止了親熱。

  何宗主仔細打量著一動不動的唐曦月,甚至還伸出手摸上了唐曦月的臉,宋離差一點就按耐不住要下午砍了那只手。

  對著趙姨娘問道:“她真的被控制住了嗎?有沒有可能是裝的,還有唐銘玨死了嗎?”

  趙姨娘有些不自然的低下頭如實說道:“宗主,剛剛暗衛人數太多,唐銘玨只是被刺中了,有沒有死不知道。”

  何宗主本想發火,但想著趙姨娘還是有用的,心平氣和的安慰道:“沒事沒事,只要唐曦月還在我們手里,就不怕唐銘玨不死,只要唐銘玨死了,咱們的計劃就完成一大半了。”

  宋離在屋頂上聽到了二人的談話,言語中完全沒有提到自己主子,難道這些真的與自家主子無關嗎?

  但是前四個家丁可是主子下令要是自己殺死后分尸,還有那很是相似的鬼臉面具,以及迷迭香,怎么看也不可能是毫無關系的。

  趙姨娘拿著那個鬼面具很是嫌棄的說道:“宗主,干嘛要帶這么一個鬼臉面具,丑死了,唐平鴻說是一個神秘的高人給他的,可是宗主派的人?”

  何宗主拿過面具,神秘的笑笑說:“你可別小看了這個面具,可是有大用處的,能用迷迭香控制住唐曦月,你以為你什么都不會就可以這么輕易嗎,那高人早就派出可靠人手到唐曦月的身邊,所以我們的計劃才會這么輕易的成功。”

  趙姨娘看著對方心情很好,也大著膽子很是撒嬌的挽住他的手臂問道:“那高人被你說的這么神奇,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只見何宗主笑瞇瞇的捏著趙姨娘的鼻子說道:“不可說,不可說。”

  剛要挽手進屋,發現趙姨娘的手臂處滲出血跡,何宗主很是心疼的埋怨道:“你看看你,要殺那個三夫人非要自作主張,生前分尸又讓她受了那么大的折磨,不然怎么會拖拉著被那個花婆子看見,咱們的計劃也不得不提前實施。”

  提起三夫人,趙姨娘的臉上滿是憤怒說道:“那個死老婆子,明里暗里不知道給了我多少委屈,我在唐家不敢用武功,只能處處受她的欺負,就連我們的孩子。。。”

  趙姨娘說的悲悲切切那眼淚也像斷了線的珠子一樣,只是她哪里知道何宗主怎么會允許她生下孩子,甚至連再不能有孕也是她心心念念的何宗主暗中動的手腳,三夫人只不過是替人背了黑鍋。

  何宗主趕緊把人抱在懷里,假惺惺的柔聲安慰著。

  趙姨娘趴在懷里,漸漸地止住了哭泣,像小貓一樣的聲音問道:“宗主,那個唐曦月怎么辦啊,她如今已經暴露了,不管唐銘玨死了還是沒死,她在回去都不可能殺掉唐銘玨了。”

  何宗主聽到這話心中很是生氣,本來一切的計劃都是那么完美,先是在唐家制造混亂,讓唐家在同道之中失去地位,在用唐曦月在繼任儀式上端來的毒酒,毒死唐銘玨,一箭三雕。

  既除了唐銘玨又讓唐曦月成了眾矢之的,還能使唐家陷入群龍無首的地步。

  即便之前殺人的事被發現了,那鬼臉面具以及迷迭香都在唐平鴻的院子里,任是誰也不可能懷疑到自己身上。

  但是趙姨娘擅自行動,不僅虐殺了三夫人,還手腳不干凈的被花婆子看到了,沒辦法只有早早的把唐曦月這顆最有利的棋子用了。

  只能憤憤的說到:“殺了吧,留著也沒什么用。”

  趙姨娘拿起手中的長劍,提劍向唐曦月刺去。

  幾乎同時宋離與唐曦月一起出手,趙姨娘眼見有了變故,拼盡全力抵擋二人的攻擊,嘴里喊著:“宗主快走。”

  唐曦月看到何宗主想要跑,幾步上前,趙姨娘拼著受了宋離一掌,拔劍刺向唐曦月,宋離眼疾手快,伸手向上抵擋,肩膀處受了一劍,動作慢了下來。

  唐曦月看到宋離受傷已經無法抵擋趙姨娘的攻勢,只能放棄何宗主,與宋離一起制服了趙姨娘。

  趙姨娘也已經被宋離刺了一劍,倒在地上,捂著胸口不住的喘 息

  宋離那一劍傷的很重,肩膀處的鮮血已經流到地上,但宋離好像并沒有什么感覺,除了臉色有些蒼白之外,看不到任何痛苦的神情。

  唐曦月趕緊走過來,在衣襟處撕下一塊,用力綁在宋離的肩膀上。

  不過有陳棋落那個名醫在,唐曦月什么時候干過這種事情,不僅包扎的很丑,還把宋離疼的連連咧嘴。

  終于在宋離疼出一身的冷汗下,唐曦月有些愧疚的把傷口包扎好了。

  唐曦月伸手擦擦他額頭上的汗水說道:“干嘛替我擋劍,就算是刺到我也不會傷的這么重,你胳膊才剛好,在這樣下去,你的左臂還打不打算要了。”

  宋離并沒有說話,只是用那明亮的桃花眼一動不動的盯著她,眼中的愛意第一次這樣的濃烈并且赤 裸

  唐曦月被他看得有些不自然,她何嘗不知道對方對自己的心思,幾次不管不顧的營救,如今又拼著斷臂也要替自己擋劍。

  但是陳棋落那,難不成要三個人好好過?想想就覺得荒唐,低下頭不再看他。

  眼神飄到躺在地上的趙姨娘問道:“趙姨娘,我唐家對你不薄,三叔父雖已娶妻,但是誰都知道三叔父對你的寵愛甚至超過了三嬸娘,就算之前你是帶著目的接近的,但是這么多年難道就沒有半點改變嗎?更何況你為了何景興有意義嗎?他已經拋棄了你。”

  趙姨娘冷笑一聲,眼神變得有些冰冷說道:“月小姐,不用說這么多,你殺了我吧,我明白告訴你,我在唐家的每一天從來都沒有真正的活著過,我只是為了今天,為了宗主。”

  提到何景興,趙姨娘的臉上滿是春意,甚至之前蒼白都變得紅潤了“我是孤兒,連父母是誰都不知道,你跟野狗搶過吃的嗎?你知道快要餓死的滋味嗎?這個世界上只有宗主對我最好,宗主給了我名字,趙芳兒,他說希望我能像春天的花一樣芬芳嬌艷,無論讓我做什么都是心甘情愿的,我的一切都是宗主的。”

  唐曦月心中有些不忍,到底是一個可憐人,但還是問道:“你們之前說的那個高人是誰?還有何景興說過已經有人潛到我的身邊,那個人又是誰?你們平時是怎樣聯系的?”

  趙姨娘似乎還在剛剛的回憶中沒有醒過來,滿臉的笑意并沒有答話。

  唐曦月無奈的搖搖頭,壓下心中的不忍,伸手把人一把拉起,對著宋離說道:“咱們先回去吧,把人交給哥哥,他會有辦法讓她開口的。”

  剛要離開那個院子,遠處一聲羽箭劃破空氣的聲音,宋離一把推開唐曦月,羽箭正打中趙姨娘,立刻沒了呼吸,但嘴角還有著幸福的笑容。

  唐曦月扶著有些站不穩的宋離,很警戒的四處看著,但卻沒有看到任何一個人說道:“沒有暗衛跟著你一起來嗎?或者沒有暗中留下記號什么的嗎?怎么這么久一個暗衛都沒有來。”

  宋離有些心虛只好裝作傷重小聲的說道:“可能是他們沒有跟上來吧,我在沿路有留下記號的。”

  唐曦月點點頭扶著宋離小心翼翼的走出院子“不管他們了,暗中還有埋伏,咱們還是先離開。”

  宋離傷重,唐曦月的內力又早就消耗一空,兩人的速度誰都不快,只能慢慢小心的走著。

  走到一處叢林密集的地方,突然從前方竄出來十幾個戴著黑色頭巾的男子,手拿武器,但只是圍著,并沒有動手似乎在等待命令一樣。

  唐曦月握緊手中的長劍,下意識的把宋離擋在身后,那些人不知道看到了什么樣的命令突然出手。

  而且招招都指向唐曦月,唐曦月在之前為了不傷害刑獄中的人,招招用盡全力,體內早就沒有內力了,還受了一刀,只是傷勢沒有宋離那樣重,但十幾個人全都圍攻唐曦月,十幾個回合下來身上也留下了不少傷痕。

  宋離看到唐曦月受傷,竟然像發了瘋一般,也不管是否會受傷,只是一味的進攻并不防守,以一刀換對方一命,極快的速度那十幾個人全部死了,但宋離也幾乎成了血人。

  剛剛包扎好的傷口已經裂開而且傷勢更加嚴重,背部受了兩劍,腰部竟一劍貫穿,而宋離還是一副笑臉看著唐曦月,只是那蒼白的臉色怎么掩蓋也遮不住了。

  唐曦月看到宋離那拼了命保護自己的樣子,那紅紅的眼眶已經完全暴露了她的心疼。

  老天似乎并沒有想要放過這兩個遍體鱗傷的人,傾盆的大雨下的又急又大。

  唐曦月攙扶著宋離在不遠處終于找到一個山洞,幾乎一進去唐曦月就體力透支的跌倒再地,只是宋離用手一覽,護著唐曦月倒在自己身上,宋離疼的悶哼一聲。

  唐曦月趕緊爬起來查看,宋離那一身玄色衣衫到是看不出血跡,就像是濕了一樣,只有上面那破碎的口子才能看到剛剛的戰斗有多激烈。

  唐曦月用盡全身的力氣把人扶起,靠在山洞的石壁上,問道:“你身上有火折子嗎?”

  宋離摸出身上的火折子遞了過去說道:“小月月,你看那邊就有些斷樹枝,應該能用。”

  很快一堆火就升了起來,唐曦月伸手要解開宋離的腰帶,宋離臉色微紅但還是調侃道:“小月月,我都傷成這樣了,你可不能這么心急啊。”

  唐曦月在他腰部的傷口處用力一按,疼的宋離大叫的一聲,一臉憂郁的看著她。

  “你的衣服都濕了,不要晾一下是不是,傷的這么重也不打算包扎嗎?”唐曦月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說道。

  雖然語氣很是嫌棄,但是手下的動作沒有停,很快就露出赤 裸的胸膛。

  唐曦月很是嫌棄的看了一眼,抱著衣服走到火堆旁邊打算晾曬。

  宋離看到那嫌棄的眼神竟然一下來了精神“小月月你這是什么眼神,我這身材難道不好嗎?”說完還很是自戀的低頭看了看。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寺库网1000元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