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穿越 → 農家福娃蘇鯉全文免費

農家福娃蘇鯉全文免費

詞酒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蘇鯉的小說名是《農家福娃》是由詞酒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穿越爽文。主要講述的是:蘇鯉出生當天,大伯獵了一頭鹿,三叔釣了兩桶魚,小堂姐一整天都沒喘,兩月后,蘇鯉的親爹考上秀才,開始了順風順水的科舉路。而蘇鯉,則成為了最大的贏家!在她身上,實現了別人全部的愿望!

更新:2019/10/09

在線閱讀

主角是蘇鯉的小說名是《農家福娃》是由詞酒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穿越爽文。主要講述的是:蘇鯉出生當天,大伯獵了一頭鹿,三叔釣了兩桶魚,小堂姐一整天都沒喘,兩月后,蘇鯉的親爹考上秀才,開始了順風順水的科舉路。而蘇鯉,則成為了最大的贏家!在她身上,實現了別人全部的愿望!

免費閱讀

  日暮低垂,黃河邊上的一戶農家里,婦人的痛吟聲一聲接著一聲。

  這戶人家是梧桐莊的老蘇家。

  老蘇家可以說是梧桐莊最倒霉的人家了,蘇老頭娶的是同村楊家的閨女楊繡槐。

  楊繡槐是老楊家的晚來女,生來命硬,剛出生就克死了親娘,三歲多的時候,她又把親爹給克死了,靠著好心的兄嫂拉扯大,因為命硬,遲遲嫁不出去。

  蘇老頭名叫蘇耕,命也不好,屬于那種自個兒精明利索有能耐,但干啥都干不成的倒霉命,他比同村人都要勤快,但種地的收成比那幾乎不下地的懶漢也好不了多少。

  蘇耕家貧人倒霉,娶不起媳婦,楊繡槐命硬,兩個可憐人在田埂上看對眼,就湊在一塊兒互相糟蹋了。

  要說這倆倒霉鴛鴦有什么優點,那便是相貌好。

  蘇耕相貌堂堂,年輕的時候,他是十里八鄉少女的夢中情郎,只因他家貧人倒霉,變成了十里八鄉少女的噩夢。

  而楊繡槐精明能干,模樣也生的端正大氣,可是她命太硬,克死親爹親娘,連兄嫂都被克的整日病懨懨。

  兩人成親后,梧桐莊的人每天都盯著這夫妻倆的動靜,他們想看看,這夫妻倆一個倒霉一個命硬,日子會過的多么糟心。

  可惜天不遂人愿,楊繡槐嫁給蘇耕之后,二人的倒霉命似乎抵消了不少,日子過得勉勉強強,蘇耕勤快,楊繡槐精明,日子過成了梧桐莊的中流水平。

  楊繡槐這人還特能生,嫁到蘇家七年,給蘇耕生了三個兒子兩個閨女,夫妻倆互相幫扶互相克,倒也將五個孩子拉扯大了,還給三個兒子都娶了親。

  命數這東西神奇的很,楊繡槐出嫁之后,她那娘家兄嫂就都病好了,日子過得蒸蒸日上!

  楊繡槐娘家兄嫂比較實心眼,一直都不覺得是楊繡槐克了他們夫妻倆,可經此一事,他們對命數這個說法堅信不疑,直接同楊繡槐斷了來往,平時在路上遇到楊繡槐,夫妻倆都像是遇到鬼一樣躲著走的。

  眼看著老蘇家的五個孩子都平安長大,楊繡槐和蘇耕誰也沒有克死誰,日子過得漸漸有了起色,楊繡槐的娘家兄嫂才同楊繡槐有了往來。

  這不,楊繡槐的親哥楊大山知道自家三外甥家媳婦兒發動了,午覺醒來后便催著自家婆娘葛蘆花拎了一只老母雞上了蘇家的門。

  葛蘆花進門后,將咕咕叫的老母雞給了蘇家大兒子蘇崇山,叮囑說,“大外甥,你把雞給殺了,讓春芽把雞給燉上,老三家的正在下崽兒,很傷元氣,等生完孩子之后得給好好補補。燉雞的時候記得放幾個大棗子!”

  張春芽是蘇崇山的媳婦,進門后一直沒生兒子,是生了一個小閨女,自從她知道自家三弟妹也懷上之后,整天都過得提心吊膽,一邊盼著自家三弟妹生個兒子,這樣老蘇家就有后了,一邊又盼著自家三弟妹生個閨女,不然怕是她往后的日子會不好過。

  張春芽心里患得患失,卻不影響干活兒,她都不用蘇崇山動手,自個兒就手腳麻利地殺起了雞,還同蘇崇山說,“崇山,你昨兒不是在梧桐山上下了幾個套兒么?你現在上山去看看吧,不能白吃舅家的雞,你要是套到個兔子野.雞啥的,咱讓舅娘拎回去。”

  蘇崇山身板好,平日里除了種地就是上山打獵,不過他的命也不大好,他和同村人結伴上山打獵,每次都能滿載而歸,要是自個兒上山,連個野.雞毛都逮不到,故而同村人都愿意同蘇崇山一起上山。

  蘇崇山心里有些怯,因為昨天是他自個兒單獨上山的。不過張春芽都這么說了,他也就往梧桐山上走了一趟。

  ————————————————

  葛蘆花聽著外甥媳婦的痛吟進了屋,見楊繡槐一臉恍惚地坐在炕頭,手中還把.玩著一個拇指大小的白色石頭,連忙問,“崇文家媳婦兒都要生了,你這個當婆婆的也不上點心?在這兒發啥愣呢?崇文把他媳婦兒當寶貝,你要是讓他知道了,看他不回來和你鬧。對了,崇文呢?怎么不見他?”

  楊繡槐恍恍惚惚地回過神,見是葛蘆花來了,連忙挪了個地兒出來,強擠出一個笑,同葛蘆花說,“嫂子啊,是你來了。你快來和我坐一會兒,我現在心慌得不行。”

  “你心慌啥?你都生了五個孩子了,看兒媳婦兒生崽,你還慌啥?”

  楊繡槐捏了捏那個白色的石頭,想同葛蘆花說真話,又覺得前幾天發生的那一幕實在太過匪夷所思,就隨口編造來一個差不多的話,她同葛蘆花說,“我之前找過算命先生,那算命先生說,我和孩子他爹都是苦盡甘來的命,我們的命數之前是泡在黃蓮水里的,改過之后就泡在蜜罐里了。我問那算命先生,我和孩子他爹的命啥時候能改,那算命先生說,老三家生頭胎的時候就改了。”

  一聽命數,葛蘆花心里也吃了緊,她看看楊繡槐的臉色,道:“繡槐,命數這個東西,是老天爺管的,半點都不由人。要是老三家這一胎娃兒命好,能給你們改了命,那再好不過,往后你和蘇耕的日子就好過多了。”

  話說出口,葛蘆花又擔心楊繡槐希望太大,將來孩子生了卻沒改命,會糊涂到遷怒孩子,她又道:“要是實在改不了,你也別怨人家小娃兒,命數這些東西,你和蘇耕扛了四十多年都沒改,一個小娃娃哪有那本事?算命先生啊,時靈時不靈的,如果靈了,那皆大歡喜,如果沒靈,你就當他瞎扯淡。”

  楊繡槐一個勁地搖頭,搖著搖著就笑出了聲,她緊緊抓住葛蘆花的手,激動道:“不,那算命先生算的可準了!”

  “他說桂枝是今天晌午發動,桂枝就是晌午發動的!他還說,桂枝這一胎是個福丫頭,一出生,家里的境況就會改上一些,往后的日子會越來越好!”

  “那算命先生已經說中了一次,我現在就在等,看桂枝肚子里生出來的是福丫頭還是倒霉崽子,也看看,那算命先生說的我們家的境況會改一改,究竟是怎么改的。”

  楊繡槐瞪大眼,抓著葛蘆花的手不放,“嫂子,你在我這兒陪我等吧,我心里七上八下的,慌得厲害。”

  葛蘆花:“……”

  這個小姑子怕不是瘋了!

  可是葛蘆花也知道楊繡槐這些年受的苦,因為命硬,被全村人指指點點了大半輩子,現在好不容易看到一丁點兒希望,雖然不知道那算命先生是真有兩把刷子還是瞎猜的,但好歹給了楊繡槐一點希望,楊繡槐激動成這樣也是正常的。

  現在的楊繡槐,就和餓怕了的人突然看到滿倉糧食一樣。

  葛蘆花眼看著楊繡槐就要激動得厥過去,趕緊拍著楊繡槐的脊背給楊繡槐順氣,還安撫道:“你得先穩住,嫂子同你說,桂枝肚子里的娃,甭管命好命不好,也甭管男娃還是女娃,都是老蘇家的孩子,你可得好好養著!”

  “如果那算命先生說中了,是個福妞,那你就自個兒心里偷樂,這話千萬別對其他人說,不然怕是遭人眼紅,萬一有人生了惡念,把孩子給偷走,那可咋辦?”

  “如果是個男娃,你也得給我高高興興的,這是你孫子輩兒里第一個帶把兒的,可別做啥讓崇文和桂枝難受的事兒,明白不?”

  楊繡槐點頭如搗蒜,“嫂子,你說的我心里都明白!都明白著呢!”

  “你明白啥?咱現在就當那算命的說的話都是真的,你現在應該干啥?應該去守著桂枝,而不是坐你炕頭上發神經。要是真來個福丫頭,人家出生的時候你不在,小心怪罪你,薄了你的福氣!”葛蘆花道。

  一語驚醒夢中人。

  楊繡槐麻溜地跳下炕,趿拉上鞋就往三房屋子里跑。

  穩婆已經請來了,屋子里還有二房蘇崇水的媳婦兒李大妮守著,楊繡槐急急忙忙地跑進來,把穩婆和李大妮都給嚇了一跳。

  “娘,你咋過來了?桂枝這兒有我守著,你放心吧。我讓崇水去抓魚了,魚湯下奶,等崇水抓回來就給三弟妹熬魚湯。”

  楊繡槐張嘴就想給李大妮潑涼水,原因無他,蘇崇水和蘇崇山是一樣的倒霉命,抓魚本事挺好,幫別人抓魚的時候,一抓一簍大肥魚,幫自家抓魚的時候,全都是巴掌大的小魚。

  可想到李大妮和蘇崇水夫妻倆也是好心,不宜潑涼水,再者,那算命先生說孩子一生,蘇家的境況就會好上許多,楊繡槐想看看,這好境況會應在哪里?

  葉桂枝的痛吟聲一聲高過一聲,眼看著馬上就要生了,楊繡槐的心也跟著揪緊。

  就在這時,大房的閨女蘇鹿娘尖著嗓子跑進了院子,大聲嚷嚷道:“娘,奶!我爹拖了一只狍子回來!好大一只狍子!”

  炕上的葉桂枝突然就沒了音。

  穩婆麻利地上手,一通操作猛如虎,楊繡槐才回過神,穩婆就將一個拿小被子包好的紅胖閨女抱到了楊繡槐跟前。

  穩婆的臉色有些不好,但還是強打著精神說了,“繡槐啊,你三媳婦生了,是個丫頭。模樣長得還行,你別氣,孫子嘛,遲早會有的。”

  楊繡槐一聽生了個丫頭,她整個人就如同被雷劈了一樣,震驚過后,便是濃濃的狂喜。

  “我氣啥呀我氣!生個閨女,我心里高興得很!”

  “大妮,你去數二十個銅板,再拿五個雞蛋來!”

  “杜家嫂子,崇文家這一胎謝謝你給接生啊,你累了吧,等大妮拿來銅板和雞蛋之后,你先回去歇著,崇山獵了頭狍子回來,待會兒殺好之后,我讓崇山給你送一刀狍子肉過去!”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穿越小說排行

    人氣榜

    寺库网1000元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