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都市 → 你一笑我心眩暈霍安語最新

你一笑我心眩暈霍安語最新

奚六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霍安語傅蘇言的小說名是《你一笑我心眩暈》是由奚六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娛樂圈小甜文,值得期待!主要講述的是:傅蘇言,電影學院最年輕的表演系教授,為人斯文內斂,清高自持,娛樂圈幾個演技派小花都是他的學生。這些學生中有一個例外,霍安語,電影學院最著名的票房災難,膚白貌美,演技卻慘不忍睹。都說她有辱師門,是傅老師的教學污點。殊不知傅老師卻寵她寵到了極致……

更新:2019/10/09

在線閱讀

主角是霍安語傅蘇言的小說名是《你一笑我心眩暈》是由奚六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娛樂圈小甜文,值得期待!主要講述的是:傅蘇言,電影學院最年輕的表演系教授,為人斯文內斂,清高自持,娛樂圈幾個演技派小花都是他的學生。這些學生中有一個例外,霍安語,電影學院最著名的票房災難,膚白貌美,演技卻慘不忍睹。都說她有辱師門,是傅老師的教學污點。殊不知傅老師卻寵她寵到了極致……

免費閱讀

  林宴被定住了腳步,他看著韓辰遇朝程舒諾快步而去,體貼地把衣服披在程舒諾身上,又細心地替她攏緊衣襟。

  恍惚間,他看到一副相似的畫面,兩人同居那會,他有次接了個案子,當事人的社會關系很復雜,他受到牽連,從律所出來的時候被人惡意追尾,好在沒出什么大問題,只是額上受了點小傷。

  程舒諾給他打電話的時候,剛好快到家,他隨口提了幾句,不在意地掛了電話,卻在回小區的路上,看到慌亂跑下來的程舒諾。

  安城的冬天很冷,寒風刺骨,程舒諾身上只罩了件他的白色襯衣,光著腿,甚至連鞋子都沒穿,就那么義無反顧地沖下來,她眼眶通紅,鼻尖也是紅的,不知是凍得還是哭過。

  她撲進他懷里,力道很大,撞得他都踉蹌后退了一步。程舒諾面頰埋在他胸膛,害怕地發抖,他只好輕輕拍她的背,低聲哄她。

  好久好久,程舒諾才平復下來,又瞥見他額上的傷,方才舒展的眉頭又擰巴起來,踮著腳,濕意朦朧地看他,他被這一眼看得實在心疼,躬下腰,托著程舒諾的臀瓣把人抱起來。

  程舒諾不配合,她不舍得讓他抱,硬是鬧著要下去。

  他指間觸到女孩裸.露在外冰冷的皮膚,他把人藏在胸口,用大衣裹好,程舒諾卻還是嚷嚷著要自己走,他被鬧得也有了情緒,在女孩屁股上拍了下,程舒諾害羞,乖乖依偎在他懷里不敢動了。

  那時的程舒諾是真的愛他,飛蛾撲火一般,林宴比誰都清楚。

  可眼下,從他的視角看去,兩人親密站著,程舒諾慌亂地說著什么,韓辰遇柔聲回答她,程舒諾語氣里便少了些緊張。韓辰遇又解下自己的圍巾,繞到程舒諾脖間,程舒諾又說了什么,他沒聽清,可她笑了,全然真心的笑。

  林宴覺得下一秒他們會熱情的擁吻。

  像當初他抱著程舒諾上樓,女孩掛在他身上,秀眉皺著,盯著他臉上的傷,言語間滿是擔心。他一進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人抵在門板上死勁親,捂得她透不過氣,只剩嬌滴滴地哼,他再把人壓沙發上,身體力行的告訴她,他到底有沒有事。

  林宴沒敢繼續往下想,他被某些畫面勾得呼吸都有些喘,卻幾乎冷漠地收回視線,程舒諾剛好朝他看了過來,看到他的瞬間,她眼里的笑,便沒了純粹。

  程舒諾討厭他,林宴很確定。

  林宴四肢有些僵硬,手心也微微濕汗,指間的購物袋,搖搖往下墜。程舒諾朝他走過來,他便急急轉身,一言不發地快步離開。

  程舒諾見林宴掉頭,她沒再上前,又問了遍韓辰遇:“剛剛真的不是余齊?”她洗完澡出來,分明在窗口看到了熟悉的人影。

  韓辰遇神色自若,甚至還有幾分無奈:“我騙你干嘛,剛才林學長也在,我一個大男人怎么會被敲詐勒索?”

  韓辰遇最后一句說得實在委屈,程舒諾忍俊不禁,她折身往樓道里走,又好奇問:“林宴怎么會和你在一起?”她和林宴分開有一會了,按道理人早該走了。

  韓辰遇跟在程舒諾后面,他搖頭,“我回來的時候,碰巧看到。”他猶豫了下,繼續說:“怕他誤會,本來想解釋我們的關系,然后你就下來了,我還以為出什么事了,沒來得及。”

  韓辰遇已經不止一次提起這事,程舒諾斜了他一眼,想起早些時候和林宴在一起的場景,覺得韓辰遇的想法不僅沒必要,更甚至可笑。

  韓辰遇卻再度開口,他看著程舒諾,斟酌著問:“林學長是不是在追你?”

  程舒諾沒想到韓辰遇會問出這么荒謬的問題 ,她無奈解釋:“我媽介紹的相親對象,是他外甥,他怕我騙他家小孩,不是追我,是在提防我。”

  電梯打開,兩人走進,又再次關上。

  韓辰遇抿著唇,沒發表意見,林宴對他有敵意,哪怕他極力掩飾,也能看出端倪。

  程舒諾也了解韓辰遇,此刻的表情,是在無聲反駁她的話,程舒諾盯著跳動的樓層數,語氣沒了先前的輕松,“你又不是不知道。”

  程舒諾模棱兩可的一句,韓辰遇卻聽懂其中曲折,“對不起,舒諾,我沒想……”

  程舒諾打斷他,“我不可能和他再有什么的。”

  電梯剛好停在六樓,程舒諾往外走,韓辰遇覺得抱歉,慢慢跟在她身后。程舒諾卻轉過來看他,她沒了剛才的情緒,眼睛狡黠地瞇起來,“話說話來,他要是腦子壞了要追我,那就太有意思了。”

  韓辰遇怔了下,見程舒諾笑,他去掉剛才的沉重,“怎么了?”

  程舒諾心底清楚,沒有這種可能性,于是便口無遮攔地說:“他苦苦追,我就使勁折騰,騙他錢騙他身,給他帶綠帽,他要是還非我不可,我就一腳踹了他,在他臉上畫小王八……”

  韓辰遇被逗笑,他剛想接過話,程舒諾搖頭,認真糾正:“小王八太可愛了,他這種討厭的,要畫只大的。”

  韓辰遇:“……”

  ***

  禮拜一,維亞公關。

  程舒諾一組人從早到晚都在忙創世的案子,下午又有部門會議,一組人忙的焦頭爛額,快到下班的點,才漸漸停了手邊的工作,收拾東西準備回家。

  即將結束一天的工作,程舒諾和沈嘉微正商量著一起吃晚飯,卻意外見到來送合同的林栩。

  礙于還有第三人在場,林栩沒提之前相親的事情,他和負責人交接完,重新回來找程舒諾,拐著彎談起私事兒,“姐,上次我加班,我小叔送你回去,你們有發生什么嗎?”

  程舒諾只想了兩秒,她搖頭。

  沈嘉微:“他小叔?”

  程舒諾倒不隱瞞,簡單解釋了一句。

  提到林宴,沈嘉微明顯比程舒諾激動,“林律師怎么了?”

  林栩情緒有些低落,“生病了,連著兩天聯系不上,我去他家才發現他高燒,躺在床上沒人知道。”

  程舒諾沒接話,沈嘉微已經關心地問:“現在怎么樣了?”

  林栩:“我讓他去醫院,他不肯,現在還在家里,我等下要去看他。”

  沈嘉微難掩擔心,林栩回憶了下,有些唏噓:“我小叔很少生病的,幾年前被女朋友甩了,病了大半個月。”

  見程舒諾始終都不說話,林栩主動解釋前段時間相親的不愉快,“姐,我小叔不是針對你,他就是關心我,他之前的女朋友太壞了,所以才覺得女人都是壞的。”

  林栩實話實說,這也是為什么上個禮拜下班,林宴提出可以幫他送程舒諾回家,他欣然允諾的原因。上次相親,林宴對程舒諾的不滿表現的太過明顯,不知為何,他很希望兩人友好相處。

  沈嘉微沒想到會聽到林宴情史,瞬間被勾起了好奇心,“林律師之前女朋友?很壞?”

  林栩點頭,他沒了笑,氣鼓鼓的,“雖然我沒見過她,但肯定不是什么好東西,我要是知道她是誰,我肯定見一次打一次,打得她滿地找牙!”

  沈嘉微:“那你到時候喊上我啊!我現在單方面喜歡你小叔,那種女人肯定很難搞,你一個人我也不太放心,但時候喊上我,我們一起打。”

  程舒諾:“……”

  林栩和沈嘉微,一個林宴的腦殘粉,張口閉口都是小叔,另一個單方面陷入熱戀,眼里都是粉紅泡泡,程舒諾覺得壓力很大。

  林栩還挺實在的,“打人會不會不太好啊?”

  沈嘉微:“那我們一起罵她?”

  林栩:“好主意!希望她永遠找不到男朋友,就算找到了沒一個月也會被甩!”

  沈嘉微:“一個月會不會太長了?”

  程舒諾:“......”

  沈嘉微非常熱情,林栩有點感動,感動之外,他也想拉程舒諾到陣營里,“姐,你要一起嗎?”

  程舒諾尷尬地咳了下,明智地轉移話題:“你還不回去?”

  她這話,倒提醒了林栩,幾人沒再聊,一起往外走,快分開的時候,沈嘉微主動提,“林栩,我跟你回去,順便探望林Par?”

  林栩知道林宴不喜歡別人去他家,可又不懂如何拒絕,猶豫間,沈嘉微又道:“舒諾,我們一起過去吧,我一個人有點不好意思。”

  沈嘉微開玩笑似地說:“你和林栩幫幫忙,我爭取在今年拿下林律師。”

  林栩見沈嘉微邀請程舒諾一起,他原先打算拒絕的想法又開始動搖。

  兩個幾分鐘前要打得她滿地找牙的人,現在又眼神期待地看著她,程舒諾壓力更大,“我又不是醫生,和林律師也不熟。”

  程舒諾態度堅決的拒絕,沈嘉微沒再說什么,程舒諾不去,她自然也沒了心思,林栩憋著小情緒也沒說。

  三人在公司樓下分開。

  程舒諾開車回家,她收拾好房間,也沒別的事,窩在沙發里有些無聊,韓辰遇今晚值班,宋亦楊一行人最近也不知道再忙什么,除此之外,她也沒別的朋友,閑著沒事,她又想起下午林栩的話。

  也是湊巧,某個名字一冒出來,手機響了,剛好是林栩。

  程舒諾接了起來,她還沒說話,林栩那邊似乎挺著急的,“姐,你知道怎么煮粥嗎?先加水還是先放米?米要放多少?水要加滿嗎?我不會做飯啊!我小叔要餓死了!”

  程舒諾:“……”

  林栩:“我不能看著他餓死啊!姐,怎么辦啊?”

  程舒諾:“點外賣。”

  林栩:“他不吃外賣,還不肯去醫院,燒也沒退。”

  林宴很難伺候,程舒諾是知道的,以前她總是換著花樣給他做好吃的,可通常一桌菜都冷了,林宴還沒回來,到了后來,她干脆也不準備了。

  程舒諾突然覺得林栩有點煩,她一點都不想知道林宴如何,可偏偏這傻小子對她又莫名其妙的信任。

  似乎是見她沉默,林栩弱弱問出聲:“姐,要不你過來幫幫我?他脾氣差,臉又臭,都沒人喜歡他,一個人真的太可憐了。”

  程舒諾沒想到林栩居然這么天真,她實實在在噎了下,聽筒里卻傳來一聲驚呼,緊接著響起男人沉悶沙啞的聲音,一改往日的清冽。

  “別聽林栩瞎說,我活蹦亂跳得很好,還有心情做..愛,不用你管。”

  “……”

  ……

  一個小時后,林栩給程舒諾開門,程舒諾覺得自己肯定是瘋了。

  她黑著臉在玄關換鞋,林栩笑瞇瞇地接過她手里的包包,“姐,我好開心啊,你真的來了。”

  程舒諾不說話,林栩心里有點沒底,“我沒騙你,我小叔剛剛是回光返照,他搶完電話就倒下了。”

  程舒諾:“......”

  程舒諾套上拖鞋,她直接往廚房走,林栩亦步亦趨地跟在她身后絮絮叨叨,“他也沒有性生活,我小叔愛面子,瞎說的,我覺得可能和我一樣。”

  程舒諾:“什么一樣?”

  林栩微微紅了臉,“和我一樣還是個小處男,也不對,他這年紀,只能算老處男了。”

  程舒諾一噎,想了想,問:“你怎么看出來的?”

  林栩煞有其事地說:“男人的直覺,肯定錯不了。”

  程舒諾差點要到舌頭,她突然有點好奇,林栩要是知道她和林宴曾經有過一腿,會是什么反應。

  她沒再說什么,進到廚房,卻被眼前的場景震撼了,流離臺上亂七八糟的,瓶瓶罐罐橫七豎八地倒著,水漬漫到地上,水槽里除了米,還有糊掉的粥。

  “你把廚房弄成這樣,你小叔病好了,你的死期也到了。”

  林宴有潔癖,最見不得家里亂糟糟的,林栩心虛地撓了撓頭。

  程舒諾嘆了口氣,她脫下外套掛到椅背,取下圍裙系到腰間,“你出去,這邊我來收拾。”

  林栩拒絕,“那怎么行啊,我來吧!”

  林栩往流離臺前湊,手忙腳亂地收拾碗筷,程舒諾還沒來得及提醒,他腳底一滑,直接摔了一個底朝天。

  林栩覺得丟死人了,他慌忙撐著臺子起來,乖乖退到一側。程舒諾開始收拾,沉吟片刻,她平靜地問:“林律師呢?在房間休息?”

  林栩:“躺在床上,又睡過去了。”

  程舒諾:“吃藥了嗎?”

  林栩:“吃了,燒還沒退。”

  程舒諾淡淡“嗯”了聲,沒再問別的,簡單地說:“你去忙你的,有事再喊你。”

  林栩很感動,激動地說:“姐,你真的太好了,不僅長的好看,還會做飯......”

  程舒諾打斷他,“少拍馬屁。”

  她算是發現了,林栩和蘇杭他們完全就是一個德行,嘴甜,特別會夸人,什么情緒都寫在臉上,有點傻,可程舒諾又不得不承認,這樣的相處方式她覺得輕松。

  林栩倒不是扭捏的人,程舒諾在廚房忙碌,他就在沙發上抱著筆記本工作。

  時間過得很快,程舒諾再次喊他的時候,已經是大半個小時后,他連忙跑去廚房,“怎么了?”

  程舒諾關上櫥柜,道:“家里沒有糖,你去超市買點冰糖,你小叔愛吃甜的。”

  程舒諾說的太過自然,林栩沒發現不對勁,他拿了手機,就往玄關跑。

  廚房整理的差不多,粥也調了慢火,程舒諾解了圍裙,等林栩回來。

  進屋到現在,她一直在廚房,眼下空閑下來,程舒諾覺得自己是最負責的前任了,居然因為林栩的一通電話,真的跑來伺候前男友。

  遠得不提,這段時間林宴對她的態度就沒好過,時常冷嘲熱諷的。平心而論,當初在一起,她是全心全意的,分開也是好聚好散,她沒覺得自己對不起林宴。

  她想得有些多,眼底浮上嘲意,還來不及掩蓋,臥室里“砰”的一聲響,她一嚇,身子輕顫。

  林栩不在,程舒諾沒辦法,她只好快步往臥室走,急急推門進去。

  房間里光線很暗,只有床前一盞黃色的燈,床邊打翻了水杯,林宴躺在床上,手臂蓋在額間。

  程舒諾走上前,撿起地上的水杯,輕聲問:“想喝水?”

  林宴渾渾噩噩的,闔著眼,沒說話。

  程舒諾有些擔心,林宴狀態確實很差,臉頰紅撲撲的,下巴冒著青色的胡渣,她在床邊坐下,伸手去探林宴額頭,掌心觸到的剎那,程舒諾臉色微沉。

  林宴額頭幾乎滾燙,程舒諾收回手,連忙去洗手間擰了條濕毛巾,疊成方塊狀蓋在林宴額間,她正打算抽回手,林宴卻緩緩睜開眼。

  兩人視線相接,林宴瞳孔渙散,完全沒有往日的清明,他迷迷糊糊瞇著眼看她,程舒諾有些窘迫,“你別誤會,是林栩......”

  她還沒說完,手腕卻被倏地一拽,程舒諾驚呼出聲,下一秒,身體便不受控制地往林宴身上栽了下去,隔著被子,程舒諾跌在他懷里,她連忙撐起胳膊,林宴卻比她更快一步地翻了個身,手臂箍著她的腰,把她整個人摟進懷里。

  兩人幾乎貼在一起,肌膚相貼,呼吸交融,程舒諾趕緊把他往外推,“你放手……”

  林宴臉上紅暈未散,胡子拉渣的特別狼狽,他睫毛發顫,眼神渾濁,眼角卻捎了點笑意,“小諾,你回來了。”

  他聲音沉悶沙啞,像是被火狠狠熏過。

  程舒諾心神一震,被林宴突然親密的話語弄得僵在原地,林宴卻伸手輕輕刮了下她的鼻梁,同她低低抱怨,“我好難受啊,哪都不舒服,嗓子也疼。”

  程舒諾知道林宴燒糊涂了,她勉強壓下心底的復雜情緒,“怎么不去醫院?”

  林宴抿了下唇角,語氣有些失落,“一個人不想去。”

  程舒諾不由一愣,眼前的林宴是她不熟悉的,哪怕是過去,她也不曾見過有這么多小情緒的林宴,他從來清清淡淡從容不迫,什么都不在意,也不上心。原來他也會不喜歡一個人去醫院,也會軟弱,也會失意?

  她心臟像被誰輕輕踩了一下,再次開口的時候語氣軟下去,竟有幾分不經意的溫柔,“你松手,我去給你弄吃的。”

  林宴卻沒依她,指腹依舊壓著她的下巴,許久,他低下頭,睫毛懨懨,靜靜看著程舒諾的眼睛,很輕地笑,更輕地說,“先親一下,再放你走。”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寺库网1000元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