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寺名曰‘萬佛寺’,乃昔日空智大師見世人被邪魔所惑,欲救世人,卻苦無法,心中疾苦。一日路經五臺山,見五臺山頂云霧迷漫,霧中隱隱有佛光萬丈,大師心疑,遂登上五臺山頂,只見霧中有一山,呈錐形懸空于五臺山頂,大師登上懸空山,見一破舊寺院,進入寺院,一尊金色大佛立于半空,大佛周遭有無數佛像若隱若現。大師觀此種奇景,遂立下誓言,欲以此佛此寺為根基,建萬佛寺,救世人于水火。經六十年,萬佛寺成,空智大師下山覓得......">

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武俠 → 霜華劍全文免費

霜華劍全文免費

殤殤秋雨 著

連載中免費 武俠小說推薦經典排行

  五百年前,楓羽辰為她舍棄了一切,五百年后,他們再次相遇;那冥冥中的注定,一段傳奇中的恩怨糾葛,他又該如何抉擇?
  本寺名曰‘萬佛寺’,乃昔日空智大師見世人被邪魔所惑,欲救世人,卻苦無法,心中疾苦。一日路經五臺山,見五臺山頂云霧迷漫,霧中隱隱有佛光萬丈,大師心疑,遂登上五臺山頂,只見霧中有一山,呈錐形懸空于五臺山頂,大師登上懸空山,見一破舊寺院,進入寺院,一尊金色大佛立于半空,大佛周遭有無數佛像若隱若現。大師觀此種奇景,遂立下誓言,欲以此佛此寺為根基,建萬佛寺,救世人于水火。經六十年,萬佛寺成,空智大師下山覓得......

更新:2018/11/05

在線閱讀

茶馬古道上,一輛馬車正急速行駛著。

“相公,你確定退隱歸園,從此不再過問朝廷之事。”馬車內一環抱六歲左右孩童的貌美女子對著馬車內閉目養神的中年男子問道。

“想我楓家世代忠良,皇帝居然昏聵到只聽信他岳父之言,對我楓家一直打壓。父親在世時,我楓獨暮忍讓了,現在父親死了,我楓獨暮忍不下去了,任憑他們去折騰這個國家吧!”

“可是,相公你始終是忠良之后啊!這樣放著國家不顧,是不是......”

“茹兒,你也別再勸我了,為了辰兒,現在離開是最好的選擇,伴君如伴虎,我不想你和羽辰出事,待辰兒長大后,再說吧!”

“可是······”

“沒有可是,難道你不知道退隱同時也可以關心朝堂嗎?”楓獨暮摟著身邊的妻子,微微笑道,“再說,有陳賢他們看著,朝中的一切大事我皆知曉,要是他們對付不了,我就回去。”

“哎,你啊,總是這樣!”

“心口不一是嗎?”楓獨暮喃喃道,輕拍懷中的妻孩,拉起車簾,凝視著前方。懷中的女子抬頭看了看男子,也不再言語。

“沈伯,讓馬車走快一點吧!天色暗了,今天我們在前方找個小鎮住一晚,明天再繼續趕路吧!”楓獨暮對趕車的老者喊道。

“好嘞!”沈伯狠抽了一下,馬車速度頓時更快了。

“元空,你欺人太甚,我又沒動你萬佛寺的人,干嘛出手傷我,還追我五天五夜,你不累啊,別逼我出手,你知道我的手段的,哼!”一個全身裹著黑袍男子一邊向前飛,一邊回頭罵著。

“韓起,非是貧僧愿追你,怨就怨你干的壞事太多,今次貧僧就要除你這大害!”后面追趕的和尚元空攜著一片金黃,朝黑袍男子襲去,其后不遠處還有幾個和尚攜手跟著。

“禿驢,這是你逼我的,看我‘漫天毒雨’!”黑袍人被追的失去耐性,揮手間撒出大片毒霧,黑涔涔的朝元空圍去。

“小心,這是韓起花了數十年集合了許多植物礦物中的毒和自己的本名血液混練而成的,此毒常人若吸入直接被腐蝕殆盡,修真之人輕則會引起精神錯亂,讓人迷迷糊糊,重則迷失心智,被心魔所控,你們小心。”元空揮手間分出一絲真元,化成大日如來金剛火,包裹著身后趕來的幾名弟子,然后爆發真元,自身被大日如來金剛火包裹著,沖向毒物,直奔韓起而去。

在元空的身形與毒物接觸時,黑涔涔毒霧霎時變了樣。原本濃得像油狀的毒霧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淡,然后消散于空氣之中。

“韓起,你多次用毒害人,可是貧僧不懼怕你的毒,看你還有什么手段來阻止貧僧,今天貧僧誓要滅你!”元空猛然加快速度,向韓起沖去。

“老禿驢,算你狠!”看著越來越近的元空,韓起迅速轉身,向左飛去,周身帶著濃濃的黑霧。

“駕!駕!”載著楓獨暮一家的馬車出現在韓起和元空的視野中。

“桀桀!天不亡我韓起,老禿驢,這下看你怎么辦!”韓起抬手間,揮出一片毒霧,毒霧向馬車飛去,自己則轉彎,朝右飛去。

“啊!老爺,夫人,有一片黑霧襲來!”看著一片黑霧飛來,沈伯出聲示警,可是說話間,沈伯已經化成一灘血水,血水滴在地聲,發出‘咝咝’的聲音。

“茹兒,小心!”聽到聲音,楓獨暮剛拉起門簾,就見沈伯化成血水,然后趕緊起身,堵住門口,霎時也化成血水,范茹則護著楓羽辰,向車內猛退,卻不知由于馬車失衡,行李和手中的孩子被摔出馬車,剛想叫孩子,卻被黑霧吞噬。

“啊!爹娘!”驚駭的眼看著黑霧在吞沒爹娘之后,繼續飄向自己,跌坐在地上的楓羽辰閉上眼睛,靜靜等待著自己的命運。突然,一股真元從前額腦注入體內,在體外形成一成金黃色的膜,眼前的黑霧好像懼怕金膜,躲著膜向旁邊飄去,楓羽辰身邊的草叢迅速的枯死,僅剩下金黃色膜所包裹下地面依舊青綠。

似是一秒,似是永久,發現自己依然好好的坐在地上,楓羽辰一陣慶幸。剛欲起身前往馬車殘骸之處,卻不料大腦一陣眩暈,昏迷前,楓羽辰看見一金黃色的人影站在自己身前。

“師叔,這孩子怎樣了?”元空身邊的最小的弟子問道。

“哎!我的真元在他體內轉了一圈,他承受不住,暫時暈了過去,不過不會有事。”

“那我們還繼續追韓起不?”

元空望了眼已經消失在天邊的韓起,無奈道:“已經追不上了,還是先帶著這孩子回寺吧!哎,罪孽!”

“師叔不必如此,這是韓起所害,與師叔無關!”

“但師叔是逼韓起害人的因啊!”

“師叔也不必介懷,韓起害人太多,師叔追殺韓起,是為救人,只是這家人不該在此時出現在此地!”

“阿彌陀佛!釋智,你這想法不對!他們本是世俗之人,我修真界之事本就與他們無關,今日因我而喪命,這罪孽自然要加諸在我身上。”

“啊!老爺,夫人,有一片黑霧襲來!”,可是說話間,沈伯已經化成一灘血水,“茹兒,小心!”楓獨暮堵住門口,卻霎時也化成血水,范茹則護著楓羽辰,向車內猛退,但馬車失衡,楓羽辰隨行李被甩出車外,范茹則被黑霧所吞噬。

“啊!爹,娘!”楓羽辰猛的驚醒,腦海中始終是爹娘遇害前得一幕。驚恐的他猛的用手拍了一下身下的支撐物,坐起身來。兩眼看去,發現自己坐在床上,身上蓋著被子,環視一周,發現自己在一間小屋中。

“這里是哪里?爹娘又在哪里?”楓羽辰疑惑著,起身下床,向門走去。

“嘎吱!”門被人從外面推開,一身著僧衣的清秀小和尚探進頭來,發現楓羽辰已起身下床,正疑惑的看著自己,欣喜道,“施主醒了,太好了,方丈囑咐,施主醒來后,請先去洗漱,然后用些齋飯,接著去見方丈。”

楓羽辰看見探頭進來小和尚,則立馬問到:“這里是哪里?我爹娘在哪?”

“哦,這里是萬佛寺,施主爹娘的事,見了方丈,方丈自會告知施主。”小和尚答道,“請隨我來!”

小和尚說著,把門推開,示意楓羽辰出來。

楓羽辰見此,出了門,強烈的陽光頓時晃著他的眼,楓羽辰用手在額頭上遮著,慢慢的讓眼睛適應。

門前站定的小和尚見楓羽辰用手遮擋著陽光,說道:“不好意思,沒注意到施主在屋里躺的太久,施主先適應片刻,我就在前方的房子里,我先打好水,等施主過來。”說完小和尚指了指正前方的房子,先行走去。

片刻之后,楓羽辰感覺好了點,看著正前方房子的門已經大開,就走了過去。

“施主來了,請洗漱吧!齋飯我已經拿來放在桌上了,施主自行吃點吧!我先去告知方丈,先告退了!”小和尚見楓羽辰進了門,扭捏的看著自己,霎時明了,連忙打聲招呼,退出門去。

“嗯,謝小師傅了!”楓羽辰看著小和尚出了門,然后越走越遠,在打量了屋子后,就先洗了洗臉,然后坐在桌子旁邊,吃起了齋飯。雖齋飯香甜潤口,但楓羽辰難以下咽,胡亂扒了幾口,然后坐在那里看著門外,等待爹娘來接自己。

“施主,吃飽沒,方丈要見你,請隨我來!”盞茶功夫,小和尚回來了,看見楓羽辰正坐在桌旁怔怔的望著門外發呆,進門問到。

“小師傅,這里到底是哪里?我爹娘在哪?”看了看在面前站立的小和尚,楓羽辰的臉上閃過一絲失望之色。

“施主,你所問之事,小僧并不知曉。剛才方丈知曉施主醒來,十分高興,讓我帶施主過去。”說完小和尚轉身,做出請的姿勢,“現在請施主隨我來,路上請小心!”

楓羽辰跟在小和尚后面,一邊走一遍四處看看。發現周圍冷冷清清,絲毫沒有以前自己所看到的那些寺院熱鬧,倒是發現了不少奇怪的東西,只是看著前方一心帶路的小和尚,就把好奇心給壓了下去。

走了大約盞茶工夫,楓羽辰突然發覺前方帶路的小和尚站定,正微笑的看著他。

“施主,普渡殿已經到了,方丈在里面候著施主,請進!”說完,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楓羽辰抬頭望了望眼前的普渡殿,只見大殿面闊九間三十米,高十五米。單檐歇山頂,飛宏崇脊,檐角舒展。正中三間有露臺前伸,四周繞以漢白玉桿,飾以蓮花寶座、海棠等圖案,雕琢極其精細。露臺中央設有爐臺寶鼎,鼎上鑄有‘普渡眾生’字樣。

殿宇門楣上高懸‘普渡殿’匾額,不知是何人所書。殿內庭柱上懸掛著一幅撰書楹聯:佛土莊嚴,普千秋世界;人心警語,渡萬民蒼生。

步入殿中,只見大殿中供奉佛祖,大殿兩側供奉有十八羅漢像,三大士在正殿佛像背后,往往有坐南向北的菩薩像。分別為文殊、普賢、觀音三大士之像,文殊騎獅子,普賢騎六牙白象,觀音騎龍。

正當楓羽辰打量著殿中的一切時,“阿彌陀佛!施主,你來了!”

聽到身后的聲音,楓羽辰轉身轉頭看去,只見一身穿袈裟面色慈祥的老和尚站在哪里,面帶微笑的看著自己。老和尚給楓羽辰的第一感覺這個就是有些怪,但就是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施主好像有很多疑惑!且讓貧僧元智一一道來。”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武俠小說排行

    人氣榜

    寺库网1000元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