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大人在上總裁老公好霸道慕夭夭林瑾番外

大人在上總裁老公好霸道慕夭夭林瑾番外

板栗 著

連載中免費

由作家板栗所寫的都市言情作品《大人在上總裁老公好霸道》主角是慕夭夭和林瑾,小說講的是慕夭夭和林瑾在一次綁架案中相識,而在慕夭夭姐姐要求下兩人被迫結了婚,可在婚后慕夭夭卻發現父母的死亡竟與林瑾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那兩人之間的愛恨情仇最終會以怎樣的方式收尾.......

更新:2019/12/02

在線閱讀

由作家板栗所寫的都市言情作品《大人在上總裁老公好霸道》主角是慕夭夭和林瑾,小說講的是慕夭夭和林瑾在一次綁架案中相識,而在慕夭夭姐姐要求下兩人被迫結了婚,可在婚后慕夭夭卻發現父母的死亡竟與林瑾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那兩人之間的愛恨情仇最終會以怎樣的方式收尾.......

免費閱讀

  “啊!”慕夭夭大大的伸了個懶腰,打了個哈欠。

  忙碌了一整天打卡下班的她,抬起眼睛透過公司的落地玻璃窗望向窗外,外面已經是漆黑一片。抬手看看手中的腕表,已經是深夜十點整。

  走出了公司,里外早已一個人都沒有。自從加入這間公司實習以來,慕夭夭已經說不清有多少個這樣披星戴月,踩著月亮歸家的日子。為了能夠順利拿到offer,慕夭夭也是跟它拼了。

  路過一個煎餅果子攤,悠悠的煎餅果子香傳了過來,誘惑著慕夭夭的味蕾。

  她只感覺到胃里一陣痙攣。

  “老板,給我來兩個。”

  “好嘞。”

  話音剛落,慕夭夭側頭低眸正準備掏錢,一把尖刀不知道從哪里飛來,直劈到了慕夭夭的面前,硬生生的插在了前面的煎餅果子攤上。

  慕夭夭還來不及睜大眼睛,又一把尖刀四面襲擊般的驟然而降,“哐當”一聲落在了慕夭夭的面前,差點就掉落在她的頭上。

  “不好,有壞人。”她還沒來得及轉頭,煎餅果子攤老板一個大喝,推著手推車沒命的跑了,倏忽間,瞬間沒了蹤影。

  慕夭夭轉頭一看,只見對面的豪車里滾落下來一個男人,男人匍匐在地上,有四五個彪形大漢正按著男人企圖把他抓進另外一輛車里。男人誓死不從。

  月亮高掛在樹梢,月色凝亮,透過斑駁的夜色,幻化成一道亮光,直直照到男人的臉上,驚天霹靂的帥!

  慕夭夭手里的煎餅果子瞬間掉落在地上。天地間屏住了呼吸,她就那樣呆愣在那里,眼里只有那個男人。

  看他被人按在地上,不住掙扎,鮮紅的血液從他凌冽的嘴角流了出來,顯然,中了拳。

  慕夭夭的心都被提到了嗓子眼,不知為什么的,只看一眼的男人,心卻這樣莫名其妙的被他牽著走。

  “額,不要……”她應聲喊了出來,完全是脫口而出,當又一記拳頭準備打向那被按壓在地上的林瑾時,慕夭夭完全是本能反應。

  剎時,五道冰冷兇狠的目光直直的向著慕夭夭射了過來。月亮之下,慕夭夭瞪大了眼睛。

  “一伙的?一起擄走。”為首的一個歹人見慕夭夭模樣可人,揩了揩嘴角一副色瞇瞇的樣子。

  林瑾聽見這聲音也懵了,獨自駕車從酒吧里出來的他,一出門便碰上了埋伏。知道遇上了歹徒,林瑾一路開車狂奔,沒想到還是被他們追上了。

  聽到慕夭夭的聲音,掙扎之際,林瑾艱難的抬起頭看了她一眼,以為是遇上了什么救星,結果只是一個孤孤單單的女孩子。

  慢著,但是那女孩兒的臉,怎讓人過目難忘。

  “快跑。”林瑾立馬叫道,留在這里只有死路一條,這是他唯一能為女孩兒做的了。

  慕夭夭反應了過來,卻沒有離開,任由幾個彪形大漢把自己抓住,不知道是忘了挪動步伐,還是被嚇呆了。她拼命掙扎,卻還是被抓上了車,汽車載著林瑾和慕夭夭絕塵而去,只留下一個煎餅果子孤零零的躺在那兒,丟了主人,不知去向。

  天旋地轉,天地間一片昏暗。慕夭夭醒了過來,她睜開迷蒙的眼睛,“這里是哪里?”望著漆黑一片的周遭,慕夭夭感覺自己像是陷入在了地獄之中。只有頭上的劇痛陣陣傳來,才讓她知道自己還活在人間。

  她用手摸索著周圍的一切,觸到了一只手。那只手寬大,厚重,溫暖。她觸電般彈了起來,卻發現那只手動了動。緊接著,借著從窗戶里傳進來的微弱的光,她看清了,躺在自己身邊的正是那個被歹徒按在地上的男人。

  她明白到,他們被劫持了!

  “你還好嗎?”意識到對方還活著,她趕緊問道。

  “水,好渴。我好渴。”男人只是喃喃的說著這幾句話,一看就是吃不了生活的苦的人。也罷,看他開的那個勞斯萊斯,至少也得上千萬,要不是有錢人,人家也不會綁他。大概我是跟著倒霉了。

  慕夭夭兀自的想到,掏出了自己包里的一小瓶礦泉水,然后對他說道:“你要不介意,我這有一瓶水,不過可是被我喝過的哦!”她把水遞到了林瑾面前。

  “咕咚咕咚”,林瑾一連喝了兩大口,他實在是太渴了,素來有潔癖的他也管不上慕夭夭是否喝過了,接過就喝了起來。

  但是沒敢喝完,要知道,現在他們倆人被關在這兒,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出去,或者說,能不能活著出去。

  喝完了水以后,林瑾這才回過了精氣神來。他定神看了看身邊的慕夭夭,“對不起,連累你了。”林瑾說道。

  “他們是什么人,怎么會綁架你?”慕夭夭問道。

  “一圖財,二圖命。”林瑾如實道。

  “謀財害命?”慕夭夭脊背一陣發涼,門被陡然打開,一道亮光射了進來,直射在倆人的臉上。

  慕夭夭只覺得刺眼得睜不開眼睛,等再睜開眼睛時,幾個彪形大漢已經來到了眼前。

  “沒死?”惡人氣勢洶洶的站在林瑾和慕夭夭的面前,瞪著他們。

  “什么時候放我們出去?!”慕夭夭直視著對方的眼睛。她才21歲,她的人生才剛剛開始,她可不想這樣死得莫名其妙。

  “放你出去?呵呵,那可要看你能不能把大爺伺候好了。”一個歹人說著,上前摸了一把慕夭夭的小臉。

  “呸。”慕夭夭本能的啐了他一口口水,剛從學校里出來的她哪里見過這樣的世面。

  “嘿,小妞兒模樣不錯,沒想到脾氣還挺大,哥幾個玩起來更帶勁!”歹人笑著說道。

  “你!”慕夭夭氣得牙癢癢,眼看著那幾個歹人笑著一步步向自己走來,她只覺得腦袋“轟”的一聲炸響,難道21年的清白今朝就要喪命于此?

  “離她遠點。”忽然,平地一聲雷般,一聲怒斥響徹在陰暗潮濕的地下室里。

  歹人都回頭看著林瑾,“喲,不要命的。都死到臨頭了,還當英雄呢?先管好你自己吧,要是今晚十二點之前你助手沒有把五千萬打過來,我讓你必死無疑。”歹人面目猙獰、咬牙切齒。

  “要錢可以,傷了人我可不答應你。”林瑾平靜的說道,憋著怒氣像一頭即將要發怒的豹子。

  “嘿喲喂,你也不看看哥是誰?哥混江湖的時候,你還沒出生呢!今兒個哥就看上這小妞兒了,就被她吊住胃口了。你是愿意也得愿意,不愿意也得愿意。一邊去。”男人說著獰笑著就要撲向慕夭夭。

  林瑾騰地而起,一腳把那男人踹飛在地。男人沒有想到林瑾敢反抗,猝不及防的,摔了個狗吃屎。頓時勃然大怒,召集兄弟們一起上。

  幾個歹人圍攻著林瑾,左一拳右一腳的。經過休憩的林瑾勇猛極了,絲毫沒有退卻,左勾拳右飛腿的還擊了回去,以一敵五。

  想當年,他也是泰拳聯禁賽的總冠軍。打這區區幾個嘍啰,也不在話下。

  而歹人也不敢拿肉參怎么樣,怕太過傷害了他。畢竟五千萬還沒到手呢。

  但是林瑾卻異乎尋常的勇猛,像被引爆了一般,一個飛腿便把歹徒踢倒在地。四五個襲來,見一個打一個。很快便滿地哀嚎。

  林瑾來到了慕夭夭的面前,正待他準備把慕夭夭扶起之際,青天白日,仿若一道電光閃過,“小心!”她驚懼的叫道。

  沒想到被打趴的歹人死灰復燃,半死之際,還來了個偷襲。

  一個榔頭朝著林瑾襲來,不偏不倚,正中他的頭部,只見林瑾一下子栽倒了下去。又一榔頭下來,眼一黑,慕夭夭再次暈死了過去。

  天明亮得好像宇宙被一道白光炫過。這是慕夭夭睜開眼睛醒來之后的第一反應。

  刺鼻的消毒藥水的味道縈繞在鼻間,慕夭夭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哈赤!”

  “夭夭,你醒了?”一張熟悉的臉湊了過來,是姐姐慕念念。

  “姐,我這是在哪里?”慕夭夭只覺得頭一陣劇烈的疼,當她試圖去回憶的時候,就更甚。

  “頭,好疼。”慕夭夭咬著下嘴唇,試圖讓自己坐起來。

  “別,別動。夭夭,你才醒過來,別勉強自己。我去叫醫生。”

  一忽而功夫,醫生來到了慕夭夭的面前。一番檢查之后,對慕念念說道:“病人沒啥大礙,能蘇醒就代表康復九成了。只是病人現在還不能受刺激,你們盡量注意點。”

  送走了醫生,慕念念默默的嘆了口氣,漆黑的眸子里渲滿了無盡的哀恨。

  因為醫生的囑咐,慕念念沒敢把發現她時,慕夭夭渾身衣衫不整的慘狀告訴她。但是明眼人一眼就知道,那肯定是被侵犯了。

  慕念念至今難忘發現慕夭夭時候的情景,她和林瑾渾身暴露的躺在廢墟里,倆人緊緊的擁抱在一起,而慕夭夭臉色慘白,滿臉淚痕。

  一想到這里,慕念念便覺得倒抽一口涼氣般,心硬生生的揪著疼。

  “林瑾,這次的事情,我跟你沒完。之前派人暗害了我的父母,現在又害我妹妹被人綁架侵犯。”慕念念攥得病床上的被單發皺,低頭看了一眼床榻上的慕夭夭,她正在熟睡。臉上還掛著斑駁的淚痕,一如小時候在外面受了欺負回來依偎在自己懷抱時的委屈模樣。

  “大概我們是上輩子的宿敵。不過是沒有答應嫁給你,你卻可以對我傷害至此。林瑾,你到底是情根深種,還是一個惡魔。”慕念念有些失神,身上的病灶部位隱隱作痛。逼得她回過了神來。

  她低頭看了病床上的慕夭夭一眼,那蒼白的小臉龐。自從父母在十歲那年把這個如瓷娃娃一般的女孩子帶回家時,慕念念就答應過她,一定會好好保護她,不讓她受一點風雨和傷害。

  盡管在以后姊妹倆的成長歲月里,慕夭夭的風雨都是她給的。

  “放心吧,夭夭。姐一定會替你討回公道,不會讓你受委屈的。”慕念念堅定的想道。

  林瑾在一間豪華大別墅里醒來,周圍仆人圍繞,醫生林立。

  “少爺醒了,少爺醒了。”忠心耿耿的老姆媽喜極而泣。

  一堆醫生立馬圍了上去。

  “醫生,林總怎么樣了?”林瑾的貼身助理兼保鏢林刻問道,這個跟隨了主人十幾年的隨從,在一次泰拳聯禁賽上和林瑾不打不相識,自此心甘情愿跟了他,為表忠心,就連自己的姓都改了。

  “少爺恢復很好,只是頭部受到重擊,還不適宜做太劇烈的運動,包括進行過度的腦力勞動。”醫生忠告道。

  病床上的林瑾喃語:“正是招標會需要自己處理的時候,怎么會在這時候遇襲……”他喃喃自語道,除卻商業間的思慮以外,忽然間,林瑾的腦子里像電光火石一道閃電劃過般,霹靂出了一片天地,女孩兒純凈的臉龐躍然腦上。

  “她怎么樣了,她!”林瑾兵荒馬亂的問道,像胸口被誰窩著棉花重重打了一拳,軟而無力。

  “誰?”林刻手足無措的看著林瑾,從未見過一向淡定如初的少爺如此慌亂的他不知林瑾口中所指的女孩謂誰。

  “在我身邊,你們沒發現那個女孩嗎?”林瑾的心快要跳了出來。臨暈倒前最后一刻,慕夭夭那雙因驚懼而睜得極大卻分外澄清的眼睛又在腦海里浮現了出來。

  “女孩兒?好像是有一個。不過,在我們收拾完畢以后,她也被趕到的家人接走了。”林刻說道。

  林瑾緊張的聽著。

  “少爺,當我們趕到的時候,歹徒正欲行兇。被我們帶去的人打了個稀巴爛。緊接著警方也隨之趕到。我們發現您的時候,您正滿臉是血的昏迷在一個破舊的倉庫里……”

  沒等林刻說完,林瑾脫口道:“那個女孩,有沒有受到什么傷害?”

  “這個,”林刻面露難色,“我們注意到她的時候,女孩已經被家人送上救護車。我們看到的只是她衣衫不整的樣子。”不忍看少爺眼里的不舍,林刻沒繼續講下去。

  衣衫不整。

  林瑾的心像被電光火石劈中一樣。

  “對不起,”他心里喃喃道,“我還是沒有保護住你。”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寺库网1000元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