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伯,怎么回事?”青年望向老者,笑問道。老者見問,忙道:“大少爺,這是小魏子與內官起了點沖突而已,沒什么。”青年點了點頭,似乎并不擔心這鮮血的來由,在他看來,這只可能是別人的,在自家的府門之外,先不說別人有沒有傷人的能力,即便有,也需要掂量一下。“看看。”中年人雙手仍然在撫弄著自己的小兒子,隨意地向老者點了下頭。老者握住圣旨兩端,徐徐展開,完整的內容便呈現在了中年人目光之中,中年人只看了片刻,便......">

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仙俠 → 持劍復國傳全文閱讀

持劍復國傳全文閱讀

川林一夢 著

連載中免費 好看的仙俠小說推薦

  這是一個武俠的世界,男兒熱血,俠骨柔情。 這同樣是異界,不一樣的異界。 宇內草山河,狂風吹落葉;序世封九鼎,正皇武臨界! 武氏血脈傳人武信,身負沖天劍技,縱橫江湖,他一直在追尋,一直在掙扎,然而,他的命運是什么? 神秘的護命堂,傳承千年的使命; 神奇的江山鼎,定鼎天下的憑據; 因果循環,周而復始,一切的一切,且待慢慢道來。
  “武伯,怎么回事?”青年望向老者,笑問道。老者見問,忙道:“大少爺,這是小魏子與內官起了點沖突而已,沒什么。”青年點了點頭,似乎并不擔心這鮮血的來由,在他看來,這只可能是別人的,在自家的府門之外,先不說別人有沒有傷人的能力,即便有,也需要掂量一下。“看看。”中年人雙手仍然在撫弄著自己的小兒子,隨意地向老者點了下頭。老者握住圣旨兩端,徐徐展開,完整的內容便呈現在了中年人目光之中,中年人只看了片刻,便......

更新:2018/11/12

在線閱讀

武臨大陸,昌京,武府。

這是一座氣勢宏偉的府邸,坐落在昌京皇宮不遠處,府門寬余兩丈,高約一丈有余,府門兩列,是兩排全副鎧甲的士兵,這些兵士皆是神情肅穆,周身自然而然地飄蕩出一絲殺伐血氣,這股血氣蔓延開來,使得這座府宅的門前一片寂靜,就連飛鳥,似乎都不敢發出鳴叫之聲。

府門之上橫懸一匾,上書“大將軍府”四個燙金大字,字體筆走龍蛇,飄然俊逸,卻又有一絲的霸道氣息,細細看來,才發現在匾額的右下角還有一個章印,其中字跡,赫然便是御敕二字,讓人一看,便知是皇帝賜建,這份隆恩,端的是許多人忘塵不及的,光憑這一塊匾額,這座府邸的主人,便已不簡單了。

“駕!”“駕!”

遠遠地,兩道喝聲伴隨著急促的打馬聲傳了過來,這兩道喝聲由遠及近,打破了府邸門前的寂靜,兩列守衛之中,左前一人猛然轉過頭去,雙眸有如射出一道利電,在這眸子的映照之中,一片陰影迅然籠罩,卻見一匹駿馬已是抬起兩只前蹄,眨眼便要踩了下來,這守衛好似全未看見這馬匹一般,在馬上顫抖之人慌張的神色之中,守衛迅速張開一只手掌,一掌印在了馬的脖子之上,駿馬疾奔,這沖擊之力可不足小覷,但就是這平常的一名守衛,卻是讓遠觀諸人無不膽寒,只是一掌,在他們眼中那雄壯的駿馬卻是一聲悲嘶,身子一偏,馬首便已遠遠拋飛開去。

“嘶……”一片低聲吸氣的聲音。

馬首斷裂,鮮血飛濺,馬上之人身子坐立不穩,重重摔在地上,一連打了好幾個滾,這才平復下來,眾人循目望去,卻見這人齒間帶血,已經是落了幾顆牙。

另一名騎士見狀,大驚之下,立即勒住韁繩,喝道:“區區一名守衛,竟敢襲擊皇差,當真不要命了!”

守衛只是淡淡一笑,聲音中仿佛攜帶了無盡冰寒:“大將軍府門之外,任何人不得策馬,這是規矩!”話音夾雜著些許雄渾,這騎士身子一滯,頓覺胸口如遭重擊,一時間心血翻騰,卻是再不敢出言不遜。

“內氣!”騎士心中暗驚,旋即跳下馬背,略有些蒼白的臉瞥了一瞥那高懸的匾額,一卷黃綢已自袖中抖出。

“圣旨!”遠遠的人群之中,不知是誰眼尖認了出來,余人大驚之下,大將軍府門外,立時便跪了一片,只是這些人距離大門甚遠,這騎士也未及理會。

拿出圣旨,騎士心里似乎有了些底氣,說到底,自己也是皇差!

地上那狼狽的騎士也已經整理衣衫站到了一邊,神色之中隱隱還是夾帶了一絲倨傲。

守衛瞥了圣旨一眼,眼中的戲謔之意稍稍散去,那沾染鮮血的手掌便要來接,騎士目光中露出一絲怒色:“這圣旨卻不是你這等小輩可以接的,還是速速稟報大將軍,讓他出迎吧。”

這句話仿佛激起了守衛心中的怒意,那略有一頓的手掌劃過一道幻影,騎士手上一空,卻見那圣旨已經落在了守衛手上。

圣旨到手,守衛再不看二人,一個轉身,便走入了府邸之內,騎士一甩袖子,大踏步便要追進去,兩列守衛之中瞬間走出二人,二人齊齊伸臂,瞬間組成了一道堅固的城墻,一下子便將他擋了回來。

“大將軍府,不得擅闖!”二人說出這句話,便不再言語,只是那兩只手掌卻是穩穩的搭在了那里,讓兩名騎士再也進不得半分。

“太囂張了!”騎士一聲怒喝,卻見那兩列守衛齊刷刷地轉過頭,雙目冰寒地正望著他!

一剎那間,騎士仿佛墮入冰窖,渾身不可抑制地冒出滾滾寒意,一個哆嗦,二人再也不敢在此停留,齊乘一馬如風般逃離開去。

這座府宅,正是昌國軍隊的最高統帥,神武大將軍的府邸。

府內建筑林立,在一處別致的小園之內,一個石桌旁邊,此刻已經坐下了兩人,一名中年和一名青年,中年人的雙膝之上,還坐著一個四五歲大的小男孩,三人樣貌極為相似,讓人一眼看去,便能夠辨認出來這三人是父子關系。

中年人一襲青衫,神色儒雅,低頭望向懷中的男孩,眼中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一股溺愛之色,而那對面坐著的青年,同樣是一臉笑意,滿是關懷地看著那坐在中年人懷中的小男孩。

“鴻兒,最近你這劍法,練得如何了?”中年人頭也不抬,一邊逗弄著小男孩,一邊隨意問道。

青年神色一正,他從這句話中,聽出了一絲的嚴厲意味,心下苦笑,看著那尚自在咯咯發笑的弟弟,他搖頭嘆了一聲:“家族的秘笈,父親也知道,光憑借自身努力,是不可能完全掌握的,除非……”

青年說到這里,似乎意識到了什么,便閉了口不再言語,中年人那逗弄小孩的手掌稍稍滯了一下,便再次撫了下去。

“你如今的身手,在江湖之中也勉強可以自保了,也罷,過些時日,為父再替你尋一些別的秘笈過來。”中年人聲音很輕,自有一股說不出的落寞,只是這落寞一閃即逝,并未留下多少痕跡,不過,這也足以讓青年捕捉到了。

青年心中莫名一痛,忽然咬了咬牙,低聲道:“父親,孩兒打算退出軍伍,在江湖上闖蕩一番。”

中年人臉上露出一絲寬慰之色,搖了搖頭道:“為父知道你的想法,鴻兒,那些事情,為父自會安排別人去辦,你就不需要操心了。”

青年欲要再說,一道身影已經自園外匆匆走了進來,中年人眼眸微抬:“何事?”

那來人是一名身著儒衫的老者,老者身子一躬,雙手上前,遞出了一卷帶有血跡的圣旨:“大人,這是皇宮傳來的。”

中年人并不著急去接,眼光在那圣旨上沾血之處掃過,旋即笑道:“這小魏子,還是改不了這莽撞的性子啊。”

似是責備,但這話語之中,卻并沒有夾帶絲毫的不滿。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仙俠小說排行

    人氣榜

    寺库网1000元优惠券